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64节

  女人不说话,只是埋头苦干。她穿着围裙,弯着腰,拿着拖把将瓷砖地板擦得光可鉴人。随着她的动作,丰满的乳房在她的胸前不停地晃动,当她背对我时,大大的屁股正对着我,因为弯腰的缘故更显挺翘。我心中一动,放下茶杯,走到她身后,一把抱住她丰满的大屁股,坚硬物已经极为巧妙地插进她那两片臀肉之中。

  「啊!你、你干什么?」女人猛地回过神来,拖把也扔了,转过头用手死命地拉扯我抱着她腰部的大手。

  「不干什么,只想跟你说说话。你又不理我,那我只好动手了。」我霸道地说。

  女人一下子放软,哀求道:「求求你,放开我吧。要说话我陪你说话就是了。这样子……不好……」女人哀切地向我告饶。我见好就收,拉着她上楼,打开主卧室的大门,把她丢在床上。女人惊恐得俏脸煞白道:「你、你想干什么?」她以为眼前的男人想强奸她,能不害怕吗?

  我邪恶地笑着说:「你受了风寒,应该躺到床上好好休息!」我这句话算是多余的了,女人早已拿被子把自己曼妙的身躯掩盖在被子下面。对于女人来说,被窝就是她们安全的港湾!

  我找了张椅子离她远远的坐着,说道:「你不用怕,我没有恶意,只想向你打听点事情。」

  女人看到我坐得远,神色略有放松,点点头说:「你问吧,问完了请你尽快离开!」

  我笑道:「哦,你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女人脸色古怪,似悲似怨,眼眶一红又要落泪。我心中突生烦躁之感,贾宝玉没说错,女人真是水做的。我看她又要哭,忙进入主题问:「你叫什么?」

  「魏婉。」

  「你跟张麻子是怎么认识的?我很怀疑,张麻子这种人怎么娶得到你这么漂亮的媳妇,你不会是他抢来的吧?」我问出心中存在已久的疑惑,没想到魏婉却不作声,低着头默默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知道她心里挣扎,这种事毕竟属于个人隐私。

  良久,当我微感不耐的时候,魏婉长叹了口气,说:「这件事已经藏在我心里十年了,我从来没有对人提起,就连我的父母也不知道。反正我是了无生趣了,看在你救我命的分上,我就告诉你好了。」

  接着,她娓娓道来:

  「十年前,我十八岁。老人们都说,女大十八变,愈变愈漂亮。小时候我长得并不出众,等我高中毕业,也就是十八岁那年,不知道为什么一夕之间竟然变漂亮了。当时家里正在给我找婆家,经媒人婆一阵吹嘘,把我捧成百里挑一的美人儿。

  「我家住在春江村,当时村妇联正在办一个联欢会,村里只有我学过几天跳舞,就把我拉过去充数。后来我才知道,是村书记想巴结当时的镇长张天森,特意举行一个联欢会。张天森就是张天林的哥哥。咱们春水镇离县城远,天高皇帝远,在咱们这个镇上,他就是土皇帝。

  「联欢会上,张天森就对我不怀好意,那双看我的眼睛直勾勾的,把我心里看得直发毛。我隐约觉得情况有些不妙,预感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果然,不幸被我猜中,正是那一晚改变我的一生……

  「联欢会后,村书记把我拉到一边,说要我好好陪镇长喝酒。我当时很天真,没想那么复杂,就在一个包厢里陪张天森喝酒。可是没想到张天森堂堂一镇之长,竟然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来。他仗着酒劲,竟然把我给……把我给……

  (说到这里,魏婉号啕大哭,好一阵才哽咽着继续说下去。)

  「张天森当时三十岁,家里已经有了老婆、孩子。他要我做他的情妇,我抵死不从。他有个弟弟,就是张天林。张天林当时是镇上出了名的混混,仗着哥哥是镇长,在镇上胡作非为,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因此虽然张天林有个做镇长的哥哥,却没有好人家肯把女儿嫁给他。

