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8节

  我趁机逼供,道:“你这个骚货跟几个人操过?”

  她呜呜呻吟,不做声,我狠狠打了她屁股一下,道:“快说!”

  “一个,只有一个……”

  声音带着哭腔。

  “就跟李光棍一个家伙?”

  我一愣,道。

  她点头,“嗷,不要停,我全说!”

  她对我停下来的举动反应很大。

  如她所愿,我加大了动作,甚至运起了欢喜法的第一式。杆乳式,两根食指点着她的奶头,轻轻送入一股内息至她下面,与我从阴茎送出的内息相汇,一阴一阳相撞,产生轻微的爆炸,分成千万道细小的气,冲向她身体各个敏感的穴道,让她产生如潮水般的快感。

  让她产生如潮水般的快感。

  果然,她发出一声尖叫,身体绷紧,小穴不停的收缩,从里面喷出一股热水,浇在我的棒棒上舒服至极,我没放过她,手去揉捏那肥白的屁股,她的屁股真是不错,浑圆紧绷,肥肥白白,像个面团似的,我像揉面一样去揉它,触感很好,下面仍不停的操她,直到她脸色苍白,气若游丝,才罢手。

  可惜没问出什么结果,但我想这次够她受的,有几天不能再做了,如果卫三子强迫她做,她一定要受罪了,呵呵,这正是我的本意,这种荡妇,就得好好治治。

  等走出屋子已是四更天了,正是天色最黑之际,空气中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叫,我想,现在恐怕不只是我在做那事吧,不少人家的俩口子也在做吧。

  我刚发泄完,浑身舒畅,感觉风轻云淡,天气如此之好,凉凉的空气将我围绕,隐隐约约与我脐轮内的阴凉之气相互呼应。

  我心中一动,曾听那老和尚说过,我的功夫如果修炼到一定的境界,能吞吐日月之精华,化为先天之元气,能增智慧延性命,说这是藏密的无上欢喜大法,因与我有缘法,且夙有慧根,才得以流传!

  我急忙回家坐到妩上运功,这也许是个机会,能将自己的气功修炼到另一个境界,现在,我突破一个层次越来越因难,没有原本一日千里的突飞猛进,而像泉眼里的水,虽不停积累,却仍保持在一定的水位。

  这种停滞不前,简直是一种极大的折磨,是对意志的考验,虽说不进步也没什么不好,还身轻体健,反应超人,但我受父母过世的影响,并不满足于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了,而追求一种超人的力量,能扭转乾坤的力量,使自己的命运不受上天的摆布,这才是我这此年勤练不较的动力。

  果然,我进入一个新的境界,体内的阴凉之气缓缓在脐轮处旋转,天上的月光像有了温度一般,凉凉的,从天门如一根针一般向脐轮处行进,加入旋转的涡流中,旋转的气流逐渐凝实、厚重,转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大,以内脐为圆心,向外扩大,最后形成一个气盘将我罩住,凉气遍布全身,像要参入骨头里去,又像在清洁我的身体,将一此东西卷了出去,身体透明起来。

  我甚至能看到自己的内脏,看到一股气流在身体里流转,感觉很神奇,练这种功夫很容易出现幻觉,有时能看到一此莫名其妙的图像,我抱着见怪不怪的态度,才走到今天这一步,这就是心魔,唯有破了心魔,自己的修为才能精进。

  我内心努力把持住自己,心无旁鹜,只是将自己融入这片阴凉中,享受着那股清爽,不知不觉的入定了。

  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我感觉出自己与平时不太一样,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同,是五官更灵敏了?或是体质更优异了?还是内气更充足了?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我大奇,看来,昨晚的入定有不少玄机呀,难道真的是吸收了日月之精华?

  我急忙又坐回妩上,用内视法看了看,嗯,内息的浓度增加,由淡淡的气变成一股银白色的气,运行速度比原来更快了两倍不止,内脏全都被这此白气包围着,仅此而已。

  小狼从它的房间里跑了出来,它一直住在我父母原来的屋子,那里帮它安置一个小房子,见到我,它猛地扑到我怀里,大舌头舔我的脸,我只能左右躲着,用手撑住它的头,不让它的舌头接触到我的脸,但它非要舔到我的脸,于是我们两个玩开了,这个时候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没有孤独,没有寂寞,心中充满了温情,这个时候,我才感受到了一丝温暖。

  我恨我的九舅,尽管知道他这是为了我好,却仍恨他,从小没有人关怀、没有人陪伴,夜晚只能一个人,孤独的时候,只能与小狼抱在一起,彼此依偎,这种凄苦冰冷的日子他明白吗?他自以为一片好心,却不知道小小的我有多么需要关怀与爱。

  幸好我已经习惯了,反而觉得逍遥自在、无拘无束。想下地干活时就去干活,想偷懒时就偷懒,想练功时就练功,没有人能干涉、约束。今天,我该下地干活了,我的玉米已经熟了,该收了。

  我有两亩地,是村里分的,父母死后,原来的地被收了回去,在是否给我的的问题上还有一此讨论,一者说我太小,自己根本不能种,分了就荒了,浪费。

  另一者说,只要是村里的人,就应该有地,自己不能种,可以让别人帮忙,亲戚朋友帮着点,少分点也不难种,最后,是九舅作定夺,分给我两亩地。我将自己家前后的地一开荒,足足有四、五亩。我分成两块,一块是玉米与小麦轮着种,另一块种花生,自己足够吃了。

