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21节


第一章 梅花三弄

  玉凤的嘴碰到了李玉姿的奶子上,忙抬起头,白了我一眼,然后慢慢的靠近,好奇的舔吸起来。可能她从来没有舔过女人的奶子吧,李玉姿被她舔的直摇头,不停的哼唧。

  我索性把玉凤放到李玉姿的身上,一上一下,面对面,可惜这样没法让对方舔自己的奶子了,就让她们亲嘴。玉凤反应的很激烈,但在我的巴掌下,只好屈服了。

  我站在地上,看着两个美貌的女子嘴对嘴的亲,两人叠在一起,两女各有特色,一个娇小粉嫩,一个饱满多汁,都极诱人,于是这个插两下,那个插两下,这样大大增加她们的抵抗力,也把她们都弄得欲火焚身,搂得紧紧的。李玉姿将我的话执行的很彻底,主动的搂抱玉凤,玉凤也只能反击,四只奶子不停的厮磨,互相挤压得变了形状,嘴也亲得上瘾了。我情欲勃发,狠狠地捅她们,把手放入她们奶子中间,感觉我的手被柔软包围只可惜不能把手放入小穴里,不然一定爽极了。我的手不停的变换地方,时而放在她们奶子上,时而摸她们的屁股,时而拍打她们,把她们弄得死去活来,不停求饶,最后痛快的泄在玉凤的妙穴里,这才终止了这场荒唐的淫事。

  她们已经累得昏睡过去,个个浑身大汗,沙发也被弄得到处是淫水,两人还搂着,奶子贴在一起,随着呼吸相互碰撞,我快忍不住想再干一次了。

  我回到了自己屋里,静下心来,跌坐运功,感觉脐轮处的阴凉之气很雄厚,忙运转通天,消化这股气,如果不能赶快消化,很有可能影响整个身体的协调,反而有害。

  也许是刚刚泄身的缘故,很容易的进入禅定的境界。待我醒来,天已经黑了,小狼趴在炕下,见我醒来,摇头摆尾的跳上炕,扑到我怀里,舔我的脸。我跟它闹了一会儿,看看钟,已经是晚上六点,这次禅定竟然有半天之久,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我的感觉也极爽,功力更近一层了。我现在练功的动机又增加了一个,除了对抗老天,就是将来能用欢喜大法帮助玉凤延缓衰老,否则,再过个十年八年,我更加强健,她却要开始老了,这是我所不愿看到的。不过这几天我见玉凤好像年轻了,难道无形中受到我的影响?

  田野里起了大风,吹得落雪纷飞,雪落在脖子时,化作水滴,流入身体。跟前的山上披上一层白衣,像一座银山,树枝上却已经没有了雪,光秃秃的,随风摇摆,发出轻微的啸声。月亮升了上来,月光就像牛奶一般,将天地间滋润的朦朦胧胧,一切好像变得美丽起来。我推开门,不理如刀子一般的北风,踏着厚厚的雪,走进了大棚里。

  一开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果然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电视的声音我远远的就听到了,在播《梅花三弄》唉哟,我看着简直想掉鸡皮疙瘩,太酸了,动不动就哭。她们对那个叫什么涛的极崇拜,说什么长得有男人味,我真是不爱听,可能是有些嫉妒吧,才对那个什么涛那么反感。

  我走进去,沙发套已经换了,两人还不知道我进来,都盯着电视,眉开眼笑的。这个时候的她们,面上都带着一丝娇媚,很骚的样子,看了就想操她们。

  我咳嗽了一声,她们眼睛看过来,看到是我都面有羞意,忙避开眼光,盯着电视。

  我叫了声“玉凤”玉凤不理我,我知道她定是因为我的荒唐而大生闷气。

  不过我并不担心,我已经了解了一个规律:尽管她表面上很端庄,令人生畏,但自从被我上了后,一切都听我的,我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虽然有时候不愿意、有些生气,但最后还是要听我的。生气也只是暂时的,哄哄就没事了,我感觉到一个男人对女人完全拥有是多么的幸福。我笑嘻嘻的,挤到了两人的中间,坐下来一把搂住了玉凤,将她紧紧抱住,她使劲挣扎,但无异于蚂蚁撼山。我向她罩着一层薄怒的脸亲去,一下亲住了她的嘴,死死抱住她,让她无法躲闪。

  刚开始她挣扎得很厉害,越到后来,越是无力,最后只好任由我轻薄,不再反抗。

  我抬起头,看着她羞涩的脸庞,笑道:“玉凤,还生气呢?”

  她狠狠捶了我两下,道:“你这个小坏蛋,就会变着法儿糟蹋人!”

  我握住她柔软的手,举道嘴边亲了两下,道:“我就喜欢糟蹋你,我恨不能把你揉到身体里面!”

  我这火辣辣的话让她的脸又红了起来,但我能感觉出她心里的喜悦。“以爱的名义,我要糟蹋你”这样的行为她根本无法抗拒。

  坐在身边的李玉姿身体微微颤抖,装着认真看电视的模样,挺好笑的。我的手迅速的伸到她的奶子上,一把箍住了她的奶子。她“啊”的一声,向我看来,我笑道:“不要装了,我们都是自己人了嘛!”

  玉凤把我做恶的手打掉,道:“别欺负玉姿,你也太过分了,一点儿也不体谅人家的感受!”

