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74节

   「范叔,你知道,我们练武的,力气本来就大,没有几十年苦练,谁能收放自如啊?当时我看到干爸被他们围攻,气得我也顾不了那么多,只想冲上去把干爸救出来。范叔,他们不会是被我打残了吧?」我担心地问。

  「那倒没有,不过,唉,小兴啊,这回你可真是遇上大麻烦啦。」范叔面有苦色道:「你知不知道?除了老赵,其他人的口供对你很不利啊。就连税务所的那几个人都作证,说是你无缘无故冲进来,把他们打了一顿。」

  天下竟有这样颠倒黑白的事!我大怒,猛地站起来吼道:「范叔,我是冤枉的!张天林的人是我打的,可税务所的人凭什么污蔑我?亏我还救了他们!」

  范叔按住我的肩膀,口气严厉道:「坐下!吼什么吼?你范叔我干公安二十年了,还不知道他们那些鬼名堂?你乱吼有用吗?有种你就给我吼出派出所啊!」

  我气呼呼的坐下去,胸膛仿佛被块大石头压着,特别难受。

  「小兴,别说你是老赵的干儿子,就凭我范伟与你的关系,还能不知道你小子是个什么样的人?范叔相信你是无辜的,但凡事都得讲证据。今天的事情我大致上也了解,摆明了是张天林设下的套。这家伙之前就对我和老赵看不顺眼,他本来是想拿老赵开刀,没想到被你冲进来搅乱了他的计画,于是就顺水推舟,拿你当替罪羔羊。」

  我愤愤道:「我真的没想到,人竟然能这么无耻。亏我当时还拼命救他们几个税务所的干部,想不到他们竟反过来阴我!」

  范叔道:「小兴,你还小,这个社会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光明正大。你的人生路还长,男子汉大丈夫,这点挫折算什么?你范叔也不是吃素的,放心,有我在,包你没事!」

  虽然范叔与干爸他们没对我说过什么,但我也能猜到,朱倩的父亲是市公安局局长!春水市下面有十几个县,大大小小的派出所有上百个。虽然朱倩父亲有重让女儿下基层磨练,如果朱倩的父亲跟范叔没关系的话,怎会放心把女儿交给他?

  范叔夸下海口,令我更相信他跟市局局长有交情,这样一想,心里也就不太担心自己的事情了。我松口气说:「范叔,我干爸还好吧?」

  范叔说:「老赵他身子健朗着呢,想当年他跟我可是一个排的战友。不过是一点皮外伤,不碍事,养几天就没事了,你也别太担心。」

  「那就好。」想起玉凤她们,我又问,「范叔,能不能派人去把玉凤她们叫来?我这一进警局,她们一定很担心。」

  范叔笑道:「你那个姓宋的女朋友也跟来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范叔哈哈大笑道:「行啊,臭小子,亏我还想凑合你跟朱倩呢。想不到你动作这么快,都把人家女孩子带来拜见干婆婆了。」

  正说着,朱倩端着范叔的保温杯回来了,还没放下,范叔就说道:「小朱啊,给你个任务,去趟赵所长家,请赵所长的夫人和徐子兴的家人来一趟。」

  朱倩小嘴一噘,质问范叔道:「所长,我来这里都快大半年了,你怎么尽是派些没什么意义的工作给我?整天除了端茶倒水、跑腿送信,连个正经的案子都没给我办过。我不管,如果你要我去报信,你就得把徐子兴这个案子交给我做。」

  局长千金一撒娇,范叔这个所长也大感头痛,道:「小朱啊,平时办案子不是都带着你吗?什么叫没有意义的工作?」

  朱倩像一只好斗的公鸡似的,顶了范叔一句:「独立办的案子才能检验我在公安学校学习的效果,同时也更能训练我的能力,对我来说才有意义。」

  范叔笑道:「好好,我说不过你。要我把这个大案子交给你做也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朱倩一喜道:「真的吗?什么事?你快说。」

  范叔神秘笑道:「什么事?我现在还没想好,以后想起来再让你做吧。」

  朱倩起了警觉之心,说:「所长,你不会让我做些令我为难的事吧?那我可不答应。」

  范叔连忙挥手道:「不会不会,一定不为难你。怎么样?这个交易做不做?」

  朱倩咬咬嘴唇说:「好!这个买卖我做了。所长,我现在跑腿送信去,你可说话算话。」

  范叔脸一正,道:「我范伟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你不愿意去,那我叫别人好了。」

  「唉,别呀!所长,我去还不行吗?」朱倩瞪我一眼,一溜烟跑了。范叔看着她的背影说:「这丫头,从小就好动,唉,真难为老朱了。」

  我道:「不会吧,我看朱倩是挺正常的一个女孩子啊?哪里好动了?」

  范叔道:「你是跟她接触不多,小朱她可有个外号,叫『小魔女』,最会缠人了。这丫头自从来到我们所,就磨着要我给她一个独立办案的机会。老朱对这个女儿,宝贝得不得了,我哪敢让局长千金轻易涉险啊。」

