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76节


  年底的时候,李正峰的死,让白玲的人生彻底垮了!白玲在没了孩子后,又没了丈夫。在那几天,她心灰如死,如果不是杏儿看着她,她早就自杀了。

  冥冥中似有天意,在父母双亡时,李正峰走进了她的生命;而在丈夫死后,又一个男人走进了她的生命。徐子兴,这个禽兽,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自己可是他的九舅妈,他竟然连自己的舅妈都不放过。

  虽然白玲很感激徐子兴在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自己,但她对这个坏外甥仗酒强奸的事仍不能释怀。她觉得自己对不起刚刚死去的丈夫,她恨自己,也恨徐子兴。更恨老天,为什么要让徐子兴长得那么像李正峰。

  当徐子兴第二次来到家里的时候,白玲觉得是丈夫回来了!她把徐子兴当成了丈夫的替身,她不能原谅自己的行为,可心里却偏偏由不得自己。她太孤单了,太寂寞了,徐子兴在这个时候来到她身边,让她有了安全感,有了满足感,她渐渐地离不开徐子兴了。

  这次徐子兴被拘留,她也很担心。当她来到税务所所长家,看到徐子兴名正言顺的女朋友时,白玲有些心灰意冷。宋思雅是那么的漂亮,那么有气质,最重要的是比自己年轻!虽然白玲没想过要独占徐子兴,但看到他的女朋友时,白玲还是忍不住伤心。

  可她现在已经离不开徐子兴了,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

  白玲从屋子里抱住一床厚厚的棉被,这是她结婚时新买的被子,还没用过呢。

  徐玉凤也打完电话,正拉着宋思雅不知在说些什么。白玲在生意场上是个女强人,能说会道,可现在她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想了想才说:「你们还没吃午饭吧,我这就去做。」

  徐玉凤拉着宋思雅道:「我们也来帮忙。」宋思雅不愿跟白玲待在一起,可手被徐玉凤拉得紧紧的,只好不情不愿的到厨房帮忙。

  徐玉凤的手艺是三女中最好的,烧菜是她的拿手好戏,徐子兴也常在宋思雅面前夸她。宋思雅已经拜徐玉凤为师,向她学习烧菜的手艺了。俗话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就得抓住他的胃,宋思雅现在正学习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妻子,而徐玉凤则是她最好的榜样。

  宋思雅等锅里的油烧开了,把菜倒进锅里,突然油锅传来「辟啪」两声,锅里燃起大火,烧着了她的袖子。宋思雅尖叫着把锅扔了,拼命地甩着手。徐玉凤和白玲两个女人也吓坏了,好在白玲反应快,抄起水勺就往她手上浇。

  嗤!白烟升起,宋思雅手上的火被扑灭了。被吓坏了的宋思雅「哇」的一声扑进徐玉凤怀里大哭:「玉凤姐,我好怕,好怕……」

  宋思雅是个独立女性,她胆子本来不小,如果胆小,她也不敢一个女人来到春水村这种僻远山村教书了。但这几天她又是受委屈又是担惊受怕,一个刚踏入社会的小姑娘,心理承受能力本来就弱。这把火可把她吓坏了,好在白玲浇水浇得及时。

  「我去拿点药!」白玲转身就去找药了。徐玉凤搂着宋思雅回到客厅沙发上坐下,好一会儿,宋思雅才停止哭泣。白玲拿了些烫伤药膏来,徐玉凤掀起宋思雅的袖子,她的手臂上红红的一大片。徐玉凤心疼地说:「痛不?瞧这烫的,来,姐给你上点药。」

  宋思雅乖乖的伸着手,让徐玉凤给上药。

  白玲说:「都怪我,要是不让你们去厨房,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怎么能怪你呢?是思雅自个儿不小心。」徐玉凤道。

  宋思雅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白玲,刚才白玲救了她,她很戚激白玲。但是这个女人让她心神不定,才导致烧菜时不小心受伤。这因果的事情,还真难说清楚,很复杂。经过这一折腾,宋思雅对白玲的态度好了点,道了声「谢谢」 。

  白玲说:「都是一家人,别见外,这是应该的。」

  但是,宋思雅并没有因为白玲相救而放弃成见,心里嘀咕,谁跟你是一家人?

