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67节


  张翠花虽然大胆,但神智并没有迷失,她正吸吮得欢快,突然粗长的肉棒猛地一胀,硬生生地长大了一些,顶进了她的咽喉深处!

  「唔唔……」她瞪大了双眼,一副喘不过气来的样子。接着,她的头猛一后仰,新鲜的空气很快使她喘过气来。

  「当!」

  门口传来金属脸盆的落地声,我扭头一看,却见李玉姿面色绯红,面露惊色的站在门口,双手捂着自己的小嘴,手足无措地看着沙发上的两条肉虫,脚下还有一个滴溜溜打着转儿的金属脸盆……

  李玉姿本就是村里出名的美人,一张瓜子脸、一对单眼皮、一张樱桃小嘴,楚楚动人,总让我有种想尽情欺负她的想法。

  刚从外面进来,脸颊和小巧的鼻子被冻得红通通的,戴着毛线手套,捂着小嘴,白里透红的脸颊整个红了起来,如同涂抹一层胭脂,仿佛傻了一般地看着我们。

  这一幕似曾相识。哦,对了,有一回她也像今晚一样,撞见我和玉凤的好事!难道说冥冥中自有定数?怎么老被她撞见我跟别的女人的好事?

  欢喜大法第二层刚练成,我的心情极好,霸道地命令道:「进来吧,把门关上!」

  李玉姿本身带有奴性,听话地把菜棚的门关紧,扭捏地走回来。

  我面不改色,张翠花却慌了,她可是有夫之妇,却被人撞见自己偷汉子,急得她拿起破碎的衣服就往身上遮掩,我却将她抱起,往沙发上一丢,在她反应过来之前,肉棒又准又快地插进了她的小穴。

  「啊!求求你,徐叔,放了我吧。」张翠花惊恐无比。

  我捏着她的大奶子,继续抽插:「怕什么,你又不是没被人撞见过。」

  「不行,玉姿她……」

  我无所谓地笑了笑道:「也罢,就饶过你这回吧。」说完,一弓身,将肉棒从深穴中拔了出来。肉体交合处却发出「啵」的一声响,这让张翠花这淫妇很羞涩,忙夹紧自己雪白的大腿,伸手就拿起衣物想穿上。我一把将她的破碎衣服扔到一边,霸道地说:「不许穿!」

  张翠花可怜兮兮地看着我,却没想到见到了更为震惊的一幕。

  「还不快点过来?磨蹭什么呢?」我朝李玉姿吼道,下身的兄弟正向她点头致敬呢。李玉姿看到热气腾腾的小兄弟,吓得「啊」的一声惊叫,忙转过身去。我邪邪一笑,懒懒的道:「你就不要害羞了,又不是没见过,快点过来吧!」

  她手足无措,羞愧地看了看愣愣地盯着自己的张翠花,又怯怯地看看我,有些犹豫,我脸色一沉,冷冷道:「磨赠什么呢?快点!把衣服脱了!我的耐性可不好!」

  李玉姿早已经被我调教成性奴式的个性,听到我的语气已经很不善了,认命的走到沙发上坐下,缓缓地脱起衣服。

  炉火正旺,大棚子里长年保证恒温,所以现在虽然是大冬天,可棚子里面的温度却不低,温暖如春。李玉姿低着头,慢慢把自己的大衣脱了,然后是毛衣,再来是内衣。她的内衣很诱人、很性感,是紧身、贴身的,将小巧挺翘的奶子、柔软的腰肢、平坦的小腹完全显现出来。

  我一把扯了她的胸罩,露出了那一对大小适中的乳房。她的皮肤没有玉凤的白,但很光滑。她将衣服全脱下来,光着身子站在我的面前,可怜兮兮地看着我,很像一只待宰的小羔羊。

  张翠花傻了好一会儿,直到李玉姿脱得一丝不挂才恍然大悟,心想:「原来这丫头跟徐子兴早就有一腿了啊。」看着徐子兴盯着李玉姿的那双发光的眼睛,张翠花没来由一股醋意涌上心头。她也不穿衣服了,八爪鱼似的缠上徐子兴,口里腻声道:「徐叔,人家还要嘛!」

  声音甭提有多嗲了。

  我揉着张翠花的大奶子,道:「刚才你不是说不要了吗?」

  「人家现在又想要了嘛,徐叔,快来嘛……」张翠花嗲声嗲气的,大奶子不停地摩擦我宽厚的胸膛,一只光滑玉手,不知不觉竟然伸到了肉棒上。

  「骚货,你这个骚货,看我今天不肏死你!」刚才被打断的欲火再次狂涌爆发,当着李玉姿的面「强奸」张翠花,这种感觉太刺激了。这回张翠花再也没了顾忌,动听淫荡的浪叫声此起彼伏的从她口中吐出,听得李玉姿面红耳赤。

