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21节

  惊魂未定之下,宫爱国破口大骂:“操你妈!你瞎了啊!”

  典型的农村骂人话,直接问候对方的娘不说,骂得是血淋淋的,既打击对方的士气,又壮了自己的胆子,是农村人发生矛盾时,互相问候的常用语。

  自行车转了个弯,又骑了回来。

  这是一辆破旧的老式永久牌自行车,傻大黑粗,却非常结实。

  秦寿生从车上跳下来,脸上露出嘲讽的神情,挑衅地说:“小子,胆子不小啊,敢动我的人?”

  昨晚睡得晚,结果今早起来晚了。想起李文君的事情,秦寿生紧赶慢赶,总算是赶上了。

  宫爱国知道秦寿生带人打过学生,心里有些发憷。不过,他的哥哥也不是善茬,他的家又在学校附近,算是地头蛇了,不怕秦寿生如何。

  “动怎么啦?老子就要动这个小丫头,你能怎么样?”

  宫爱国一边说,一边向李文君走去,要摸李文君。

  “不给我面子,你他妈的找死啊!”秦寿生本来是想把事情给了了,算是对得起李文君了。不想宫爱国不罢休,一定要找事。

  当着周围十几个看热闹的学生的面,秦寿生面子下不来,即使不想打架,也得硬着头皮打了。既然打了,那就要来个狠的。他凶悍地冲上去,和宫爱国纠缠在一起。

  两人你一拳,我一脚,你一巴掌,我一飞踹,也没什么招式,就是乱打一通,打得不亦乐乎。

  普通人打架,靠的就是手狠、心狠,敢下手。这两个小家伙都挺敢下手的,打着打着,都挂彩了:秦寿生眼角有些发青,宫爱国鼻子开始流血。

  鼻子流血不是大伤,甚至比眼角发青的伤势还要轻,可毕竟是见血了。

  感觉自己吃亏了,宫爱国擦干眼泪,大叫着说:“你等着!等我找人砸死你!”

  秦寿生心里发虚,当着围观的学生的面,却不能示弱,也大喊:“你找人,老子也找人,看谁厉害!”

  见秦寿生眼角发青,嘴角有些发肿,李文君不由得哭起来。

  感觉到脸上的痛楚,秦寿生嘴角直抽冷气,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大咧咧地说:“没事没事,有我罩着你,以后谁要敢欺负你,我就削死他们。”

  上课的时候,秦寿生的心里很不安稳,老师讲的什么,他一点也没听进去。他的脑海里,都是宫爱国说的那句话。

  “等我找人砸死你。”宫爱国留下的狠话,让秦寿生有些害怕。

  宫爱国的哥哥是村子里一个很有名气的混子,秦寿生也听说过他的名头,知道他的厉害。要是宫爱国的哥哥宫爱民来打他,秦寿生连手都不敢还,只能老实挨打。没办法,谁叫他的名声太大,大到秦寿生听着就害怕呢。

  上了两节课,还没人来找事,秦寿生的心稍微放了下来,也敢把手放到李文君大腿上乱摸了。可能是感激他的仗义相救吧,李文君难得的没有把白眼送给他,只是装作不知道。

  突然,李文君看向窗外的眼睛中充满了恐惧。

  顺着李文君的目光一看,秦寿生脑海中轰隆一声,呆呆地坐在那里,无边的恐惧立刻涌上心头。

  一台摩托车轰隆隆地开到秦寿生的班级门前,宫爱国从摩托车上跳下来,对开摩托车的男子说:“大哥,就是那个小子打的我!”

  一个烫着农村混子最流行的长卷发的男子,慢慢地从摩托上下来,摘下墨镜,手套,脱下皮夹克,脚下的军靴踩在地上,嘎嘣嘎嘣作响。

  男子一脸的凶悍之气,脸上一处长长的刀疤,不时的抖动,让人看着,心中不由地产生恐惧的感觉。

  班级的同学都吓得心里蹦蹦跳,坐在座位上,动也不敢动。

  宫爱民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慢慢走到老实坐在那里,脸色有些发白的秦寿生面前。

  “是你打我弟弟的?”宫爱民笑眯眯地看着秦寿生。

  秦寿生小声说:“是他先打我的….”

  “啪!”一个耳光下去,秦寿生的鼻血当时就流了出来。

  像拖死狗一样拖着秦寿生走到外面,扔在地上,宫爱民用穿着军靴的双脚不住地踩踏:“小崽子!敢打我弟弟?不想活了是不是?今天叫你知道知道厉害。”

  发觉这里的热闹,几百个学生蜂拥而上,将秦寿生和宫爱民围起来,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见周围的同学议论纷纷,宫爱国非常得意,也上来踹了秦寿生两脚,大声说:“看你还敢得瑟。”

  有负责的班干部跑到教导处,告发了宫爱国的“暴行”。

  教导处主任冯翰林听了,头大如斗,打发走学生,匆匆赶往出事地点。

  冯翰林大喊:“干什么!干什么!都闪开!”

  看见是附近村里的混子宫爱民在打学生,冯翰林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喊:“宫爱民,干什么呢!”

  看见冯翰林,宫爱民哈哈一笑:“冯主任啊,没什么,这小子欺负我弟弟,我来和他讲讲理。”

  看看周围的学生,冯翰林大声说:“讲理就讲理吧,怎么能打人呢?来来,到教导处说理去。”

  宫爱民来揍秦寿生,不过是为弟弟出气罢了,也没想过要把他如何。见面子得到了,他借机下台,开着摩托车,载着弟弟,轰隆隆地到教导处去了。


正文 第019章什么都可以交换(小修)

  男同学都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宫爱民,心里憧憬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像宫爱民那样厉害。

  那些捂着胸口害怕的女同学,心中也在期待着有这样的男人来保护自己。

  在乡村,好人和坏人的区别非常淡薄,正义面对邪恶时,显得很脆弱。为了自保,很多人本能地喜欢恶人。这也是为什么许多长相漂亮的女人愿意嫁给混子的原因。从根本来说,除了人类的劣根性在作祟外,法律在农村的淡薄也是一个根本原因。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善良就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趴在地上,秦寿生觉得浑身上下没一处不疼的。

  感觉几百道目光看来,他觉得脸都没了,感觉很羞耻。这个时候,他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不还手,为什么不敢还手!难道忘记了自己答应张翠的话了吗?难道忘记了自己要做一个男人的誓言了吗?

  身上很痛,却没有心里痛得厉害。爷爷被人欺负时,秦寿生就觉得自己很没用,所以要跟混子厮混,借助他们的力量来保护自己和家人。今天,他觉得自己更没有用,还不如那些老老实实的学生有用。

  到教导处去了一次后,猩猩老师把秦寿生喊出去,安抚几句,拍拍他,要他把精力放在学习上,不要总和别人打架。至于如何处分宫爱国,猩猩老师一句话也没提。
首节上一节21/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