  这回白玲说什么也不让宋思雅下厨房了,跟徐玉凤两个人到厨房里忙活一阵,香喷喷的饭菜就端到桌上。白玲拿出个保温饭盒,先给徐子兴盛了一盒饭菜。徐玉凤笑着说:「一盒饭哪够他吃的?他饭量大着呢,白玲,还有饭盒吗?再找个来。」

  「呀,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他这么能吃。」

  「哼,他就这点本事!不但能吃饭,还能吃人呢!」宋思雅看着白玲给徐子兴盛饭,心里有些不高兴。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让白玲尴尬地站在那里盛也不是,不盛也不是。

  徐玉凤拉拉她衣角说:「思雅,说什么呢!白玲,你别介意,这丫头喜欢乱说话。」

  白玲微红着脸说:「思雅妹子不愧是教师,能说会道的。」

  宋思雅一听,不乐意道:「教师怎么了,不会说怎么给学生们讲课?」

  白玲摇着手说:「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误会。」宋思雅道:「哼,你不就是这个意思吗?你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那又怎么样?虽然我没什么钱,但总比那些整天勾引别人老公的人强多了!」

  白玲气得浑身发抖,颤着玉手指着宋思雅说:「你……」说不出半句话来,一转身,哭着跑进卧室,卧室里传来「呜呜」的痛哭声。

  徐玉凤生气了,说:「思雅,你怎么能这样?人家刚才还救过你,你……」

  宋思雅哽咽道:「我怎么了,我?人家偷我老公,我还得笑脸相迎?她救了我又怎么样?是她对不起我在先,我说她几句又怎么了?」

  「唉!」徐玉凤哑口无言,「都是徐子兴那个小坏蛋惹出来的事!」

  提起徐子兴,宋思雅就伤心,她趴在桌子上也哭开了。卧室里、卧室外,两个女人的哭声是那么相似,她们为同一个男人而哭,也同样为自己而哭。

  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时候,玉凤终于帮我送饭来了。范叔早给看守我的警员打过招呼,玉凤很顺利地进了拘留室。

  玉凤在床上铺着被褥,我打开两个饭盒,随口问道:「玉凤,怎么就你一个人来?宋思雅她们呢?」

  「哼,你还说!都是你!」玉凤收拾好床铺,头偏到一边,坐在床上不看我。

  我一边狼吞虎咽吃着饭,一边又问:「又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玉凤把发生在九舅家的事说了。

  事情都发展到这种地步了,我还能有什么话好说的?谁叫自己管不住下面的兄弟?我闷声不响,一个劲把饭菜往自己嘴里塞。

  今天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短短一天一夜,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又是走火入魔,又是被拘留,到了中午,自家「后院」又起火了。宋思雅是我名正言顺的女朋友,打死我也不会放手的。白玲又是个可怜的女人,在她身上我能得到很强烈的政府感。毕竟,她曾经是九舅的老婆。

  「我出来送饭的时候,她们还在哭呢。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她们可都是你的女人!」

  「玉凤,我头都大了。」我苦着脸说。她轻捶我一下,嗔道:「怎么不见你做那事儿的时候头大?」

  我邪邪笑道:「做那事儿的时候,我上面的头没大,可下面的头大了啊。」

  「呸,没个正经的。」玉凤脸红红的,我色心一起,趁她不注意,在她脸上香了一口。她拿出小手帕擦擦脸,嗔道:「脏死了,你也不嫌油腻!」

  古人说:饱暖思淫欲,这话果然没错。昨天晚上我还做过,现在我家兄弟又在向我喊饿了。玉凤眼尖,一眼就瞄到了那顶高高的帐篷,嗔道:「你、你怎么……这里可是派出所,你可不能乱来。」玉凤偷偷看了看门外,小心地把拘留室的门关上了。

  她不说还好,一说,我那欲火「腾」的一声,熊熊燃烧起来。眼睛色眯眯的盯着她丰满的胸部和漂亮的脸蛋。玉凤跟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很快就看出我的企图,脸蛋红得像是火在烧。她又强调说:「小兴,这里是派出所,你可别……」

  玉凤的皮肤很白,农村里的女人个个乌七抹黑的,像玉凤这样白嫩的肌肤还是很少。她的头发又黑又亮,梳理得整整齐齐,丰盈的胸部将一身新棉袄高高顶起。我咽了咽口水说:「玉凤,我知道,过来,咱们好好聊聊。」

  她在我身边坐下,我故意和她的身体贴在一起,淡淡的香味传来,撩拨得我心痒痒的,一把抓住她的手。

  「别,别,现在可是白天,而且……」她挣扎。

  我没有说话,心中却起了邪恶的念头。如果在派出所的拘留室里作爱,那是多么刺激的事啊。这个念头一旦在心中升起,就挥之不去。

  我强迫性地搂住她的腰,手指迫不及待的摩擦着她高高耸起的胸部。隔着厚厚的棉袄,依然感觉到她乳房的丰满。在我所有的女人中,玉凤的奶子是最大的,有35D吧。
首节上一节76/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