  李玉姿看着沙发上这个浪叫的女人,心中有些愤然:「张翠花这个贱货,千人骑万人压,既没有自己漂亮,又没有自己年轻,凭什么霸占徐子兴?」

  这样想着,也顾不得羞涩了,主动地抱住了男人的虎背熊腰,将自己年轻娇嫩的肉体奉献出去……

  完事后,我走到一边盘膝坐下,运化刚才得来的阴气,两个女人却倒在宽大的沙发上娇喘不止。

  「大妹子,他在干嘛呢?」张翠花看着我跌坐在地,两只手不停地结着各种古怪的手印。

  「嘘!小声点,他在练功呢。」李玉姿伸手按在自己红红的樱桃小口上。

  「练功?练什么功?难道世上真有跟电视里一样的功夫?」张翠花有点兴奋了,更加肯定自己老公卫三子会变得那么猛是我搞的鬼。

  「我也不知道,他从来都不提他的事情。」李玉姿道。

  沉默了一会儿,张翠花问:「你跟他多久了?」

  「很久了,你呢?」李玉姿反问她。张翠花却实话实说:「我这跟他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在我家里。」

  李玉姿惊得捂着自己的小嘴轻呼道:「什么?你不怕卫三子他发现啊?」

  张翠花咯咯娇笑,笑得很妖媚,道:「哼,那天晚上卫三子就睡在我们旁边,雷打不动。」李玉姿又问:「你是怎么跟他……」

  张翠花也不隐瞒,把自己找李光棍偷情被我发现,然后又遭到「残酷」的惩罚的事一滴不漏的说给李玉姿听。李玉姿听了在心里直骂,这女人当真是个淫妇,真不要脸!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其实李玉姿就是当着张翠花的面把心里话骂出来,张翠花也不会介意。她生性淫荡,性欲旺盛。农村里本来就没什么娱乐活动,白天干完农活,晚上就只能聊天睡觉,剩下的时间除了做爱,还真没什么好玩的了。

  两个女人躺在沙发上嘀嘀咕咕聊得正欢,猛然听到「噗嗤」一声,却见我已经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歪歪地倒在地上。两个女人惊呼一声,也顾不得有没有穿衣服,扑了上去……

  徐玉凤和宋思雅还沉浸在香甜美梦的时候,突然被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惊醒,小狼也狂吠不止。

  打开门时,两人见到李玉姿和张翠花扶着昏迷不醒的徐子兴,他一身是血,吓得徐玉凤差点晕过去。宋思雅比徐玉凤镇定多了,立刻指挥大家帮忙,抬起徐子兴上了牛车,收拾停当,呼喝一声,鞭子甩得啪啪直响,抽得大黄暴怒不已。但大黄似乎也知道主人命在旦夕,把牛脾气全撒在四条腿上,往镇上卫生所赶去。

  凌晨三点,终于赶到镇上,牛车停在镇上卫生所门口。「玉姿,快去喊医生!」徐玉凤叫着还在哭泣的李玉姿和张翠花。俩女回过神来,连忙跑进卫生所,一边还大声喊着:「来人哪,救命啊!医生……」

  很快,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跑出来,几人七手八脚地把徐子兴抬进急诊室。

  值班的是一个老中医和一个年轻小护士,老中医叫小护士把众人请到病房外头,大门砰一声关上,却叫几个女人的一颗芳心都提到嗓子眼上。

  宋思雅紧紧搂着徐玉凤,道:「玉凤姐,小兴他不会有事吧?」

  「不会的,小兴他福大命大,再说了,他不是有一身功夫吗?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徐玉凤安慰着她,其实也在安慰自己。如果徐子兴有什么事的话,她也活不下去了。」

  「对,他练过气功,他练过气功的……」宋思雅喃喃自语。几名担惊受怕的女人,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盯着病房门。这扇小小的房门既能给她们带来无比的幸隔,又能给她们带来巨大的痛苦。

  半个小时后,病房门终于打开了,几个女人心里跳了一下,胆颤心惊、小心翼翼地询问一脸疲惫之色的老中医。「医……医生,他……他没事吧?」

  「他没事了。」老中医这么一说,几个女人欢呼一声,就想冲进病房。老中医忙拦住她们,说:「病人现在的身体极其虚弱,受不得打扰,需要绝对的安静。你们谁是他的家属,来跟我办手续吧。」

  「他真的没有大碍了吗?」
首节上一节67/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