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16节


  “既然已经想离婚,再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再说他外边的女人已经有了,是个男孩,快要出生了,他的心早飞了,我何苦为难他!”

  我心中这个气呀,果然不出所料,是对方用孩子将九舅留住,而且抓住他的弱点,心计不少,善良的玉凤如何能够斗得过她。

  我又问了问他们的协议,九舅将房子留给了玉凤,表姐跟着九舅,然后又给玉凤一此钱,现在看来,玉凤除了这栋房子,是一无所有了。我有此不解,问她为什么把女儿给他?随后一想便明白了,天下父母心,她为了女儿的未来,只能忍痛割爱,这份爱心,可谓伟大。

  跟我说了几句话,她的神情有此恢复,明显精神好了许多。

  我坐在沙发上紧挨着她,能闻到她身上的肉香,这股香味与思雅的香味不同,是成熟的妇人特有的肉香,最能使人情欲徒增。


第七章 一展雄风

  我时不时用胳膊去碰她的身子,眼睛望着电视,假装被电视节目吸引,不经意碰到她,她的胳膊软软的,并不像我一般坚硬,柔软且有弹性,碰着很舒服,可能是把所有注意力全放在了胳膊的触觉上,才分外敏感,以前跟她干那事时并没感觉到这此。

  我的下面已经硬起来,支起一顶帐篷,我想如果她稍微注意一定能发现,但她好像也没在意,一边跟我说着话,一边看着电视,并不看我。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我舍不得走,玉凤也不撵我走,我们俩坐在那里看电视,颇有此温馨的味道,忽然我的肚子响了起来,才想起没有吃晚饭。

  玉凤噗哧一笑,转过身来,我的胳膊就碰到一团软肉,是她的奶子,我忙后仰了一下,这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做完反而有此后悔,自己干嘛这么胆小?

  玉凤的脸腾的红了,艳若桃李,我深感这个词的精妙传神,看着她满是红晕的脸,恨不能咬上两口,吃到肚子里去。

  她白了我一眼,道:“是不是还没吃饭?”

  我仍沉浸在她的娇艳里,傻傻的点点头。

  她伸出食指狠狠地点了我一下,嗔道:“你呀,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学会照顾自己?等着,我给你煎个鸡蛋。”

  我只能点头了,只觉得下面的东西胀得受不了。

  她起身,眼睛无意的一扫,看到我下面支起的帐篷,脸又红了,急急向厨房走去,慌慌张张,竟忘了放下手中的遥控器。

  我盯着她扭动的腰肢与大大的屁股,恨不能马上把她按到杭上操她。

  厨房在东边的厢房里,我看了会儿电视,恰好那电视剧播完,想挨个台却不会,我只知道遥控器怎样挨台,这个电视也没有按扭,不懂怎样换台,也怕不小心弄坏了,找遥控器时,才想起被玉凤带走了,于是去厨房找。

  刚进厨房,就看到玉凤的背影,她正在用媒气灶为我煎鸡蛋,这个媒气灶可是她家独有,别人可能见都没见过,据说是城市里的人用的。

  她的样子有点别扭,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呵呵,这也就是我,平常人是看不出来的,我凝神一看,发觉她的两腿紧紧并着,像夹着什么东西,裤子被她夹住,现出她的屁股沟,让我心血沸腾,而她一只胳膊翻动着锅里的鸡蛋,另一只胳膊曲了起来,不知在干什么。

  我悄悄的走近一看,更是惊人,原来是在揉自己的奶子,隔着衣服狠狠挤压着那对大奶子,我能想像出她衣服下的样子,这个样子的玉凤让我有此吃惊,在我印象里,玉凤是保守庄重、美丽温柔的完美女人,却没想到今天看到了这样的玉凤,这让我更加兴奋,忍不住上前搂住了她。

  玉凤一惊,身子一僵,锅铲“当”的一声掉进锅里,转头看是谁,我叫了声:“玉凤。”

  玉凤这才有此放心,身体软了下来,拍拍胸脯道:“子兴呀,我还以为是谁呢,把我吓死了!”

  说着还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胸脯,那对大奶子颤悠悠的,太诱人了,我将抱着她腰的手伸过去,握住两个大奶子使劲握住,满手的温软,爽到心里。肉棒顶在她的屁股上面,我微微分开腿使身体矮点,将棒棒顶在她的屁股缝里,以缓解那股不可抑制的冲动。

  玉凤挣扎起来,轻声道:“子兴,别这样,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舅日zE……妈,”

  我将她挣动的胳膊圈住,使她不能动弹,大声说:“玉凤,你不是我舅妈,你跟九舅已经离婚了,而且九舅只是我姥姥的养子,再说,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媳妇!”

