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69节

  「千千幻境?你说这里是千千幻境?难道这里不是我脑中生出的幻象?」我紧张地问。

  「咯咯咯,小帅哥你可别想转移话题哟,准备好了吗?」妖女不露半点口风。我忙说:「等等,刚才你的笑声使我受了很重的内伤,我要调息一下,恢复元气!这样方能显出打赌的公平来,否则你就是赢了我,我也不会心服口服的。」

  妖女很大方道:「好,我就让你调息一刻钟。」

  有一刻钟时间,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原本只是随口向她提出这个要求,没想到她竟然答应了,不再多话,盘膝调成莲花座,手上不停地结出各式各样的手势,配合着体内的欢喜内气,调息疗伤。

  自称是「观世音菩萨」的妖女微笑不语地看着我,美目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

  农村里没什么娱乐,平时我也不怎么看电视,所以我只看过人家扭秧歌,而且自己也会来那么两下。当然,我是肯定没有玉凤跳得那么好看的。但在我的印象中,玉凤跳的秧歌舞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舞蹈了。

  玉凤身材好、乳房大、屁股圆,以前我看她扭秧歌的时候,大半的目光都被吔身体的那两个部分吸引过去。

  于是,当「观音」跳起艳舞时,可把我给看傻了。八十年代中期,我们的风气还是很保守,大姑娘在夏天露个手臂都已经是极限了。我虽然看过不少女人的身子,但我却从未在光天化日之下看过这么令人喷血的舞蹈。

  「观音」扭着腰,踩着莲花步来到大殿中央。她把净瓶一抛,古典的仕女气质顿时荡然无存。接着她扭着身子,妩媚地电了我一眼,我脑中轰的一声大响,除了她那双媚眼以外什么也不剩了。

  接下来的场面足以教坏我这个不良少年。「观音」一声不响地跳起了相当激烈的一种舞蹈,虽然没有任何的配乐,但我脑中却能感受到那种劲爆。她抛给我一个飞吻,雪白的长裙在风中飘舞。

  扭着扭着,她就露出了肩头;扭着扭着,她就露出了整个肩部;扭着扭着,她就……

  我看得面红耳赤,气喘如牛,下面那兄弟也吵着闹着想探出头来偷窥,却被我死死按着。他要钻出来,那这场赌局还赌个屁啊!这不明摆着是要我认输吗?

  我很喜欢读书,也喜欢看些名着,偶尔也看过几本描写间谍的小说。直觉上,我把「观音」这妖女归类到了外国女间谍这一类。书上说,外国女间谍总喜欢勾引人,在得到她们想要的情报后,她们会在床上冷血无情地将你杀死!

  我不知道间谍长得是什么模样,不过很显然,眼前的这个妖女很有做间谍的潜质。妖女的身体是天使和魔鬼的混合物。天使拥有最洁白的肌肤,魔鬼则有最火爆的身材。妖女集两大优点为一身,再加上那引人犯罪的舞蹈,足以勾起天底下任何男人的性趣。

  我家兄弟就已经频频在向我抗议了,我在心里狠狠地骂着兄弟:你就不能安分点吗?你想让大哥我给这妖女当奴隶吗?家里还有玉凤她们等着我,我能这样抛下她们不管吗?兄弟给我骂得羞惭的低下了头。

  这妖女真无耻,原以为她只是跳一曲正经的舞,没想到她边跳还边脱衣服。不要脸,无耻!我愈骂心里愈火大,愈火大我兄弟就愈不老实。

  身上一阵火热,小腹处热浪滚滚冲击着我的神智,眼前出现了重重幻影。「观音」那妖女的影子愈来愈多,晃得我眼花缭乱。心里一阵恐慌,到关键时刻了,这妖女一定会出绝招。

  我运起清心诀压制住腹中的燥热。密宗六字真言我是不敢用了,关公面前耍大刀这种糗事做过一次就该卖个乖,别再用了。

  「观音」大跳脱衣舞,无声的呻吟随着她轻启的樱唇一张一合冲进我脑海中。跟玉凤一样,她浑身上下充满成熟女性的风情,一对会说话的眼睛、完美无瑕的鹅蛋脸、,丰挺的圆润小俏鼻、朱唇性感,配上她秀媚的俏目,形成一种动人心魄的野性诱惑力,尤其极具性感的檀口,唇角微往上弯,使我感到要驯服她绝非易事。而且穿着的罗衣半透明,内里的贴身亵衣也若隐若现,身材丰满动人!

