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65节

  「哦,那他哥哥张天森现在还来找你吗?」

  「张天森自从当了县长以后收敛多了,在县里包了个二奶,一年回春水镇不到几次,都是张天林三天两头的去找他。」

  我点点头,看来策划报仇的事不是三两天就能搞定的,得从长计议。和魏婉说了半天话,她的情绪已经稳定,在我的开导下渐渐萌生活下去的希望。正聊着,我的肚子相当不雅地在美女面前闹起革命。魏婉微微一笑,道:「你还没吃饭吧?」又抬头看看墙上的钟,道:「都两点了。瞧我这记性,来,你稍等片刻,我这就去烧菜!」

  我也不客气,乐得看着她忙来忙去,跟着走到厨房,魏婉已经在炒菜了。她忙碌的背影像极了玉凤,有时候我总有种错觉,仿佛在我面前烧菜做饭的不是魏婉,而是我深爱的人——玉凤!

  想起玉凤我心中又是一片火热,一日不见她如隔三秋。在饭桌上又好好安慰魏婉一阵,才匆忙地往回走。

  来到正峰运输公司跟白玲打了声招呼,她正忙得不可开交,没时间理我。年底到了,公司的事情不少。

  我又来到干爹家,干爹与干娘热情地邀我吃完晚饭再回去。可我今天分别两度被朱倩、魏婉挑起旺盛的欲火,急着赶回去处理后续。干爹与干娘拦不住,只好放我离开。等帮大黄架上牛车,吆喝一声就走。

  漂亮干娘冲着我的背影喊:「小兴,路上小心点!」

  我转身朝她挥挥手,喊:「干娘,回去吧,外头风大,我会小心的!」

  干爹家两口子对我确实不错,尤其是干娘对我关怀备至,给我一种母亲的感觉。她站在家门口看着我驾车缓缓离去,直到她再也看不到我,才转身回家去。

  大黄还是慢悠悠地不受天气的影响,嘴里热气喷得很远,将雪花吹散。经过我气功锻骨的大黄与众不同,气息悠长有力,它喷出的热气比别的牛还要远,也有力得多,简直是一个怪物。但现在我没时间让它慢悠悠的走,下半身的肉棒顶得老高,我都怀疑是不是练功出了偏差,今天的欲望怎会如此强烈?

  「大黄,跑快点!」大黄仿佛能听懂我的话,撒开四个脚蹄子飞奔起来。虽然山路不好走,牛车也很抖,但速度快了不少。大黄的气息悠长,像个武林高手,这一奔就是几十里地。我从没想过牛也能像马一样跑个不停,今天的大黄令我对它刮目相看。

  回到家时,天已经彻底黑了。看着春水村的万家灯火,我来不及感叹,匆匆地推开玉凤家的门。本以为大家都在,没想到只看到玉凤一个人。

  「回来啦?快来,给你擦擦!」玉凤拿起毛巾为我拍掉身上的灰尘,又拿另一条毛巾擦我头发上的露水。

  我享受她的服务,问:「宋思雅和杏儿她们呢?」

  「她们两个吃过晚饭就去学校了,你也不早点回来,饭菜都凉了,我去帮你热热。」说着她就要去厨房忙活。杏儿不在正好,我还担心有她打扰,会成不了自己的好事呢。看着玉凤一扭一扭的大屁股,再也压不住心中狂升暴涨的欲火,从后面一把抱住她,下身死死地抵在她的大屁股上。

  「唉,你干嘛呢?又发疯了,还不快把我放了。」玉凤愈是挣扎,我愈是兴奋。「我不饿,可我的兄弟可饿坏了,咱们就先来喂饱他吧。」

  我狠狠地将玉凤丢在铺着厚厚被褥的火炕上,迫不及待地扑上去脱她的衣服。佳人在怀,软玉温香,玉凤措手不及被我脱去外衣,露出大半雪白的酥胸。

  「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么猴急?」玉凤怨道。我小腹处仿佛有股烈火在烧,额上豆大般的汗珠滚滚而下,道:「玉凤,快,快给我,我忍不住了!」

