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17节


  老隋头和秦大拿,那也是多年的交情了,说话也不避讳:“大拿,秦山家的地最肥,你分给我怎么样?咱哥们一场,这点面子总该给我吧?”

  秦大拿拿出旱烟袋,慢条斯理地说:“老哥,这事你来晚了,我已经许给别人了。要不,后山那块好地分给你咋样?”

  老隋头郁闷地说:“我说大拿啊,你都这么大岁数了,下边还好用吗?就刘寡妇那骚逼,你也愿意弄?”

  秦大拿恼羞成怒,一拍烟袋:“老隋,你说什么呢!说话这么难听!”

  老隋头这话实在是冤枉了秦大拿。要说和刘寡妇睡觉,秦大拿确实是做过。虽然他下边不太好用,可确实还能硬起来,进去忙活几下,还是可以的。可那刘寡妇就一个人过日子,连孩子都没有,要秦山家的地,除了荒着,也没有用。老隋头是关心则乱,胡乱一说,反而让秦大拿生出反感来。

  这地,秦大拿是应了狗子他妈的。狗子家可是送了不少的礼物,才换来这个许诺的。与狗子家相比,老隋头的两盒点心,可是差远了去了。


正文 第014章乡村休闲生活

  外边,嘎子神秘地说:“听我妈说,咱村的刘寡妇把秦大拿领到家里睡觉,叫唤的声音太大,被邻居都听见了。听说,秦大拿许诺,要把生子家的地分给刘寡妇家。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越听越郁闷,秦寿生愤愤地说:“别说了!”

  见秦寿生两眼通红,嘎子急忙说:“不说了不说了,走吧,咱们去张老四家看录像怎么样?听说他家里有黄带,是张老四从日本带回来的,看着老过瘾了。”

  张老四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在外地工作的人。他在远洋船上干活,经常出国,能带回不少稀罕东西。他家里的音响和电视,都是从国外带回来的。这时,农村不少人家都有电视,可都是黑白的,就是万元户的家里的彩电,也不过是十四五寸的。人家张老四那可是二十多寸的彩电,连上音响,那可是轰天响,能震死人。

  秦寿生冷笑着说:“张老四不在家,你以为他老婆能放黄片给你看?她不怕你看完了,把她给睡了?”

  “操!”嘎子郁闷地说,“就张老四老婆那丑不拉几的样子,倒找钱,老子也不操他!”

  说到这里,嘎子突然神秘地说:“要不,咱们去看抓色子好不好?我手里还藏了点钱,不行咱也上场抓几把,说不定来两个满叫,能赢个百儿八十的。”

  狗子也动心了,叫着说:“走走走,去抓两把去。”

  抓色子是八十年代农村最盛行的游戏之一,和三打一、红五、手把一一样,并称四大游戏运动,是农村人在猫冬时候最喜欢的游戏运动之一。

  由于一直上学,加上家里穷,这些东西秦寿生会玩,却从来没有真刀真枪干过。

  听了嘎子和狗子的话,秦寿生也动心了,对两人说:“去也行,不过我没钱,只看热闹,不玩。你们俩要是赢了,我可要采喜啊。”

  三人立刻动身,往村东头的老六家去了。那里,可是村里有名的赌窝,听说一晚上的输赢能有好几百块呢。秦寿生家里,一年的收入不过几百块钱,听说这样的输赢,可是惊骇中带着羡慕。特别是听说邻村的王老四可是连老婆都输给别人了,更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三人来到老六家附近的时候,就听到吆五喝六的声音传了出来:“满叫!豹子!三五六,出幺洞,二三四!二白尸!哈哈,拿钱来!……”

  见嘎子三人来了,老六媳妇笑着把三人迎进屋里。

  老六两口子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好吃懒做,不事生产的主儿。这种招揽别人来聚赌,他们抽成的职业,最适合两人。对一些大金主,据说,天气不好,在这里留宿的时候,老六的老婆都亲自伺候他们。

