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2节

  脸上露出嘲讽的神情,秦寿生喃喃地说:“英雄,狗熊,圣人、禽兽,谁能说得清楚呢?‘是非功过,自由后人评说’。嘿嘿,古人也真够虚伪的。后人单凭那字里行间,能知道当事人心里的想法吗?能知道老子心里受到的煎熬吗?能知道一个人心中的理想破灭,人生观崩溃时的痛苦折磨吗?”

  看见秦彧脸上全是不明白的表情,秦寿生爱怜地笑了:“小彧,你才十八岁,还不了解那么多的人生哲理。当年的我,也是二十六七岁的时候才完全明白的。现在和你说这些,有些为难你了。可是,我觉得自己的时间不多了。现在不和你说,我怕会没机会说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写日记,将自己从小到大的一切都写了出来。如果你对爷爷的一生感兴趣的话,就拿去看吧。”

  看见秦寿生从轮椅上拿出一本装订的很工整的大纸本,秦彧好奇地问:“这是爷爷的日记本吗?好大啊!”

  摸着秦彧的脑袋,秦寿生慈祥地说:“为了不让你重走我的老路,我天天在写日记,希望你能从中学到一些东西。就是不知道我的身体能不能允许我写完这些东西。这是第一本日记,你先看吧。我会继续写下去的。”

  见秦彧当时就要打开,秦寿生拦住他,虚弱地说:“不要在我面前看日记,我不想看见自己的孩子流泪、痛苦,那样会让我脆弱的心破碎的。”

  秦彧狐疑地带着日记上楼。

  刚想打开日记,秦彧突然从窗户中看见爷爷在妈妈的帮助下,坐在轮椅上,在花园里四处转悠。那个让秦彧挺害怕的大大,也推着姑奶奶来到花园里。

  姑奶奶是最能对付爷爷的人。很多人都怕爷爷,唯有姑奶奶,可以随意呵斥爷爷,要是火气上来了,能拿着棒子到处追打爷爷。就因为这个,秦彧对姑奶奶和她的儿子,自己的大大都非常惧怕。连爷爷都不敢惹的人,谁敢惹啊!

  怀着好奇的心打开日记,一行工整而有力的大字出现在秦彧的面前:“秦彧,我是怀着复杂的心情写下这本日记的。本来,我是想在自己作古以后,由你妈妈把日记交给你的。想了又想,我决定还是自己把日记交给你。因为我不想有什么遗憾留下来,不想你对我生出什么怨恨来。我想对你说的是,不管你看到什么,都不要发火,用你的耐心,把我的日记看完。如果那时你有什么愤怒和仇恨的话,再来找我吧,我会好好解答的。在看日记之前,我要对你说一件事。不知道你觉察到没有,我从来没有把你当孙子看待,也从来没有以你的爷爷自居。因为,我根本不是你的爷爷,你也不是我的孙子。不要震惊,你不是领养来的,你身上有我的血脉。一切的一切,日记里都有解释。我还要对你说的是,你要想了解人性,就要投入到生活当中。人性是最复杂的东西,没有人可以看清楚……”

  秦彧惊呆了,被话里的意思惊呆了。“我根本不是你的爷爷,你也不是我的孙子。不要震惊,你不是领养来的,你身上有我的血脉。”什么意思,你不是我的爷爷,我不是你的孙子,那时什么?难道……

  脑海中一些残存的幼时记忆突然莫名清晰起来。秦彧回想起自己小的时候,半夜里被尿憋醒的时候,好像见过爷爷光着身子睡在妈妈身上。当时他还觉得奇怪,怎么爷爷和妈妈要那样做啊!看起来妈妈还好像很舒服似的。再想想自己,从生下来就没见过爸爸,只有妈妈和爷爷一直照顾自己。而且,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奇怪,很不对。

  现在回想起来,仿佛所有的东西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胸口急剧地喘息着,秦彧迫不及待地翻开日记,要从中找出让自己心中火烧火燎的答案来。

  翻开第一页,几个血红的大字出现在他的面前:

  “恶人成长日记”


