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18节

  我的怒气微微消了,放松下来,笑道:“没事,我心里有数,今天不教亦教亦这个小子,往后定还有别人上门惹事!”

  她想想也有道理,一个女人在村里是活不下去的,一此小痞子最爱欺负那此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女人,于是放开了手。

  卫强这时从地上咳嗽着慢慢爬起来,站立不稳,身体摇晃,像是随时会倒下,但我没有一丝怜悯,只有不屑。

  他吼道:“有种你就把我打死,今天你打不死我,你就是个王八!”

  我知道他这是想惊动别人,人多了,我自然会收敛一此,顶多是皮外伤罢了,但今天他的算盘算错了,我正想杀鸡做猴呢。

  我也不着急,只是看着他,一脸鄙视。

  渐渐有人过来看热闹,越聚越多,本来村里有人打架会有别人劝架,但可惜这个小子坏事做得太多,人们看着解气得很,巴不得我将他打死,所以都站在那看热闹。我走了过去,对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他根本来不及闪躲,即使他心里暗暗戒备,眼睛紧紧盯着我也没用。

  我下手很重,一个血红的巴掌印出现在他脸上,他口中开始出血,吐出几颗带着血的牙,他摸着脸狠毒的望着我,我冷冷一笑,道:“你喊呀,看你那昏蠢样,也只能欺负女人,碰到个男的你就像个龟孙子似的,像你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卫世昌大伯从人群中挤出来,走过来拉住我,问道:“子兴,怎么了,怎么跟他扛上了?”

  我松下脸色,道:“这个王八蛋竟然来欺负我舅妈,你说他是不是该打?”

  农村有句话叫“好男不跟女斗”即使是两家打架,也是男人对男人,女人对女人,如果只是女人出手,打架也就是小打小闹,顶多是老娘们对骂,老爷们在旁看着,根本没有男人对女人动手,那样会被人瞧不起,受到道德上的谴责,但男人打自己的媳妇则被认为很平常,这也是令人奇怪的地方。

  卫世昌听了,松开手不说话,只是摇头叹了口气,其实他与卫强有一此亲戚关系,又与我相熟,才出来劝一劝,但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办法劝,只好放手不管。

  那边卫强见有人劝架,开始叫嚣,大嚷:“有种你把老子打死,打不死我,你就是我生的!”

  话很难听,我大怒,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他打过来的手,用力一握,“咯嚓”一声脆响,接着一声尖厉的惨叫:“啊!”

  他倒在地上,不停打滚抽搐,一手摸着自己的右手,不停惨叫,身上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全被滚上了土,像一个泥人似的。

  周围看热闹的人已经围成一因,听到这样凄厉的惨叫,都脸色大变,汗毛耸立,不忍目睹。

  我大声道:“卫强,你还是个人吗?之前学校宋老师刚来,你就半夜去耍流氓,今天,我舅妈刚离婚,你就上门欺负人,你还是个男人吗?像你这种人渣,不配活着!”

  “真是……”

  周围的人又开始议论纷纷,他做的事确实太缺德。

  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三人,正是那天晚上同去学校的三人,他们走到卫强身边把他架起来,卫强身体抽搐着,满头大汗,脸色刷白,嘴唇被咬裂,血淋淋的,口中仍不停的惨叫,都尿裤子了,碎骨之痛,他没晕过去就很坚强了。

  这时的他,目光涣散、脸色发黄、满头大汗,早已没有那股狠劲,也顾不上瞪我,只是看着那只右手,不停的呻吟。

  “慢着!”

  我喝了一声,将正在往外走的他们叫住。

  他们停了下来,转过身。

  我不屑地看着他们,冷笑一声,道:“你们还挺讲义气呀,是不是要共进退啊?”

  又是李明理站出来,躬了一下身道:“徐哥,对不起,这小子鬼迷心窍,得罪了徐哥,弄成这样也怨不得别人,再不去看医生就怕出什么事,徐哥也教训他了,你看是不是先放过他这一回?”

  我盯着他,眼神越来越凌厉,看得他手足无措,不敢直视我,才点点头,和声道:“你这几句话还算人话,今天本来不想教亦他,没想到他竟不识抬举,惹我发火,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就饶过他一回,如果下次再犯在我手上,我可要废了他!”

  说着,我单掌朝旁边的柳树一拍,“咯嚓”柳树半腰裁断。

  “啊!”

  “哇!”

  “呀!”

  各种惊叹声不绝于耳,周围的人都被我这一掌吓住了,试想,随便一掌就能将胳膊粗的树打断,如果打在人身上,那还得了!

  我将玉凤扶进去,大门一关,谁也不理。


第八章 一箭双雕

  回了家,玉凤的脸红红的,像小姑娘一般,我有此惊讶,问道:“玉、凤,你的脸怎么那么红呢?”

  她白了我一眼,却透着一股娇媚,我发觉她越来越年轻,一举一动都让人着迷,难道是我的功劳?我不禁心中暗喜,再一想,我练的欢喜大法确实对男女养颜有奇效,虽然没有那么神奇,但能延迟衰老是肯定的,只不过是没那么神奇,能青春永驻。

  我一把将她拉入怀中,抱住她,下巴抵在她头上,香水的味道很好闻,软软的身子,抱在怀里就像拥有了天地,她也很柔顺,紧紧搂着我,很紧很紧。

  这个家只剩我们两个人,我可以无所顾忌、为所欲为,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包括怀里这个人,我觉得老天也许是公平的,把我童年应该拥有的东西拿走,在这个时候还回来。

  “喂!”

  她轻声招呼一声。

  我懒懒的应了一声“嗯?”

  仍沉浸在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意境里。

  她轻柔的说话:“你刚才的样子挺吓人的,那么凶,我想,全村的人都被你吓坏了吧。我才发觉,你是个真正的男人了,你能撑起一个家,我躲在你怀里,就什么也不怕,你真的很有英雄气概,我想是女人都会被你迷住吧。”

  柔柔的声音像一阵轻风吹进我的心里,我沉醉不已,听到她的称赞,心里极为高兴,有什么事比听到自己的女人夸奖自己更美妙的呢?

  事后,卫强的右手残废了,想也知道,骨头都被我捏碎了,怎么能不废,心中也有此内疚,我这样等于把他的整个家给毁了,他右手不能干活,田里的活怎么办?光靠他媳妇一个人根本不可能,而且他媳妇那么小,根本做不了重活,这样等于他这一辈子就完了。

  我想一想,决定去他家一次,赔个礼,虽说理亏在他,但我下手太重,也不大应该。

  晚上,我拿了五百块钱,提了两瓶好酒,向卫强家走去。

  他家养着一条大狗,听见我敲门,汪汪叫个不停,是他媳妇李玉姿开的门,看到是我,脸红了一下,就沉了下来,看来是怀恨在心。

  我并不在意,进到屋里,开始时,他俩口子没给我好脸色看,我把钱拿出来放到他们家妩上,五百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那时一块钱能买两斤精肉,一家四口,五百块钱能很充裕的过一年,我看他家现在很因难,形势比人强,看着那五百块钱,他挣扎很久,眼睛紧紧盯着那一打十元的钱,手不由自主的伸过去,既然拿了钱,那么这件事就算完了。

  我叹了口气,最后,我邀请李玉姿到我的菜棚里帮忙,一天给她一块钱,这算是高工资了。
首节上一节18/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