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14节


  每当拿到上面贴着邮票的信件,看着同学们羡慕的目光,那种自豪感,让秦寿生难以忘怀。

  父亲去世后,家里被人欺负,自己却无能为力,让秦寿生自暴自弃,有了不想读书,要凭着拳头保护家人的想法。

  这个想法,他没有告诉别人,只写信告诉了张翠。

  和张翠说这些,秦寿生并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找个人倾诉罢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个有些厌世的想法,竟然把张翠逼回了她自己不愿意回来的家乡。

  想到父亲的离去,母亲的绝情,张翠的离开,秦寿生也失声痛哭,抱住张翠,再也不肯松手,将这些年的酸甜苦辣都畅快淋漓地发泄出来。

  好长时间,两人才不舍地分开。

  张翠拿了很多礼物给秦寿生。有食物、衣服、文具,课外书,还有一本展现希望市风光的画册。

  看着这些精美的礼物,秦寿生的眼睛都收不回来了。

  这些东西,除了在别人家的电视中见过,秦寿生从来就没奢望能够得到。

  张翠搂住秦寿生的肩膀,亲热一会儿,就要离开。

  秦寿生哪里肯让,拽着张翠的胳膊,坚决不许她离开。她是他的希望,是他的精神寄托,既然见到了,怎么能让她走呢。

  秦奶奶骂道:“小犊子,作死呢。你姐姐家里的亲戚这么多,晚上还得走亲戚呢。别像小时候那样,缠着姐姐不放。”

  张翠捏捏秦寿生的鼻子,哄着他:“等姐姐去串几家亲戚,晚上回来陪你说话。”

  柔柔的声音传入耳朵,仿佛天籁之音一般。

  秦寿生忙不迭的应承,拽着张翠的手,送到门外,犹自不放心的说:“不许骗我,一定要回来啊!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

  张翠照着秦寿生脑袋就弹了一下,弹得他直吸冷气。

  张翠恨恨地说:“小流氓,几年不见,你开始怀疑起姐姐来了。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在农村的时候,张翠最喜欢弹秦寿生的脑门,百弹不厌,让他见之丧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保持着娴熟的基本功。

  不舍地放走张翠,秦寿生在门口坐着,哪里也不去,就等着张翠回来。

  对秦寿生而言,张翠是一种寄托,一种对他已经感到绝望的母亲的寄托。

  不知从哪年开始,秦寿生的母亲就停止了给秦寿生邮寄东西了。母子之间最后的纽带已经断绝了。在他的心里,张翠就和母亲一样。

  等啊等啊,一直等到夜里十点,心急火燎的秦寿生才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沙沙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模糊的,却让他日夜思念的黑影走了过来。

  张翠应约而来,没有让她的小弟弟失望。她也不会让秦寿生失望。她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让这个自小相依为命的小弟弟走错了道路。

  明天,张翠就要离开了。如果不在晚上解开弟弟的心结,这次的回乡就是白来了。

  秦寿生欣喜地拉着张翠,来到两人曾经住过的小天地,厢房的一间房子中。

  炕烧得热腾腾的,在初秋的夜里,感觉不出半点的寒意来。

  秦奶奶把家里最干净,最厚实的棉被贡献出来,给张翠盖。

  看见张翠脱下大衣,秦寿生坏坏地从后面一扑,把张翠按倒在炕上,开始咯吱起她来。

  张翠反抗几下,便笑得浑身无力,躺在床上,任由秦寿生趴在她身上胡闹。

  张翠特别怕痒痒,一被人咯吱(挠痒),就浑身无力。小时候,张翠欺负他的时候,秦寿生总是用这招反抗,非常灵验,总是大获全胜。

  像小时候那样趴在张翠的身上,秦寿生却没有了那时的感觉。

  那时的张翠,身子虽然很软,却能感觉出骨骼来。现在,秦寿生趴在张翠软软的身上,只觉得异常的舒服,没有任何不舒适的感觉。

  躺在张翠身上,秦寿生忽然产生了一种冲动。

  十四岁的秦寿生,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了。男女之间的事情,模模糊糊地也知道一些。

  每天早晨,秦寿生都是在晨勃中醒来的。他的下体,也长了不少毛绒绒的黑毛,展示出即将成为一个男人的迹象来。

  村里年岁相仿的小家伙,时常在一起,比谁尿尿尿得远,谁下边的毛长得多,长得长。那时候,他们就会意淫要把哪个小姑娘给操了。

  年轻的小子,总是肆无忌惮,不管后果,放肆着自己无尽的活力。他们甚至敢当着小姑娘的面大喊:“我操死你!”

  秦寿生对许多小姑娘喊过这句话,也对他那个远房小姑姑喊过。

  远房小姑姑知道操是什么意思,恨恨地说:“呸!想得美。”

  在张翠还没离开村子时,秦寿生就和那个远房的小姑姑秦婉一起玩过那种虚凰假凤的游戏。

  两人躲在秦寿生家的菜窖里,脱得光光的,秦寿生趴在秦婉的身上,使劲地晃悠。没人教他们怎么做,可两人自然而然地就会这样,显然是本能在作怪。可惜,那时,秦寿生软软的小鸡鸡,无论如何也不能进入秦婉的身体。

  等秦寿生的小鸡鸡能进入秦婉身体的时候,她却拽住裤腰,死活不让进去了。因为,这时的她,已经不是四五岁时候的小姑娘了。

  这种儿时的旖旎事情,是每个乡村孩子心中的秘密。即使是面对他们最亲密的人,他们也不会说出这种事情来的。秦婉不会对任何人说,秦寿生也不会。即使是他最信任的张翠,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正文 第012章忆往昔青梅竹马(下)

  看着张翠白嫩的脸庞,甜美的笑容,偶尔手臂触摸着她胸前的突起,秦寿生的身体突然有了变化。

  回到秦家村,张翠便陷入到回忆中。即使看到这个要有自己高的大小子,她的心中,也一直把他当作当年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弟弟看。

  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印象中的小不点弟弟,竟然对她有了冲动。直到感觉秦寿生身体的某个部位顶在她的私处时,张翠才有了警觉。

  身子轻轻一动,张翠就把秦寿生从她身上掀开,反过来压在他身上。

  捏捏秦寿生的鼻子,有些羞涩,有些气愤,张翠恨恨地说:“小流氓,长大了啊!知道想坏事了。”

首节上一节14/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