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12节


  隔壁秦大拿家一直和秦山家不和,两家曾经红过脸,打过架。因为有秦开泰的关系,身为小队长的秦大拿倒也不敢如何。

  秦开泰一死,秦大拿立刻变了样子,见到秦山,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傲气十足,闲着没事,总在墙那头拿话来恶心秦山。

  秦山人本来就老实,加上儿子没了,人家又是队长,就不敢和秦大拿闹。每当秦大拿说风凉话的时候,他就装着听不见。

  可有些事情,不是躲就能躲过去的。套山墙的时候,秦大拿家硬是要把山墙的地基往秦寿生家院子里移一尺。

  这下秦山不干了,和秦大拿吵吵起来。

  秦大拿的儿子秦开源冲出来,一把把因为儿子早死,伤悲过度的秦山给掀倒了。

  秦寿生看见了,拿着棍子就和秦开源拼命。

  秦开源拽住棍子,一脚把秦寿生踹到秦山身上,轻蔑地说:“没爹没娘的小杂种,找死啊!”

  秦开源的儿子秦寿刚也冲了出来,对着秦寿生拳打脚踢,破口大骂:“没爹没娘的贱种,找死啊!”

  秦山扑过来,把孙子压在身下,不让他被人打着,也不让他起来和秦开源拼命。

  挣扎着站起来,秦山愤怒地说:“我到大队找大队长去,不信没讲理的地方了。”

  秦开源鄙视地说:“去吧,和我姐夫说理去。看他怎么说?”

  秦大拿的女婿就是秦家村大队的大队书记,是一把手。有姐夫撑腰,秦开源才如此嚣张。

  这个秦家村大队和秦家村名字一样,意义却不同。

  秦家村大队管辖着附近的十几个村庄,大队驻地在秦家村,就叫秦家村大队了。

  大队书记赵大年,人称赵敢干,还干过几年大队长,说话做事都非常嚣张,村里无人敢惹。“秦大拿,你等着,村里告不了你,我到公社告你们去!”

  秦山面孔扭曲,拽着眼睛喷火的孙子,颤颤巍巍地走回家里,坐在炕上,不住地喘粗气。

  没有了儿子,就等于没有了主心骨,在乡村里,受人欺负,除了忍气吞声,没有别的办法。

  到公社告,也告不倒秦大拿的,秦山知道这个道理。公社的人不可能为了秦山而得罪赵敢干的。

  看着爷爷悲伤的脸孔,秦寿生突然恨起自己来:我为什么还不长大,为什么保护不了爷爷奶奶。

  “孙子”,秦山对秦寿生说,“好好学习,考上大学,村子里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秦寿生倔强地说:“爷爷,我不想上学了。我学习再好,也保护不了你们。我要去练武,像霍元甲那样,把那些欺负爷爷的坏蛋都打死。”

  秦山摇摇头,叹息着说:“好孩子,在农村,你永远都是农民。只有到了城里,你才会过上好日子。你看看那些城里人,他们不用下地干活,不用风吹日赛的,日子就能过得很好。”

  秦寿生没有听爷爷的话,他只想变得厉害,好保护爷爷奶奶。

  走出家门,秦寿生骑着自行车,来到岔道,没有往学校方向走,而是去了一个他早就知道的地方。那里,是附近村子里的无业少年的聚集地。

  农村的孩子,很多人从小就不愿意上学。

  嘎子、狗子和许多的小青年呆在一起,穿着时髦的衣服,烫着一头卷发,嘴里叼着烟卷,在那里高声谈笑,还不时地用语言骚扰路过的青年女子,时常会引来一阵大笑。

  看见秦寿生过来了,嘎子笑着说:“咋的了,生子,你也不想上学了?”

  嘎子、狗子天生不是念书的料。初中念了两天,就辍学回家,也没个营生,就四处鬼混,倒也交了不少的狐朋狗友。

  两人从小和秦寿生打架,打出了感情来。见秦寿生也有不念书的想法,心中都很高兴。

  秦寿生郁闷地说:“念书有个屁用!还不如下来找点活干呢。”


正文 第010章挨揍与揍人的感觉

  狗子念书是个泥包,十个数字还要用手指头掰开来数。超过是个数字的加减法,他甚至需要把脚趾头也掏出来才行。一点也不夸张,狗子就是这么的笨。

  见秦寿生鄙视读书,嘎子、狗子心中大喜:终于找到知音了。

  嘎子笑着说:“你才多大?干个屁活!先跟这些哥们混两年,再出去干活吧。”

  从此,秦寿生就开始同嘎子、狗子一起厮混,和邻村的小混混一起到处胡闹,时常和别的地方的小青年打架。别人动手,他跟着起哄。晚上,秦寿生则装作是放学了,骑着自行车回家,小日子过得很是逍遥。

  过了一个月,秦寿生的逍遥日子被发现了。秦寿生的小姑姑秦婉遇见了秦山,随口说了句“生子怎么好久没上学了?”让秦山大惊失色。

  秦山难得地用皮鞭蘸凉水伺候了秦寿生一顿,逼着他回学校上学。

  秦寿生上学的初中距离秦家村很远,骑自行车上学也需要半个小时。

  学校很大,有几十间教室,上千个学生。一个乡的孩子都在这里上学。

  农村的学生经常是说不念就不念了,老师也懒得管。要是回来的话,那就回来,也没人把他撵走,反正都是为了混个初中毕业证,免得成为文盲。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差不多就行了。秦寿生的回来,在班级里没有掀起半点的波澜。除了他的那个小女生同桌外,没人在意秦寿生的回来。

  回到学校后,秦寿生心中很是郁闷。在他看来,念书并不能改变秦家现在被人欺负,在村里抬不起头的窘境。只有用拳头才能让秦开源家里害怕,再不敢欺负爷爷了。

  看着自己记不住名字的同桌,秦寿生哼了一声,站起来,到操场去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足够在学校上学的初一年级学生中的不安定分子确定彼此之间的高低大小了。不少班级的学生,已经按照武侠小说中的规矩,开始结拜了。

  想在学校当“老大”,条件很简单。或者是家里有钱,或者是拳头硬,不怕打,或者是家里有人是有名的混子。在学校,想当老大很简单,有时打一架,你就成了许多人敬仰的老大了。当然,要是下一次你输了,那你就不是老大了。

  秦寿生刚回来,不知道初一年级的老大已经选出来了,结果一出门,就撞到了在操场上横晃的三个学生。

  “你瞎了啊!敢撞老子!”一个学生推搡着秦寿生,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

  人的性格决定了一个人的胆识。可有的时候也是例外的。比如秦寿生,本来的胆子不大,可跟着嘎子、狗子打了不少的架,觉得打架也不过如此,胆子也大了起来。见那个学生这样不客气的骂自己,秦寿生也回骂过去:“你才瞎了!你骂谁呢?”

  这三个学生,天生就是脑袋后面长反骨的主儿。平时,没事他们还要找事情,闹出点事儿,来给自己长脸。今天,秦寿生给了他们机会,三人立刻冲上来,把秦寿生围在中间,拳打脚踢,大打出手。

首节上一节12/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