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25节

  见我们进来,白玲忙笑道:“哟,是大姐过来了,请坐请坐。”

  看她的表情,很诚恳,我只能说这个女人不简单。

  九舅则是沉着脸,道:“你怎么来了?”

  颇不耐烦的样子。

  我听了心里的火腾的就冲了上来,忙压了压,笑道:“九舅,听说又被打了?谁干的?”

  九舅有些发窘,不答,白玲接上话,笑道:“你是子兴吧,听你九舅一直夸你来着,果然是相貌堂堂。我俩这次被人从后面忽然打了,根本来不及看清他们,他们就跑了。”

  我点点头,她很会说话,对她的评价又高了一层,情感上对她却没有好感。

  我道:“其实也很好查,看他们的打人手法,干净俐落,下手很有分寸,很专业,定是有人花钱买九舅的一只胳膊与一条腿。这样的人,镇里面并不多吧,你们见到他们应该能认得出来;另一方面,九舅定然是与别人结仇,这个仇还不是小仇,想想这两个月来的事情,应该大抵有数吧。两方面一起查,找出人来并不难,但我想,这件事还是不要再查了,没什么好处。”

  白玲笑道:“子兴果然厉害,事情到你的手里,变得很容易了,但为什么不要查了呢?”

  我不回答,只是对九舅道:“这次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九舅笑道:“没事儿,养几天就好了。”

  转过头对杏儿道:“快拿苹果给你妈。”

  玉凤很不自在,我看得出来,同时也对九舅的薄情心凉。对待自己十几年的妻子尚且如此,对别人又会如何是可想而知了。

  我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漂亮女人,心头有一丝悲哀。这个女人是聪慧之人,仍看不透这层,只能说女人是感情的动物。

  本想让范叔帮忙查一下,现在却已经没有那份热心了,跟九舅说了几句话,我就要走,白玲不让,非要留我们吃饭,但在我们坚持下,还是没继续待下。

  杏儿送我们到门口,依依不舍,说过年要跟玉凤一起过,倒是让玉凤高兴不已。我当然不高兴了,一个大电灯泡嘛。

  出了九舅家,来到了干爸家,玉凤这次跟我一起进来,也想认识一下我的干爸、干妈。干娘很热情的欢迎她,与九舅家相比,天上地下,他的心中可能会感受到一丝温暖吧。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沉思,受到了杏儿对我的态度刺激。大学生在当时可是不得了的人,尤其对于农村的人来说,考上大学,就是吃公家饭的,是国家养活你,毕业后分配一个单位就雷打不动的上班,等到老还有退休金,生活很有保障;在农村就不行了,面朝黄土背朝天,风吹日晒,日子很苦,而且是儿子养你的老,碰到孝顺的,还能给你两个钱,如果儿子家都穷的接不开锅,或者不孝顺,那可是很凄惨的。我们村很多老人都是自己种地,自力更生。

  杏儿考上了大学,所以能与我那样说话。我在村里也是个小富翁了,可是现在人们看中的不是钱,而是身分。找对象先问的是你的工作单位,单位好,人的价值自然升高;工作单位不好,人再好也无济于事。现在可是铁饭碗时代。

  玉凤见我沉思的样子,问道:“想什么呢?”

  我伸手拍拍大黄的背,让它别偷懒,快些走,道:“我在想,杏儿姐可是有出息了,挺羡幕她的,不必那么辛苦,拼死拼活的赚钱养活自己。”

  玉凤当然高兴,看得出来,她对自己的女儿很自豪,笑道:“这闺女自小就聪明,现在终于考上大学了,这辈子跟我们不一样了。”

  我心中升起一股酸楚。如果老爸老妈还在,我现在恐怕也是个大学生了吧,这些年就不必活得如此孤单辛苦了。人家的命好,我当然不服,要怨,只能怨这不长眼的老天了,我一直根深蒂固对抗老天的信念更加坚定。同时,我有了一股欲望,征服的欲望,把杏儿变成自己的媳妇,我要把她征服!忽然间,我对春节竟有些盼望了。可是宋思雅怎么办呢?我对她的感情也是真的。那只能把杏儿变成自己的情人了,嘿嘿,这也不错。

