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春光无限好

春光无限好 第9节


  看来她确实非常生气,平时我淘气惹怒她,只要我装装可怜,认个错,她也就消气了,但我这次的确太过分,真的把她激怒了。

  “玉凤!”

  我声音拖的很长,上前拉她的手,祭出撒娇大法,这一招屡试不爽,是必杀技,只可惜这次失效了。呵呵,想想也是,我都这么大了,这一招的威力大大减弱,如果别人看了,一定会浑身起疙瘩。

  “啪!”

  她将我的手打掉,仍是不理我,我终于明白,这次她是真的很生气。

  于是我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跟在她身后,帮她干活。有时候,不能只用口说,行动的效果远比用口说好上百倍。

  就这样,我们彼此沉默,干着自己的活,我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只能让她慢慢消气,也就没那么急于说话,只是干活,这招叫欲擒故纵。

  很沉闷的到了晌午,由于我用了力气,速度很快,已经将她家两亩地的玉米都收完了,玉米秆也被我用镰刀放倒,只等着叫大黄拉回家了。

  这时候已经到了正中,很热。玉凤穿的楼子是素色的,而且很薄,在玉米地里很闷,而且玉米秆的叶子总在你想不到的地方存在,让人气恼。我呢,因为体质不同,虽说觉得有此闷热,却不至于出汗,但她就不行了,很快就汗流浃背,衣服几乎湿透了,我既有此心疼,又有此心动。

  汗水将她的袂子粘到身上,现出她瘦弱而诱人的身子,肩膀很窄,背脊成一道优美的弧线,看得我下面都硬了,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性感吧。

  她的胸脯很大,奶子的大小软硬我更是了如指掌,想到我曾摸过的奶子,心中更是冲动,腰细细的,在这里很难见到这么细的腰,村里妇女的腰大都很粗,可能是因为在田里劳动的关系吧,这么细的腰使她本来不大的屁股显得很大,一走动起来,扭着腰肢,风情无限,这一切都让我心中的火腾腾的烧个不停。

  可能是她看到我热辣辣的眼神,脸有此发红,使她本来白晰的脸上增加了一种妩媚妖艳,这是以前端庄娴淑的玉凤吗?怎么像个小姑娘似的?那种羞涩是妙龄女子特有的,动人而诱人。我甚至能看到她脖子到胸脯的那抹羞红,真想扒开她的被子,看看她的奶子是不是也红了。

  我将大黄带过来,小狼也跟着跑来,见到玉凤,摇头摆尾的往她身上蹭。它对别人都是一昏凶恶的样子,唯独对玉凤好的不得了,每次都亲热的很,玉凤对它的灵性也很喜爱,每次九舅在家请客,剩下的饭菜都会拿过来给它吃,小狼也很领情,别人的东西它看都不看一眼,更别说吃了,对玉凤给的东西它很放心。

  跟小狼亲热了一阵,玉凤的脸色有此缓和,由乌云密布转成多云。在我的坚持下,她在一旁歇着,我来装车。

  两亩地的玉米,一车是根本不可能装得下,只能装多少是多少,用玉、米秆在车两旁挡着,往车上装玉米。

  我本来不出汗,也不累,但是这个时候要装可怜,千万不能逞英雄,于是我运功,逼自己出汗,还装出一昏气喘吁吁的样子。

  不愧是心疼我的女人,终于看不下去,道:“子兴,歇会儿,又没人逼着你干!”

  虽说语气有此硬,但她总算开口了。

  我急忙气喘吁吁地道:“玉凤,我……我不累,没事,再……再过一会儿就……好了。”

  说着,又急忙的干起来,比刚才还卖力。

  忽然看到玉凤的脸又红了起来,我感到有此莫名其妙,难道我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我的下面一直硬着,支起了帐篷,这可无法瞒着别人,她离我这么近,一定看得清清楚楚了。

  我看到她的眼不时朝我那里偷偷看一下,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这使我的下面更硬了。

  很快,我将车装好,准备回家,我们分坐在车的两旁,她也不大说话,只是抚摸着大黄,弄得大黄拉车时眼睛都睁不开,看得我有此嫉妒它了,我忽然觉得,如果就一直这样,她静静地待在我的身边,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或许,这正是我心底一直驻存的念头,如果有一天,她与我在一起,在我的家里,像母亲或者像媳妇一样对我,就我们两人,不再分开,她帮我做饭,帮我洗凉,帮我暖被窝,睡觉时我能摸着她的奶子,搂着她香甜入睡,那将是怎样的美妙!

