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32节


  没有种小麦的田地都已经耕好,松软的很,就跟玉凤家的沙发差不多,踩上去如同踩在棉花上。我伸开双臂,仰着头,大口的呼吸,大声的叫喊,心中豪情成千,这一刻,天地仿佛掌握在我的手中!

  小狼已经在抓兔子了,鼻子贴地,边走边嗅。我笑笑,把它招呼过来,不让它抓,这些年小狼抓了不少兔子,我现在对兔子肉有些腻了,那肉确实是鲜美,可是禁不住总是吃呀。猪肉还得买呢,兔肉可是免费,我想吃点荤时,就让小狼抓两只兔子回来,现在已经吃腻了。

  其实兔子很难抓的,一条狗很难抓到。兔子的变向能力极强,一个急拐就把狗甩得远远的,小狼的筋骨被我淬炼过,才能抓到它们。要抓兔子,一般得用两条狗,一左一右的追,变向后总有一条狗跟前,另一条狗被甩了之后抄近路跟过来,形成两狗夹击之势,可是很难有人能把狗驯成这样的,所以,兔子是很难弄到的。

  我看小狼闲得难受,就拿怀里的手帕包了块土块,向远处扔去。“小狼,捡回来。”

  小狼呼呼的跑过去,一个急摆尾,速度不减,张嘴将地上的手帕叼住,又呼呼的跑到我跟前,把手怕放到蹲着我的手里。

  我又连续扔了几次,看到它跑得过瘾了,才收了起来。呵呵,今晚让玉凤给洗洗吧。

  我们心满意足的回到了玉凤的家里,东西已经收拾好了,院子又恢复了整洁。

  玉凤与思雅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嗑着我昨天买的瓜子,一边谈笑,很融洽的样子。我看着心中温暖,她们这样亲热,让我省心不少。我最怕两人不和,那我夹在两人中间,定是很痛苦,还不如只要玉凤呢。

  玉凤看到我回来,起身掸了掸我的衣服,把被小狼带到身上的泥掸掉,笑道:“又跟小狼去疯了,看看你的衣服,这么脏了!”

  我嘿嘿一笑,坐到了沙发上,正坐在两人的中间,道:“你们聊什么,这么高兴?”

  思雅白了我一眼,不说话,定是仍在生气呢。玉凤笑道:“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悄悄话,你就不必知道了。”

  我忙装着咳嗽几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思雅咯咯笑了起来,看我出丑,她定是感觉很解气。

  玉凤道:“中午吃什么?食材太多,我都不知道做什么好了!”

  我望向思雅,她转头不看我,我厚着脸皮问道:“思雅想吃什么?”

  玉凤替我解围,对思雅道:“思雅,你想吃点什么?”

  思雅对玉凤笑道:“我还想吃羊肉串!”

  说完,笑了起来。

  玉凤也笑了起来,看着我。我挠了挠头,这可是个难题,拍拍手道:“好吧,既然思雅想吃,我当然要做了。好,今天中午我们就吃羊肉串!玉凤,怎么样?”

  玉凤笑道:“我当然没意见,那我们就做羊肉串。我去办置一下,你去生火,思雅就在这里坐着好好歇着!”

  最后思雅帮着玉凤,两人在厨房又开始嘀嘀咕咕个不停,我现在倒有些怀念以前的日子了,那时候玉凤是我一个人的,什么事她都围着我转,根本不必像现在这样,还得陪着小心哄她们。以前是被人伺候,现在倒伺候人了,何苦来哉!

  我心底有些恼怒,笑着陪她们吃完这顿饭后,心里更是生气。

  她们两人对我不理不睬,几天以来都是如此,我原来那个温柔体贴的好玉凤也被思雅带坏了,对我也不那么上心了。我感觉忍无可忍了,难道城市里的女子对待自己的男人是这个样子吗?她们好像根本不会伺候男人,如果换作是玉凤,她绝不会让我做饭给她吃,我忽然对娶思雅有些犹豫了。

  我忽然感觉自己与她们离得好远,玉凤那端庄的脸、温柔的笑离我好远、好远,一切都是那么脆弱,只是一个晚上就改变了。我那颗孤独敏感的心再次受到了撞击,莫名其妙的,我忽然有把这一切抛弃的冲动。我已经受过一次失去最亲近的人的痛苦,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令我心寒,不想再有一次了。我这才发觉自己对玉凤付出的感情太深,如果有一天她离我而去,我会活不下去的,我害怕那样的痛苦,想把付出的感情收回一些,以减轻将来要承受的痛苦与折磨。

