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10节


  韩菊花说:“只要你好好表现,下学期,老师会让你加入少年先锋队,成为一名光荣的少先队员。”

  加入少先队,对一个孩子的吸引力,比给他十块钱的吸引力大多了。

  看着高年级同学脖子上戴着的火红的红领巾,秦寿生心中的羡慕,绝对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

  因为名额有限,条件苛刻,每学期加入少先队的学生不多。你首先要学习好,平时还要表现好,至少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才能得到加入少先队的机会。

  “我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听老师的话的。”秦寿生被韩菊花的许诺迷住了,急忙按照老师的教诲发誓。

  中午放学的时候,秦寿生看到两个小子在欺负他的一个远房姑姑。

  秦家村里,有一大半人都姓秦。据说,大家都是一个祖宗传下来的,往上延过去,可能追溯到秦朝,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传了几百年,家族开枝散叶,血脉远了,人也生疏了。但是,大家的辈分排得都很明白。平时见面,也都用辈分互相称呼对方。

  秦寿生这个远房姑姑,家里是从外边搬来的,本来不是秦家本家,不知道如何搞的,和秦家村的人论上了亲戚,辈分搞得挺大。结果,那位小姑姑和秦寿生一般大,生日比秦寿生还小,可过年拜年时,秦寿生还是要叫她姑姑。虽然和她一起玩的时候,秦寿生一样欺负她,可从辈分上讲,她确实是秦寿生的姑姑,秦开泰的堂妹。虽然很多人不承认这门亲戚,可这位小姑姑的父亲平时总拿自己当秦家人看。

  这位小姑姑对秦寿生挺好的,从来没骂过他杂种什么的。小姑姑也是张翠走后,村里为数不多的愿意和秦寿生一起玩的孩子。


正文 第008章成长的烦恼(下)

  看到小姑姑被欺负后,想起了自己被人欺负的时候,秦寿生热血上涌,忘记了和老师的许诺,立刻冲上去,将那两个小子给推开了:“干什么!欺负人啊?”

  定眼一看,秦寿生吓了一跳,那两个小子,一个是韩菊花老师的儿子,一个是他们村的,平时挺爱打架的一个家伙。

  因为韩菊花的关系,她的儿子在学校挺横的,时常也和别人打打架啥的。不过,他的身体一般,性子也有些弱,和人打架,多半是靠着他身边的那个小子帮忙,才能打赢。

  见秦寿生出来挑事,韩菊花的儿子不忿地说:“小杂种,关你什么事情?别管闲事!”

  一句杂种,让秦寿生心里的戾气突然生出。杂种两个字,是秦寿生最不喜欢听的。

  刚想和他打架,秦寿生突然想到韩菊花老师说的话,也想到了这小子是韩老师的孩子,胆子就变小了。他愤愤地说:“你再说,我告诉你妈去。”

  韩菊花的儿子哈哈大笑:“告诉我妈又怎么样?那是我妈,不是你妈。我妈可舍不得打我、说我的。杂种,杂种,你就是个没娘的杂种!我说了,怎么样啊!”

  秦寿生气得脑门冒烟,也不顾后果了,放下包,就想揍这个该死的小子。

  韩菊花儿子的跟班冲出来,挡住秦寿生的去路。一副我要替他打架的架势。

  那小子身材粗壮,满脸横肉,明显是打手模样。

  两人互相抓着对方的衣服,纠缠几下,谁也按不倒谁,在那里僵持起来。

  韩菊花的儿子借机在旁边踢了秦寿生几脚,不住地骂:“小杂种!没娘的小杂种!再找事,打死你。”

  秦寿生的脑子有些充血,对和他摔跤的家伙说:“不打了,不打了。”

  两人松开,秦寿生摇摇头,捡起书包,回身去扶在地上呜呜哭着的姑姑。

  见秦寿生服软了,跟班也松了口气。他帮韩菊花的儿子打架,也不太情愿。只是韩菊花的儿子平时总有零花钱花,他跟在旁边,也能混点好东西吃。这样,他才给这小子当保镖的。

  跟班刚一回头,秦寿生一拳打过去,直接把他给打得摔倒在地上。

  没等韩菊花的儿子反应过来,秦寿生一拳过去,直接将他的鼻子打出血了。

  将韩菊花的儿子按倒在地,秦寿生把他一顿胖揍,一边揍一边骂:“叫你骂我杂种!叫你骂我杂种!”

  韩菊花儿子的跟班冲过来,压在秦寿生身上。三人纠缠在一起,满地翻滚,打了起来。

  秦寿生人单势孤,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被两人按倒在地,脸上,身上狠狠地挨了几下子。

  三人正打得激烈的时候,有人尖叫一声:“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一听这声音,三人身子都激灵一下,急忙站起来,低着头,乖乖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韩菊花阴着脸走过来,眼神中包含着三个孩子难以懂得的信息。

  看见自己的妈妈来了,韩菊花的儿子觉得委屈,扑进妈妈的怀里,号啕大哭。

  看见儿子被打成这个惨样,满脸的鲜血混合着泥土,韩菊花脸色非常难看,眼睛中好像要喷出火来。

  走到正低着头的秦寿生面前,韩菊花一伸手,啪啪两下,给了秦寿生两记响亮的耳光。

  秦寿生脸上火辣辣的疼,被老师打蒙了。

  “老师,他欺负我小姑姑,还骂我是杂种,还打我!”顾不得疼痛,秦寿生天真地向老师辩解。

  “啪啪!”又是两记耳光,打得秦寿生晕头转向,不分东南西北。

  “你就是个杂种!”

  韩菊花尖利的声音像一颗子弹,将秦寿生的脑子打成一团浆糊。

  校长从边上走过,看见韩菊花打人,呵斥她两句:“韩菊花,干什么!怎么能打学生呢?”

  看见校长,韩菊花也没觉得害怕,搂着儿子,气哼哼地走了。

  校长见到韩菊花发疯似的样子,无可奈何的说:“这娘们,就知道护犊子。”

  拍拍秦寿生的脑门,校长说:“没事了,没事了,回家吧。”

  人都**了,秦寿生还是呆呆地站在那里。

  这几个耳光,一句大骂,让秦寿生对老师所有的印象都破灭了。老师也可以不讲公平的,也可以为了她儿子打人的。她说的那些做人的道理,都不是真的,都是骗我们小孩子的。

  秦寿生的小姑姑很讲义气,没有抛下他独自逃跑,一直在旁边等着他。

首节上一节10/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