  「张天森为了达到长期占有我的目的,竟然安排他弟弟娶我。当时我自认为已经是残花败柳之身,破了身嫁给别人只怕会被人骂死。所以心灰意冷之下嫁给张天林这个禽兽。张天林没什么头脑,对张天森的话唯命是从。新婚夜那晚我本以为从此可以逃出张天森的魔掌,没想到……没想到张家这两个败类竟然……竟然把我……轮奸了……呜呜呜……

  (我听得咬牙切齿、怒火中烧。我万万想不到在我们这样一个文明国家,竟然还存在这么黑暗、惨无人陆的人间悲剧。)

  「从那以后,这两个禽兽根本不把我当人看,每次都是两个人一起在我身上发泄他们的兽欲。我想过逃跑,甚至也想过要自杀,还曾想去公安局告他们。可是张天森威胁我,要是把这事传出去,他就派人把我父母活活打死。我父母原是知识分子,因为祖父曾是国民党政府的一个文书,后来父母被打成黑五类,下放到我们村里当支青。

  「小时候我常常看到村里人,把我父母亲押着游街批斗,为此他们吃尽苦头!可他们有什么错?难道一个人可以选择生他养他的父母吗?我父母亲很坚强,虽然我是他们的女儿,却没有因为黑五类的身分让我吃苦,还供我上高中,考大学时也是因为黑五类的身分,满分五百分的卷子,变成四百五十多分。可他们……他们……

  「我知道,你会问我为什么不去反抗。可反抗有用吗?在政府的眼里,我们就是黑五类,我们的人权没有任何保证,更何况我的仇人是一镇之长!我害怕他报复我的父母,我不能让他这么做!我可以忍,吃多少苦、受多少罪我都可以忍!我只要我的父母平平安安地安享晚年。我不想看到受了一辈子罪的他们,还要为我伤心流泪……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片悲哀。我是农民出身,不知道黑五类的苦,魏婉说的游街批斗的事不只是他们春江村才有。小时候,我们春水村也发生过这样的事,但我那时候年纪太小,只以为有热闹可看。依稀记得会有一个人跪在高台上,背上插一根木板,低着头被人批斗。臭鸡蛋、烂菜叶,甚至是粪便都可能会往被批斗的人身上泼!身为孤儿的我最能了解她对父母亲的爱,她的话打动了我。此时我觉得鼻子酸酸的,眼泪不自觉的随着她的叙述流下来。)

  「今年,二老终于走了。医生说他们旧伤未愈,伤势复发而死。虽然他们苦了一辈子,但在最后十年里过的是幸福的日子。我求张天林帮爹娘盖间新房,求张天森给爹娘安排个村小学老师的工作。每天,爹和娘都开开心心地教育着当年向他们泼粪便的后代,教他们识字,教他们怎么做人。在这十年间,他们桃李满天下,不少人现在已经是大学生了。

  「七九年,也就是五年前,张天森荣升县长。原本我们村的黑心书记成了现在的镇长,还娶了张天森的妹妹,也就是张天林的姐姐,现任的镇长秘书。张天林透过哥哥当县长的关系,拉拢一伙痞子搞了间运输公司。我知道你一定是为了正峰运输公司李正峰经理的事来的吧?」

  我点点头,没想到我竟然看走眼了,在温柔外表下的她,竟然是这样坚强聪明的人。十年的委曲求全,为的是报答父母养育之恩,这份孝心足以感天动地了。

  魏婉凄惨的微笑一下,玉手拨了拨耳间的秀发,又道:「张家这两个禽兽,这些年干了不少丧尽天良的坏事,虽然我不知道李正峰到底是被谁撞死的,但我想一定与张天林这个恶棍脱不了关系。」

  我微感失望,原以为魏婉知道这件事,又不甘心地问:「白玲在街上被人殴打导致流产的事,是不是张天林找人做的?」

  魏婉肯定地点点头道:「这事我知道,我还记得有一天张天林喝醉了,把这件事说出来炫耀呢。」我大怒道:「果然是这个老小子干的!」

  魏婉冷漠的眼神扫在我身上。并道:「好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我想你也没什么好问的了吧?那就请你走吧。」

