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山村避难记

山村避难记 第34节

  我正好要买些东西,就问海林怎么去,海林说赶马车去。

  我也想出去走走,就说要跟海林一起去,海林一听十分高兴,立刻跑回去套马车了。

  大约四十分钟的路程,我们到了新台乡的集市,卖东西的人很多,商品也挺丰富,但适合我用的并不多,但也只好将就了,而且我给三姑家所有的人都买了些东西,路上知道海林的媳妇天华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当看到海林总盯着那件孕妇装的时候,我偷偷的帮他买了下来,海林要买的东西,我也都抢着给他付了钱。

  我看到四周的人群先是惊讶的看着,然后羡慕的看着海林。

  海林悄悄告诉我,我们这里还没有人象你一次买这么多东西的呢,我也发现就连小贩们看到我和海林拿着那么多东西,都拼命的喊着我还需要什么。

  来的时候我身上带的现金并不很多,我担心我总是呆在三姑的家里而不去看看其他长辈,时间长了他们一定会不高兴,于是我让海林带我到这里的银行。

  到了才知道,只是一个小储蓄所而已,还好也连网了,我可以取出钱,但现金不够,没有达到我想取的数目。

  离开银行的时候,储蓄员提醒我,多取的话,要提前一天预约。

  又坐马车回来,进前村拐个弯,到三叔家门口停下。

  三叔在家,我和他胡乱编了些理由,然后给每个长辈一千元钱,让三叔帮忙给捎去。

  回到后村后,海林先送我,一看三姑她们都没回来,门也锁了,海林要我到他家,我就跟了去,把我买的大堆东西先放在他家。

  海林的媳妇天华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也没有在家,这样我正好可以随便些,坐马车实在是件遭罪的事,颠得我的骨头都疼了,于是我栽在炕上休息。

  海林叫我晚上在他家吃饭,我知道他是要谢我赶集时帮他付了买东西的钱,也就没怎么客气。

  我两说着闲话等海林的媳妇天华回来,说着说着,海林突然问了一句让我十分吃惊的话,“贵宾哥,你是不是和我姐惠芝好过了。”我知道海林这么问一定有原因,就反问到:“你怎么知道的?”“是..是那天晚上我正好去我姐家,在屋外听到里面我姐的声音,以为是别的什么男人欺负她,我正要冲进去,却听我姐说你的名字。”“是这样,你认为我们不应该这样是不是。”“贵宾哥,你和我姐好我还替你们高兴呢。”“为什么?”“我姐她也该有个男人照顾,对了,我觉得你和我姐干那事的时候,我在外面听着,感到我姐好象挺开心挺舒服的样子。”海林的话让我莫名其妙,“我又不是强迫惠芝的,她当然开心舒服了。”海林犹豫了一下说:“我也觉得男女干那事的时候女人应该开心的,可不知为什么,天华一点也不喜欢和我干那事,每次都好象很不舒服的样子,贵宾哥你有文化,你说说这是因为啥?”海林二十一岁,他的媳妇天华十九岁,结婚有半年多,我估计两个人对xinjiao还不怎么了解。

  在农村很少能接触到和性有关的东西,所以年轻人的性知识很匮乏,其实就是成年人也难说懂得多少。

  “这个嘛,很难说了,象性冷淡、性器官畸形、爱抚的方法错误等都会使女人讨厌xinjiao,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原因。”“这么多原因啊,听不太懂,有点懵,我就知道我的那个和别人的没什么区别,天华的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看过她一个人的。”海林虽然听得糊涂,但也明白了一点。

  “唉!海林啊,你这么问我实在说不明白,你自己慢慢体会吧。”我搪塞。

  海林有些失望,但就是医生一时半会也无能为力啊,我有什么办法。

  这时候天华回来,小两口在外面嘀咕了一会,天华才进屋和我打招呼,然后就忙着做饭去了。

  海林叫我先歇着,然后把我买的东西送到三姑家,并告诉三姑我在他家吃了。

  海林一会就回来了,告诉我已经和三姑说过了,接着就跟着媳妇天华忙着,我感到小两口彼此对对方都挺好的。

  天华是一个模样一般的女孩,对了,应该说是女人,农村结婚太早了,女人过了二十岁基本怀里都抱着孩子。

  但我看不出她有什么不正常,难道她身体有缺陷,不象,心理上有毛病,也不象,我看到她和海林很亲昵。

  我觉得毛病大概出在海林和天华的方法上,要是一个女人头几次和男人作爱体会不到快感而只有疼痛,时间长了,即使不疼了,也会害怕作爱,越是害怕就越是没有快感,形成恶性循环,久而久之,就会变成性冷淡甚至性恐惧。

