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70节

  竟然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我不由对自己刚才无礼的举动微感歉意:「老先生,不好意思啊,刚才……」

  「没事,没事。是老头子我冒昧了,大清早的扰人好梦。走走走,别跟我客气,叫我华老就行。我也就比你年长几岁而已,在修习气功这条漫漫长路上,我还得向你这个小师父学习呢。」华老很豪爽,精神奕奕,值了夜班的他丝毫未见疲态。

  我们走出小小的卫生所时,值班台上的小护士还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嘘!」华老童心未泯,示意我放轻脚步。我们两个像当贼似的从小护士身边溜出去。刚出门华老就忍不住笑道:「小李她脸皮子薄,每次值班都打瞌睡,要是给人看到她值班在睡觉,她非哭出来不可。哎哟,她这一哭可让老头子我心疼。唉,人老了,尽说些胡话。」

  「华先生可一点不显老啊,我看你一夜不睡还这么精神奕奕,可是老当益壮啊。如果我到您这个年纪能有您这种好体格,我作梦也要偷笑了。」

  华老不院道:「你这个小伙子,年纪轻轻,尽给老夫打哈哈。你的身体怎么样,我还不清楚吗?」

  我急道:「华老,我可没有骗您的意思,您千万别误会……」

  华老突然哈哈大笑道:「被我骗着了吧!」

  来到一片小树林,华老停下来,当着我的面,练起了五禽戏。

  五禽戏在民间广为流传,是一种传统健身功法,由五种模仿动物的动作组成,分别是虎戏、鹿戏、熊戏、猿戏和鸟戏。它是一种外动内静、动中求静、动静兼备、有刚有柔、刚柔并济、练内练外、内外兼练的仿生功法,非常适合中老年人练习!

  因为练习密宗功法的关系,我常找些气功方面的书看,所以对五禽戏稍微有些了解。我静静地看着华老模仿着五种动物的姿势,一招一式,有板有眼的施展出来。凭气戚,我看出他气脉悠长,显然练习已久、内气充沛,难怪昨晚他那一针扎在我头顶百会穴上,能将我从走火入魔的状态中惊醒。

  一刻钟后,华老收功。

  「华老,想不到您还是武林前辈啊。」

  华老勾着我的肩,一副为老不尊模样,道:「我这把老骨头,凭的还不是练气功的时日长?小兴你可就不一样了,年纪轻轻,却已有十年功力。我在你这个岁数,可没你这么高的成就。能不能说说,你练的是什么功法?我很好奇。」

  华老给我一种亲人般的感觉,所以我也就没有隐瞒,把如何救了喇嘛师父,又如何从他那里学到密宗绝学的事向他一一道出。

  他突然紧张地拉住我的手说:「小兄弟,你练的是邪功啊!」

  「邪功?怎么会是邪功?」

  「在我们气功界,藏传佛教的邪门秘术,其中有一门叫欢喜大法的功法最歹毒!「欢喜大法」实际上是透过采女子阴气,补修练者阳气,来使修练者本身达到功力大进的目的。普通的气功修练法,要修习十年才抵得上修习欢喜大法一年的效果。」

  「采阴补阳?」我对别的字眼倒无所谓,但听到这四个字却心中一紧。「这么说,我练的这气功对女人有损害喽?」

  「不是则有损害,而是大伤其身啊!」华老道,「你想想,跟你有过关系的女人是不是有愈来愈年轻的变化?」

  想起玉凤那一身愈来愈光滑的皮肤,我点头说:「是啊,难道这不是气功使人变得更年轻吗?」

  「错啦,大错特错!欢喜大法是一种邪术,凡修习此功者都能令女人不可自拔地爱上他!昨天你被她们送到卫生所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你身上有一股浓郁的邪恶气息。原以为你是练习气功出偏差所致。又见你小小年纪,气功修为如此之高,还挺佩服你的。哪知道你练的却是这种邪功,我想我已经知道你那个喇嘛师父的真实身分了。」华老感叹一声,接着沉默不语。

  喇嘛师父一直非常神秘,从未对我说过他的真实身分,这个疑问一直压在我心头,我赶紧问:「华老,你是不是知道我师父的身分?」

  华老叹口气:「唉,这话说起来就长了,我们边走边说。」

  卫生所附近栽种了一片小树林子,正因为这片小树林,才使卫生所显得更安静。久违的阳光洒在小树林上,小鸟儿在林间跳跃,偶尔呜叫几声。如此安逸的环境下,我却心情起伏,情绪极为低落。

  华老祖上是个武林小门派,流传千古,据说还是华佗的后人。所以他们的门派就叫五禽门。五禽门世代单传,分别有两门绝技。一门便是世人所知的华佗医术,还有一门是五禽戏。虽然五禽戏流传甚广,但流传在外的只是些皮毛功夫。

