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30节

  其实今天出奇的暖和,可能是看玉凤生日,故意暖和下来?思雅兴奋的搂着玉凤,叫道:“好哇好哇,露天烧烤,美极了!”

  她毕竟是城市人,也处在喜爱幻想、喜欢浪漫的年龄,自然对这样的提议应和不迭。

  我们来到了院里,玉凤家的院子很大,也没有什么东西,很空旷,下午已经用牛车拉来了一大车的柴火,正是晚上用的。将墙角的柴火搬出一些,堆成一个小堆用草引燃,思雅笑道:“你可真能想,篝火你也能想得出来!”

  我一边用火引另一堆柴火,一边道:“我在电视上看,城市里的人总喜欢野营,开篝火晚会,咱也跟他们学习学习嘛。”

  两堆火很快燃了起来,天已经全黑了,在红通通的火光下,两女的脸出奇的美;火焰跳动,我的心也跟着跳动。她们看着烧得红光冲天的火,静静的出神。

  小狼趴在玉凤脚下,它对火有种忌惮,不敢靠得太近。

  这时,门被打得咚咚响,好像有什么急事,我忙去开门,门中站在三个人,是玉凤家旁边的一家子,叫卫青,三十来岁,有一个儿子。他们一家三口站在那里,见我出来,忙问道:“是不是着火了?用不用帮忙灭了?”

  我哭笑不得,原来把我在院子里生的篝火当成起火了,一片好心,想帮忙灭火呢。

  我忙道:“哦,不是,没事,是我自己生的火,烤点东西。”

  他百思不得其解,什么东西晚上生火在院子里烤?但没有再多说什么,领着一家子回去了。我虽然被他弄得有些扫兴,但还是要感谢他们的,毕竟他们一片好心。

  我回来,见到两女好奇的目光,只能说出来。两人咯咯笑个不停,乐坏了。

  我恨恨的骂道:“这帮家伙真是不识趣!别笑了,都把嘴巴笑掉了!”

  两人笑得更厉害。我决定不理这两个不正常的女人,开始摆上烤炉,将木炭点燃。

  “快去把肉切好,马上要开始烤了!”

  我对着仍笑成一团的两人道。

  玉凤招呼思雅进屋,让她从里面拿出三张小凳与饭桌,又将串好的肉串拿过来。我对猪肉敬谢不敏,小时候可能老妈猛给我吃肥肉,把我给吃伤了,现在一见肥肉就觉得恶心,吃点瘦肉还行,最喜欢吃羊肉了。记得以前老爸出车回来,捎几个羊肉串就能让我高兴得睡不着觉。现在,我终于逮着机会,狠狠的吃羊肉串了。想到这里,我的口水禁不住的流。

  我回屋里从玉凤身上摘下围裙,自己围上,可是构不着,带子在后面。玉凤笑着帮我从后面系上,让我转过身,轻轻掸了掸我的衣服,抚了抚肩膀,端正的看看,点点头,道:“好了!”

  就像一个温柔的妻子对将来出门的丈夫的举动。

  我心头温暖,笑道:“今晚就看好吧,一定让你过一个难忘的生日!”

  玉凤笑了笑道:“你就折腾吧,我也放开来,陪着你疯!”

  我抓住玉凤玉葱似的小手,放到嘴边亲了亲,出去忙我的烤羊肉。

  我趁着放在架上的肉正烤着,进屋把葡萄酒拿出来,拿出三个高脚杯。在农村这种杯子不常见,因为在农村一般都是喝白酒,用的是两、三钱的小酒盅,这种三两的大杯是从城市里传过来的,一般用来喝红酒、葡萄酒。

  将酒倒好,各倒了半杯,本是鲜红的酒,在火光下变成深红,微微荡漾,看着就想喝一口。

  玉凤已经将烧鸡撕好,又拿来一碗蒜泥,还有酱牛肉,猪肝被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的,摆在桌上。光这些东西老百姓家就不可能舍得吃,我深深体会到了有钱的幸福。

  我们三人都很忙碌,玉凤忙着在厨房切熟食,思雅就里里外外的端,我呢,忙着吹气让木炭更旺一点。还好是我,换成别人还不把自己给吹晕了。

  玉凤忙完了,从屋里走出来,见我仍在伸着脖子吹个不停,问道:“子兴,你就不能用蒲扇?这样还不把人累死!”

