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73节


  群众的矛头纷纷指向我,本想开口辩驳几句,可干爸一个劲要我冷静。

  范伟不愧是一所之长,他处变不惊,站到高处对群众说:「我很理解你们的心情。大家都看到了,有人在这里众众斗殴,但我们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如何。我们派出所不是来抓人的,只是想请参与斗殴的双方当事人回派出所,把事情的真相搞清楚……」

  范叔的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而且他在春水镇里的名声也不错,所以几句话后,群众的情绪都稳定下来了。张天林也知道再煽风点火也没用了,偷偷招呼一个围观的小子嘀咕了几句。那小伙子听完后,钻出人群,不知道跑哪去了。

  公安押着我们一群人挤出人群就往外走,朱倩看了我一眼没说话。刚走出人群,一道人影到我面前慌张地问:「小兴,你这是怎么了?」

  我一看,却是白玲。

  「我没事,你回公司吧。我跟干爸去派出所做笔录。」

  白玲心里早把我当成了她的男人。九舅死了,我现在是她唯一的心灵支柱。她死活不肯走,我只好让她去找干娘她们。

  半路上,我从干爸口里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每逢年底,税务所都会向镇上的企业单位催缴税款,一般是企业主动上税务所来交税。可前几天干爸一查帐,发现镇上还有森林运输公司欠着一九八三年的税款,数次打电话给森林运输公司要他们交税款,可森林公司的老板张天林三番两次推拖,无奈之下,干爸只好亲自带人来要税款。

  改革开放才几年,改革了经济体制,但同时也带来不少问题。其中「暴力征税」与「暴力抗税」这两个税务问题最严重。法律普及面不广,许多地方时有暴力抗税事件发生,与之相对应的,就有了暴力征税的问题。

  其实这起案件也就是个定性的问题,到底是「暴力征税」还是「暴力抗税」呢?这都得经过调查来确定。

  张天林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是再清楚不过。别说他可能就是杀害九舅的幕后真凶,魏婉的悲惨遭遇就已经令我对他恨之入骨。今天他竟敢叫人打我干爸,更令我怒不可遏。

  一群人刚走到派出所大门口,迎面就遇上一男一女。那男的四十来岁,长得肥头大耳,大腹便便,一看就是个当官的。那女的也四十岁左右,浓妆艳抹,脸上化妆品抹的跟鸡屁股似的。

  张天林一看到那女的,就好像癞蛤蟆见着了屎,扑上去拉住那妇女的手,亲热地说:「姐,你可要为弟弟作主啊,你看看,我给他们打的……」

  「哎哟,天林,你的鼻子怎么了?」那女人又转头不客气地对范伟说,「范所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人把我弟弟打成这样?」

  范伟不吃她那一套,道:「张秘书,事情的原委,我们还要经过进一步的调查取证,才能确认。」

  原来这个长得跟鸡屁股似的女人是镇长秘书,那么她旁边那个胖子岂不就是镇长?这两个人的动作真够快的,张天林刚出事,他们就赶过来了。

  胖子镇长打哈哈对范叔说:「范所长,你可要秉公处理啊。今天这件事影响不小,特别是还牵涉到税务所。」又走到干爸面前跟他握握手说,「赵所长,你没什么事吧?」

  干爸跟镇长客套了几句,我心里暗骂,假惺惺。镇长明显是张天林的人,看来今天的事得小心应付。

  进了派出所,我们一个个都被隔离审问。也不知道范叔是不是故意的,审问我的恰恰是警花朱倩。我坐在一张硬邦邦的木椅上,朱倩一脸冰霜地拿着本子和笔坐在桌子后边。

  「姓名!」朱倩头也不抬,便在本子上写了几笔。

  我笑眯咪道:「你不是知道吗,还用问?」

  啪,朱倩小手拍在办公桌上还挺响亮的,将我吓了一跳。她冷冷地说:「态度给我端正点,我现在是警察,你现在是嫌疑犯!」

  「朱倩,我徐子兴哪里得罪你了?不用这样对我吧,咱们认识有段日子了。」刚才给张天林惹出来的一肚子邪火还没消下去,我无赖似的对她说。

  「哼,徐子兴,你行啊。把十几个人打趴下,是不是很过瘾?」朱倩讽刺道。

  「那是他们欺负我干爸,你没看到,他们十几个人围着我干爸他们三、四个人……」

  「够了,现在是我审问你,不是听你讲故事。我问你,你是几点钟到达事发现场的?」朱倩摆明了要公事公办。这可惹火我了,无论她怎么问,我就是不回答。

  朱倩也生气了,把纪录本一扔,道:「好好好,你不说可以,到时候你干爸要是有什么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她这招击中我软肋了,虽然向她一个女人低头很没面子,但为了干爸,这口气我忍了。看着她美丽的身姿,我邪恶的想,看我以后怎么治你。

  笔录很快做完了,我想这下真相应该大白了。其实事情很简单,就四个字:暴力抗税!

