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45节


  我发现东方友跟我见面之后,精神越来越健旺,像是老树发新芽了,可能是他原本死去的心又复活了吧?身上充满一股年轻人身上都很少有的朝气。

  我看天色确实已经很晚,快到十二点了,便告辞离开。街上有路灯,三个中只能亮着一个,其余的被人打破了,但并不暗。然而灯光惨淡,使人感觉出一丝冷意,再加上有几次微风像几把小小的刀子吹在脸上,确实很冷,思雅不禁缩了缩脖子。

  我叹了口气,把大衣脱下来给她披上。她定定的看着我,清澈的眼睛有些泪蒙蒙的,如笼罩在光晕里的明珠,非常动人。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了,咱们快回家吧,你妈又该说你了。」

  「嗯!」

  她使劲点了点头,装作不经意的轻轻拭了拭眼角。

  女人的泪水是最厉害的武器,今天我算是领教了,她这样故作坚强,不让我看到流泪,更能让我的心变软,本来因为生气变得坚硬的心又松了下来。

  可是,身为一个男人,有些地方是不能被触摸到的,就像是龙的逆鳞动不得。

  我跟她默默的回到了家,岳母看到我们没说什么,脸色也没有原来那么冷了,只是要我们快些睡觉。

  静静的躺在床上,我们都没有说话,没有一丝睡意。

  「子兴,我给你讲讲我的事好吗?」

  她支起身子趴到我头前问道,轻柔的头发垂到我的脸上,脖子上还散发着一丝幽香。

  我转过身子避开她的目光,叹了口气轻轻道:「不必了,明天我想回去了。」

  「什么?」

  她惊叫一声,坐了起来。

  我笑了笑,道:「我对城市的生活很不习惯,还是想回家过年。唉,真的有些想家了!」

  说着又笑了笑,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她沉默下来,呆呆地坐在那里,垂着头,长发披散,盖住她清冷动人的脸。

  我轻轻叹了口气,柔声道:「太晚了,睡吧。」

  说完,挪了挪枕头,离开她的枕头一段距离,闭上眼睡起觉来。虽然心情不平静,但多年来的禅定功夫使我能迅速恢复平静,深深入睡。

  早晨醒来,天还没亮。没办法,晚上睡得再晚,早晨仍是那个时间醒过来,已经是习惯了。睁开眼却见思雅仍是昨晚那个姿势,定定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吓一跳,忙起身凑过去。

  她红肿着眼睛,已经睡着了。呵呵,竟坐着睡着了,脸上泪痕犹在。

  我静静的注视着她。挺直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无不显示出她的冷艳逼人。

  细长的眉毛、清澈的眼睛,却显示出她的温柔。这两种极端的气质完美的糅和一起,却是那么和谐自然,这就是她迷人的地方吧。睡梦中不知梦到了什么,她秀美的眉毛轻轻蹙起,柔弱的样子惹人怜爱,可是,唉……


第二章 小别胜新婚

  我悄悄的走了出去,岳母已经起床,正在做饭。她看到我出来,道:「子兴,不再多睡一会吗?昨晚你们那么晚才睡!」

  我笑道:「不用了,伯母,我想今天回去,不好意思再打扰你们了!」

  我又把对她的称呼换了回来。

  岳母惊讶的道:「回去?你说你想回家吗?」

  我点点头道:「是啊,家里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住在这儿总是记挂着家里,心里不踏实。」

  岳母笑着说:「也是,我就这样,不能出门,一出门就挂着家里,心里难受。」

  「这两天给您添麻烦了,真的过意不去!」

  「快别这么说,有客人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你伯父一个劲的夸你的棋下得好呢!」

  她客气的道,但这种客气却带有一种拒人千里的味道。

  我道:「那好,我先出去一会儿,早饭就不回来吃了。您帮我告诉思雅一声。」

  早饭我是在东方友家里吃的,是跟他道别。顺便邀请他到我那里过年,因为他们祖孙实在很凄凉。他看着小晴那渴望的眼神,凝重的点点头。

  回到家,见到二老正坐在客厅里唉声叹气、愁眉苦脸。见到我回来,忙一把拉住正想进思雅房间的我,拉我坐下,问我跟思雅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摇摇头,道:「没什么呀,她可能是不同意我回家,所以闹点儿别扭,没事儿的。」

  岳母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一句话不说,还直抹眼泪呢。」

  岳父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同是男人,他自然能体会我现在的心情,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进了屋,思雅还是坐在那里,默默的流眼泪,身体一颤一颤,不停的抽噎。

  我的心虽然很软,可一旦做出了决定,什么也不能改变,这已经是一种信念。

  拍了拍思雅的肩膀,轻声道:「别哭了,我等会儿就去坐车,小晴爷俩跟我一块儿回去。你在家好好过年,明年早早过去就行了。」

  思雅急切的抓住我的手,红肿的双眼让她显得更柔弱动人,楚楚可怜。她问道:「子兴,不要走好吗?不要走。」

  我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思雅摇着我的手道:「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怪我以前有过男朋友?」

  我沉下脸,心中潜伏的怒气上涌,狠狠盯着她问道:「你是这么以为的吗?」

  思雅可能被我眼中的精光吓了一跳,忙低下头,两只玉手绞着衣角,哀求的道:「我们以前连手都没牵过,那只是学生时代的小孩子游戏。」

  边说边用玉手抹着眼泪,然后紧紧抓住我的手。我不知道她竟有这么大的劲,我的手腕都隐隐作疼,这个样子确实让人不能不心软。

首节上一节45/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