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1节

正文 前言写给儿子看的日记

  坐在轮椅上,秦寿生不住地屈伸自己的脚趾头,希望通过肢体的运动,能让自己未老先衰的肢体得到改善。

  他并没有失去行走的能力,却习惯于坐在轮椅上,享受着被人推动的那种感觉。

  宽敞明亮的大厅里,充满了书卷气息。一排高大的书架上,摆满了书页发黄的古籍,甚至还有不少的竹简、木简在内;周边的墙上,价值亿万的古人名画就那样挂着;墙边的木架上、茶几上,一个个看似平淡无奇,其实却价值连城的文物,也乱七八糟地摆放着,有的还被人扔到地上,摔掉边角。

  一阵懒散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脚步声杂乱而且虚浮,让人感觉,这双脚的主人是一个比秦寿生还要苍老的人。

  秦寿生皱着眉头,眼角却露出慈祥的笑意来。显然,他对脚的主人非常疼爱。

  一个头发凌乱的青年东倒西歪地走下楼来。

  看见秦寿生的背影,青年眼睛中露出复杂的神情。里面有痛恨,有尊敬,有不屑,有惧怕,很多种神情交织在一起,就形成了复杂的眼神。

  青年向楼上大喊:“都他娘的下来!该滚的就滚,别在老子这里呆着。”

  楼梯轰隆隆地响起来,五六个眉眼疏松,穿着前卫的小女孩跑了下来。

  看见秦寿生的背影,小女孩眼睛中都露出崇拜兼且惧怕的神情。

  青年挥挥手,不耐烦地说:“看他干什么,一个老得都硬不起来,不能玩女人的老家伙,有什么值得你们崇拜的?都滚吧,老子不打电话,不许来骚扰老子。”

  青年拿出一小捆钱来,扔给其中的一个女的,算是对昨晚睡了她们做出的补偿。

  秦寿生一直静静地看着外边的风景,对青年没大没小的叛逆举动毫不在意。他经历过那个年龄,知道青年在做什么,知道他内心深处渴望着什么。

  他静静地坐着,直到青年又要上楼,他才开口说:“过来一下。”

  “干什么?”青年很不情愿地停下脚步,不耐烦地说,“昨晚那么多丫头,我忙到后半夜才搞完,困着呢。”

  青年再无礼,秦寿生也不生气,眼中露出的都是慈爱的光芒。他笑着问青年:“知道为什么给你起名叫秦彧吗?”

  秦彧哼了一声:“你们起的名字,我怎么知道?彧怎么啦,不过就是或字多了两撇吗?弄得那么多人见了我都叫我秦或,烦不烦?你说你自己没文化吧,干嘛给我起名字啊?也不看看自己的名字?秦寿生!哼哼,禽兽生的。你说说,这名字能见人吗?偏偏你就用了一辈子,让我也跟着丢人。上学的时候,同学都说我是禽兽的后代,让我感到无地自容。”

  秦寿生哼了一声:“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舍弃,这才是为人子女该做的事情。所以,三国时夏侯淳吞下自己的眼珠子,也不抛弃;我的名字是我的父母给起的,不管是叫阿猫阿狗、禽兽畜生的,我都会保留着。纵然这个名字是羞辱性极强的名字,我也会用一辈子的。我的父母,你的爷爷奶奶没有文化,但他们对我的爱,并不比别的父母少半分。用这个名字,为的是要我记住生我养我的父母。”

  秦彧摇头叹息:“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总把咱俩的辈分搞混了。你是我爷爷,你的父母我应该叫太爷爷,太奶奶的。嗨!我和一个老糊涂计较这些干什么?难道我也老糊涂了?”