  正宗的五禽戏不但有养身、延年益寿的功能,更有极为实用的技击功能。想华佗生于三国那样的乱世,若无自保之技击术,又如何能在乱世安生?只怕行于路中,便会被草寇杀死。

  而五禽戏就是华佗模仿五种动物的动作,创出来的技击之法!但华佗是以神奇医术而闻名天下,所以世人并不知道五禽戏实际上是门搏击术,误以为五禽戏动作舒展缓慢,只是门健身功法。比如现在的健身太极拳,而实际上太极拳是门极重实战的技击术。

  五禽门每一代传人虽然都以行医济世为己任,却会在行医途中将所见所闻记录下来。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武林志》,身为五禽门第一百零八代传人的华老华天行自幼练习五禽戏,也很喜欢看家里的藏书,尤其是祖先们记录下来的《武林志》。

  《武林志》中记录了许多野史纪录,所载者都是江湖上发生过的大事件。其中就记录了三百年前西藏密宗喇嘛西进中原,以「欢喜大法」残害中原女子的恶毒事件。五年前,华老撞上一个喇嘛正勾搭一个刚死了丈夫的寡妇,大怒之下欲将喇嘛扭送到派出所。

  两人恶斗一场,喇嘛功力虽然不凡,但不敌五禽戏技击术,受重伤遂遁走。华老虽然仗着五禽戏将之击退,却也受了伤,无力追赶。哪知道冥冥中自有天意,喇嘛命不该绝,竟为我所救。

  原以为我这气功能治病救人,令男人重振雄风,一定是上好的气功。但没想到它会给玉凤她们带来如此大的伤害。我忙问:「华老,难道就没有什么补救措施了?」

  华老紧皱眉头,低头沉思了一阵才道:「也不是没有办法,据说有一种功法只适合女子修练,但与欢喜大法正好相反,采阳补阴。理论上说,如果能让女方练这种气功,就能与你阴阳双修,这样的话对双方都会有利。不过……」

  「不过什么?」

  「唉,据《武林志》记载,几百年前江湖上也出现过这种采阳捕阴的邪术,但失传已久。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会这种邪功了。」华老摇摇头说。

  我一咬牙,说:「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练欢喜大法气功了。」

  「晚了,晚了……」

  「什么晚了?难道说我现在不练都不行了吗?」

  华老道:「不错,欢喜大法之所以被称为邪术,是因为它对修练者也同样具有诱惑的作用。修练者会不知不觉沉迷于欢喜大法中,且受尽九层地狱式的诱惑,如果你禅心稍有不坚,便会为邪物所诱,最终走火入魔。」

  「那么,昨晚我出偏差就是第一层诱惑?」

  「是的!据我所知,欢喜大法修练速度极快,每达到一个境界,便会出现极具诱惑力的幻象。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欢喜大法上手容易,修练速度快,但练功时所引发的幻象诱惑却极大,出偏差的机率也很高。这也是它被称为邪术的原因之一。」

  照华老这么说,我现在是练也不是,不练也不是,心里矛盾重重,有如十五个水捅打水,七上八下。

  华老看着我的沮丧样,安慰我说:「小兴,你也别太担心。总之呢,你行房时,不要刻意去吸取女方阴气。只要不是太过频繁的采补,对女方不会有太大的伤害。虽然传说采阳补阴的邪术早已经绝迹江湖,但你看,世人又怎知五禽戏是门技击功法呢?所以我认为采阳补阴的邪术也不一定失传,多去民间访查,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你一定能找到的。」

  茫茫人海,又上哪里找会采阳补阴功法的人?就算找到,那又得花多少钱?以我如今的家产,不过几千块钱,相对于无底洞式的寻人花费,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第四章 干娘的小手

  与华老话别后,我也往回走,顺道还给玉凤她们买了两份早餐,想起那个贪睡的小护士,又多买了一份。回到卫生所,小护士还趴在值班桌上睡得正香。

  轻轻在小护士桌上放下一份早餐,走进病房,玉凤和思雅还在睡呢。昨晚因为我的事而令她们担惊受怕了一夜,快天亮时她们才沉沉睡去,算起来到现在她们还没睡到三个小时。

  我这个「病人」虽只睡了两小时,却精气神十足。一想到这都是欢喜大法的功劳,我心里就不是滋味。欢喜大法就好比镜中花、水中月,看似强大,却是损人利己的歹毒功夫。性欲是男人最难以控制的欲望,偏偏我又是个早熟的家伙,不到十六岁,人已经长得比成年人还高大强壮。

  甩甩脑袋,将这些恼人的事情甩出脑海。快过年了,就快乐地过个年吧。

  玉凤睡觉的姿势很安详,思雅紧紧地搂着她,像个洋娃娃。别看思雅是个大学生,还是个令人尊敬的人民教师,其实她在生活中很小孩子气的。特别是在玉凤面前。玉凤在更多的时候把思雅当成自己的女儿,而思雅则从玉凤身上找到母爱般的感觉。

  宋思雅长腿一挑,把被子踢出了一角,我怜爱地把她们的被子盖好,玉凤却谣在这个时候醒了。
首节上一节70/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