  我哪里会走,听她这半死不活的语气,聋子也听得出她话里的求死之心。我不甘心地说:「现在你已经毫无顾忌了,难道你就不想报仇血恨吗?」

  「报仇?哼哼!」魏婉冷笑道:「现在这个社会,没权没势找谁去报仇?难道找公安局?」

  我知道张氏兄弟在春水县里一手遮天,遂道:「难道你没想过上访、写匿名信什么的?」

  魏婉凄凉地笑道:「上访?写信?呵呵,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年没出过春水镇了?十年啊,整整十年啊,我没有离开过春水镇一步。写信?邮局里的人不敢收我的信;想坐车离开春水镇,但没有司机敢载我!每次我做的这些事都会被他们两兄弟知道,换回来的只是更大的污辱!我已经死心了,你就让我安静地离开这个世界吧。在这个世界里我没有任何留念,我只想下去找我的爹娘!」

  想不到小小一个县长竟然有如此大的权力,以前我对官场上的事关注得不多,顶多跟干爹范叔吹吹嘴皮子,哪里想到官场上如此黑暗?与魏婉相比,我那点悲伤的童年往事确实不值得一提!

  魏婉忍辱偷生十年,为的是让父母能够安享晚年。而我呢?总是自悲自怜,怨天尤人。我已经十五岁了,再过几天,过年就是十六岁了。听完魏婉的叙述,我才突然发现以前的自己是多么幼稚。地震这种事情,谁也料不准它什么时候会来。命运安排父母离我而去,确实带给我巨大的痛苦,但我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如今算是事业小有成就,还有了家庭!家里还有几个女人在等着我,她们跟着我,我就必须负起身为男人的责任!

  这一刻,我突然想明白了。生活中的磨难都得靠自己去度过,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战斗不止,奋斗不息,这才是男子汉所应当为!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对于张天森与张天林这两个人类中的害群之马来说,应该让他们立刻遭到报应,不然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遭受他们的迫害。

  我对魏婉说:「我有办法帮你报仇!」

  魏婉抬起绝望的眼睛,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轻轻一笑道:「你不用安慰我了,虽然我听说你武艺高强,但这个社会不是能打就行了!千万别去做傻事!你年轻有为,前途无量,我不想毁了你!」

  我咬牙道:「我徐子兴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对于胆敢伤害我亲人的人来说,我会以十倍报之。不管怎么说,我已经认定我九舅就是被张天林害死的,这个仇,我一定要报!我要叫他们倾家荡产、身败名裂、坐牢等死!」说着,我目中凶光暴起,把魏婉吓得脸色苍白。

  我不好意思对她说:「抱歉,吓着你了吧。」魏婉拍拍丰满的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可爱样子,说道:「刚才你可吓人了,我从来没见过眼睛会放光的人。」

  「我想你也听说过我的本事,怎么样?咱们两个人合作,共同报仇如何?」真要对付张氏兄弟,其实根本不需要她帮忙,我这样说不过是给魏婉一个活下去的理由。人一旦失去活下去的目标,常常会选择自杀来结束这一切!我不能让她重蹈覆辙!

  忍辱负重十多年,对魏婉来说,父母去世后便再也无所顾忌了。她原以为自己形单影只,而且一个弱女子要报仇也无望,又在张天林刺激下,才逼不得已想自杀以逃避无尽的苦难。现在有人帮她了,还是名武艺高强的男人,听说这名男人也很有本事,跟税务局和派出所都有关系。他年纪轻轻,前途不可限量,也许能在他的帮助下报仇。想到这里,魏婉终于点头道:「好,你说吧,要我做什么?」

  我问:「张天林今天为什么发酒疯打你?」

  魏婉脸一红,妩媚脸上水汪汪的一双眼睛特别勾魂。她轻轻的说:「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床上他……他突然不行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哈哈大笑道:「报应!报应!」我没有告诉魏婉真相,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我相信魏婉不会出卖我,但是小心驶得万年船,成大事者首先得守住自己心底的秘密。如果让人知道我能破坏男人的那个功能,还能指望谁跟我做朋友啊?

  我又问了一些有关张天林的事情,魏婉也一一回答。

首节上一节64/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