  回到家,玉凤忙着回家做饭,我则来到了大棚。

  大棚里李玉姿正坐在沙发上面看电视,头发湿漉漉的,脸蛋白里透红很娇艳,定是才洗完头。我看得有些心动、有些蠢蠢欲动。

  看到我进来,她忙起来,我走过去,一把将她搂到怀里,背朝着我,坐到我的大腿上。我的大腿被柔软而有弹性的屁股压在上面,我的下面马上有了反应,直起来顶在她的屁股沟里。下面是沙发,上面是她的大屁股,能感觉出还是她的大屁股软的舒服,手早已经摸到了她的怀里,从腰间伸进去,尽情的柔捏她圆鼓鼓的奶子。奶头很小,她的奶子不像玉凤那样柔软,弹性大,能感觉出她的青涩,在我手指的夹弄下渐渐变硬,奶头周围也变得发硬。我不停的变换手指夹弄,五个指缝尝试个遍,感觉味道各不相同。

  把她的上衣脱了下来,光滑柔美的背部竟性感异常,我将嘴贴上去,用舌头去轻轻舔那微鼓的脊椎,把她弄得痒痒的,不停地纽动着柔软的身子。我的肉棒被她的屁股磨得越来越硬,如同烧红的铁棍,感觉快把裤子烫焦了。

  我把她推倒在沙发上,先脱下自己的裤子,把肉棒解放出来,再把她的裤子撸下来,对着她的大屁股就是两巴掌,打得她惊叫两声。我嘿嘿笑道:“小贱货越来越骚了,看我不好好治治你!”

  我已经了解她带有被虐倾向,在操她时,越羞辱她,她越是有快感。可能是被我给挖掘出来的吧,自从第一次干她,我就一直用暴力的方式操她,逼着她用最耻辱的方式给我干。我发现这时候她脸上很委屈,身体却最敏感,很容易得到高潮。

  没有前奏,直接把她按趴下,摆弄好狗趴的姿势,将肉棒狠狠的捅了进去,她身子一僵,闷哼一声:“哦……”

  她的小穴里面已经湿了,被我一插到底,接着一动不动地停了几秒。随即她软了下来,轻舒一口气,轻声道:“太大了。”

  我呵呵笑道:“比卫强的大吧?”

  一朵红云声道她楚楚可人的脸上,她把头低下,没有说话。我轻笑一声,道:“不用害羞,我见过他那东西,跟个花生差不多,你这个小贱货一定不能满足的。”

  她快哭出来了,委屈的道:“求你别说了!”

  我不再逼她,感觉里面更湿了,开始了动作,一下、一下,次次到底,快把她刺穿了,随着肉棒的进出,她从喉咙里发出哦哦嗯嗯的压抑的呻吟声。

  抽插的声音渐渐变大,她开始迷离,楚楚动人的小脸露出似哭似笑的神情,俏脸嫣红,雪白的身子随着我猛烈的撞击前后耸动,白白的大屁股被我撞得颤动不已,湿湿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不停晃动。随着我加快撞击,她的头开始左右摇摆。

  我知道她差不多了,但我可不想就这么让她痛痛快快的高潮。放慢了节奏,而且每次都不顶实,浅尝辄止,她的屁股开始追逐我的肉棒,努力地让我插得更深,但是我可不能让她得逞,跟她玩起了捉迷藏。她急了,带着哭音道:“不、不……给我……”

  我温声道:“给你什么呀?”

  她仍是道:“不……不……快给我!”

  我放得更慢,肉棒插得更浅,冷冷道:“快说,再不说我就停了!”

  她哭了出来,嘶声道:“把肉棒给我……”

  说完,放声大哭。

  我啪啪打了她的大屁股两巴掌,道:“哭什么,不许哭!”

  她很听话,收起声,但仍只不住的抽泣,身体一抖一抖的,小穴也一紧一紧的,很舒服,我又是两巴掌,开始加速操她。

  她又迷失在快感中,渐渐收起了抽泣,头左右摇摆起来,眼睛还含着泪珠,更让我想狠狠的欺负她。

  我没有再刁难她,很快将她送上高潮,她的小穴一紧一松,还带着股吸力,比平时操她时舒服多了,屁眼也是一紧一紧的,我用手指摸了摸,她轻哼一声,我暂且放过她,将肉棒抽出来,带出一大摊淫水流到沙发上。将失神瘫软的她摆成仰躺的姿势,肉棒凑到她樱桃小口边,她的嘴巴很小,鼓鼓的嘴唇,真的很像两颗小樱桃。

  把沾满淫水的肉棒在她两瓣唇上擦了擦,道:“张开嘴!”

  她的小口张开,我将肉棒慢慢往里面插,只插进一截,她的小舌头舔着、吸着,偶尔轻轻咬一下,慢慢深入,快到她的喉咙时才停了下来,她像吃冰棍一样,不停的舔吸着。

  我道:“手!”

  她的小手马上放到我的肉棒上,轻轻揉着我的春丸,她的技术大有长进,弄得我很舒服。

首节上一节25/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