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24节

  我笑了:“是啊,这样最好,我想这样抱你一辈子,玉凤,这辈子你就是我的,谁也别想夺走你,你也别想跑,我要定你了!”

  玉凤轻轻捶了我胸膛一下,然后手放在上面轻轻抚摸,道:“小傻瓜,就你把我当成宝,别人还看不上呢。我已经做过别人的媳妇,配不上你了,再说我们的岁数差这么大,我只想静静的守着你,就这么过完下半辈子,也不枉活一回了。你将来一定会有许多女人,我也不拦你,谁让你这么厉害呢,只要你心里有我,我也就知足了。”

  “玉凤——”

  我紧紧搂住她,心中感动,也有幸福与自豪。我终于完全拥有了怀中的这个女人了!我何其幸运,她的温柔体贴让我都醉了。

  我们搂抱着,我坚硬结实的身体与她柔软香滑的身子紧紧贴在一起,轻轻摩擦,互相感受着对方,低声说了很多话,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第二天醒得很早,天还没放亮,玉凤偎在我怀里,一手搭在我胸前,大腿也压在我的腿上,两只大奶子贴在我胸膛上,虽然没有动,仍然让我感觉那里传来的柔软。她睡得正香,炕很热,她直挺的鼻尖上有几粒汗珠,脸颊红扑扑的,半长的头发披散着,说不出的慵懒动人。

  我打开灯,她被惊醒,我低声道:“在睡会儿吧,我看会儿书。”

  她轻柔一笑,理了理头发,这么一个动作竟有一股风情弥漫开来,让我心动不已。她道:“不了,我先下去做饭,今天早饭吃什么?”

  我把手插到她的发间,帮她梳理一下,道:“把昨晚剩下的饺子用油煎一下就行了。”

  她答应一声,起身穿衣服,我则趁机摸着她的大奶子与大腿,被她打了好几次手。穿好衣服,她把我按倒在炕上,把被子掖了掖,弄得密不透风,笑道:“好好再睡一觉,很快就吃饭,啊?”

  我点点头。她穿着羊毛衫,婀娜的走了出去。

  我躺在炕上,根本已经睡不着了,就想今天的事。今天上午要去看看九舅,看看他被打得怎么样,其实我的心里也是颇为复杂的,既高兴又愤怒,五味杂陈呀。说句老实话,他被打我却有点不该有的情绪;幸灾乐祸。他那趾高气扬的臭屁模样我早就看不顺眼了,有点钱就不认得老天爷是谁了,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自从上次我帮他收拾了些小痞子,没有人再动他,他就以为没人敢动他了,我想早晚得有人灭灭他的气焰。

  但是我心里也有几分愤怒。他毕竟是我的九舅,他被打了,我的面子上也过不去呀!可惜镇里的人不知道我的厉害,我的心有点兴奋,虽说我不想过分出风头,但身负一身超人的气功,打打架来体会自己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快感也是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

  现在只有寥寥数人知晓我会气功,其余人只知道我有一身神力,我也将错就错。但别的能力可不能让外人知道,这是最后的救命符,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深浅,这是处世的智慧。

  正想得出神,玉凤端饭进来,一边摆上饭桌一边笑道:“你刚才想什么美事呢?乐滋滋的。”

  我起来穿上衣服,重坐回被窝,道:“今天上午我想去看看九舅,你也一块去吧,我倒要看看什么人活腻了,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玉凤忙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道:“子兴,不要再打架了,一听说你要打架,我的心就怦怦的跳个不停,万一要出个好歹,让我怎么过呀!”

  我笑道:“玉凤,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底,这些人想伤到我,还差点儿!”

  玉凤沉下脸来,焦急的道:“你怎么跟你九舅一个脾气呢,这么不知天高地厚,你以为有了气功就了不得了?你能挡住菜刀,但你能挡住子弹吗?你能打过一个人、能打得过十个人,但你能打得过一百个人吗?光靠能打有什么用?”

  她这一番声色俱厉的话,像一盆凉水浇到我的头上,让我发热的脑袋清醒过来。这些年来,我一直是用脑筋做事,但自从上次打了那帮小痞子们,知道了拳头就是硬的道理,就沉迷于用武力解决一切事情,脑袋有些狂热,做事不再那么严谨,有些大大咧咧了。这是极危险的现象,今天,玉凤的一席话让我忽然醒了过来。

  玉凤看着我阴沉的脸,怕说重了伤我的自尊,语气缓和一下,道:“子兴,刚才的话可能过重了,别生气,来,多吃点儿!”