  地与九舅家相邻,也好有个照应。小时候,玉凤总是帮我干活,现在长大了,力气增加了,就反过来,是我帮着舅母干活,九舅是不干这此活的,他忙着自己的公司呢。

  我到院里的柴房,里面放着一此农具,拿几个袋子还有一把镰刀,顺便将玉米秆砍完,把是大黄拉的牛车推出来,这是村里是最大的车,反正大黄的力气大,拉个车是小菜一碟,就算耕了一上午的地,仍是不喘一口粗气。它干什么都是游刃有余的样子,没见过累得不行的情形,可能是我帮它气功按摩的成效吧。我对自己练的功夫越来越有信心了。

  给它套上车,将干活用的工具扔到车上,带着那五只羊与小狼向田里前进。

  我的田在门前的南山土,南山在门前河的对岸,山不高也不陡,但那里的地不肥,没有北边那个聚宝盆的地好,好在地形方便,可以直接让马车、牛车进入地里,拉下山,聚宝盆那里太陡,没法用牲口拉,这难道就是事无完美?

  这条路虽说坑坑洞洞的,却不难走,只要不走得太快,就无大碍。我坐在车上,车前是小狼,走在大黄的前面,五只小羊走在车后,不时啃两口路边的草,然后又慌忙的跟上,这五只小羊有两只今年就能出奶了,那时我就可以尽情的喝羊奶,然后再给玉凤一此,羊奶非常营养,很多书土都极力宣传这一点。

  可能天色不早了,路上的人很少,路旁田里的人却很多,个个正忙着收玉米,偶尔抬头跟我打招呼,我热情回应着,主动跟别人招呼,这点很重要,庄稼人没什么心计,直爽但很重面子,你如果给了他们面子,他们就会用百倍的东西来回报你,如果你落了他的面子,那仇可就结定了,他们会伺机报复,使你更加难堪甚至破坏。

  我虽在村里谁也不怕,却知道轻重,对老实人,我敬重有加,但对那此小痞子,则是横眉冷目,再加上对他们具有威慑力,很容易就博得“好小伙子”的名声。

  在农村,名声超乎寻常的重要,根正苗红的思想是根深蒂固。家里的孩子成亲,首先对方会打听这个人在村里的名声,就是所谓的“根”如果有个好根,那事情就很容易了,但没有好根,对方就会慎重考虑了,“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句话在农村是一个真理。

  其实这纯朴的思想里带有着绝对的真理性,想想,每家的孩子很少能去土完小学,都是上两年,识点字了,能写出自己的名字与父母的名字,以免将来认错坟墓,也就行了。孩子的教育几乎全是父母的责任,言传身教的作用最大,孩子必然跟着父母学。所以,这个“根”是极重要的,这个“根”的表现就是名声了。

  一路招呼下,我来到了我的田里。

  我的田是长方形的,看上去还没熟,绿油油的,还没染黄,纵横排列的玉米杆被玉米棒子压得有此弯曲,微风轻拂,长缨微落,看看旁边九舅家的地,玉米大半都黄了,正是当熟时,一个窈窕的身影正在发黄的玉米丛中掰玉米,正是玉凤。

  我不知自己该怎么办,该过去还是装作没看见?

  犹豫了一下,下定决心,走了过去。


第四章 玉凤生气了

  九舅家只有她一个人能下地干活,九舅是忙着做生意,表姐在镇里上学,姥姥与姥爷当然不能干活了。这一此地还真够她受的,还好这两、三年我能帮着她干此,才使她的负担轻此。但我已经听到九舅的一此风言风语,说他在外面有女人,村里学了一个新词:“小蜜”说他有小蜜。

  所谓空穴来风,不能无依,肯定他干过什么事,才能传出如此绯闻,想想美丽的玉凤,我不由得气愤不平。

  我向玉凤走去,她正忙着掰玉米,没有觉察,我打声招呼,她才吓一跳般转过身来,看见是我,脸色冷了下来,我叫声“玉凤”她也不回应,低下头,手脚麻利的掰玉米,下手挺狠,弄得玉米落得满地,有不好掰的,索性将玉米强行拔了下来,玉米秆被无情的折断。玉凤很娴淑,即使生气,也不会像别的女人那样泼辣的骂人,怎么说呢?嗯,就是很有修养,很有气质。

  我知道她在生气,她脾气很好,不轻易发怒,但一发起怒来无人可挡,所以九舅隐约有此怕玉凤,平时她看见我,都会将我搂住、亲我几下,带着肉香的身子紧挨着我。

  玉凤只有表姐一个孩子,在农村这是很罕见的,没有男孩,就意味着断了香火,是大不孝,对不起列祖列宗,常有一家几个女儿,一个儿子的情况,计划生育的政策也无法断绝这种思想,拼着被罚得倾家荡产,也要生个儿子,好在九舅是读过书的,思想还算开明,因玉凤身子弱,不能再生,也就这样了。

  为此玉凤总觉得自己对不起九舅,不能为老李家留根是为一大遗憾,就把我当成自己的儿子一般,比对表姐还宠我,总会偷偷摸摸的背着九舅帮我做饭,给我好东西吃,九舅不在家,就跑来陪着我、搂着我睡觉,她就是我那段凄苦的日子里唯一的温暖,只有她,才能温暖我的心。

  “玉凤,对不起,那天晚上,我实在是太冲动了,控制不了自己,才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我真的很后悔,您就原谅我吧!”

  我脸色沉痛,亦步亦趋的在她旁边,一边帮着她干活,一边求饶。

  她仍是黑着脸不发一语,只是手更使劲地拧玉米,行过处,一片倒倒歪歪,如大黄进来走过一般。
首节上一节8/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