  我只好讪讪的抽回了手,伸出胳膊,一边一个,搂在我的怀里,后背靠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次她们倒是没有意见,当成什么事没有,又认真看电视了。

  我对电视并不感兴趣,手又不老实起来,从李玉姿的腰间伸进去,她的皮肤很滑,我虽然没见过绸缎,却知道它是光滑无比,恐怕她的皮肤就像绸缎吧。我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轻轻摩挲,感受那里的温暖与嫩滑。抠着她小小的肚脐,时而用指头,时而用手背,时而用掌心,用不同的方式享受她的身体。她对我已经丝毫没有反抗之心,任由我的手摸索,仍装做看电视,我对她的乖巧很满意,亲了亲她的耳朵,把她的脸弄红,手从腰间向上伸,抓住她一只奶子慢慢揉着,另一只手在玉凤那里也不安分,开始摸玉凤的奶子。玉凤的奶子比李玉姿的软,也大,李玉姿的弹性大,比较小,两者各有千秋,我都喜欢。

  玉凤也任我胡闹,当作没感觉,眼睛揪了我一眼,接着看电视。我眼睛盯着电视,注意力全放在手上,细心感受她们奶子的美妙滋味。

  次日,天气还不错,阳光明媚,雪开始融化,路被雪水弄得有些泥泞。今天又是赶集的日子,我把大黄套上车,拉了两筐黄瓜,一筐番茄,再加上一些葱、姜、蒜、香菜,去赶集。

  集上的人很多,冬季田里没有什么活,个个都闲着,有热闹当然要比在家里蹲着强,菜也卖得很快,跟抢似的。我没全卖完,留着几斤是给我干爸的。每次赶集,我中午都要会留在他家吃饭,这已经成了惯例。

  他家在镇政府大院里,还没到中午,我的菜已经卖完了,赶着大黄,慢悠悠的走进了政府大院。我已经跟门前站岗的很熟了,每次来都扔给他一盒烟,也不是什么太好的烟,这样是在连络感情,也许某一天我就能用到他呢!这叫什么来着,哦,是投资。

  镇政府大院可是不小,里面有镇政府、派出所、税务所、邮局,后面是宿舍区,公务员的家都在那里,那时镇里还没有楼,都是些平房,一排一排很整齐。

  别人加我不太清楚,我干爸家可是有点富丽堂皇,铺的是地砖,用的是松木家具、皮沙发,比我九舅家更胜一筹。

  我绕过前面,来到宿舍区,在第二排第三家前停了下来。门前有一排冬青,果然树如其名,仍是长得旺盛,被雪洗过之后,更显示绿的发亮。我把大黄放在那里让它尽情享用,冬天它很少能吃到绿的东西,只能吃些干草,现在能有绿树,它当然是欣喜不已。干爸并不在乎,我也不客气,那东西种在那里,一天到晚只是留着看,还不如种点花呢,不吃白不吃,也该让它们做点贡献嘛,反正牛吃了它们的叶子,它们也死不了。

  干爸没有孩子,几乎把我当成亲儿子,我知道跟他们客气反而让他们不高兴,也把他们当成亲爹妈,所以我们的感情很好。

  到门口,把套在大黄身上的车卸下,也没系,任它随意走,没有敲门,直接推开门大叫:“妈,我来了!”

  其实我干妈跟我妈挺像的,都是有些不讲理,长得秀丽、精神,说话干脆爽快,办事干练,是我干爸的贤内助。

  从屋里走出一个俏丽的少妇,三十多岁,骨肉丰匀,亭亭玉立,丰乳肥臀,正是我的干娘。她嫣然笑道:“子兴呀,怎么才来呀,喏,你爸在家呢。”

  她亲热的拉住我的手,拖着我往里走,我笑道:“哟,今儿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老头不上班了?”

  我对干娘是叫妈,对干爸赵宏先就不那么客气了,直接叫老头,其实他一点都不老,还正当壮年呢。他对我的放肆不但不恼,还很高兴,说这样叫显得热呼。

  干娘笑道:“有客人呢。”

  我吐吐舌头,声音小了。在家里我放肆点不要紧,如果有客人,可别让他下不了台。

  我跟着干娘走到屋里,见客厅里干爸与一个和他差不多年岁的男子一起大笑,手里还拿着茶杯,那男人穿着一身警服,很威武。

  见我进来,干爸止住大笑,向我招手道:“子兴,来来,这是我的老同学范伟,你就叫他叔叔吧!”

  我不慌不忙的对那警察笑笑,道:“范叔你好!”

  范伟笑道:“好,好,哟,老赵,儿子都那么大了?”

  干爸笑道:“这是我义子,我自己没有孩子,他从小就没了爹妈,我们正好组成一家,他就是我的亲儿子!”

  范伟点点头,道:“看得出这小子很有能耐。行啊,老赵,让你得了一个宝了。”

  干爸眉开眼笑,呵呵直乐,别人夸我,他比我还要高兴。他对我道:“你范叔刚从别的地方调来这里,当镇派出所的所长,你小子可放老实点儿,不然让他抓你进去。”

  我吐吐舌头,忙拿起茶壶,给范叔的茶杯斟满,双手送过去道:“来,范叔,请喝茶!”

  范叔也乐了,转头对干爸笑道:“看看,老赵,你儿子比你可强多了,多机灵!”

  干娘咯咯一笑,道:“这小子定是被你这个派出所所长吓住了,说不定做了什么坏事了,好了,你们聊着,我去给你们做饭,今天中午你们两个老同学好好喝两杯。”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嫂子!”

  干娘笑着摆手,去厨房了。

  我顺势坐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干爸道:“上个月,这个臭小子把村里一个人的手给弄断了,把我气得够呛!”
首节上一节21/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