  我的心情总有高低朝,有时会莫名的高兴,有时会无缘无故的忧伤,对父母的思念越来越深,只是平时刻意去压制这种思绪,但往往在不经意间会被勾起,我就会痛苦一阵。对父母的痛苦思念被那天晚上的醉酒勾起,这几天我的情绪很低落。

  我很少再去大棚,也不再去玉凤家。看见她们,我忽然感觉像是陌生人,原来有些恨,现在已经淡漠了,好像没什么感觉了。大多数的时间我都是带着小狼到南山上我父母的坟地,在坟旁静静的坐着。或者自言自语,跟老爸老妈说会儿话;或者拿书翻看;或者静下心来,用心练功。静静体会自然,阳光、风,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我仿佛回到了自己从小过的那种生活,自在而孤独,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与别人交往。小狼跟在我身边,或者满山乱跑,或者趴在我身边,我能感觉出小狼的欢快。

  自己浮躁的心安静下来,躁动的欲望被沉在了心底,竟发现自己的功力突飞猛进。一天晚上把李玉姿叫来,在操她的时候发现自己竟能用欢喜大法吞吐自如,已达随心所欲的境界,以后再也不必受那欲火无法发泄之苦了。

  后来仔细想想,可能是因为心境的原因。欢喜大法是藏密高级功法的一种,极难练成,究其原因就像我当初一样,把它当成助兴的法门,没有严肃的态度,往往用欢喜大法时,人已经沉入欲海不能自拔了。只有超脱出肉欲,保持心智的清明才能练成,而我又是无心插柳,凑巧给练成了。

  这十几天,我经历了一番神奇的脱胎换骨,气质趋向平和、宁静,不再是以前那种锋芒毕露、意气风发的模样了。

  这天晚上,天已经全黑,我跟小狼才从山上回家,发现屋里的灯光亮着。是玉凤吗?我猜测着,听呼吸的声音不是一个人,有玉凤在,还有一个人,不知道是谁了。这是我现在才有的能力,从很远的地方能听到别人呼吸的声音,从而判断出是谁。

  推开门,小狼发出呜呜的声音,这是发觉有陌生人了。

  “谁?”

  我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

  屋中的人站起来,问道:“是子兴吗?”

  咦,竟是干娘!

  “妈——你怎么来了?”

  我走到屋内,惊讶的问道。

  干娘正风姿绰约的站在玉凤旁边,见我进来,笑道:“你这个死小子,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你爸他担心你呢,让我来看看。”

  我忙把干娘让到炕上,玉凤道:“妹子,你先跟他聊着,我回家做饭,等会让子兴领着你到那边吃饭!”

  从始至终,她没有看我一眼。

  干娘起身相送,笑道:“那妹子我就不客气了。”

  干娘比玉凤小一岁。

  在灯下,漂亮的干娘细细打量我,笑道:“哟,我的子兴这几天长大了,没有了孩子气,是个男子汉了!”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妈,这么大老远的,你干嘛跑过来呢,让别人稍个信,我去看看你不就行了吗?”

  “你不说这个还好,一说我就生气。你这个死小子,这么长时间不来看我们也不说一声,我们能不担心吗?都两个集没过去了!”

  干娘气愤的道,说时还轻轻扭了扭身子,一对丰满的肉弹晃得我直眼花。

  我忙赔罪,跟她聊了起来。跟美女聊天总是聊得很愉快,尤其是我跟干娘很投缘,说话也投机,什么事能想到一块儿去,颇有知己之感。

  过了一会儿,我领她到玉凤家吃饭。玉凤跟思雅都很识大体,在干娘面前装出高兴的样子,跟她谈笑甚欢。

  其实从表面上看,我跟两女也没什么别扭,只是我不再动手动脚的,说话客气,语气淡漠。玉凤数次想跟我好好谈谈,都被我应付过去,她好像也没什么办法了,面色日渐憔悴,我看着也心疼。但自己的心好像死了,竟没有什么波动。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也能这么冷酷。

  好些日子没吃到这么好吃的饭了,玉凤的手艺仍是那么好,漂亮干娘吃得一个劲的夸赞,玉凤强颜欢笑,劝她多吃些看到我不再像以前那样狼吞虎咽,而是一口一口的慢慢吃,眼中流露出的那抹痛苦让我深深的震撼。
首节上一节32/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