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29节

  我走进来,她没听到,仍是用力将一大块煤加入炉子,但好像装不下。她正用烧火棍将里面的煤渣捅出去,清出地方,她认真的样子真的很动人。

  我走上前,接过她手中的铁棍,她抬头看到是我,才放开手,侧头一甩长发,笑道:“你来了。”

  我点点头,笑了笑,道:“这块加不进去,你就不会换一块?真是死脑筋!”

  说着把那块大煤拨了出来,另加一块小点儿的。

  其实从小事上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她就是一个死心眼的人。如果换作别人,嫁给卫强那样的人早就离婚了,可她没有,仍是死心踏地的跟卫强过日子,赚钱给他花。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呵呵,既然牛粪没有养分,我当然要滋润这朵鲜花了。

  我们都坐到沙发上,我开门见山道:“玉姿,你今晚跟我一块儿睡吧!”

  她秀白的脸腾的红了,低下了头。

  我握了握她的小手,跟着伸到她的奶子上,问道:“你愿不愿意?”

  她犹豫一下,然后轻轻点点头,仍是使劲的低着头,只能看到秀发波浪般的起伏了一下。看她像受气的小媳妇一样,我就忍不住要弄她。我隔着衣服轻轻揉捏她的奶子,“嗯?”

  我故意道。

  她又点了点头,我仍装作没看到,手上用力握住她的奶头,问道:“说呀,愿不愿意?”

  “嗯,行。”

  她低低的说,像蚊子般的声音,细白的牙咬着红嫩的嘴唇,面色绯红。

  我不再逗她,轻轻一拉她,把她拉入怀里,拨开她遮住脸的长发,对着那樱桃小嘴吻去。“嘤”的一声,她被我紧紧抱住,嘴被我的大嘴封住。我狠狠的用嘴与她柔嫩的嘴唇摩擦,舌头顶进紧闭的小嘴,无处不到的肆虐,吞吸着她的口水,她只能从鼻子中发出几声嗯嗯的呻吟,诱使我更加用力的去占有。我一手按着她的头,一手从腰间伸进去,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她的反应渐渐热烈,双手主动搂住我的脖子,像拼命一样,紧紧的,舌头与我的舌头纠缠,呻吟的声音大了起来,喘息也逐渐粗重。我将手慢慢伸到了她蹦紧的屁股上,顺着股沟向下,手指猛的插入:“哦——”

  她惊叫一声,头不由自主的后仰,离开了我的嘴,小嘴大张。我用手指在湿湿的穴里插了两下,抽了出来放在她眼前,笑道:“这湿湿的东西是什么?”

  她摇着头,羞得满面红霞,忙把眼睛移开,不去看那让她羞愧的手指。沾满手指的淫液在灯光下亮晶晶的,慢慢滴了下来,把手指送到她嘴边,道:“快,把手指给我舔干净!”

  她摇头道:“太脏了。”

  我笑道:“这是你自己身体里的东西,说什么脏!快,给我舔干净!让你尝尝是什么味道!”

  她可怜兮兮的望着我,使她本来就楚楚可怜的小脸更惹人怜爱。我狠狠瞪了她一眼,她乖乖闭上眼,伸出粉红的小舌头,轻轻用舌尖触了一下,然后抿抿嘴,竟是在尝什么味道;我感到有些想笑,把手指捅进了她的小嘴里,她嗯嗯两声,专心的舔嘴里的手指。她的小嘴舌头又滑又软,与下面的那张小嘴不相上下。

  舔了一会儿,我伸出手指,笑道:“玉姿,你先到我炕上暖暖被窝,我把这里收拾一下,再过去,嗯?”

  她点头,起身整理了一下头发与衣服,走了出去。

  我让四个炉子都烧起来,关上通气孔,这样即使炉子熄了,留下的温度也能支持到天亮。

  进了我的屋子,比外面暖和多了。李玉姿乖乖的躺在被窝里,只露出动人的小脸,明亮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我,亮晶晶的。我将门关上,三下五除二的脱下衣服,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她已经脱的一丝不挂,娇小玲珑的身子热呼呼的。我把她搂在怀里,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用膝盖顶开她光滑的大腿,把微硬的棒棒插入了湿润的小穴。她扭动了几下,哼了两下,我笑道:“我就想这样压着你睡。”

  她羞涩的说:“我会被压死的!”

