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75节

  「范所长请你们去派出所。」朱倩道出了来意,四个女人欢天喜地的跟着她来到镇派出所。刚走到大门口,五人就撞上了张天林一群人,他这会儿正领着几个狗腿子往外走。

  张天林眯着双色狼眼,看着对面五个漂亮女人,口水都流下来了。随便从五女中拉一个出来,在这小镇上就已经是排得上号的美女,没想到今天竟有此眼福,一下就见到五个。

  朱倩将车停在车棚,拉着四个大美女就走,临走前还厌恶地瞪了张天林他们一眼。这群流氓,吹口哨的吹口哨,胡言乱语中,看着五大美人进了派出所。

  我正跟范叔商量着事情,门外边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

  「子兴——」宋思雅高呼一声,飞扑到我身上。她的眼睛微微发红,相当挂念心上人的安危。我抱着她的娇躯,轻抚她的背部,安慰道:「我没事,别担心。」

  宋思雅手一捞,抓住扣着我的手铐,气愤地说道:「还说没事,叫你小心点你偏不听,你……你就不能不打架吗?」我厚着脸皮说:「当初我可就是凭着会打架才追上你的,要是没了这身功夫,你还不跟别人跑了啊。」

  宋思雅啐了我一口道:「整天没个正经的,人家都担心死你了。」

  玉凤泪光盈盈地看着我,我知道她很想扑进我的怀里让我安慰。可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但我与她的关系毕竟是见不得光的,只能委屈她。我拍了拍宋思雅的头道:「好了好了,叫别人看你笑话呢。」

  宋思雅这才醒悟,现在是在派出所呢,轻「啊」了一声,猛地把我一推,脸上飞起了两朵红晕,煞是好看。

  白玲插不上话,只能默默地注视着我,幸好没有人注意到她,不然非看出些端倪不可。她看我的眼光已经不再是舅妈对外甥的关爱了,而是女人对男人的依恋。

  她跟玉凤的关系很微妙。身为第三者的白玲插在九舅与玉凤之间,抢了玉凤的老公。我虽然对九舅抛弃玉凤的事愤愤不平,不过有时候却暗自庆幸,若非九舅薄情寡义,我又怎么能得到玉凤这个大美人呢?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坏,因为我竟然先后霸占了九舅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女人。九舅的眼光一直都很好,无论是他年轻时还是中年时。玉凤和白玲都是千里挑一的大美人儿,不过现在都便宜我了,嘿嘿……

  稍稍安慰大家一番后,范叔带我们去看干爸。干爸正龇牙咧嘴躺在床上,旁边一个医生正给他上伤药。干娘一屁股坐到干爸身边,拧着他的耳根子说:「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都一把年纪了还跟人家打架。打就打吧,还害得小兴被拘留。」

  干爸咧嘴道:「唉哟,轻点轻点,我脸上还肿着呢。」把我们都逗笑了。干爹与干娘就是这么对人,对他们来说打是情骂是爱,不打不闹那才不正常呢。「死鬼!不能打,你就不会逃啊,你以为你还年轻啊?」干娘还是喋喋不休说个不停。

  干爸没理她,转头对我说:「小兴啊,干爹对不起你啊。」我道:「爸,看你说的,咱们一家人干嘛说两家话?你是我爸,被人欺负了,我做儿子的能不帮忙?」

  干娘道:「老头子,看到没有,为了咱儿子,以后少惹事生非!」干爸认真地点点头。别看干娘嘴里说的不客气,其实她是刀子嘴,豆腐心,看着干爸一身的伤,心里早软了。我们知趣地退出来,给他们留下二人空间。

  范叔领我去了拘留室,镇派出所本来就不大,没多余的地方弄个拘留所。宋思雅她们死活要跟我去看看,范叔也说没有关系。

  拘留室比那审讯室也就大个一、两平米,除了一张床、一铺脏被外一无所有。玉凤与宋思雅她们看了都心酸,因为将来的两天里,我将在这里度过。这一切都拜张天林所赐,看着她们为我伤心流泪,我心中对张天林的恨意又恨上三分。张天林,这世上有你没我!此仇不报枉为人!

  范叔与朱倩走了,给我们一家人留下一个私人空间。玉凤和白玲都不知道对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所以大家在一起的时候还显得有些拘谨。「小兴,等会儿,我去街上买几床被褥,这大冷天的,派出所的拘留室连个热炕都没有,这晚上你怎么受得了。」玉凤皱眉道。

  白玲忙对玉凤说:「反正我家里还有多余的被子,姐,不如等会儿你去我家拿吧。」

  自从九舅出事后,玉凤早就不再恨他们了。她也挺可怜白玲的,白玲是个苦命女子,才被人打得流产,又死了丈夫。玉凤是个善良的人,见不得人受苦,感情上她已经把白玲当成了姐妹,于是玉凤也顺水推舟同意了。

  大家又说了一会儿话,众人便要去九舅家给我拿被褥。我道:「别忘了给杏儿她们打个电话。我早上打电话说咱们中午要回去的,现在出了这事,她们要知道了非担心不可,还是不要让她们知道的好,就说咱们在镇上有事办,叫她们别担心。」

  玉凤点点头说:「我会的。对了,小兴,中午想吃什么。」我趁宋思雅和白玲背对我们的机会,凑到玉凤耳边轻声说:「我想吃你!」玉凤狠狠地白我一眼,追着宋思雅和白玲出去了。

  走在街上,宋思雅偷偷地打量着身边的这个女人。刚才担心徐子兴的事,所以一直都没有认真的打量过白玲,说起来今天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白玲。就是这个女人,抢了玉凤姐的老公。