  我有些不好意思,光顾着吹了,就没想到用扇子来扇。思雅忙跑到屋里拿出蒲扇,自告奋勇的帮忙扇。

  木炭很快旺起来,羊肉开始滋滋的冒油,香气扑鼻,在院子里弥漫开来。

  思雅平时端庄秀雅,到了玉凤面前就好像又变成了孩子,边摆动蒲扇边皱着小鼻子笑道:“哇,好香,玉凤,你闻到了吗?”

  玉凤笑道:“闻到了,是挺香的。”

  我把佐料加上,开始翻转,越来越香,我的口水在嘴边直转,看颜色终于好了,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我拿起一串,顾不上烫不烫了,咬了一块,哈了哈气,吞了下去,大叫:“好吃,真是好吃!”

  两人这才各拿起一串,思雅微张小嘴,轻轻吹了吹气,咬了一小口,对盯着她看的我笑道:“不错,是挺好吃!”

  我这才满意,对玉凤道:“怎么样,好不好吃?”

  玉凤用手轻轻拭了拭自己的嘴角,说不出的优雅从容,笑道:“确实不错,挺好的。”

  我心里快活无比,又乐滋滋的开始忙活起来。这时所有能做的都做好,放在桌上,只剩烤羊肉串了。

  她们两个坐在小板凳上,靠近火堆,一手拿着酒杯,另一手拿着一串羊肉,悠然自在的看着天、烤着火、纵声谈笑,享受得要命。玉凤笑道:“我门这样可是典型的小资生活!”

  思雅咯咯笑道:“这样的日子每个人都想过,关键是有没有能力与思想。这可是生活的情趣,有的人有钱了,却失去了这种浪漫的情趣了,那他们活着可真是没趣了。有的人想这样,可是一天到晚只饱饭拼死拼活,根本没有这份心思,所以呀,这种日子不是每个人都能过的!”

  说着,仰着头,一副陶醉的模样。

  玉凤笑道:“不愧是当老师的,说得一套一套的,确实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份心思。农村的人哪有能想到这些的,就这个家伙花花肠子多!”

  我仍忙着烤羊肉串,刚开始还有滋有味的干个不停,后来见两人如此悠闲自在,心中不平,也不想干了。烤了两轮,其实也够她们吃的了,就把木炭的火弄小些,这样我就能边玩边烤了。跑到桌前,拿起一杯酒,吃些牛肉、鸡肉,跟她们聊起来。

  有两堆火在跟前,想冷也冷不起来,还被烤得浑身发热。在跳动的火光下,两个女人变得更迷人,我们坐在一起,感觉到三人的心从没有如此的亲近,好像世界就只剩下了我们三个人。她们各自说着自己的家各自的童年,敞开了心扉,有说不完的话,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天地间忽然变得很宁静,只能听到柴火劈啪的燃烧声与她们低声轻语声。我的心在这样的情景变得脆弱很多,又想起了老爸、老妈,竟然不知不觉的喝醉了。以后发生的事模模糊糊,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好像哭了,还大叫妈妈。


第五章 酒后要乱性吗?

  早晨醒来,自己正睡在玉凤的大炕上,旁边是玉凤与思雅,两人都是一丝不挂,露出雪白的肩膀;都是头发散乱,难道自己在酒醉中把她们办了?我还真记不太清了。

  看看自己,也是不着片缕,越来越像是我想像的那种情况了,可惜自己竟没有印象。原本是要把她们灌醉的,没想到先把自己灌醉了。

  我掀了掀被窝,看看下身,竟沾有一丝血迹,看来真的是把思雅上了,可惜自己是在酒醉的情况下。

  两人被我惊醒,玉凤睁开眼,思雅仍闭着眼,但眼皮跳动,睫毛微微颤抖,也是醒了。

  玉凤看着我,怒道:“昨晚你都干了什么?”

  我摇摇头,道:“干了什么?我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玉凤哼哼两声道:“你这个坏家伙,竟把我跟思雅都给……你说你混不混!”
首节上一节30/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