  朱倩拿着笔录出去了,把我关在审问室里。我也不着急,翘起二郎腿,嘴里哼着歌,打量着这小小的审讯室。

  我不是第一次进派出所了,但进审讯室却是第一次。审讯室不大,也就十几平方米。三张椅子和一张桌子,桌上还有一盏高瓦数的台灯。四壁空空,封得严实,只有一个带铁栏的小窗子。大门一关,这简直就是个囚禁室。

  半个小时后,外头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接着响起开门的拧锁声。我一喜,这是来放我出去的吧。

  大门忽然打开,走进几名绿衣绿帽的公安,其中就有范叔和朱倩。我正想迎上去,却被一个面生的公安拉住。他拿出公安证举到我面前说:「徐子兴,你涉嫌故意伤人。依照刑法,我们有权将你拘留四十八小时……」


第五章 五美朝阳

  当公安宣布我被拘留的那刹那,我异常的冷静。我抬眼望范叔一眼,他微微地摇摇头,眼神中的含意不言而喻,无非叫我不要轻举妄动。我扫了一眼,目光定在人群后面一个劲阴笑的鸡屁股镇长秘书。

  「喀嚓!」冰冷的手铐锁住我的双手,激得我怒火中烧。我咬牙切齿,心中暗叫: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这个时候千万不能乱来,否则就是暴力抗法!袭警!那样只会令亲者痛,仇者快。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平静地说:「我想知道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故意伤人?」

  范叔对手下们说:「大家都出去吧,朱倩你留下,跟我一起审问疑犯。」又对镇长秘书说:「张秘书,我们一定会秉公执法的。如果没有什么事,还请你回必一下,我们提审疑犯。」

  张秘书一脸不屑,道:「范所长,我们相信你一定会秉公处理的。希望你不要辜负国家和人民对你的期望。」说完转身扭着大屁股走了。如果不是她那一脸的浓妆,这女人也算有几分姿色的,真想不明白,张天林长得跟头猪似的,他姐姐倒长得挺不错,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我看着她扭着屁股的背影,眼里直冒火,冒的还是欲火。我想,如果我要报复她的话,到底是先奸后杀呢?还是先杀后奸?

  屋子里就剩我们三个了,范叔对我说:「先坐吧!」又递给我一根烟,道:「要不要来一根?」

  我拒绝道:「吸烟虽然能提神,但那只对会吸烟的人起作用。烟味呛,我闻不惯!」范叔道:「那好,我也不抽了。」说着,他把烟又放回烟盒里。而朱倩则冷着张脸,眼里闪动着被欺骗后的怨恨目光。

  我没空搭理她,直接问范叔:「范叔,我徐子兴是个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清楚吗?他们这是诬陷。」范叔拍拍我的肩膀道:「小兴,别激动,先喝口水。」他把自己的保温茶杯递到我面前。

  我也不客气,一口气把水喝完。范叔又问了我一遍事发经过,我说的与朱倩的笔录毫无出入。范叔听了我的话后,皱着眉头沉思着,右手两根指头无意识的一下一下敲着桌面,发出「笃笃笃」的响声。

  范叔突然对朱倩说:「小朱,去帮我倒杯水来。」朱倩也不笨,知道范叔是故意要她回避。她哼了一声,拿着范叔的保温茶杯不高兴地离开。朱倩的背影很美,警服包裹着丰满动人的身躯,把我眼睛都看直了。在这种环境下,我竟色心不死,有时候我真的挺佩服自己。

  范叔看着我一眨不眨的目光,嘿嘿笑道:「小朱她今天刚十八,比你也大不了几岁,要不要我给你们……」

   「范叔,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我还得靠您为我洗脱冤屈呢!」我苦着脸道。

  范叔一屁股坐到桌子上,没有一点一所之长的派头,亲切的就像我大哥一样。

  「你小子还好意思说?我看你是一身精力无处发泄,把人家当沙包打吧?下手那么重,把运输公司那几个兔崽子打得真够惨的。」

首节上一节73/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