  她也看出我不对劲,想起和我的第一次,当时的情景仿佛又重现在眼前。玉凤伸出玉手轻轻地抚摸我高昂的肉棒,另一只手飞快地解下自己的裤子。修长白腻的玉腿在昏黄的灯光下若隐若现,她成熟丰满的身体透出万般风情。

  我色醉神迷,双手竟然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胸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我只觉得浑身充满爆炸性的力量,一丝邪恶意念开始吞噬我的意识。干她,干她,我要干死她。

  玉凤幽怨的看了我一眼,虽无声,但仿佛在责怪我太过粗鲁。雪白的双腿抬起,轻轻摩挲着白玉般的小腿肚,鲜红香舌微微吐出点舌尖,舔着唇角。晶莹雪白的肌肤透出一种健康的粉红色,教人找不到任何瑕疵。

  肌肤滑若凝脂,摸上去舒服得很。玉凤微微向上抬头,露出雪白的喉部,配合着衣襟敞开而裸露出的大片胸部,把女性身体的美感发挥到极致。

  我双目一片赤红,完全忘了自己身处何地,两只大手只知道从上而下抚摸她的肌肤。随着逐渐向上攀爬,玉凤的呻吟声也由小到大。衣襟完全敞开了,一对腻滑圆润丰满、高挺的美乳弹跳出来,促使我不顾一切的伸出手去抚摸。我狠狠地揉搓着,想捏死她……

  光润的肌肤极其滑腻,摸上去好像是水做的。玉凤的皮肤愈来愈好了,像年轻的小姑娘,宋思雅的皮肤都没她的好,害得宋思雅老在我耳边唠叨,总问我是不是藏私,给玉凤用了什么高级的护肤品。随着我的大手在高挺的乳房来回抚摸、揉搓,玉凤那对洁白的乳房随着呼吸而剧烈地摇晃起来。

  臀波乳浪,晃得我眼花缭乱。我不是没有过女人,但玉凤却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每个男人对他的第一次总是记忆犹新,现在的我就想起和玉凤在玉米田里的第一次。

  两条修长白腻的大腿突然盘上我的后背,我不由自主且心甘情愿的整个人压在她动人而充满诱惑力的胴体上。拨开她故意拦着我的纤细手腕,抓住她丰满坚挺的乳房,大力揉了起来,弄得她柔软的乳房不断变形,而另一只手则在柔润的腰腹之间四处抚弄。

  玉凤满面红晕,俏脸上红得好似要滴出血来,她娇声喘道:「兴,你、你快点来吧……」我狠狠地吻上玉凤的颈子,舌尖巧妙地吞吐,轻点玉凤颈后白皙晕红的皮肤,嘴唇微微触过,那麻痒的感觉令玉凤浑身酥软,心中一阵悸动。

  玉凤喉间发出几声娇腻的声音,羞得满脸发烫。我突然张嘴咬住她的耳垂,玉凤顿时被逗弄得浑身颤抖,「啊……啊……」的嘤咛起来,声音微带颤抖。

  感受到男性的雄伟,玉凤只觉阵阵酥麻。我粗暴的把玉凤的身体扳过来,那对高耸入云的傲人双峰马上映入我的眼帘。雪白丰满的大奶子随着她的呼吸在美好的酥胸上颤巍巍的抖动,上面两颗樱红的乳头好似鲜艳夺目的红宝石。

  我见状早已忍不住用手指拨一下那饱满的乳头,玉凤轻呼一声,身子不禁为之颤抖。我两手成圆自玉凤的乳房下方向上抚摸,乳房在我的手掌下卖力地弹跳着、雀跃着,时而被拉长、时而被压扁,引得她一阵娇呼。