  秦寿生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仿佛有千万把钢刀在他的心口扎刺,灵魂深处的隐痛重新发作,让他不由地捂住胸口,呻吟起来。

  秦彧脸上玩世不恭的神情立刻消失了,急忙拿起秦寿生身边的药瓶,服侍他吃药。

  过了一阵子,秦寿生脸上的痛苦消失了。

  留恋地看着外边的世界,秦寿生对秦彧说:“彧,是有文采的意思。我给你起这个名字,是希望你做一个真正的文明人,不要像我这样,本来是一个有着远大理想,非常善良的人,却因为种种不该发生的事情,结果被人看成恶贯满盈,死有余辜的恶棍。”

  秦彧郁闷地说:“别吹了!我倒想做一个好人。可有你在前头放着,我能有什么好的。人家都说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禽兽生的种,只能是畜生,不能是人。’所以,我也只有做禽兽,不做人。”

  秦寿生脸上露出抱歉的神情,对秦彧说:“孩子,苦了你了。我要跟你说的事情,不是要你不做禽兽,而是即使你是一个禽兽,也要伪装成一个人,一个让人称赞你是大善人的人。”

  秦彧靠了一声:“这不是篮球运动员劈胯——胡扯蛋吗?善恶是分明的。哪有既做坏事,又能让人赞不绝口的人呢?”

  秦寿生冷笑着说:“哪有?你看看那些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家伙,哪一个身上干干净净的?哪一个敢对天发誓,说自己一心向佛,从来没做过违背天地良心的事情?”

  秦彧不服,抗声说:“你心理变态,自己不是好人,就把别人都看成坏人了。我看历史书、纪录片中的英雄人物,还有那些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的烈士,他们连命都可以不要,就为了国家和民族的解放,难道他们也是恶人吗?”

  “你不能那么说,那个时代人的情操,不是被金钱和贪欲腐蚀的我们能够相比的。我们没资格和他们相提并论。你可以崇敬他们,可以敬仰他们,却不能用他们来衡量现在的人,那是对他们的亵渎。”

  秦寿生的嗓音有些低沉:“小时候,我最喜欢看的就是革命战争电影,想解放全人类;最喜欢做的就是抓特务,要让祖国统一,最大的理想就是当一名科学家,为四化建设做贡献。结果,我一个理想也没做到,自己却成了人们眼中的恶棍。其实,我不想成为一个惟利是图,冷血无情的人的。可是,为了生存,为了自保,为了成功,为了我和家人的未来,有些事情我不得不做,不能不做。很多在我看起来很正常的事情,在别人眼里,就成了十恶不赦的举动。长此以往,人云亦云,我就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恶棍了。”

  “听你的意思,你还是冤枉的了?可我听别人说你做过的事情,都是该进监狱的事情啊!”秦彧愤愤地说,“就因为你,同学们都不愿意理我。愿意理我的,也都是一些贪图我钱,想跟着混吃混合的家伙。真心和我结交的,一个人也没有。后来,我也想通了,我既然是坏人的后代,那就永远是坏人的后代,我也只好当坏人了。”

  “孩子,你错了。不要像现在的一些人那样,干什么都要弄得那么绝对。丑化我的人把我说得非常不堪,好像我秦寿生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似的。你小子说说,我做了什么灭绝人寰的事情了?”

  秦彧好仔细想想,自己的爷爷虽然名声不好,可确实没听说做过反人类之类的大事,反而是一遇到什么募捐之类的事情,爷爷都是捐款最多的人。他呆呆地说:“怎么会这样?他们把你说的和希特勒一样,可你却没做过太多的坏事,这是为什么?”

