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11节

  见秦寿生的嘴角被打出血了,小姑姑急忙帮着擦拭。她那柔软的小手,让秦寿生感到一丝温暖。

  两人慢慢地往家里走,孤单的身影被阳光照映在山路上,显得非常的凄凉。

  小姑姑拉着秦寿生的胳膊,小声说:“你们班老师真坏!她儿子欺负人,她也帮着打人。”

  秦寿生没有说话,心中非常的难受。

  平时,韩菊花对秦寿生很好,让失去了母亲和姐姐的秦寿生有一种重新找到了妈妈的感觉。可到了关键时候,秦寿生才发现:老师并不是自己的妈妈,她是别人的妈妈。

  吃完饭,秦寿生装作去上学,跑到山上疯玩了一下午。到了晚上,他又装作放学的样子,跑回家里,躲开大人的视线,免得被他们发现自己没有背书包回去。

  晚上,小姑姑来到秦寿生家里,偷着对他说:“你们班老师找我了,要你明天去上学。你们老师还说了,你要是不去的话,就把你给开除了。”

  秦寿生吓了一跳,急忙说:“那我还是去吧。”

  被老师揍了的事情,秦寿生心中很是憋屈,却不敢告诉爸爸,害怕被秦开泰再揍一顿。

  农村人,大多信奉拳脚下边出孝子,要是孩子不听话了,从来不和他们讲道理(也讲不出来),都是先揍一顿,让他们知道疼了再说。为了不挨揍,秦寿生放弃了让父亲替他出头的想法。

  第二天,秦寿生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了学校。他不知道韩菊花会如何对他,是不是还要揍他一顿,还是天天对他板着脸。

  见到秦寿生,韩菊花脸上有些不自然,不知道是羞愧,还是害臊,反正脸有些红。摸摸秦寿生的脑袋,用温柔的声音说:“以后不许逃学了,不然,老师要告诉你爸爸的。”

  原来那个像妈妈一样的老师又回来了。秦寿生心里对老师的怨愤转眼就消失不见了,立刻跑回座位,开始用心听讲起来。

  作为一个母亲,韩菊花是称职的,作为一个教师,韩菊花是不合格的,她总是混淆母亲和教师的界限,不断地摧残着和她儿子发生纠纷的学生的心灵。

  这些,秦寿生并不知道。随着他年龄的增加,人逐渐变得懂事后,他开始不太喜欢韩菊花了。不为别的,就为那几记耳光,时常让秦寿生的耳朵发麻,几声辱骂,时常刺痛他的耳膜。

  可能是心理因素,韩菊花对秦寿生不再像以前那样好了。在班级里,秦寿生的学习成绩最好,可三好学生,他一次也没有得到,就是少先队员,秦寿生也是在最后一批入队的同学中,才排上号的。当然,秦寿生很不忿地拒绝了。他和老师之间,心中已经有了仇人一般的想法。这种怨恨不是情人变成仇人之间的那种刻骨铭心,而是一种不被别人承认的那种郁闷之中的痛恨。日子久了,这种恨也会形成一种难以遏制的后果的。

  时光飞逝,距离张翠的离开,已经好几年了,秦寿生也逐渐长大了。

  懵懂少年的心中,已经逐渐知道了什么是思念了。

  站在葱绿的山顶,沐浴着和煦的阳光,看着远处的大路,秦寿生将手里的信又看了一遍。

  张翠的信,总是让秦寿生心中充满了期望,让他对未来有着无比的期待。

  张翠邮寄来的相片中,那甜甜的微笑,充满自信的眼神,让秦寿生的心变得火热起来。

  “姐姐,妈妈说话不算话,不来接我,现在,连老师都说话不算话,老师都可以不讲真话,我还能听谁的话?只有你不骗我。这辈子,我只听你一个人的话。”


正文 第009章堕落的缘由

  小学生活是有趣的,是难以忘怀的;小学生活又是枯燥乏味的,是缺少回忆的。

  小学毕业时,秦寿生回味一番,发觉除了老师给的那几个耳光外,真没有别的印象。

  马上要上初中了,秦寿生也成为一个半大小子。

  这期间,发生了一件让秦寿生永生难忘的事情。

  这件事情对秦寿生的影响,不下于韩老师给予的永生难忘的几记耳光。

  因为常年酗酒,秦开泰的身体越来越差,整日的咳嗽,时常能咳出血来。

  那一天,秦寿生上海边摸鱼。

  摸鱼是个技术活。很多人都能摸到鱼,可要摸很多的鱼,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海边有涨潮沟,还有很多废弃的卤虫滩,里面都有很多的胖头鱼。

  胖头鱼是秦寿生见过的最蠢的鱼。就拿钓鱼来讲,要是钓淡水鱼的话,不管是鲤鱼还是鲢鱼,都是那种吃了饵就跑的那种精明鱼。可胖头鱼,那是脱了钩,接着还咬钩的那种笨鱼。这胖头鱼,一般都是躲在洞里或是阴暗处,躲避人类的捕捉。

  来到一处废弃的卤虫圈里,踩着烂泥走了两圈,留下了一串串的脚印。在阳光的照射下,脚印在水下都会有一处阴影。那些胖头鱼,不知道这是猎人下的套,反而躲了进去,成为了秦寿生的猎物。

  秦寿生悄悄走回来,沿着自己刚才留下的脚印,伸出手到水里,两手一前一后,按住一个脚印。感觉到一条鱼滑腻的身体,他的手一紧,那条胖头鱼便难以逃脱。

  拿出拴着鱼线,后边绑着一根棍的锥子,对着鱼鳃一穿,锥子便从鱼嘴里出来,把鱼穿起来,扔在水里,用嘴巴咬住锥子,接着向下一个脚印摸去。

  几个小时下来,秦寿生便摸了好几斤的胖头鱼,满足地向村里走去。

  刚回到村里,听到村里人说:“生子,快回去吧,你爸死了!”

  “啪”,秦寿生手里的鱼掉在地上,大哭着向家里跑去。

  看着哭得不**样的爷爷奶奶,看着躺在地上的门板上毫无气息的父亲,秦寿生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明悟:再没有人保护我和爷爷奶奶了。我也要像村东头的二驴子那样,谁见了谁欺负了。

  夜里,一身缟素,为父亲守灵的秦寿生,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父亲母亲抱着他,在山上尽情地漫游。突然,母亲变成了仙女,飞上天去了,父亲拉着秦寿生,骑上黄牛,追啊追啊,眼看就要追上了,前边突然出现一条大河,将去路挡住了。父亲着急之下,一下子把秦寿生给掉到河里去了。秦寿生大叫:“爹!爹!爹!”

  “生子,生子,醒醒,醒醒!”

  奶奶略带悲伤的声音,将秦寿生从对父亲无尽的思念中唤醒过来。

  “奶奶!”抱住奶奶,秦寿生大哭起来,“我没有爸爸了!我再也没有爸爸了!”

  秦开泰这一生,除了睡了一个城里娘们,留下一个儿子,再没有任何值得让人记住的事情了。

  老天还算照顾秦开泰,给他一个为他披麻戴孝的儿子,让他留下了自己的血脉和基因,没让他白在世上走这一回。

  这一年,秦寿生十四岁。

  懵懂时分,失去了母亲,已经让秦寿生自卑,少年时节,又失去了父亲,与天塌下来,没有任何的区别。

  秦开泰死后,秦寿生变得沉默了,也变得懂事了。一些应该由父亲做的活计,他都抢着去做。

  秦家失去了顶梁柱,在村子里的地位也下降了许多。
首节上一节11/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