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6节


  她死命按住了我摸到了她奶子上的手。

  “嗯?”

  我冷冷哼道,她这才松手。

  她只穿着一件背心与一件楼子,我将它们一椿,让她从头上脱了下来,她大概已经死了心,知道反抗也无用,认命的配合我脱下自己的衣服。

  两个圆圆的大白奶子颤悠悠的露了出来,我见到它们,心中欲火更盛,将她翻了过来,这样,她很不舒服,被袋子咯着腰,羞处被完全打开,很屈辱。

  我将她抱起来,放到脱下的衣服上。

  我总有这么一种感觉,只有让女人心甘情愿的与你亲嘴,才算得到她的心。

  因此,我将她羞红的脸捧住,狠狠地亲她的小嘴,她的嘴真的很小,看着很偻人,真想吃了它。

  狠狠的吸吮着她的小嘴,将舌头伸进去搅动,乐此不疲。

  她身子越来越软,像没有骨头一样摊在地上,等她的舌头也伸过来,与我的舌头缠搅时我才离开她的嘴,去亲她的奶子。她的奶子很结实,不是太大,像桃子般,白里透红,水灵灵的,我一边吸一边揉,那软中带硬的感觉真是美妙。

  最后,我实在压不下那股欲火,忙脱下自己的裤子,将硬东西往她向里插,却发现很别扭,怎么也插不进去。与玉凤那次是我从她后面,然后一直捅个不停,只知道痛快,后来我看了从大牛那里弄来的黄书,发现自己太过简单,只是一个劲的捅,毫无技巧可言。

  现在,我又遇到难题了,越着急越是捅不进去。

  “噗哧!”

  一声笑,她见我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禁笑起来。将两条白白的大腿抬起来,搭在我的腰旁,那个洞出现在面前,我知道,她这一笑,两人的关系立竟颠倒了过来,我之前的心理优势化为流水,不是我在玩她了,于是我夹住她的大腿,将硬东西对准那个湿湿的小洞,狠狠地捅了进去,我舒服的吸了口气,又想起跟玉凤的那次,感觉都是那么好,她却皱起眉头,有此疼的样子。

  我在那里停了一会儿,尽量回想从黄书看过来的技巧,却发觉,太多花样了,都不如狠捅过瘾,于是将它们置之脑外,尽信书不如无书嘛。

  随着我的捅动,她禁不住发出巾唯呀呀的呻吟,尽管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仍从喉咙里发出声音,她脸色越来越红,红到了胸脯上,头不停的左右甩动,想摆脱什么似的。

  终于发出一声尖叫,将正在狠命捅她的我吓了一跳,她的那里不住的紧缩,将我的硬东西包紧,很舒服,又从里面喷出一股热水,我知道她是泄了,忙凝神运功,却发觉根本不必竟意运功,那股阴凉之气自然而然的流入我的丹田,驻存在那里。

  心中的欲火消了不少,但仍是很难受,于是继续捅她。她已经没有力气,只能任我捅,最后,她射了五、六次,脸色有此苍白,不住求饶,我才停止,但自己还是不大舒服,没有上次跟玉凤那样射出来,好在那股火气被她流过来的阴凉之气给镇住了,不再有那种让我发疯般的感觉。

  她的衣服湿了一大片,也只能穿上去,我一件一件的给无力的她穿,过程自然又摸又咬的,她也没力气反抗。最后,我让她每星期一次,到我那里报告思想工作,这一招我是从书记那里学来的,村里有什么人犯了错误,必须都得向他定时汇报思想。

  她又恢复刚见到我时害羞的样子,看得我又想捅她了,看看天色,只能做罢,让她坐在地里休息一下,等天黑了再回家,逼着她答应我的要求后,我才走了出去。我想每星期捅她一次也不错了,太多会让人觉察的。等我尽兴出来,天色已经晚了,我干了一个下午。

  我想,小狼可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反正现在它嘴里正叼着一只免子。

  回到家里,先是到河边去打了两捅水,给自己洗了个澡,然后到床上练功,先把那股阴凉的气炼化了。

  从禅定中醒来,天色已经放暗,太阳早已下山,秋天,太阳老爷子下班早。

  我发觉自己的内气愈加精纯,好像女子的阴气对自己的补益极大,自己这几年苦修成果,虽觉得突飞猛进,却并不如这两次与女子交合来得快,看来,阴阳相合,乃是天之正道呀。


第三章 深夜捉奸

  看了一会儿书,卫三子就跑来请我去他家,我也痛快的跟他走。

  他家住在村子的中心,沿着一条街就能走到,我们村的路还是很不错的,很好走,一条大街能从东边走到西边,这条街是李老太爷所属的街,被李家的人挖了下水道,所以不湿,别的街可就差点了,没有下水道,家家流出的废水都汇在街上,而且街是土的,所以泥泞难行,人们走起来,都得用跳跃式的,从这一块能下脚的地方跳到下一块能下脚的地方。