  这么年轻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是性的快乐,真是很悲哀。

  天已经完全黑了,小两口也终于忙活完了。

  我叫天华一起上桌吃饭,天华看海林,我说没那么多讲究。

  海林看我不是客套,于是也就让天华一起吃。

  天华弄了很多的菜,吃着都挺可口,没想到才十九岁就有这么好的手艺,怪不得海林这么疼爱她。

  海林不怎么能饮酒,但十分热情的陪我喝,一大杯下肚后,我担心他喝醉,就说别喝了。

  海林看着我,又倒满,然后喝了一大口,说:“贵宾哥,你说我刚才问你的我该怎么办?”我很意外,海林竟在自己媳妇的面前又提起那个问题,我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看到天华不知道海林问的什么,还傻呵呵的听我回答呢。

  “海林,根据你说的那么一点,我实在判断不出来毛病在哪。”我只好再次搪塞。

  海林的眼睛都喝红了,“要不,我和天华做一下,你在一边看着,给我琢磨琢磨。”天华在一边一下子知道丈夫说的是什么了,顿时羞的粉面如云,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或说什么好,我知道这让她太难堪了。

  “海林你是不是喝多了,怎么说这样的话,我可要生气了,你怎么能把自己的老婆脱光了让别的男人看,再说就是你愿意天华也不会愿意啊。”“只要能让天华知道做那事是舒服的,我不在乎,天华也会答应我的,只要你答应。”海林看着自己的媳妇天华。

  我也看着天华这个十九岁的小女人,心里一动,看真人表演一定很刺激,“天华是不会答应你这无理的要求的。”“要是天华答应了呢?”海林和我叫板。

  “这..这可是你们要求我的,我先说明。”我有些来气,心想你愿意让人看你操你老婆,那我就免费欣赏了。

  天华一直没来得及说什么,这时候被自己的丈夫哀求着,“天华,你答应我吧,贵宾哥对那事很懂的,要是不让他帮咱们看看,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做那事的乐趣了。”天华捂着脸跑出屋子,海林立刻追了出去。


   二十四 更雷人的请求

  我等了一会,不见他们回来,心想这海林到底年轻,喝点酒就瞎闹,唉,不管了,他们自己的事之间处理吧,我可要走了。

  我忽然有点想惠芝,决定去惠芝家和惠芝温存一会。

  我还没出屋,海林和媳妇天华竟回来了。

  海林见我要走,忙说:“贵宾哥你别走啊,天华答应了。”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我看天华只是低着头,知道海林说的是真的,看来我不看都不行了。

  “那好吧,首先说明,我也不能肯定就能帮你们,要是你们还是没意见的话,我到院子里凉快一会,等你们准备好了叫我一声。”我说完就除去了。

  我真不明白天华会答应这样的要求,不过那是他们的事情,看来我真的要看一场真人表演了。

  过了一会,海林喊我进屋,这时候我也莫名的兴奋起来,立刻就进屋。

  海林和媳妇天华这时候正躺在一个被窝里,天华用手捂着脸仰躺着,毕竟被别的男人看到自己作爱的情形实在难看,能同意已经是很大的勇气了。

  海林正光着身子挨在老婆的身边,求助的看着我。

  我坐到炕沿边上,“海林,作爱之前女人需要爱抚,你先亲吻抚摸天华一会。”海林一听,把天华的手拉开,就在老婆的脸上胡乱的亲吻起来,同时手在被窝里也在他老婆的胸脯、肚子、大腿上瞎摸。

  这时我从被子的缝隙里看到天华还戴着乳罩。

  “海林,你应该温柔一点,说点体贴的话,对了,你把天华的乳罩解下。”我看到天华此时一点愉悦的表情也没有,而且十分的紧张,我明白平时她就害怕xinjiao,现在我又在一边看着,她一定更紧张。
首节上一节34/5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春光无限好

下一篇:盲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