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28节


  我笑道:“我们很长时间没那个了,我都憋得难受死了!”

  玉凤雪白的脸飞上一抹红云,有些羞涩的道:“你这个坏小子,整天都想着那事儿!”

  我嘿嘿一笑,手抚上了她的奶子,用力的揉搓,隔着羊毛衫仍能感觉出它的柔软,下面倏地硬了起来,顶到了她的屁股上。我轻轻挪了挪,把肉棒放在她的屁股沟里,感觉着那里的形状。

  玉凤身子一颤,喘息微微加重,扭着身子,好像躲着又好像迎合我的抚摸,呢声道:“子兴,不要,思雅在屋里呢!”

  我轻声道:“我们只要轻点儿就行了,她正专心批作业呢,听不到我们的。”

  玉凤有些犹豫,用手按住我作怪的手,哀求的看着我,道:“子兴,不行,一不小心就被看到了,要做也要等思雅睡着了再做。要不晚上我去你那里,好吗?”

  我不答应,指着撑起了帐棚的下身,道:“你看,玉凤,我忍不住了,这样忍着很伤身体的!”

  玉凤白洁的脸如同抹了红胭脂,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我笑道:“那玉凤你用手帮我吧。”

  说着,拉着她纤细修长的小手,按到了我的肉棒上。

  她可能从没有用手帮人做过,只会轻轻摩擦,好像怕弄伤了我似的。看她帮我挠痒痒一般,让我哭笑不得,这样弄比不弄还难受,简直是火上烧油哇。我不由得叫道:“玉凤,不行,我忍不住了!”

  说着,把她推到锅台前,伸手解开她的腰带……


第四章 疯狂

  这种是我已经驾轻就熟,熟练的把她的腰带解了下来,她在轻轻的挣扎,还没反应过来,裤子已经被我褪了下来。她轻叫一声:“啊,不要!”

  我已经把她的裤子拉到膝盖上,露出了雪白丰满的大屁股。我用手按住她的背,朝前使力,使她只能扶着锅台,支撑自己的身子不倒;另一只手解开自己的裤子,掏出已经如同烧红铁棍般的肉棒,在她屁股上刺了刺,找到位置,轻轻插入了那微微湿润的小穴里,“哦——”

  我们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叹息。

  她的小穴有越来越紧的趋势,而且颜色渐渐变得红润,好像越来越年轻一般,对这种变化,她迷惑不解,我也是莫名其妙,难道是我的功劳?虽然我练有密宗内功,可也不能如此神奇呀,再说李玉姿就没有这种变化。我的结论就是归于她的心态变得年轻,再加上我的内功,才使她的身体变得更青春。至于到底什么原因,我也不去管它,反正只有好处就是了。

  我的肉棒如同一个木楔子,缓缓钉入她紧密的小穴里,我能感觉出本来紧合的嫩肉被我顶开,紧紧贴在我的肉棒上,加大我前进的阻力,从肉棒上传来阵阵蚀骨的柔软。可惜玉凤的小穴太浅,我的肉棒只到一半多点儿,就已经到底了。

  我意犹未尽,用力顶了一下,玉凤闷哼一声,转身轻声道:“轻点儿,已经到底了!”

  我笑笑,玉凤小穴里的水还太少,只能让我插入。我伏下身,把身体贴到玉凤的背上,不动,手从衣服下面伸了进去,没有脱她的羊毛衫,一是天有点冷,二是万一思雅过来,方便穿衣服。

  玉凤的大奶子柔软温润,不冷不热,奶头已经高高耸起,我轻轻夹了夹两个小奶头,换来玉凤从嗓子里两声嗯嗯,手渐渐加力,揉搓着她两个大奶子,柔软的像没有筋的面团,可以恣意的玩弄,无论什么形状都任我摆弄。玉凤的身体微微扭动,小穴里的水渐渐多了起来,我用嘴含住了她的耳垂,轻轻吮吸,她舒服的闭上眼,轻轻的哼哼,那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动情之音带有一股让我沸腾的诱惑。

  我能看轻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美丽极了,心中柔情沸动,在她耳边轻轻说:“玉凤,我爱死你了!”

  她睁开眼,眼睛里贮着一泓清泉,让我沉迷,她轻声道:“子兴,我也是!”

  说完,忙闭上了眼,脸颊一抹红晕陡然出现,在她白洁的脸上显得艳丽非常。我兴奋的不可抑制,下身狠狠的一顶,“啊……”

  玉凤冷不防,不由自主的叫了起来,叫完后急忙掩上自己的小嘴,想起了思雅还在屋里。我运功听了听,没有动静,呵呵轻笑道:“放心,她没听到!”

  玉凤嗔道:“你这个坏蛋,也不挑个地方,快点吧,别让思雅撞到!”

  我轻笑一声:“遵命!”