  尽管已看过无数次,我依旧看得是两眼发直、下体发胀,低头向她的嘴唇吻去,舌头很快便窜进她的口中,肆意翻搅。玉凤那滑腻腻的丁香小舌也主动伸出来,被我好一阵吸吮,香津暗渡,两条舌头不停的在一起缠绕翻卷。

  玉凤的琼鼻轻微的翕动,不时发出醉人柔腻的哼声,凤眼中射出迷离的艳光,一双白玉莲臂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春葱玉指轻轻刮着我背后的脊椎。我双手穿过玉凤腋下,绕过她那不堪一握的腰身,两臂微一用力,就那么把她贴身抱了起来,痛吻着她。

  她两腿盘起紧紧箍住我结实的腰身,上半身和我的胸膛贴在一起,让我坚实的肌肉挤压着丰挺圆滑的乳房,酥麻的感觉顿时由此传遍全身。她满面潮红,浑身酸软无力,如棉花般依偎在我的怀中。「啊……」当我的嘴离开玉凤的樱唇,她发出一声娇吟,轻不可闻。

  我微微挺起上身,盯着玉凤洁白娇嫩的肌肤上那又挺又圆、不断弹跳的诱人双乳,那对乳房无比骄傲的挺立着,并随着她那带喘的呼吸,微微的跃动着。

  我的手指从玉凤的膝盖向上,划过她光滑如玉的大腿,稍稍用力就将她的双腿分开。双手托住玉凤的柳腰,也没细看,提气凝力,坐马沉腰,挥起巨大的肉棒狠狠地顶了进去……

  玉凤痛呼一声:「哎哟,错啦,又插错啦……」

  我大汗,同样一次错误竟然连犯两次。想起和玉凤的第一次,至今我还颇感惭愧呢。现在我可不是初哥了,玉凤的后门我也走过,眼看肉棒都快要撑爆了,哪还管插对插错。「玉凤,我受不了啦,插错就插错,你忍忍吧。」

  说完,我抓着玉凤丰满的屁股,一收一挺的操起来,玉凤也一前一后的挺动着大屁股来迎合大肉棒的抽插。

  「哦……喔……」玉凤体内的欲火完全被勾引出来,如饥似渴的迎合着我的抽动。「哦……子兴……你……慢点……哦哦……」

  「玉凤,我爱你,真的好爱你,我太爱你了。」我语无伦次地说着,兴奋的不能自己。熊熊燃烧的欲火已经烧去理智,只剩下人类最原始的本能在动作。

  「玉凤,我要肏你,我要肏死你的小屄。」

  「嗯……哦……哦……我……啊!啊……子兴……别说了,太……太下流了……哦……」

  「玉凤……跟你做爱真是太美妙了……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

  「嗯哦……我好幸福……好快乐……啊……子兴……肏死我吧……啊……」


第二章 朋友妻,不可欺

  几度云雨后,玉凤在一声高亢的尖叫声中,兴奋得晕过去。虽然我很怜惜她,可今晚的欲火旺盛,让我一次又一次地将她送上高潮,可那股欲火却总是压在我心头挥之不去。我试图透过吸纳玉凤的阴元来降低腹中的欲火,但她那点阴元犹如杯水车薪,根本无济于事。

  我知道,搞不好是我练的欢喜大法气功出了偏差。气功出偏差可大可小,像今晚这种问题我还是第一次遇到。玉凤再也不堪征伐,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害了她性命。玉凤是我最爱的女人,如果因为自己而使她丧命,我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

  从玉凤赤裸的娇躯上爬下来,我盘坐而起,猛运清心诀。清心诀是平心静气、克制狂躁的最好方法。但今天清心诀却没有往日的功效,狂烈的欲火一浪接一浪冲击着我的理智,几次都差点被它击垮。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万一我守不住心头一点清明,那会害了玉凤。

  李玉姿不是在菜棚里值夜班吗?对了,就去找她吧。我急忙穿起衣服,给玉凤盖上被子后,两条腿疾若奔马,冲出门朝菜棚飞奔而去。
首节上一节65/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