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63节

  她抬起头来,深有感触的应声。

  我轻轻一笑,道:「作为舅舅的外甥,我有责任照顾好你,舅舅他临去前嘱咐我好好照顾你,现在这样,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点点头,忽然顿住,脸蓦地升上两朵红云。想必听出我了话中的暧昧。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将头转开,躲开我的眼神。

  室内又沉默下来,风仍在怒号呼啸,我能听到雪落到地上发出的声音,动与静,仿佛蕴含着天地间的奥妙。

  我任由她站在那里低头沉思,只是仔细的看她迷人的脸。杏眼桃腮,樱桃小口,挺直的鼻子,是看似柔弱内心坚强的女人。

  「很晚了,睡觉吧!」

  看到她一直站在那里低头想心事,没完没了的样子,我催促了一句。

  「啊,嗯,你先睡吧!」

  她轻声道,不敢看我的眼睛。

  「呵呵,我们一起睡吧,你晚上不害怕吗?」

  说完,不容她反应,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在她的惊叫声中,进入了她的卧室。

  她挣扎了两下,看到我的决心,就不再挣扎,认命了似的趴在我的肩膀上。在这样的一个夜里,留着一个男人,她想必已经有了一定的觉悟了吧,娇弱的她在强壮的我面前,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把她轻轻放到床上,床是柔软的席梦思,让我想起了思雅家的床,这张床与思雅家里的床一样绵软。

  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神情羞涩,我一下扑了上去,趴到她身上,去啃她鲜嫩的脸蛋,然后到诱人的小嘴,亲嘴是最有自豪感的事情,仿佛她的心像嘴一样打开,让我任意的入侵。

  手摸进衣服里,由轻到重,仔细的抚摸着每一寸,感觉着她细腻的皮肤与湿软的体温。

  没有光,我仍能看到她的眼睛不停颤抖,随之打开,黑暗中,她看不到我,渐渐放开手脚,浑身更加敏感,气息逐渐粗重,随着我的手轻重缓重,像是在歌唱。

  「嗯——啊!唔……嗯——」

  我感觉自己像在演奏一般,手指拨动,让她发出婉转悠扬的呻吟,嗓音清亮,非常悦耳。

  自己先脱光衣服,再把她剥光,她像一具大白羊一般躺在那里,闭着眼睛,我的眼睛无视黑暗,能看清她两腮像涂抹了胭脂一般的绯红。

  轻柔而紧定的抓住她光滑的大腿,慢慢分开,将下面的东西抵到她的洞前,轻轻挤了进去,最后用力一捅,她发出一声尖叫,随即戛然而止,我轻轻的提,慢慢的插。窗外已经停风,刚才的狂风暴雪仿佛不曾出现,月亮又现了出来,将天地洒上一层银光,洁净安静。

  她的呻吟慢慢响起,随着我的轻重不一,断断续续,我努力的克制自己狂风暴雨的冲动,将欲火一丝一丝的释放,温柔而坚硬的在她身体里抽插。我仿佛能感觉到她身体深处传来一股股阴凉之气,透过我的鸡巴传到我的脐轮,将我熊熊的欲火减弱。

  「嗯,嗯,啊,啊——」

  轻轻的呻吟,轻轻的扭动,轻闭双目,柔嫩的双手紧紧抓住的我胳膊,我的两只手正任情的揉搓着她两个丰满坚挺奶子,仔细感受着她下面小穴的温润柔软。

  「啊,啊——」

  她一边呻吟,身体渐渐迎合,很用力的迎着我的冲击,汁水越来越多,不断的向外涌,她的小穴仿佛不让我离开,每次拔出时,都有一股吸力,像是拔红酒的软木塞一般,发出滋的声响,嫩嫩的红肉被我的鸡巴带出,向外翻,煞是好看。