  开始抽插起来。小穴里的水让我顺畅的进出,唧唧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玉凤不敢叫出声,只能压抑着,从喉咙里发出浓重的喘息,嗯嗯啊啊的呻吟比平时的尖叫更令人兴奋。我发起狂来,不时刺穿她的嫩肉,进入子宫,她喘息着道:“子……兴,我的……心都……被你……哦,哦……被你插碎了……啊……不行了……不行了,来了……啊……”

  说着,忙用手按住自己的嘴,大屁股紧缩,大腿蹦直,奶子前挺,发不出声音,静止几秒身子才软了下来,上身扑倒在锅台上。

  我感觉她的美穴里一紧一松,然后喷出一股热水,浇在我的龙头上,让我打了个激灵,可惜只差一点儿就射出来了。欲出没出,那股恼火快让我发狂了,我把肉棒拿出来,啵的一声,像将酒瓶里的塞子拔出来时的声音,可见她的美穴有多紧。

  我将玉凤扶起,让她坐到烧火用的小板凳上,她的身子像蛇一般,没了骨头,好不容易才把她扶直。将肉棒伸到仍带红晕的脸前,急声道:“玉凤,快、快,我快憋死了,用你的嘴帮我吸出来吧!”

  玉凤的眼睛像上了一层光,亮晶晶的。她睁大了眼,道:“子兴,不行,太脏了!”

  我急得什么似的,哀求道:“快快,玉凤,我求你了!”

  玉凤见我快哭出来的样子,勉强道:“好吧,可是我从没有这么做过,到底怎么做呀?”

  “就用嘴吸,用舌头舔,别让牙齿碰到就行了,求你了,快点儿吧?”

  我急声道。

  还好玉凤的悟性很高,生涩的把我的棒棒吞入嘴里,用力吸,用小舌头使劲的舔,我被弄得很舒服,轻声赞道:“还是玉凤好,哦,就这样,好舒服!”

  玉凤一边用嘴用力吸,一边抬眼看着我,那样子说不出的娇媚诱人。我感觉这样不过瘾,忙又把她扶起来按在锅台上,狠狠的干了起来。玉凤又泄了两次,不住的哀求我,可是我已经欲罢不能,不顾她的苦苦哀求,仍是用力的操她,直到自己射了出来,那股美妙的滋味好久没有了,感觉一切焦躁都随之排出体外,又恢复了清明。

  看到已经趴在锅台上的玉凤,半球形的屁股仍是雪白丰满,她的屁股其实并不大,可是她的腰很细,显得屁股极大,那优美的半球形屁股,总是让我心动。

  虽然我已经射出来了,可心中仍是压抑着一股欲火,但玉凤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只能忍一忍。

  用围裙把她一片狼籍的下身擦了擦,她的嫩穴有些红肿,仍在不停的流着我的白白的液体。她已经满头大汗,有些虚脱了,我把她扶到身上,她睁开眼,恨恨的看着我,骂道:“你个坏蛋,是不是想把我折腾死?”

  我搂住她,吻着她红润的小嘴。她任由我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搅拌,渐渐用舌头回应,两条舌头纠缠不停,直到快喘不过气来,她红着脸道:“别弄了,思雅该过来了。”

  我一听,也就不再使坏,帮她穿好衣服,然后去屋里跟思雅说声,回家了。

  家里还有李玉姿这个楚楚动人的小媳妇呢,让她给我暖被窝,搂着她睡觉也是不错的。再过两天就是玉凤的生日了,我要好好准备一下;虽然在农村对生日看得很淡,只是一碗面条而已,但我不想这么简单,因为我还要进行一场阴谋呢。

  天上的月亮跟来时一样的明亮,没有起风,天气竟是异常的暖和。这几天不知怎么回事,天气根本不像冬天。这时村里已经安静下来,家家户户都睡下了,我的脚步声惊醒了狗,狗叫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我想定有人从美梦中惊醒,恨恨的骂我几句。

  回到自己的屋子,才感觉到原来一个人是如此的冷清。我已经习惯了玉凤在身边的生活,总想把她留在自己的视野之内;她一离开我的视野,会感到不踏实,就想她。尤其是晚上,不抱着她,我觉都睡不好,只能说我离不开她。

  我的屋子一般是不生炉子的,由于练功的关系,我的体质不怕冷,也就不必费那个钱了,但炉子还是架在那里,以防有客人。

  从院子取来草与煤,把炉子生上。屋子是在空旷的田野上,风总是吹得极猛,因此炉子很旺,不一会儿屋里已经暖和,我带上门,来到大棚。

  大棚里比我屋里暖和多了,一个春天,一个初夏李玉姿正在大棚中拿着烧火棍拨弄炉子。弯着腰,披散的长发垂了下来,遮住她的脸,只露出尖尖的小下巴;裤子蹦紧她的屁股,股沟被勾勒的清晰诱人。

  电视开着,里面是唱歌的节目,她与玉凤对这样的节目不感兴趣,最喜欢看的是电视剧。

首节上一节28/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