  秦寿生慈爱地看着秦彧,耐心地说:“这很正常。人的好坏,在普通人眼里,并不是看你的本质,而是别人的评价。自古以来,很多的英雄成了恶棍,恶棍成了英雄。为什么,全因为书写历史的人的好恶。所以,历史不可信,别人的评价不可信。孩子,咱们存在的世界是极端对立的世界。从生死、善恶开始,到高低、大小,善恶,都有着极端的对立。强和弱,是现今世界上最为对立的一种极端。世界上的人,大多都是弱者。弱者需要匍匐在强者的脚下,任由强者处置。这是自然法则。人类也摆脱不了这种法则,弱者都由强者统驭。但是,人类又让自己的另一大缺点成为他们自诩的优点,那就是虚伪。随着社会的进步,人类将虚伪发挥到极致。一个人从生下来,就被灌输什么善良、美好、服从、不能违规等理论。但是,社会上真的理论宣扬的那样美好吗?事实是,不是的。于是,那个接受了绵羊理论的人,就成了被强者驾驭的弱者。其实,他本可以成为强者的。有的绵羊发现自己被欺骗了,就不甘心,拼命反抗。反抗的过程中,有的绵羊死去了,有的绵羊成功了。”

  秦彧试探地问:“您就是那只成功的绵羊?”

  秦寿生苦笑着说:“是的,我就是那只成功的绵羊。只是这成功的代价也太大了。大到我差点‘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身上伤痕累累。若是能够选择的话,我真得不想反抗这种天地赐予人类的法则,而宁愿安安静静地度过一生,和老婆孩子过着平淡的生活。平淡,才是人生的真谛。可惜,我知道得太晚了。”

  秦彧惊奇地说:“爷爷,没想到你也这么伤感啊!我还以为,只有无能的人才会无奈和伤感呢,原来,你也有这种感受。”

  “小子,我也是人,也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命运眷顾,才让我站在很多人达不到的高度罢了。七情六欲,我一样也不少。“

  “包括女人吗?”秦彧笑嘻嘻地说,“爷爷,据说你当年可是个大情圣啊!”

  “那当然了,我秦寿生只要站在人群中,女人的眼中就没有别人了。哪像你小子,找女人不看质量,只看数量,纯粹的牲口,是个小牛犊子。还是我老人家的品味高,一生中找过的女人,都是些好女人,都是我值得回味的女人。”谈到女人,即使是老朽了,秦寿生还是不肯认输。

  好像要让孙子看到自己的闪光点,不要再这样放荡下去了,秦寿生揭开衣服,摸摸胸前的一道伤疤,“自豪”地说:“这是我为了国家利益,和小鬼子拼命时留下的刀疤。也是我这一生为数不多的可以自豪的事情了。或许,作为被人称为恶人的我,一直没有得到生活的报应,就是因为我做过的几件利国利民的事情吧。”

  “拉倒吧!”秦彧不屑地说,“爷爷,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人们都说,你那是和洋鬼子狗咬狗,一嘴毛。你先是和洋鬼子同流合污,然后再把洋鬼子给出卖了,赚个好名声。”

  “胡说!”秦寿生愤怒地说,“谁说的!老子要扒了他的皮!竟敢这样污蔑我!”

  “姑奶奶说的”,秦彧调笑着说,“爷爷,昨天你还被姑奶奶揍了,一声不敢吭,连躲都不敢躲。我不信你敢扒姑奶奶的皮。”

  “去!小东西,老子这是好难不和女斗。你以为老子揍不了那个娘们啊!”秦寿生的嘴巴很硬,“老子当年对付你姑奶奶的时候,那可是把她搞得魂不守舍,哭着喊着要嫁给我。哪像你小子,玩女人都拿钱买。老子玩女人,不但不花钱,还能赚钱。”

  “爷爷,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说以前的事情了!”秦彧兴奋地说,“我知道了,你以前是做鸭子的,害怕被我知道了丢脸,才不和我说过去的事情的。”

  “你!”秦寿生被孙子气得金星直冒,不住地咳嗽。

  秦彧吓了一跳,急忙帮爷爷捶背。

  好奇心生出了,可不容易消除的。秦彧蹲在秦寿生面前,哀求着说:“爷爷,你从来不和我讲你从前的事情,妈妈一提到你的名字,就眼睛通红,什么都不说。我知道,爷爷一定是个大英雄,大豪杰。你就给我说说你的英雄故事吧?”

返回目录1/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