  我道:「在咱们春水镇,张天林可是最危险的人物,难道你真放心把我的案子丢给她办?」

  范叔像只狐狸似的笑说:「山人自有妙计。」

  朱倩是八三年七月从市警官学校毕业的,她父亲朱局长想安排她坐办公室,干文员之类轻松的工作。可她偏不愿意,这丫头从小就崇拜当公安的父亲,所以她的梦想是做一名能够为民除害、惩恶扬善的警察,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做一名普通文员。

  在朱倩看来,那些穿着警服,坐在办公室里工作的女孩子根本就不是警察。而那些手握枪械与匪徒激烈枪战的英雄,才是真正的人民公安。所以,在她强烈的要求下,朱局长迫不得已,把她下派到一个老战友那里——春水镇派出所。

  刚来派出所的那个月,朱倩挺高兴的。这里有新的同事、新的环境,对她这种从小就住在城市里的女孩子来说,春水镇这个小镇充满了新鲜感。

  冬春水镇,她第一次见到了活生生的猪!虽然她吃了十几年的猪肉,却不知道那香喷喷的猪肉竟然是从这么臭烘烘的家伙身上长出来的,从那以后,朱倩一吃猪肉就反胃。不过,春水镇里也有很多单纯朴实的人,特别是那些赶集的农民,从也们身上,朱倩能闻到一股清新的泥土气息。

  和城市里那些只知道互相争权夺利的人来说,她更喜欢这里的人。

  朱倩在生活上很充实,但在工作上却有了烦恼。工作一个月后,她突然发现自己每天的工作,只是给同事们端茶送水、偶尔给疑犯做做笔录。

  端茶送水可以理解为增进同事间的感情,但长此以往却打击工作积极性。有时候她还会想,不是说人人平等吗?为什么我们女人就得给同事端茶送谁?也不见他们男的做这些事。

  朱倩人很漂亮,是派出所一枝花。追她的男孩子很多,从在学校开始就有人给她写情书、送鲜花。她看不起那些毛头小子,整天无所事事,就知道泡妞打架。来到镇派出所,她才发现,原来平凡的人到处都是。在这里,她只佩服一个人——派出所所长范伟。

  范伟和她父亲是老战友,原为市刑侦大队大队长,是个刑侦能手。小时候,朱倩最佩服的就是范伟和她父亲了。所以,在她的择偶标准里,老公必须是一名警察,而且还得是一名优秀的刑警。

  朱倩很向往独立办案,想起父亲那轻视的眼神,朱倩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做一名能破大案的优秀女警,让他刮目相看!

  今天这起恶性斗殴事件中,一名税务所所长负伤、十几个人重伤,还有几个人轻伤。在春水镇,算是件大案子。朱倩与徐子兴接触不多,但自己敬佩的范叔叔与他关系不错。朱倩不带任何私人感情地思索着案情,直觉上她也察觉出一股阴谋的味道。

  张天林在春水镇的名声极坏,朱倩也很讨厌这个人,特别讨厌那双盯着自己身体的眼睛。她恨不得能把那个色狼大叔的双眼挖出来,以解心头之恨。

  春水镇本来就不大,派出所离镇政府大院也不是太远,朱倩骑了辆自行车,不到五分钟就来到赵所长家所在的镇政府大院。

  刚走到大院门口,就撞上一群女人往外走,朱倩认得其中两个人,一个是正峰运输公司的女老板——白玲;另一个则是赵所长的爱人。

  「铃……」朱倩按了下自行车铃,吸引了这群面露惶恐之色的女人们的注意,还没等她开口,就被四个女人围住了。

  「呀,是小朱!」

  赵所长的爱人李洁跟朱倩挺熟的,劈头就问:「小朱,看见我家老头子和我干儿子了吗?」

  朱倩看得出来,这四个美丽的女人很关心徐子兴,不由分说,把实际情况告诉了西个女人。

  有个浑身透着股书香气的美女,吸引了朱倩的注意力。

  她应该就是徐子兴的女朋友吧?那个臭小子走什么桃花运,竟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看起来还是个大学生。朱倩心里愤愤不平地想,徐子兴那臭小子怎么配得上这么有气质的女孩子。

首节上一节74/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