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13节

  秦寿生也不示弱,拼命还手。可他不是武林高手,不是大侠,以一敌三,吃了大亏。等学校老师出来拉开双方,秦寿生的眼睛都肿成两条缝了,鼻血也是长长地流着。

  秦寿生深知“倒驴不倒架”(被人揍了,气势一定不能丢)的道理,虽然被人打得凄惨,却是毫无沮丧的神情,使得班级学生心中都有些畏惧他。毕竟,敢这样以一敌三的主儿太少了。秦寿生敢这么做,肯定也不是善茬。

  晚上回家,面对爷爷奶奶的责问,秦寿生敷衍几句,就出去找嘎子和狗子了。

  见到秦寿生满头是包的奶奶样子,嘎子、狗子都大笑起来。

  秦寿生郁闷地说:“他们不讲究,三打一,我也不是熊包,可我确实打不过他们。”

  “他奶奶的,敢打咱哥们?明儿整他去!”嘎子大呼小叫,愤怒地说,“生子,这口气不能咽下去,哥们替你出气。”

  秦寿生来找嘎子、狗子,为的就是这个。他费力地睁开肿胀的双眼,不顾嘴角的疼痛,笑着说:“多找几个人去,那些小子好像在学校还有哥们,别人没打成,被人打了,可就丢大人了。”

  “靠!”狗子不屑地说,“那些小鸡子玩意儿,还值得咱哥们去收拾?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第二天下午,嘎子、狗子带着几个邻村的半大小子,来到学校外面,等着学生放学。

  秦寿生早早出来,和来帮忙的兄弟们打招呼,等着那三个家伙出来,准备看好戏。

  见嘎子他们身上都备着菜刀,秦寿生担心地说:“可别拿刀子砍人啊。”

  邻村的二赖子笑着说:“拿刀是防备被人群殴。对付这帮小子,估计是不用。”

  放学了,上千辆自行车蜂拥着出了学校,场面蔚为壮观。

  秦寿生还肿着的眼睛瞪圆了,唯恐漏掉那三个据说是一个村子的混蛋。

  突然,秦寿生肿胀的眼睛睁开了,指着那三个骑着自行车的家伙,大声说:“就是他们!”

  那三个男生看见秦寿生,再看见他身边站着的那些一看就是混子的人,哪里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三人把车一扔,回头就跑。

  见那三个小子这么光棍,能当机立断,嘎子几个大骂几声,追上去,抓住一个就按倒在地,拳打脚踢。那三个学生毕竟没经历过大场面,抵挡几下,便老实趴在地上,任由对方击打,不敢还手,免得被打得太厉害了。

  秦寿生没有动手,只是站在边上看着,心里感到非常解恨的同时,也有一种虚荣心在作怪:看来,不上学,在社会上混还是有好处的。到时候,多交些好朋友,秦大拿也不敢欺负我们家。

  见打得差不多了,嘎子几个放过那三个趴在地上,一脸血迹的家伙,和秦寿生一起,扬长而去。

  “小子,再敢动我兄弟,老子砍死你们!”二赖子拎着菜刀,放在一个学生的脸上,威胁着说。

  那个学生吓得魂飞魄散,嘟囔着连话都说不出来。

  没等秦寿生得意,他带人到学校打架的事情,就被村子里的学生给传开了。

  听说秦寿生带人到学校打群架,秦山举起刚做的拐杖,一下子把秦寿生的脑袋打出个大包来。

  儿子死了,孙子又变得如此没有出息,“秦老汉”终于气病了。

  一战成名,在学校里,很少有人敢惹秦寿生。一些学生不怕秦寿生,可也不愿招惹他,反正有的是学生可以欺负。

  秦寿生成了问题少年,整天胡闹,不用心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期中考试的时候,他的成绩排名倒数第三。

  老师除了叹息这个聪明的孩子堕落了外,也没有别的办法。有太多的孩子需要他操心,顾不上几个害群之马了。

  任秦山磨破了嘴皮子,也没能挽回秦寿生出去混的决心。时间长了,秦山也死心了。

  一天,和几个邻村的少年在外胡闹一番,回到家里,秦寿生听到了一个让他险些晕倒的消息。

  秦奶奶告诉孙子:“你张翠姐回来了。”

  “什么!”秦寿生当时就愣在那里,很久没有回过神来。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意外了。


正文 第011章忆往昔青梅竹马(上)

  张翠的回归,在秦家村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离开的时候,张翠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清秀归清秀,却没有女人的风采。现在的她,已经是二十岁的大姑娘,出落得亭亭玉立,落落大方。

  和张翠同龄的村里姑娘,一个个脸蛋冻得通红,腰也和水桶一样粗壮。张翠却是腰肢纤细,脸蛋白嫩。特别是一看就知道是城里人的气质,让人们生出一种由衷的惊叹:

  “听说了吗?张算计的闺女回来了。”

  “知道,看人家出息的,和仙女似的,城里的水土就是好啊!养人。”

  “听人家说话的口音,真好听,不像咱这里说话,外面人都说土得听不懂。”

  “她穿的啥衣服啊,和妖怪似的,都说孩子进了城里就学坏,果然是真的。”

  “长得和她当年的娘一个样。她娘的样子我还记得呢。妈的,要不是张算计混蛋,**了人家,哪里能轮得到他天天操那个娘们呢?”

  秦寿生很快清醒过来,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仿佛是一场甘霖浇在心头。将身上的书包一扔,回身冲出门去。

  刚跑到大门外,他就撞到一个软绵绵的身体上。

  “哎呦”一声,秦寿生和正走进大门的张翠结结实实地撞到一处。

  张翠毫无防备,被秦寿生一下子撞倒了。两人滚到地上,叠起罗汉来。

  两人就这样在地上躺着,彼此凝视着,心中回想的,都是曾经不想回忆,却难以忘怀的光阴。

  直到秦奶奶出来,骂秦寿生几句,两人才从回忆中醒来,从地上爬起来。

  张翠紧紧搂住秦寿生,豆大的泪珠汩汩流出,湿润了少年的脸庞。

  张翠上身穿着一件淡蓝色的紧身外衣,下身一条牛仔裤,把丰满的胸和丰腴的屁股都显露出来,配上白色的运动鞋,在这时的农村,确实挺显眼的。难怪那些曾经见过喇叭裤的老太太们有些大惊小怪的,把张翠当成了学坏的孩子。

  到了城市后,张翠并没有忘记那个和她相依为命的小弟弟,一直和秦寿生保持通信。或者半个月,或者一个月,两人都能接到对方的来信。
首节上一节13/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