  我呵呵笑,轻啄她小巧的鼻子、微?的小嘴、单眼皮,道:“那你压着我睡吧。”

  说着翻了身子,变成她趴在我身上。娇小的身子几乎感觉不到重量,就像多盖了一床棉被,当然,比盖棉被舒服多了。

  她长发垂下,落在我的胸前,痒痒的,没办法,只好侧睡了。我的胳膊让她当枕头,紧紧搂住她温软的身子,全身紧密结合,搁在那温暖的洞里的棒棒被不时的夹紧一下,最是舒服不过。

  我们难得有这么温和的时候,每次我都是狠狠的蹂躏她,让她高潮尖叫;她可能不习惯这种温柔,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我笑道:“睡吧。”

  伸手将灯关了。另一只手搭在她腰间,很快睡了过去。

  清晨醒来,怀里的李玉姿仍未醒,甜甜的睡相,让我下身坟起,顶在她的大腿上,昨晚不知什么时候滑了出来。

  我帮她理了理乱发,心中升起一股柔情。她确实长着一副让人怜爱的容貌,再加上在我面前很乖巧,让我无法不爱怜。她醒了过来,这时阳光已经射进来,一切显得那么的美好。她揉了揉眼,神志开始清楚,道:“我得起来了,你也快起来吧,棚里的炉子恐怕已经熄灭了。”

  我点点头,亲了亲她的小嘴,一起穿衣服。当然,免不了对她动手动脚,她先回家去吃饭,等我来到大棚,玉凤已经在那里,中间的炉子上放着一个锅,是给我做的早饭,她脸上仍残留着满足的娇媚。

  玉凤见我进来,白了我一眼,道:“懒蛋舍得起床了?”

  我呵呵一笑,到炉子跟前,揭开锅盖,里面是油煎的饺子,可能是昨晚剩下的。

  我紧挨着她坐到沙发里,一把搂住她,笑道:“想你想得半夜没睡着觉,这么一睡就睡过头了!”

  她轻轻动了动,找个最舒服的姿势,靠在我怀里,道:“哼哼,你会那样才怪呢,昨晚是不是忙着对付玉姿了?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清楚?”

  我嘿嘿笑了笑,大叫一声“吃饭喽”就蒙混过去了。玉凤也没再说,对狼吞虎咽的我道:“今晨李明理去找过你,说要谢谢你,请你中午到他家吃饭。”

  我皱了皱眉,沉吟了一会儿。与李名李处好关系是必要的,这个人是可用之才,但现在还用不上他;我曾想过把他介绍给九舅,当他的保镳与助手,可是九舅对玉凤的态度让我很恼火;随着我渐渐长大,越来越感觉九舅不是个能成大事的人。虽说让他抓住了机会,成为暴发户,但以他并无具备驾驭大事业的能力,近些年来更加狂妄自大。运输公司的规模扩大了,脾气也扩大了,越来越能得罪人,谁都看不上,倒是颇有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魄。他那个新老婆却是个精明的角色,恐怕比九舅还厉害,公司能有现在的规模定是她出了不少的力。

  最后还是决定去他家吃饭,要把他拉到九舅的公司,这样可以检验这个人到底怎么样,也是锻炼一下;至于九舅同不同意,我并不担心,我只要说服白玲同意就成了,我想她冲着九舅会同意的。

  这件事办得很顺利,李明理能进到九舅的公司,当然是求之不得,对我更是感激。我中午在他家吃完了饭,又骑车到了九舅家。他俩口子仍待在床上,杏儿不冷不热的接待我,在他们面前,我又一次强调,不要去查到底是谁雇人打自己,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我找了一个小伙子算是他们的保镳,这个人很能干,可以培养一下。九舅的神情明白的显示他根本没听进去,以他的性格我说了也是白说,只能祝他好运了。他们也同意接收李明理,他也说这小子是个可造之才。

  从九舅家出来,干爸家我也没去,开始在镇上大采购,猪肉、牛肉、鸡肉、羊肉还有什么猪头肉、猪蹄、猪肝、猪舌头、猪排骨,酱牛肉,烧鸡,以及一些小孩子喜欢吃的零食。思雅很喜欢吃零食,吃的时候带着一丝孩子气,像个小姑娘;还有一些别的东西,今晚用得着。我一共买了一大箱,肉食品店里的伙计见我买这么多,足够他们一天卖的,忙倒出一个大箱子帮我绑到自行车上,共花了一百多块钱,足够一般人家半年的开销了。最后没忘了买了一些葡萄酒,这种酒看着很软和,喝起来没有酒味,但后劲极大,见风倒。

  到了晚上,玉凤回家看到屋里竟有这么多东西,不住的说我太不知节约。

  我笑道:“玉凤的生日,当然要拼命的花钱。”

  玉凤定是很受感动,可能从来没有人这么重视她的生日吧,虽然嘴上再责怪我,心中说不定感动的不行了呢,我不禁暗暗欢喜。

  思雅放学回来,见到这么多零食,高兴的不停拿来拿去,拿起这包看看,再拿起那包看看,口水都快流到地下了。不停的咽着唾沫,眼睛都看花了,一点也没有人民教师的风范,也没有平时的端庄高雅。

  玉凤看着她的模样,像看着自己的女儿的母亲,思雅也就比杏儿大两、三岁,可能玉凤一直把她当成杏儿吧,所以她们能那么融洽。

  我呵呵笑,道:“今天是玉凤的生日,我们也来浪漫一把,今夜月朗风清,天气温暖,我要来个烧烤!”

  说着,拿出跟镇里饭店借的烧羊肉串的烧炉,还有一些木炭。这可是我好说歹说、半借半夺弄来的。

  玉凤笑道:“就你花样多!这么冷的冬天,在外面还不冻死人!”

首节上一节29/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