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山村避难记

山村避难记 第3节


  她的力气挺大,但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我的体格很好,而且在上大学的时候因为爱好,叫父亲出面,我在大学附近的一家体校的武术队混了两年,还弄到个结业证,算是有点工夫在身。

  我把翠花的双手背到她身体后面,用一只手抓住,她一反抗,我就往上一提,使她无法动弹。

  同时我用另一只手把她的裙子往上翻,她的浑圆的一双大腿和结实的屁股就露了出来。

  我看到翠花的皮肤很好,穿的是白色的三角裤衩,不是很紧,我一拉就来到腿弯处,这会整个屁股全露出来了。

  我在他屁股上摸起来,感觉很好,可惜没时间仔细玩了,我伸手到她的屁股缝里去摸她的d穴,感到yin.chun挺柔软的,可能是因为我摸她的要害部位,翠花又是一阵反抗,我只好把她的双手又向上提,她被我弄成只有头压在炕上,上身支起的姿势,这样一来她的白花花的屁股就显得更好看了。

  我快速的解开自己的裤子,把勃起的大ji!ba掏出来,一看,硬的都发紫了。

  guitou渗出不少黏液,好象从来都没有这么粗这么大过。

  我握住大ji!ba,对准那d穴的裂缝开始慢慢的用力。

  翠花的yd很干,插入十分费力,但我还是插进去不少。

  她虽然脸对着炕看不到我的动作,但她还是知道正试图进入她身体的是我的大ji!ba,她左右扭动屁股躲闪我的入侵,但毫无用处,我的大ji!ba在逐渐深入,guitou产生温热的快感。

  翠花还试图翻转身体,我不得不把她的双手又向上提,我听到她嗷的叫了一声,显然我扭疼了她的胳膊。

  翠花不在挣扎了,但开始小声的哭了起来。

  我这时已经不能怜香惜玉了,腰一用力,坚硬的大ji!ba一下子全根进入翠花的身体。

  翠花被我顶的哼了一声,带着哭腔说:“你放开我的手吧,胳膊要被你扭断了,我让你弄就是了。”

  我不太相信她的话,但我也不怕她能跑掉,而且这样弄我也实在是不舒服,于是我松开她的手说:“翠花姐,我也不想对你用强的,只要你听话,我好好的弄,我舒服你也舒服。”

  翠花立刻用手捂着脸,也不理我说什么,就是一个劲的哭,听得我闹心,心想:

  那你就使劲哭吧,我可要弄了。

  我开始在翠花的d穴里抽送我的大ji!ba,一会长抽长送,一会贴根狠顶,完全不在理会她的感受。

  翠花虽然三十七岁了,这d穴却还有一定的紧度,再加上我欲火高涨的缘故,大ji!ba感觉舒服极了。

  我一边操着翠花,一边还用手抓住两瓣屁股玩弄,屁股很白,也没有疙瘩什么的手感很好,结实中带着柔软,典型的农村女人因辛勤劳动锻炼出来的屁股。

  我贪婪的把玩着,继续奋力抽插她的d穴。

  也就操了三五分钟光景吧,我发现翠花的yd已经不象开始插入是那么干涩了,竟有了不少的淫水,使我操起来快感倍增,原来女人被强奸多少也是有些快感的,要不翠花怎么会有淫水分泌?

  有人认为女人被强奸时yd产生分泌是女人为保护yd不受到创伤而自然的生理反应,我看都是他妈的的屁话,我认为此时女人不过是心理上难于接受罢了,而生理感觉和平常被男人操时就没什么不同,因为我发现翠花在yd开始分泌淫水的时候已经停止了哭声,代替的是一声高一声低的哼叫,这显然是女人产生性快感的情形,只不过任何女人在这种情况下都无法正常表现出来罢了。

  就因为发现了翠花的着一变化,我操得更加津津有味,而且我把身体压在她的身上,从后面亲吻她的脖子和耳垂,同时用手去摸她的乳房。

  翠花并不躲闪,但也不配合。

  因为她的乳房被压在身体和炕之间,我的手伸不进去,只好在其它地方胡乱摸。

  就这样又操弄了一会,翠花的d穴里淫水更多了,我的大ji!ba的抽插已经十分通畅,舒服极了。

  我忍不住问翠花:“翠花姐,你的d里已经这么湿了,是不是被我操得很舒服啊。”

  这真是个可笑的问题,即使翠华真的舒服,难道会说出来吗!


   三 色利并用

  我真的认为翠花有快感,见翠花不回答我,我又问,“你要是也舒服,我多操你一会,让你也过过瘾。”

  翠花一听我这样说,立刻哀求说:“求你了,快点弄吧,要是被人看见了可怎么好。”

  翠花到是提醒了我,我光顾舒服了,忘了着是大白天,真要是大堂姐春兰他们回来,看到我正趴在一个三十七岁的女人身上猛干,可真是丢人现眼死了。

  于是我抱紧翠花,大ji!ba又是一顿猛操,撞的她的屁股啪啪作响,这种声音听起来更使人兴奋,有几下因为用力太猛,翠花被我操得大叫,哀求说:“你轻点,我很久没和男人弄了,你..你把我的d弄疼了,啊..”

  我一听差点笑出来,哪有被强奸的求强奸的轻点操的,我可是第一次听到,呵呵,因为我是第一次强奸女人。

  又操了几分钟,我终于到了快感的顶点,贴根狠顶了几下,把大ji!ba完全没入翠花的d洞里开始rou!gun,足足射了十多下,每一下都强劲有力,舒服异常,看来我这些日子确实存了不少的货。

  我估计翠花肯定没有被sj量这么大的大ji!ba弄过。

  翠花在我rou!gun的刹那双手紧握,发出比先前更大的叫声,肯定是那d穴被sj烫得挺舒服。

  “快下去吧。”听到翠花的声音,我才从快感中回过味来,赶忙从她的背上直起身,提上裤子,大ji!ba湿漉漉的我也不管了,我看到有不少sj落在翠花被我扒到腿弯的裤衩上。

  翠花也不管那黏呼呼的sj,匆忙也提上裤衩放下裙子,跑到炕的另一边看着我‘脸上还能看到泪痕和被我操弄出的红潮。

  她看了我有好几秒钟,然后倒在炕上捂住脸,一言不发。

  发泄完的我开始觉得自己太不是人了。

  翠花虽然长的不错,但毕竟是一个三十七岁的农村女人,而我呢!

  却只有二十七岁,竟鬼死神差的把她给强奸了,看来人在特定的环境、特定的时间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

  我觉得很对不住眼前的女人,应该为她做点什么表示我的歉意。

  我走到她附近的炕沿上坐下,缓缓的说:“对不起,翠花姐,不知道为什么,我太想女人了,希望你能原谅我。”

  翠花还是捂着脸:“你走吧,我不和春兰他们提就是了。”

  我没想到翠花竟会这样,有些感动,真诚的说:“翠花姐,我用什么可以补偿我对你的伤害,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人都被你弄了,还补偿什么啊,我什么也不要,你走啊,我要自己呆一会。”“要不我给你钱,你说吧,你要多少?”

首节上一节3/5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春光无限好

下一篇:盲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