  说着,把自己碗里的饺子往我碗里夹。

  我咧咧嘴,却没笑出来,沉重的道:“玉凤,你说得对,我是有些轻狂了,没有你这番话,我可能犯不少的错误。这一段日子可能太得意了,心有些飘飘然,玉凤你的话让我的心忽然又沉到了地上,呵呵,说得太好了,谢谢你。”

  玉凤大喜,眉开眼笑,道:“好子兴,能听得进逆耳的话,这才是做大事的男人!”

  我嘻嘻笑道:“那玉凤,要奖励我一下,来,摸个奶子!”

  说着放下碗筷,向她怀里摸去。她忙跳到炕下,离我远远的,让我构不到,那神情竟有几分顽皮的意味。玉凤越来越年轻,有时候的神情就像一个少女一般。

  我们打打闹闹吃了饭,然后回家,要用大黄的牛车过去。李玉姿正在大棚里,跟她打了声招呼,这才坐了牛车,慢悠悠的,跟玉凤说说笑向镇里行进。

  到了医院,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才知道九舅已经出院,正在家休养。说实话,我倒还不认识他在这里的家,他当初让我过来玩,我当然不给他面子。只能到他单位,问清他家的住址,再找到他家,唉,麻烦死了。

  终于找到了他家,却是住在政府大院里。他可是“万元户”政府也要保护他,于是特批让他在政府大院家属区住。

  他家离我干爸家不远,在后面与之隔两排,我先把大黄放到干爸家门口,那里的冬青叶已经被它吃得差不多了,过了今天,应该光秃秃的。

  玉凤站在门口,我进去跟干娘打了一个招呼,说好中午过来吃饭,就去九舅家。

  敲敲门,一会儿门开了,探出一名美丽的少女,见到了玉凤,惊喜的叫道:“妈!”

  玉凤很激动,颤抖的道:“杏儿?你、你怎么回来了?”

  她打开门,过来搂着玉凤的肩膀,道:“我是请假回来的,昨天才回来,你是来看爸的吧?”

  “是呀,听说他出事了,我过来看看要不要紧。”

  玉凤稍微平静下来。

  两个人话匣子打开,说开来竟没完没了,我在旁边也不好打扰人家母女团聚,只能干站着。她就是我的表姊李红杏了,小时后她就是个美人胚子,我心里发誓要娶她做媳妇,可是后来长大慢慢变了,整天想的却是玉凤。我们已经有几年没见,从初中开始她就在市里上学,几乎不大回家,现在已经变成美丽的大姑娘了。

  她长得跟玉凤很像,美貌跟玉凤不相上下,却比玉凤多了股青春活力。圆圆的俏脸、、挺直的鼻子一双丹凤美眼、漂亮的小嘴巴,皮肤又白皙娇嫩,这可能是城里人的特征,整天坐在房间里不见太阳,当然要白净很多。

  她们笑着聊了很久,玉凤才记起我在旁边站着,赶忙道:“来来,杏儿,这是徐子兴,你表弟,还记得吗?”

  我笑道:“杏儿姐姐好,我们很长时间没见了,恐怕记不起来我这个傻小子了。”

  杏儿凝神一想,嫣然一笑,道:“是我小姑的儿子吧,呵呵,都长成大小伙子了。”

  她虽然很和气,我却能听出她话里居高临下的傲气,心中微恼,但想想她是玉凤的女儿,微蹙了一下眉,随即笑了。

  玉凤对我的个性一清二楚,见到我皱眉,忙笑道:“好了,我们别站在这里说了,先看看你爸再说。”

  杏儿轻轻的对玉凤说:“我阿姨在家呢。”

  玉凤神色一变,随后释然,笑道:“没事,顺便看看她。”

  我心知一场大战拉开了帷幕。

  走到屋里,玉凤将带来的一些黄瓜放在客厅,跟着杏儿来到了九舅睡觉的屋子。

  屋里的炕上一坐一躺两个人,正看着电视。

  杏儿叫道:“爸,阿姨,我妈来看你们了!”

  九舅鼻青脸肿的,还吊着胳膊,固着腿,挺狼狈的,我直想笑,苦忍着,忙转移视线,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在他身边坐着的是一名漂亮的女子,听说叫白玲,人确实挺漂亮的,但比起玉凤来还差那么一丁点儿,打扮得花枝招展但不会过分妖艳,很会打扮,一看就是城市人,怪不得把九舅迷住了。九舅一直对城市很向往,可能在她身上圆梦了吧。

首节上一节24/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