  东西大街有三条,南北的街就多了,没细数,有十几条吧,这几条街将村子分成了许多区域,至今沿用当初建国初期的分法,以生产队来称呼,一队,二队、三队,还有一种分法,以片来称,六七家是一个片,有片长……大家知道片警吧,这个片跟那个片差不多。例如我家,就属于三队,也属于七片。

  这时已是上灯的时候,天色渐暗,远处渐渐看不见了,家家户户的烟白上都开始冒烟,空气中带着浓浓的烟味。这是村中是最热闹的时候,忙了一整天,人们都回家了,孩子放学回来,女人做饭,男人们走出家门到大街上与人闲聊,大街上不时传来女人唤孩子的声音,要他回家做作业或吃饭,男人追着自己的儿子满街跑。农村父母教育孩子的方式是棒下出孝子,不打不成器,孩子犯了错,父亲没骂两句就开打,皮一点的孩子就不吃眼前亏,走为上策。

  这时,村里的狗也叫得特别起劲,我这时想起小狼还跟在我身后呢,看它懒洋洋的样子,好像对别的狗吠不屑一顾,我想,这时,它如果叫一声,整个村里的狗恐怕都不敢吱声了,这种事以前发生过几回。

  这个时候是我最难受的时候,看着别人家都是热热闹闹的,而我呢,孤零零一个人,没人管,好像世上多我一个似的,如果出什么事,恐怕别人也不知道吧。

  这时,我心中就会升起一股莫名的愤恨,对周围的一切产生敌意,除了小狼、大黄和那五只小羊,只有它们才是我最好的亲人。这种莫名的敌视让我想方设法,想将所有人踩在脚下。

  但过了这个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非常自由,无人干涉,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光棍一条,什么也不怕,这种生活很美好。

  所以说,我这个人是很矛盾的,此一时彼一时,我自己都摸不透自己。

  矮矮的泥房,有的没有外墙,只用荆棘围起一道墙,还能见到内屋的情景。

  这就是街两旁家家户户的样子。

  这里确实有此穷,人们除了种地之外没有别的收入,还好我们离镇里近,镇里的人就是城市人了,吃的是公粮,端的是公家的饭碗,他们舍得花钱,所以我们这此农村的人可以从他们身上赚钱,从这点上说,我们还不是最贫因的,比我们穷的地方多的是。

  李老太爷常说:“知足常乐,比起以前,我们是生活在蜂蜜里呀。”

  一路上卫三子没什么说话,他这个人就是憨厚质朴,不太会说话,就会一个劲的干活,在田里一个人抵得上两个人,他老婆张翠花家当初很穷,家中有三个孩子,都是女儿,根本养不活。

  他当时已经十一、二岁了,跟我没有父母时年纪差不多吧,可能是对张翠花有此意思,常到她家帮忙干活,最后自然如愿以偿了,没想到他却是性无能,而张翠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跟本村一个老光棍勾搭上了,我气不过,才帮了卫三子一把。

  很快到了他家,他家虽不是很富裕,却也不愁吃穿,他很能干,房子比周围邻居都要好,一个女人站在家门口,丰满的身子,圆圆的脸,不是很漂亮,却有股妩媚的味道,我倒觉得那个老光棍还有点本事,竟能把她勾引到床上,我现在已不是什么也不懂的愣头青了,她这个样子在床上一定很有味道。

  看到我们,她招了招手,虽说相隔还远,我已经能够看清。她穿着花楼,围着围裙,鼓胀胀的胸部随着招手抖动不已,屁股由于正面看不清,但我猜测,一定不小。

  卫三子突然说道:“徐叔,到了!”

  我正看得入神,被他吓一跳,忙提神,点点头。

  女人迎了上来,见着我就热情地道:“徐叔,你来了!”

  这句话在农村是一句问候语,有很多意思蕴含其中,就像碰面时问候“吃饭了”一样。

  我点点头,对她虽无好感,但不能表现出来,喜怒不形于色,这也是我学得的小手段。

  越是讨厌一个人,越要对他客气、热情,降低他对你的防范之心,以便自己去对付他。

  在她热情招呼下,我进了她家里,屋里收拾的很干净,虽说有此简陋,但也算是不错的了。屋子不小,妩很大,差不多能睡四、五个人,将屋子的面积都占去了,卫三子让我坐到妩上,妩上已经摆上了桌子,我盘膝坐下,呵,杭还是热乎的,看样子是为我来而特意暖的。

首节上一节6/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