  我正想入非非,忽然觉得有此不对,忙收起心神,竟发现有一辆马车从坡上奔来。这条路不宽,只能通过一辆车,无法并排走两辆车,只能依次走,用城里的话说,它就是条单行道。那辆马车速度很快,等我发觉时,已经离我们不远了。

  我发现车上没有人,一定是匹受了惊吓的马,这样的马很可怕,见人踢人,根本无法控制,只能跟在它身后,等它跑累了再抓住,如果想强行抓住,很难!

  这时候,我顾不得别的,一把将玉凤拖过来,她已经吓得不能动弹,任由我将她搂住。我也顾不着享受她娇小幽香的身子,只是狠狠盯着那辆马车,口中呼喊大黄朝路边的田里走,还好大黄很听话,很快走进了路边的田里。但是,有此事你避是避不了的,那马竟鬼迷心窍,朝我冲来,有深仇大恨一般,我能看到它发红的眼睛,露出疯狂的光芒。

  我一股蛮气冲上来,上午被玉凤冷脸相待的怨气发作了,恨恨地想:“好你个畜生,竟敢来惹你大爷,看我治不治的了你!”

  又把玉凤放到车上,大声道:“抓住车,不要下来!”

  我下了车,对玉凤的招呼置之不理,私下暗暗运气,等那马车过来,转眼间,它到了我的跟前,狠狠瞪着眼,在它撞向我的一瞬间,我朝侧边闪了开去,随即在它侧腹上用力打了一拳,但没躲过马车,被马车撞了一下,跌倒在地。

  只听一声尖叫:“子兴,不要!”

  是玉凤的声音,我从马车扬起的尘土中看到她跌趺撞撞的跑下车,冲过来,和刚才的惊马相比毫不逊色。

  她冲过来一把搂住我,急急问道:“子兴,撞到哪了?痛不痛?”

  她的话有此语无伦次,满脸焦急,有此想哭的样子,我心中有股暖流升起,眼睛有此发涩,不自然地笑道:“玉凤,我没事,只是让马车撞了一下。”

  她见我说话好好的,突然搂住我,将我的头抱在怀里,紧紧的,闷得我喘不过气,我的头被她柔软的奶子包住,柔软芬芳,我能听到她的心跳得很快。

  我终于喘不过气来了,急忙挣扎了一下,她才把我放开,我看到她的脸上布满了泪水,她将我放开,用拳头朝我的背狠狠捶着,边捶边道:“你这坏小子,就会逞能,就会逞能,你不知道这样是找死吗?说!还敢不敢?”

  眼睛睁得大大的,脸色苍白,嘴唇还有此哆嗦。

  我知道她被我吓得不轻,虽被她打,心中更温暖,恍如回到过去。

  从小我就很淘气,没了父母更是变本加厉,玉凤对我很好,但也很严厉,有时我太顽皮,她会骂我也会打我,我知道她是为我好,也不反抗,她会边打我边流眼泪,好像是被我气的,我心里反倒过意不去,她打我时,我就用打是情骂是爱来说服自己,我的心里不仅不生气,反而感觉很快活,想到还有人管我,我不是没人理的孩子。

  今天,她又打了我,看样子她确实吓得不轻,这两年她已经很少打我了,一者是我长大了,她能跟我说道理了,再者,我也没小时候那么淘气了。

  她的眼泪又流下来了,这时候的她,骨子里透出一种我想抱在怀里小心呵护的东西,我恨不能将她永远抱在怀里不放开。于是,我紧紧抱住了她,道:“玉凤,我再也不敢了。”

  她的激动心情渐渐平息,叹了口气,道:“唉,我这是上辈子欠你的,让你这辈子来折磨我。”

  我不言语,只是抱着她,感觉她娇小而丰腴的身子散发的香气,已经软下来的东西又硬了起来,我越抱越紧,想把她揉碎一样,她也没有挣扎,可能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醒过来。

  我忽然重心不稳,我们两人一起倒在田里,她开始挣扎,我只好放开。

  她忙乱的起身,仓促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脸色红红的,道:“快起来,你看,那匹马怎么倒在那里?”

  我这才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两个人正蹲在发疯的马车旁,那匹马已经倒在地上,口角出血。

  我知道这匹马已经完了,马是不能躺下的,躺下就意味着不正常,即使睡觉时它也是站着的,顶多在地上打两个滚。

  我走上去,看着它,这时它的眼睛已经失去刚才那股疯狂的光芒,只是哀伤的望着它的主人,蹲在一旁的主人是卫世昌,是一个老实人,在村里也是个令人尊敬的人,因为他的手很巧,什么都会做,种庄稼更是拿手,在村里辈分很高。

  他对马的爱护是出了名的,这时见到马可怜的神情,真是伤心欲绝。他口中喃喃自语:“这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首节上一节9/33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的支书生涯

下一篇:山村避难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