  她一边舞着,一边缓缓脱去拖地长裙,里面是粉红色的肚兜和雪白的小内裤。小小的肚兜仅仅只能包住她胸前丰满的乳房,短短的超短裤却紧紧包着她浑圆的小屁股。

  乳房欢快地随风而舞,小屁股却一颠一颠的,我的小心肝儿也随着它们剧烈的跳动。这艳舞真要人命啊。迷迷糊糊中我缓缓举步,脚不痛了,腰也不酸了,身上的伤也似好了,抬头挺胸向她走去。

  妖女嘴角泛起一抹诡异的微笑,檀口轻启,做着「来吧」这两个字的口形。我有如着了魔般,一步一步走近她。两只眼睛充满了血红色的血丝,两手前伸直直对着「观音」的两个大奶子的方位。

  「观音」笑脸如花,轻轻拉下半边肚兜,露出一大片雪白的美肉,白色的奶子一跳一跳的,仿佛在说:「快来啊,人家好想你摸哦!」

  我流着口水,傻笑着朝它们扑去……

  一阵巨痛从头顶百会穴上传来,彷佛一股冰凉的清泉给我发烫的头脑带来一丝清明。赤红的目光恢复了正常的黑白之色,我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啪」的一声响,我清醒了!

  「哼!这回算你走运,有人帮你!算你赢了,滚回去吧。下次老娘要你好看!」

  恍惚中,我还没听清楚妖女说些什么,眼前的景物就一阵天旋地转,最后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啊,醒了,小兴醒了!」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熟悉的女音。我缓缓睁开眼,入目处是哭得眼睛红肿的两个女人——玉凤和宋思雅。

  「呜——混蛋!混蛋!以后不准你再一声不响就晕倒。听到没有?听到没有……」宋思雅高举着拳头不停地捶着我的胸口,却是雷声大雨点小,那粉拳毫无力道,显然她只是发发小姐脾气而已。

  徐玉凤看了心疼,捉住宋思雅的手劝道:「思雅,你这是干什么?小兴他刚醒过来,身子还虚着呢。」我刚想开口却被一阵爽朗的笑声打断,「他虚弱?呵呵,他的身子比一头牛还壮呢。」

  寻声看去,却是个没见过的老头,穿一身白大褂,看样子是个医生。我撑起腰想坐起来,却被两个女人压住了,「你干什么?吐了那么多血,还不给我好好躺着!」宋思雅发威的时候也挺有气势的。

  「好好好,我躺着还不行吗?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进医院了?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你好意思说,我们还想问你呢!好好的怎么就吐血晕过去了?」俩女嗔道。

  我哪好意思当着外人的面,说自己玩3P玩吐血呀。看着她们一脸的疲惫之色,我心中充满了爱怜。

  那老中医说:「小兄弟平时喜欢练气功吧?」

  咦?我练气功的事没几个人知道,这个陌生的老中医怎会晓得?

  「你怎么知道?」

  老中医神秘一笑道:「我不但知道你经常练气功,还知道你吐血是因为练功出了偏差。」

  呵,没想到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竟然还能遇上会气功的高人。想起百会穴的巨痛,才恍然大悟道:「老先生,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吧?」

  老中医微笑颔首。

  玉凤对他说:「医生,多谢你救我们家小兴。您的大恩大德,我徐玉凤一辈子也不会忘的。」

  老中医笑道:「治病救人是我们身为医者应尽的责任。小伙子,今晚你就在这里住一晚吧。虽然你身体没有大碍,但这几天最好还是不要练功。明天早上我来看你,我想,我可以解开你心中的疑虑。」

  唠叨的老中医急匆匆的带着小护士走出门,根本不给我问话的机会。我正纳闷着,玉凤教训道:「小小年纪,纵欲伤身。一个月之内,不许你碰女人!」

  思雅也在一旁帮腔道:「就是就是,徐子兴,李玉姿也就算了,她还算干净。那肮脏的贱货张翠花,根本就是个千人骑万人压的婊子。以后你再敢碰她,就别想碰我!」

  我将俩女搂进怀里,好一阵安慰:「好好好,老婆大人有命,小子敢不从令?」嘴上说着,心里却不当一回事儿。真要听她的话,我哪有性福可言?

  清晨,窗外阳光明媚,是个晴朗的好天气。

  我偷偷下了床,给玉凤和宋思雅盖好被子,把窗帘拉上。阳光被挡在外头,不再直射在床上。玉凤和宋思雅昨晚辛苦了,阳光虽好,可我却不想让它打扰老婆们睡觉。

  「叩叩叩!」敲门声在极不恰当的时候响起,我飞快打开门,一闪身钻了出去。

  「嘘……小声点,她们在睡觉!」我也没看来人是谁,轻手轻脚地把门关上。

  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头微笑地看着我的动作,似有嘉许之意,他轻声道:「小伙子,不错,挺会照顾人的。走,咱们到外头散散步。」

首节上一节69/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