  这也难怪,要知道,一年下来,附近的那些养虾的,跑运输的,干小工厂的,能给老六两口子带来上万元的收入。现在秦家村十几个村子里的万元户,加起来也不过二三十个,其中就有老六一个。有了这么好的收入,把老婆偶尔送出去,老六也不在意。反正有了钱,比老婆好看的女人多了去了。

  老六家三间房子,东边那间是玩大的,西边那间是玩小的。玩大的,据说一把能叫到几百块,甚至要是叫出火来,一把都能有上千块钱的输赢。当然,这样的输赢属于少数,毕竟,那么大的输赢,那些万元户也心疼。这时候,斗鸡还不盛行,人们还没没有后来的那种动辄动用数十万元赌博的胆量和气度。

  隔着门,秦寿生偷看东屋里的状况,看见满地的烟头,几个耳熟能详的万元户,还有几个在船上干活的有钱人,正在那里嗷嗷叫着,把桌子上的碗砸得叮当作响。

  老六媳妇拦住嘎子,不让他进东屋:“嘎子,东屋是玩大的,他们不让别人进去,你们上西屋吧。”

  嘎子心里不忿,可东屋的人都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只好骂骂咧咧地走到西屋。

  西屋就热闹了许多,二十多号人围着一个碗,在那里嗷嗷叫。当然,起哄的多,真正抓的,不过五六个人而已。

  嘎子掏出五个一块钱钢镚,占了一个地方,大呼小叫地说:“谁来抓我!”

  秦家村的一个老赌鬼,正拿着色子挨个抓呢。见到嘎子下边放着一块钱,眼睛一亮,大吼一声:“小屁孩!看老子来个四五六!”

  叮叮当当几声,色子在碗里转来转去,直接成了一二三,最小的点。

  “哈哈哈哈”几声干笑,老赌鬼扔了一块钱钢镚给嘎子,毫不在意。

  “不亏你!”嘎子把两块钱放在那里,对老赌鬼说,“再抓一下!”

  老赌鬼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激将,大喝一声:“四五六!”

  色子滚了几下,再碗里成了二三四的排序。

  “哈哈哈哈”,大家都觉得可笑,一个老赌鬼被一个小家伙给欺负到了。

  “小子,来,再抓你一下。毛还没长齐吧。”老赌鬼觉得不忿,挑衅嘎子。

  嘎子气坏了,把四块钱一把拍在那里,大吼一声:“操!你再来一个眼子。”

  老赌鬼使劲捏着色子,大喝一声:“六六六!”

  色子叮当地滚着,很快,两个色子稳住了,都是六。

  众人都看着另一个色子,不住地喊叫着。有的喊眼子,有的喊六,很清楚地表明了自己对老赌鬼和嘎子这个小赌鬼的支持。

  色子滴溜溜地转了两下,赫然是一个五。

  秦寿生看见了,心中叹了一口气,为嘎子担心起来。他知道,嘎子手里就五块钱,输一块钱就少一块钱。根本不应该来赌的。

  嘎子却毫不在意,拿起色子,大吼一声:“要是抓个二点老子还不敢追,你个骚五有个屁用!”

  色子轻盈地转动,赫然是一个三四五,嘎子轻松又赢了四块钱。

  嘎子眉开眼笑,不理会老赌鬼的挑衅,扔了一块钱在下边,不和老赌鬼较劲了。

  老赌鬼见这小子奸猾无比,恨得牙痒痒的,却没有办法。抓色子就是这个规矩,随时就可以上来抓,随时可以离开,没有赢了就走就是不讲究的说法。何况人家嘎子还没走。

  知道小生蛋子手气好,老赌鬼放弃了找回场子的做法,把火气发泄到其他人身上,一时之间大杀四方,转眼就把输给嘎子的钱给抓回去了。

  见场上热闹无比,秦寿生心中非常羡慕,很想上去大杀一下,却苦于囊中羞涩,现在又没到过年的时候,爷爷奶奶也不会给他钱,只好干看着。

首节上一节17/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