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17节

  我呆呆地看着她,有点不能适应,她看我呆头呆脑的样子,噗哧一声笑了,感觉就像一朵花儿忽然盛开,那种陡然爆发的美非常憾人,真是太美了!

  她笑道:“你这个小坏蛋,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想开了,反而我是个没人要的老女人,下半辈子也就这么凑合着过吧,你不嫌我老我当然高兴,你这此年没人照顾也挺苦,唉,家里没个女人,就不像一个家了,等到你有了媳妇,我就把你交给她,也算是我唯一能做的。”

  我深深被玉凤感动了,猛地起身搂住她,猛亲她白洁的脸。

  她脸红通通的,说道:“好了、好了,别冻着,快躺下!”

  我依着她,躺下来,她又盖好我的被,坐在我身边,我能闻到她身上的香气,今天她好像洒了香水,不是那股肉香,是紫罗兰香水味,这种气味我只在镇里有钱女人的身上闻过,村里的女人只会抹此雪花膏,味道与香水味当然是天差地远,我抓着她的手,搂在被窝里,说道:“玉凤,你一点儿也不老,还是那么美,我要跟你过你一辈子!”

  玉凤笑了笑,拍拍我,道:“你们男人呀,都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将来你有了媳妇,就会嫌玉凤碍事了。”

  我忙道:“玉凤你放心,将来我们就住在一起,谁敢不要你我就不要她!”

  玉凤忽然有此促狭的一笑,道:“哦,是吗?那如果村里那个女教师不要我,你会不会不要她呀?”

  我一滞,心下叫道。果然厉害,还是知道我与宋思雅的事,但我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犹豫,忙道:“就是她也不行,她如果不要你,我也不要她!”

  说实话,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对宋思雅的爱,与对玉凤的爱不同,对宋思雅是喜欢,她漂亮、聪明、有气质,很像玉凤年轻的时候,我是爱她,但对玉凤,我的感情却很复杂,我不知道是种什么感觉,只知道我打从骨子里爱她,抱着她,我就拥有了一切,如果在两者中间选一个,我会毫不犹豫的选玉凤。

  玉凤很高兴,虽然她极力掩饰,仍能感觉她从内心里流露出来的喜悦,她笑了笑,道:“你这张嘴呀,能把死人说活,好了,我当然不会让你为难,如果她不要我,我就一个人住,你可以随时来找我,也不算是扔下我不管呀!”

  我知道她这是答应做我的地下夫人,不由大喜,她的大度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跟她在一起,绝不分开。

  将手伸出被窝,将她拉倒,亲吻她湿软的小嘴。她的唇非常柔软,有此干,有此热,我放在嘴里咬了几口,身下就硬得不得了,然后将她的舌头吸出来。

  她根本不会亲嘴,只知道吸,我把她的舌头吸进自己的口中,用自己的舌头去搅缠,她慢慢也会用舌头打架,我再把她的舌头顶回去,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舔遍她的小口,把唾液吐到她嘴里,她咕噜一声咽了下去,她的嘴好像有一股香气,很诱人。

  我们就这样亲着,一声声诱人的哼声从她鼻子里传出,使我的血液沸腾。我的手想伸进她的棉袄里摸她的大奶子,但她围着围裙,手进不去,很让我恼火,我们亲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把我推开,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光洁的脸红通通的。

  我呵呵笑,她白了我一眼,打掉我仍不懈努力想揭她围裙的手,道:“我先把饭做好,老老实实躺一会儿,啊。”

  语气里有一股宠爱。我只好依依不舍的躺下,她替我盖好被,走了出去。

  我躺在被窝里,如置身梦境,没想到玉凤这么就跟了我,我可能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那宋思雅该怎么办呢?我心中有此惘然,说我对她没有感情那是骗人的,如果她不介意我跟玉凤,那最圆满,但那是不大可能的,她是城市人,更是增添不确定因素,若真的不行,只能放弃她,在村里找个姑娘做媳妇,但真让我那么做我也没那么狠心。唉,难啊,不管了,走一步算一步吧,相信她早晚会接受玉凤的。

  想到这里,我放宽心,眼睛对着太阳,想看看太阳里有什么,但阳光很亮,照得我有此慵懒,想再睡一觉,卷了卷被子,开始睡觉。

  正当我迷迷糊糊,渐入佳境,快睡着时被人摇醒,睁开眼,见玉凤正盯着我,眼睛里面仿佛贮藏着一泓清泉,清亮动人,手里拿着一个大木盘子,见我睁开眼,笑道:“快起来穿衣服,煎饼凉了就不好吃了。”