  白玲年约二十六岁,是个少妇般妩媚的美女,一头如云的秀发、鹅蛋脸,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微翘的瑶鼻、微厚而性感的嘴唇,身高没有宋思雅高,却也有一百六十五公分,穿的是一身职业套装,暗苹果绿的高旗袍领,剪裁贴切的连身女装,衬出颈部雪白的肌肤。

  谁说女人不会看女人?漂亮女人总是对别的漂亮女人更感兴趣,宋思雅瞄了瞄白玲的胸部。还好,大约是32C,比不上玉凤姐,跟自己差不多。可能不到二十二寸的细腰,两条腿没自己的长,脚下穿的却是与职业套装同色的高跟鞋。

  在市区里,白玲这身打扮算不了什么,但在春水镇这个落后的小镇上,她这么穿可算得上是时尚了。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抢了玉凤姐的老公,还跟自己的男朋友眉来眼去,宋思雅想想就气不打一处来。

  徐玉凤看出来宋思雅的异样,拉住她的手摇了摇,徐玉凤幽怨地看了白玲一眼,说起来,真正应该恨白玲的应该是自己,可一想到那个胎死腹中的孩子,徐玉凤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在农村,重男轻女的思想十分严重,许多人家生了七、八个女儿还想要生,即使倾家荡产,也只是为了能生个儿子传宗接代。徐玉凤不恨李正峰,因为是她自己身体的原因才导致不能怀孕。后来白玲怀孕了,徐玉凤还替李正峰高兴,因为他们超音波验出白玲肚子里的是个男孩。

  徐玉凤不怨白玲抢了她老公,更何况现在有了徐子兴,家里有了主心骨,她也不再是孤单单的一个女人了。正因为自己曾经度过一段孤单生活,才更了解一个妻子没了丈夫的痛苦,所以她很同情现在的白玲。

  白玲和徐子兴在派出所里勾搭,她早就发现了,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除了觉得有些对不起宋思雅外,她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徐子兴是个好男人,还是那种不是一个女人所能霸占的男人,他很强,无论是在床上,还是在床下。

  白玲在前头带路,也许是不好意思吧,她一直没开口。三个人谁也没吭声,默默地走去白玲家。

  回到家,白玲指着电话对徐玉凤说:「姐,你要打电话就随便用吧,我去找几床被褥出来。」转身往里屋去了。宋思雅也想跟着她往里屋去,被徐玉凤一把拉住:「宋思雅,现在不是时候。」

  宋思雅想起这件事就有气,在路上的时候,她愈来愈气恼,想趁着这个机会眼白玲说清楚,叫她不要再缠着徐子兴。

  「玉凤姐,我只是想跟她说几句话。」宋思雅挣脱不了徐玉凤的手,便道。徐玉凤说:「姐知道你想跟她说什么,但不是现在。她也挺可怜的,大过年的,你就让她安心过个年吧!」

  宋思雅跺了跺脚委屈地说:「可她就是不知好歹,以前抢了你丈夫,现在又来抢我的。玉凤姐,我这口气咽不下啊。」

  「思雅,我知道你心里苦。可你也想想,这事情也不能怪人家,肯定是小兴先去招惹人家的,否则人家也不至于……」

  宋思雅咬咬牙气道:「都是徐子兴这个色鬼,看他这次出来后,我怎么收拾他。」

  徐玉凤笑道:「就是咱们姐妹联合起来还治不了他?思雅,你先坐会儿我打个电话给杏儿。」说着拨起电话来。


第六章 派出所偷欢

  白玲也不是没有察觉到宋思雅的异样,身为生意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本事还是有的,她看得出来宋思雅的脸色很不好。白玲心想,莫不是那事情给她知道了?一想到这,白玲心里忽然惴惴不安起来。

  二十四岁的时候,白玲的父母双双因车祸而亡。这对于大学刚毕业的白玲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那些天,她整个人儿像丢了魂似的,不知身处何地。在父母的葬礼上,白玲看到了肇事司机的老板——李正峰。

  虽然白玲恨透了那个肇事司机,但却不恨这个运输公司的老板。不但不恨他,反而在李正峰的关怀之下,爱上了这个有妇之夫。

  白玲被李正峰的关心所打动,彻底爱上了这个大她十多岁,还有个上高中的女儿的有妇之夫。爱情是没有任何偏见的,白玲爱李正峰,而李正峰同样被青春美丽的白玲所打动,于是,他们双双坠入爱河。

  一年之后,白玲怀孕了,李正峰告诉她,他想跟原配离婚。白玲没有说话,她知道自己是第三者,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要求李正峰,但她知道,李正峰是不会亏待她的。

  六个月后,医院测出她肚子里的是个男孩。白玲当时十分高兴,人,谁不是自私的?白玲又何曾不想抹掉脑门上的「二奶」这两个字?果然,李正峰下了决心,彻底地与徐玉凤断绝关系,签了离婚协议书。

  白玲的婚礼是在自家屋里举行的,他们没有邀请请任何人来参加婚礼,连杏儿也不知道。一九八三年,农历七月初七,挺着个大肚子的白玲,在家中穿着洁白的婚纱与身着礼服的李正峰,一脸幸福地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那天晚上,是白玲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往后的日子里,夫妻俩恩恩爱爱,甜甜蜜蜜。

  可好景不长,就在白玲即将临盆的时候,一群恶棍把她打流产了。一个小生命,就这么没了!白玲哭了整整一天一夜,谁劝也不听,最后晕了过去。

  但这打击并不是致命的,医生带来一个毁灭性的消息:她再也不能怀孕了。一群恶棍,不但杀了她的孩子,更毁掉她生孩子的希望。
首节上一节75/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