  我的节奏逐渐加快,她的喘息越来越粗,「嗯,嗯,啊,啊,轻——点,啊——完了,啊——不行了,啊……啊……快,啊……不要……」

  她的话有些语无伦次,仿佛是在哭泣,身体时绷时松,两手用力的抓着我的胳膊。

  我知道她快不行了,抽插的越加用力,速度越来越快,「啊……」

  一声悲鸣,她开始痉挛颤抖,紧紧的抱住我,随即放开,瘫软在床上,小腹仍无意识的阵阵颤抖,小穴里不停的吸吮蠕动,让我极为舒服。

  我没有再弄她,只是轻轻的帮她擦了擦身子,搂在怀里,温柔的给她理了理头发。

  「睡吧!」

  我将她的头放到自己肩膀上,亲了亲她温润的额头,轻声说道。

  她搂着我,微笑着闭上双眼,恬静娇弱,让人爱怜。

  相信她今晚一定有一个好梦。

【《春光无限好》第三集完】


第四集


【简介】
  当运气要来,拦也拦不住!

农村少年徐子兴因一次偶发的善心,意外获得老喇嘛传授秘法,少年变得不再平凡:父母骤逝后,清贫的他沉醉练功、不问世事,闲云野鹤的生活倒也惬意。但当徐子兴再发善心,救下差点被人强 奸的美艳少妇时,在他内心中作恶的欲望之门竟因此开启了?   

想要成为人上之人、想要占得美中之美!徐子兴的发达之路,会如他自己计画那般顺利吗?


第一章 禽兄兽弟

  上回来张麻子家的时候,只在门口待了一会儿就回来,那晚还藉着酒劲上了白玲。当时我还记得张家别墅挺干净的,没想到第二次来,走进门一看,仿佛世界大战来袭!

  桌椅和沙发上,破盘子、碎碟子、剩菜残汤洒遍整个大厅,混合着浓重的酒味,还有散发着腐酸臭的呕吐物,令我这铁打的汉子也忍不住胃里一阵翻腾。可这恶心的场面,张麻子老婆却见怪不怪,对我说:「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她领我上了二楼,指着一间更衣室让我进去换衣服。但我原先那套衣服却不见了,只有一套干净清爽的男人衣服!看来这一定是张麻子的。我也不觉得奇怪,穿着衣服时却想:张麻子看来一定是喝醉了发酒疯,疯言疯语的刺激他老婆,否则谁会干出自杀这种傻事来?

  我下楼时,看到女人正在打扫大厅。看着这样一名温柔美丽、贤良淑德的良家妇女,谁能想到不久前她还寻死觅活的要自杀呢?女人的动作很俐落,一会儿工夫就把大厅打扫干净。看着她,我想起了玉凤,她就跟玉凤一样的能干。唉,这张麻子修的是哪辈子的福气,竟然娶到这么好的媳妇,莫非真是他抢来的不成?

  女人打开屋里的窗户,北风一吹,屋里难闻的气味一扫而空。她又帮我泡了杯热腾腾的好茶。品着茶,我不由自主地拿她跟白玲比较起来。

  白玲是新时代女性,如今手里掌管着镇上最大的运输公司,在外头算是女强人;张麻子老婆显然跟白玲不是同一种类型的女人,她是家庭主妇,中华传统的良家妇女,谨守着男主外、女主内的千古至理。

  她们两个人在自己的「本职」工作上干得都相当出色,可惜她们都是苦命人。白玲刚怀孕就被人打到流产,没多久又死了老公。虽然遭受如此重大的打击,她依然将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张麻子老婆贤良淑德,可惜所嫁非人,看样子她也没生小孩,今天张麻子一发酒疯,竟然把她逼到跳河自杀的地步,想必平时受够张麻子的欺压了。

  如此两名美貌与品德俱全的好女人,为何落到如此田地呢?我心中不免生出一股怜香惜玉之心,对正在忙活的女人道:「你也累了,别干活了,坐下来休息吧。」

首节上一节63/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