正文 第001章山村中的知青子女

  浩瀚的黄海,掀起滚滚浊浪,用一往无前之势,冲向前方的陆地。

  前方,一座“巍峨”的大山,挡住了黄海的去路。任由黄海如何咆哮,青山一样屹立于此。

  据说,“大山”矗立于此,已有几百万年了。

  随着时光的流逝,持续不断的腐蚀、风化,将一座远古时的巍峨大山,变成起起落落的丘陵。

  因为有辽水的流过,这里,被称作辽东丘陵。

  蛤蟆山下、山间,几十处村落星罗棋布,山间羊肠小道交错纵横,组成了一处人烟鼎盛的地域。

  山脚处,有一处百余户人家的小村,名叫秦家村。

  正值冬季,厚厚的大雪,足有一尺厚下,将村子通往外界的道路完全遮盖。

  放眼望去,四野茫茫,一片银白。原本就洁净的世界,因为这雪花的洗涤,更是一尘不染。

  如果没有四处寻觅食物的麻雀,偶尔在村里行走的村民,这时的乡村,颇有万籁寂静的景象。

  远处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有早起的顽童,拿着箩筐,在地上扫出一块空地,用一根长长的绳子,系在一根小棍子上,斜着支起平时用来挑担的箩筐,在箩筐下放上点苞米粒、谷子啥的,吸引着饥饿的鸟儿来吃。等鸟儿进入箩筐,躲在远处的孩子就用力一拽绳子,箩筐罩下,就将麻雀给罩了进去。

  烤麻雀非常香甜。在刚解决温饱,却缺少肉食的乡村,多捉几只麻雀,放在锅里一炒,也算是一顿难得的美味了。

  麻雀是异常狡猾的鸟类。能与苍蝇,老鼠,臭虫一起被称为“四害”的它们,在整个华夏城乡铺天盖地的围剿浪潮中,它们作为体型最大,目标最明显,数量最少的“四害”,却能保持住种群的繁衍,可见它们的本事之大。

  那时的农村,人们漫山遍野,几十米一个人,拿着锣鼓、放着鞭炮,举着挂着红布的棍子,方圆数十里的村镇一起行动,把麻雀折腾得没有落脚的地方,最后竟然掉到地上摔死了,让大家伙捡回家,煮鸟汤喝了。

  现在的人们,面临着改革开放的浪潮,在迷茫中寻找着出路,哪里有心思管麻雀的死活?

  对付麻雀的重任,就交到孩子们手上了。

  在饥饿与生命的选择中,麻雀选择了后者。一只麻雀被箩筐罩住后,其他的根本就不上当,根本抓不住更多的麻雀。

  孩子们想炒一锅麻雀肉的想法,从来就没有实现。

  一处孤零零的五间平房,独自矗立在村子的最西头。

  房顶上,堆满了厚厚的积雪,被寒风扫过时,不时有漫天的雪雾在空中飞扬,很快消失无踪。

  碎石堆砌的低矮不平的院墙外,一棵干枯的杨树上,最后一根冰挂在冷风的吹拂下,轰然坠落。

  几扇玻璃窗上,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绚丽多彩的窗花,在逐渐变热的阳光的照射下,逐渐开始消融,展示着自己最后的绚烂。。

  早起的鸡鸭在院子里散步,寻觅着偶尔能见到的一颗两颗谷物;一头肥猪哼哼着,抗议着没有到来的喂食;一只大黑狗趴在窝里,懒懒地盯着大门,期待着有生人的到来,好让它能够得到主人的赏赐。

  东屋里面空荡荡的,地上放着些破破烂烂的东西。原本这屋里还有两个民国时期的大柜子,在饿得不行的时候,都被主人换了粮食了。

  泥砖盘成的土炕上,两床灰红色,却有些破旧的被子杂乱地摆放着。一床被子里已经没有人了,另一床露出深灰色棉花的被子里,探出一颗小小的脑袋,被乱蓬蓬的头发遮盖着,看不清面容。

  脑袋的主人年龄不大,最多七八岁。此时,这个孩子正在酣睡,发出平稳的呼吸声,全然不受隔壁叮当叮当声音的影响。即使是外面播放着东方红,太阳升歌曲的大喇叭,也不能骚扰到他半分。

  逐渐升起的太阳,将和煦的阳光照到小脑袋上。

  感觉到阳光的温暖,秦寿生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又急忙用手挡住,挡住那有些刺眼的阳光。

  昨晚热得发烫的火炕,早已经冰冷入骨。即使是隔着一层褥子,也能觉得炕席西面石板的寒气渗人。

  感觉被窝中尚有余温,秦寿生伸出小手一摸,却摸个空。

  “姐姐!干嘛起这么早啊?我还没睡够呢!”秦寿生不满地喊着。

  “小流氓!你还敢说!不是要你自己睡吗?昨晚你又钻姐姐被窝里了,是不是欠揍啊。”

  伴随着气恼的声音,一个扎着两根羊角辫,脸上稚气未消、眉清目秀的少女,掀开门帘,走进屋里来。

  少女上身一件灰红色花布做的棉衣,下身一条灰色棉裤,脚下穿着一双厚底黑色大棉鞋。棉衣棉裤上,大大小小的补丁一个连着一个。
首节上一节2/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