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山村避难记

山村避难记 第5节

  翠花没出声,沉默了好长时间,我虽然躺着,一直盯着她的后背。

  “其实,我也蛮喜欢贵宾弟的,又年轻又精神,能被你疼一次都心满意足了,可你刚才把我吓坏了,你呀..真是坏死了。”

  翠花对我说出这样的话,听得我惊讶极了,没想到她对我也起了淫心,果然名不虚传,不过我可高兴她这样。


   四 狼狈成奸

  我再次起身从后面伸出双手把她拦腰抱住,翠花这次很听话的把后背贴在我怀里,我双手不客气的一边一个握住她的大乳房,贴在她耳根说道:“原来翠花姐是中意我不是讨厌我啊。”“谁说过讨厌你了?”“那刚才怎么..”“哪有像你那样用强的。”

  我打趣说:“我要是知道翠花姐的心思,又何必那样啊。”嘴上如此说,但我心里更明白,即使她中意与我,难道以她和我的身份年龄等差距,她敢主动献身吗,还不是得我主动出击。

  我仔细而温柔的玩弄她的双乳,柔软的触感使人兴奋不已。

  翠花慢慢转头,把脸贴在我的脸上蹭了蹭说:“刚才你..感觉得劲吗?”“得劲到是得劲,就是心里又急又紧张,不是很过瘾啊!”这是我的心里话,确实如此。

  翠花脸红如霞,埋到我的怀里说:“活该你紧张,你那可是强奸。”

  我笑着说:“第一次强奸,没什么经验,下次就好了,呵呵..”

  翠花看我是笑着说的,知道是闹着玩,就说:“你可别再那样了。”

  我一边玩弄她的乳房一边继续说:“可是我有需要啊,在这里又没有女人肯和我..”

  翠花在我的挑逗下终于无法招架,两手压在我的手上,往她的胸脯上轻轻的按着。

  “你要是不嫌弃我的话,以后要是再想了就找我,姐姐让你泄火。”

  虽然在我的意料之中,我还是故意惊讶说:“真的?翠花姐你太好了。”“人都让你弄过了,还什么真的假的。”“哈哈..我现在就想了,翠花姐你说怎么办?”

  翠花故意看了看窗外,又看着我说:“现在不会有人回来,贵宾弟你想咋办就咋办,我听你的。”

  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我将翠花的身体放倒,侧身躺在她的身边,轻柔的亲吻她的脸颊、嘴唇。

  她回应着我,任我的贪婪的舌头进入她的嘴巴,而且还轻轻的吸住我的舌头。

  这时我的手已经一颗一颗的解开她上衣的纽扣,在解开最后一颗后,我的目光离开她的脸。

  我看到白色的乳罩下面白净的肌肤,因为是仰躺的姿势,她的乳房的形状并不十分好看,我去转看她的脸,她微闭双目,完全是一副任我所为的样子,我把手伸到她背后,解开乳罩,乳房得到释放,向两边腋窝斜垂着,原来三十七八岁的女人的乳房是这样的啊。

  我再一次用双手分别握住这柔软的肉团,开始慢慢的抚摩揉搓,直接的触摸有着不同的感觉。

  我开始亲吻翠花暗红色突出的ru/头。

  以前我从没有见过这个年龄的女人的乳房,翠花的乳晕很大,象鸡蛋那么大的一圈,和ru/头的颜色一样。

  我含吸了一会,感到口中的ru/头开始变得更硬更大,于是我转移到另一颗ru/头,而且这时我用双手把她的乳房向中间挤,使乳房看起来更加鼓胀,也方便我的舔弄。

  我几乎舔遍她胸脯上的每一处肌肤。

  翠花时不时的发出快感的哼声。

  我笑着问:“感觉这么样。”

  翠花没有回答,我接着说:“舒服的话想叫就叫,不用忍着啊。”

  翠花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又闭上。

  好啊,看你还能忍多久。

  我掀起她的裙子,去摸她的阴部,一摸毛茸茸的,才想起翠花的裤衩还在外面晾着呢,也好,省得我脱了。

  我在翠花的阴毛上抓了两把,就向下摸她的d穴,湿呼呼的。

  “翠花姐的d怎么这么湿啊?”“人家..人家刚洗过嘛。”

  我将中指按在她大约是yin di的位置,缓缓的画了两个圈。

  “哦..”

  翠花立刻发出呻吟声。

  “这会翠花姐怎么叫了?”

  翠花脸更红了。

  “贵宾弟你..你..坏死了。”

  我决定要仔细的看看翠花的d穴,因为刚才我根本就没有看清楚。

  我移动身体靠近她的腹部,没想到翠花的腹部看起来很平坦,只有两道浅浅的腹纹,显现出中年女人的特征。

  她的阴毛乌黑光亮,十分浓密,整个阴阜完全被阴毛覆盖住,几乎看不到皮肤,这时翠花的d穴已经向两边稍稍的分开,我可以直接看到肥涨的暗褐色大yin.chun里夹着同样颜色的小yin.chun,yin di大而突出,证明翠花此时已经十分兴奋。

  我将她的双腿分开,使自己趴在她的腿间,这样我更清楚的看到她张开的d口,d口里的颜色粉红,十分好看。

  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向那d口舔去,舌头很容易的伸到d口里面,同时我闻到了女人d穴散发的特有气味,还有香皂的气味,也许是翠花刚才清洗d穴时用了香皂。

  我感到翠花用手来推我的脑袋,抬头看看她问:“怎么了,翠花姐。”“贵宾弟,你怎么舔我的那里啊,那里很埋汰的。”

  原来翠花从来没有被人舔过d穴。

  真是没有想到,这么风骚的女人根本就没有享受过太多的性爱乐趣,真是白白风骚了这么多年。

  我以几乎有点同情的口气问道:“难道翠花姐从来就没有被人亲吻过这里吗?”“那里怎么能亲啊,我..从来没有过。”

  我继续用手抚摩翠花突起的阴阜和yin.chun。
首节上一节5/51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春光无限好

下一篇:盲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