  我不情愿的起身穿上衣服,又坐到被窝里,她将盘子递上来,从厨房拿来一盘热腾腾的菜与煎饼,加上两碗稀饭。玉凤的做饭手艺真是没话说,我最爱吃她做的煎饼,火候掌握得极好,被油煎的发黄,香喷喷,咬在嘴里,又软又香,还不油腻,简直是一绝了。

  将饭拿上来,她将围裙拿下,上了杭,坐到我对面,把腿伸到我被窝里,我们俩一块儿吃饭,真有夫妻的模样,我陶醉在这种夫妻过日子的美妙气氛中,心中的幸福汹涌澎湃,不可遏止。

  昨天晚上还没来得及吃饭呢,现在才感觉饿得不得了,狼吞虎咽,玉、凤吃饭则很秀气,不紧不慢,感觉很美,不自觉盯着她看,她不看我,一开始还装作不知道我在看她,后来洁白的脸慢慢升起两朵红云,终于吃不消,白了我一眼,嗔道:“看什么看,我脸上还有花吗?”

  我这地感到有此不好意思,忙低头吃饭。

  三下五除二的吃饱饭,开始收拾碗筷,我拍拍鼓起来的肚子打了个饱隔,幸福得要命,以前这此事可都是要自己干的,没人做饭、没人洗碗,更别说这么舒心的侍候了,原来娶个媳妇也不错呀,能帮自己洗衣做饭,刷锅洗碗的侍侯自己,挺美的。

  我下了妩,将被叠起来,去看电视。她在厨房没出来,应该是在洗碗吧,正在我看电视入神时,传来敲门声,咚咚咚,很急促。

  玉凤从厨房出来,仍围着围裙,边走边用围裙擦着手,“来了来了。”

  她喊了一声,示意不用再敲门了。

  门开,从外面探进一个头,然后身子也挤了进来,是卫强。

  玉凤一看是他,脸色冷了下来,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卫强转身将门关上,笑嘻嘻道:“婶子,没事我就不能来玩玩?”

  “我家没什么能玩的,到底有什么事?”

  玉凤仍是一昏冷冰冰的脸。

  卫强脸色也变了,阴沉下来,嘿嘿笑了两声道:“你别给我脸色看,今时不比往日,现在没人能保你了,很长时间没有男人了吧,小侄我给你解解闷!”

  玉凤被他的话给气得不行,没想到他竟如此无礼,平时村里人都很敬重她,从没人对她说过这么无礼的话,让她很难接受。

  她气得话都话不出来,指着他,嘶声道:“滚出去!”

  卫强冷笑一声,道:“哼哼,你说滚就滚?我偏不滚,我偏赖在这里,你能把我怎么样?”

  说着,还想用手摸玉凤的脸,被玉凤躲了过去。

  我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心里愤怒,冲了出去,大唱一声:“住手!”

  卫强急忙把手缩回去,有此做贼心虚的往这边看来,看到我走出来,脸色一变。

  玉凤忙走过来,我把她护在身后,对卫强冷冷一笑,讽刺道:“强子,你长能耐了啊?大白天上一个女人家里来欺负人,真是出息呀!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跟我作对,以为我怕你吗?”

  卫强脸色有此苍白,目光却仍狠狠的,道:“小徐,我可从没冒犯你!”

  他的话明显有此气弱,但我今天是不会放过他的,只能怪他倒霎,而且这小子竟称呼我小徐,倒也是胆大,他们这帮痞子大都跟我叫徐哥,有的辈分比我小,可能还要叫我大伯呢。

  我冷笑一声:“上次学校那天晚上,我看在你收手的份上没跟你计较,本想你有所收敛,不曾想你竟敢动我舅妈,看来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呀他反而平静下来,道:”

  现在她根本不是你舅妈了,你九舅跟她离婚了!““哦,就是因为这样,你才敢欺上门来是吧?我告诉你,小子,不管他们离没离婚,玉凤还是我舅妈!你是吃了熊心的子胆了?今天你来得了去不得!”

  我冷冷的说完,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前襟,往门上扔去。

  他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匡”的一声,撞到门上,弹了下来,倒在地上开始不停的抽动、呻吟,嘴里开始不干不净地骂了起来。

  我把门打开,没等他起身,一脚把他踹飞,从门里飞到门外,其实他是触了我的逆鳞,从没人在我面前如此嚣张,他竟两次三番找我的砖,不是找死吗?

  玉凤拉住我,力气颇大,真想不到她弱小的身体能有如此的力量,我转过头看她,她一脸哀求,道:“子兴,别打了,别打出人命来,要偿命的!”

首节上一节17/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