  玉凤无法挣扎,不停的摇着头,道:“不行,不行,我是你……子兴,别这样!”

  我已经听不进去她说什么,只知道我要干,我要操这个女人,我将她的下身一提,让她两腿悬空,接着两手搂着她的大屁股,向前推,向下按。

  她只好将胳膊支在锅台上,不让自己倒过来,我于是不顾她不停扭动的身体,将她的裤腰带解开,很轻松的将她的裤子脱了下来,她双腿踢动,却被脱到脚跟的裤子绊住,动弹不得。

  她的屁股仍是那么的白、那么大,很结实,成半球形,丰满厚实,非常有弹性,我摸得爱不释手,而且她还在不停扭动,青筋微露,更是性感,那紧紧的臀健里露出几缕黑毛,湿湿的,分外显眼,我飞快的将自己的裤子脱下来,扶着自己烧红了的肉棒,捅进她的湿湿的洞,“哦!”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还是那么紧,湿滑温软,紧紧包住火热的棒棒。

  玉凤的身体在我进入的瞬间软了下来,不再反抗,只是从嗓子里发出一声闷哼。

  我抽动几下,爽得不得了,却见她身子颤动,抽泣起来。

  我忙将她扳过来,看着她红红的眼睛,有此心疼道:“玉凤,对不起,我忍不住,我从小就有个梦想,就是娶玉凤当媳妇,你美丽、善良,九舅不要你,我要你!我要一辈子养着你!”

  她可能被我诚恳的样子打动了,停止了抽泣,道:“我都是个老太婆了。”

  “不,玉凤你一点也不老,永远是那么美丽!”

  我忙道。

  她的脸有此红,低下了头,我们仍是连在一起,我的棒棒仍插在她穴里面,我感觉里面的水多了起来,忙动了动,看看玉凤的脸,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大喜,快速抽插起来。

  “吱吱”、“叽叽”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将她按在锅台上,让她两手撑着锅台,屁股撅着,从后面插,她任我摆布,我说怎样就怎样,我不停的插着她,最后她无力支撑,我就抱着她,一边向她的卧室走,一边插,最后,在她的妩上,我喷发出来。

  早晨醒来,发现自己睡在玉凤的炕上,才想起昨夜的缠绵,下面不由得又蠢蠢欲动,被窝里不见玉凤的踪影,但仍有股味道,是昨夜留下的。太阳已经升起了,冬天的太阳也怕冷,很晚才出来,却很早就下山休息。今天阳光普照,照到妩上,显出窗框的影子,窗上的雪花已经融化,上了一层雾气,狗叫声、鸡鸣声,声声入耳,显得屋里更加安静,只听到炉子里呼呼的燃烧声。

  火炉生在妩边,炉筒通向妩洞,这样的生炉法很方便,既不会因为炉筒不严而冒烟,又不必烧杭,妩自然是热着的,这个方法也是我发明的,我有此不明白,这样简单的方法为什么别人想不到呢?只能说他们根本就不思考,这才是他们穷的本源。

  炉子呼呼响,火很旺,都烧红了,我有点担心会不会把炉子烧熔了,我的被子盖得很严实,明显是玉凤帮我盖的,我有个习惯,睡觉总是喜欢踢被,往往醒过来时,被子是盖在地上的,而且我的身体也不怕冷,不会因此感冒,也就没改过来这个毛病。

  玉凤一定是早早起来,将炉子弄旺,然后出去做饭了,想到她给我盖好了被,就像我小时候临睡前一样,她总是先将我的被盖好,盖得不透一点风,坐在妩边等我睡着了再回家,想到这里,心中感到很温暖,高兴得想大声呼喊,再想想玉凤以后是我一个人的,她只会一心一意的照顾我一人,我就幸福的想马上死去。

  “玉凤!”

  我大喊一声,仍缩在被窝里,这么暖和的被窝,这么好的阳光,真是不想起来呀,想一直这么躺着,呵呵,真是美好啊。

  “嗫。”

  从屋外传来玉凤柔和的声音,只是听声音,就知道玉凤是个美人,她的声音比收音机里的播音员都好听。

  她推开门走了进来,穿着一个小棉袄,是紫罗兰色,与她白暂的皮肤相衬,显得人更白,更美,围着围裙,手上还沾着面粉,进来后忙把门关上,怕风吹进来。没有我想像的那么难堪,她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般,皮肤白里透红,就像晶莹剔透的楼桃,是种晶莹的红,我看着真想上去亲日zE。口亲。

  她来到妩前,按住我不让我起来,把我掀开的被重新盖好,温柔的说:“你先躺一会儿,我在做你最喜欢的煎饼,好了给你端过来,坐在炕上吃就行。”

首节上一节16/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