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22节


  范伟咦了一声,道:“是不是春水村那个卫强?”

  干爸点头:“可不是嘛!现在呀,他已经是个废人了,不能干活。”

  范伟笑道:“我刚来,就有人说春水村有个人得罪不得,一身神力,能单掌断树,一个不小心把村里一个小痞子废了,传得神乎其神。我挺好奇的,没想到是竟是你呀!”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那个卫强不是个东西,最喜欢欺负女人。那天竟趁我家玉凤刚与九舅离婚就欺上门去,我如果不废他,全村不得安宁,你看现在那帮小子们哪个不老老实实的!”

  干爸听着直摇头,范叔倒是听着很好奇,哈哈大笑,道:“你就是徐子兴吧?”

  我点头。

  他道:“卫强那个家伙是个典型的流氓,我们也没办法抓他,他那些事还构不上拘留,你大展神威,把他收拾了,所有人都拍手称快呢。”

  干爸哼了两声道:“他有什么厉害的,会两手气功嘛,吓吓人倒还有点用!”“哦,你会气功?”

  范叔急切的问道。

  我摇摇头:“什么气功,听我爸瞎说,我只是力气大点而已!”

  我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会气功。

  范叔的两只眼睛开始放光了,就像恶狼见到美食一般,我有点害怕,他嘿嘿笑道:“小子,别蒙我了,你力气再大也不可能一掌把树打断,老实交代,是不是会气功?”

  可能是逼供逼多了,竟然有些迫人的气势。

  干爸在旁幸灾乐祸的道:“小子,你范叔又不是外人,你就说实话吧!又不能吃了你!”

  我瞪了他一眼,倒想把他给吃了,只好无奈的冲范叔点点头道:“好吧,我确实会一点气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更来劲了,兴冲冲的道:“那你真能单掌断树?我还以为他们吹牛呢,这可是不容易,我当初在部队中见到他们练硬气功,能将砖头打断,但对树却没办法,那东西比砖难打多了。”

  然后又冲我笑,我就知道没好事,果然,他道:“那子兴呀,能不能演示一下给你范叔看看?”

  我其实也存有结交之心,毕竟他的地位很重要,于是装做不耐烦的说:“行啊,拿砖头来!”

  他一愣,“砖头?不是表演单掌断树吗?”

  我道:“那你就别管了,快找砖头!”

  “好好,找砖头!”

  说完,乐颠颠的跑了出去,他的个子很高,比我高出半个头来,但现在好像比我矮了一辈,挺好笑的。

  很快他提着两块砖头进来。

  我接过一块,轻轻一握,无声无息,砖断成四块。我拿起一小块,再一握,摊开手,是一把粉末。整个过程就像捏一只蚂蚁一般轻松自在。

  干爸与范叔的眼睛睁得溜圆,口大张,被吓住的样子。

  干爸吸了一口气,道:“乖乖,原来我儿子这么厉害!”

  范叔也回过神来,不停的念叨厉害厉害。

  我也不理两个神经,转身去厨房洗手。干娘正在里面洗菜,见我进来,道:“怎么了,不跟他们聊天?”

  我道:“跟他们聊天没意思,我喜欢跟妈聊天,中午我来掌厨?”

  她温柔的笑笑:“不用,你等着吃就行了,对了,再回来别再带这么多菜了,你看,吃不完都坏掉了!”

  我笑道:“你们要拼命的吃呀,这些绿菜对身体很有好处的。对了,妈你知不知道一个美容的方法?”

  她惊奇道:“美容?什么意思?这个词听着倒新鲜。”

  我这才知道她跟那些有钱人的媳妇不一样,笑道:“美容就是使人更漂亮了,我听买菜的一些女人说,晚上临睡前将黄瓜片贴在脸上一个小时,能使皮肤更好呢,据说很有效,妈你不试试?”

  哪个女人不爱美,干娘也不能免俗,惊讶的问道:“真的?我怎么没听说过?不过这也太浪费了,还不如吃呢!不过如果把脸洗干净,贴完了再吃也不要紧吧。”

  我听了哭笑不得,我这个干娘也真是会算计,不由得笑道:“妈,你儿子我别的没有,黄瓜有的是,你就放心大胆的用,把自己弄漂亮了,老头也高兴呀。”我们愉快的聊着,半路范叔来拖我过去,说是想跟我进一步谈谈,我当然是死活不肯过去,赖在厨房不走,他也没辄。

  在吃饭时间,我也尽量不跟他说话,他一叫“子兴”我忙对干娘说“这道菜不错”他只能闭嘴。他再接再厉,我忙对干娘说“今天的天气不错”总之把他的嘴封住,不让他提非分的要求。把他气得猛喝酒,干爸倒笑得喷满嘴饭。

  最后吃完饭了,他一把拉住我,不让我逃,嘻皮笑脸的跟我说他想学气功。

  我说这是独门绝学,不能外传,他就说他要做我的干爸,这样就不属于外人了,我哈哈大笑,这个范叔对气功倒是挺执着。

  最后我说了,我学的是密宗的功夫,确实不能外传,但是我可以教他别的气功,单掌断树也是不成问题的,他这才大喜,想马上就学,干爸也跟着凑热闹也要学。我说饭后不能马上练功的,这是练功的大忌,于是在一个小时后,我开始教他们气功,也不属于真正的气功,是易筋经,我开始时练过这个,用于强壮身体,以便修练密宗的内功,否则一开始就修内功,身体承受不了。

  易筋经传说来自少林达摩,用于僧人强身壮体之用,但后来已经失传,现今流传于世的并非正宗的易筋经,只是易筋精十二式,还没有了内气流行图,已经是精华尽去,效果当然不太理想,虽说长练亦能强身健体。而我的师傅,老“和尚”却有真本易筋经,我只能看懂图,看不懂那些奇形怪状的字,是梵文吧,他教我练过,虽说不能与我学的密宗功夫相比,但对于现在那些所谓的气功来说,已经是奇妙无比了。

  我只教了一段,让他们回去好好练,要坚持不懈,每天两次,早晨、晚上,不能间断,一个月后自然会有效果,那时我再教给他们下一段功法。然后又郑重讲明了一些练功时的禁忌,就忙拍拍屁股溜人了。

  顺路去了书店,让书店老板代买了一些书,《大棚种植技术》啦、《现代销售学》啦,这些书不是前卫就是冷僻,销路不好。我一直跟他买书,交上了朋友,想要哪方面的书就让他进货时捎回来,很方便。坐在里面侃了一气儿,出来时太阳已经到西山头了,便让大黄加紧几步走,趁天黑前到家。

  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有点体会了。一天没见,我已经有点想玉凤了,顺便也想想宋思雅与李玉姿,但那是想玉凤时顺便带着的,玉凤的温柔体贴想起来心里就暖活。

  到了家,还没进门,玉凤就从大棚里急急忙忙走出来。我一喜,心想玉凤果然是想我了,但一见她美丽的脸上带有一丝焦急,清醒了一下,忙迎上去问:“出什么事了?”

  她小嘴喷着白气,急促的道:“你九舅又被人打了!”

  我一惊,随即大怒,心中暗骂:谁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打老子的九舅。

  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完她的话,才知道九舅这次的运气不怎么样,被人在夜晚的大街上蒙着头揍了一顿,还不知道是谁,现在正躺在医院休息呢。

  我有点好笑,九舅这次可真是窝囊坏了,被人打了,还不知道被谁打的,我再厉害,总不能把所有的人都打一遍吧。

  玉凤看着我苦笑的脸,说道:“子兴,你九舅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怎么办?”
首节上一节22/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