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22节


  那些混子,比如宫爱民这样的,都是些无赖。他们不敢做太出格的事情,但打架、欺负人这样的事情,是屡教不改。他们没事经常会到学校打架,显示自己的厉害。学校老师头疼不已,不愿意得罪他们,遇到了,除了劝阻,也没别的办法。毕竟,老师们也住在农村,也有妻儿老小的,得罪了他们,也挺麻烦的。

  张翠的回归,让秦寿生转变了思想,朝着考上大学的目标努力。

  宫爱民的一顿痛打,让秦寿生体会到读书确实无用。那些老师,据说都在师范大学念书,看见宫爱民打自己,还不是站得远远的,谁也不敢过来。猩猩老师体型庞大,一样不敢对宫爱民说半个字。念书,有个屁用!

  李文君眼角噙着泪,扶着秦寿生,到水房里擦拭脸上的伤痕。

  “这个混蛋人虽然不咋地,可他是为我打架,为了保护我才被人打的。我要帮他出气。”女生的心里有点痛,有了一种冲动。

  “秦寿生,别生气了,明天我让我爸来给你出气。”拉着秦寿生的手,李文君认真地说。

  “你爸?”秦寿生奇怪地说,“你爸能打过那个宫爱民吗?他可是有好几个叔辈兄弟的,一般人打不过他们。”

  李文君不屑地说:“宫爱民算什么东西!明天你就知道我爸厉不厉害了。”

  估计是李文君回家告状了,第二天,李文君的爸爸带着两个戴着大盖帽的公安来到学校。

  在校长、教导处主任的陪同下,两个公安把宫爱国从班级里揪出来,当着班级学生的面,两个耳光下去,宫爱国当时就被打蒙了。

  要说公安打人,那肯定是不对的。可在法制淡薄的乡村,公安要是不打人,只怕都能被那些嬉皮笑脸的混子给欺负死。在村民眼里,要是不敢打人的公安,那是无能的警察,会被人瞧不起的。有经验的警察,遇到那些在村民眼里是杀千刀的混子,基本上都是先给两个耳光,要是你眼睛中还是不忿,嘴里还是不服的话,那就又是两个耳光,非要你服了,知道厉害了,再不敢为非作歹了,那就算是成功了。至于说服教育,只有鬼才会被教育好。

  公安押着宫爱国,到宫爱民家里,把他抓起来,铐到乡派出所去了。

  这事轰动学校,大家纷纷议论李文君的爸爸到底是干什么的,能这么厉害,带着公安来抓人。

  宫爱民带着手铐,被摁在三轮摩托车车斗里,像死狗一样蜷缩着,全无半点打秦寿生时的从容与潇洒。摩托车在学校里转了两圈,算是游街示众了。从班级门口经过的时候,对秦寿生的震撼是无与伦比的:这个拳头硬,村里没人敢惹,老师都害怕的宫爱民,遇到公安,一点反抗的实力也没有啊!他长得人高马大,可以欺负我这样的小孩,却不敢动那个长得比他矮小许多的公安。据说,那个公安在派出所里把宫爱民好一顿揍,宫爱民出来后,见到这个公安,一样点头哈腰,不敢动人家一下。

  这时,秦寿生心里想的,都是当官的威风凛凛、无所不能,当老师的毫无用处。考上大学是必须的,但是,不能当老师,一定要当公安,当官才行。那样,才没人敢欺负我。

  或许是为了安慰秦寿生,猩猩老师找到他,要他写入团申请书,被他无情地拒绝了。

  猩猩老师的脸色很难看,却没说什么,把名额给了另一个同学。

  不为什么,也不是故意和老师作对,就因为秦寿生知道,上次入团的时候,本来应该归他的团员名额给别人了,不是因为他的年龄不够,而是因为老师收了别的学生家长的好处,才把他的名额顶了的。

  本来对老师印象就不好的秦寿生,突然有了男人气概:既然第一次没当上,那么就不当了。

  听李文君说:老师收了张刚家里的两筐地瓜,给他弄了个团员当;刘全他爹给老师送了十几斤干鱼,老师就让刘全当体育委员了。秦寿生并不生气,只是在心里想:“原来,团员可以这样当,可以用两筐地瓜来换;体育委员可以用干鱼交换。那别的事情,是不是也可以交换啊?”

  秦寿生碰碰李文君:“哎,你说,什么事情都可以交换吗?”

  李文君白了秦寿生一眼,没好气地说:“怎么可能?”

  话刚说完,李文君难得地叹了口气,说:“可我爸喝醉的时候,倒是说过,现在有了钱,什么事情都能做到。至于啥意思,我也不明白。”

  秦寿生“认真”地说:“那样啊,既然有了钱,什么事情都能做到,那么,说吧,要多少钱,我才能操你一下。”

  李文君当时就愣了,盯着秦寿生半天。在确定他是认真的后,她举起文具盒,当的一下,砸到他脑袋上。

  捂着脑袋,秦寿生郁闷地说:“你不是说什么都可以交换吗?”

  李文君掐着腰,蛮横地说:“再说,我真告诉我爸了。”

  在新书榜上晃悠,请书友支持,有闲暇的时候,帮着点推两下,算是对笔者码字的支持和安慰。


正文 第020章偷情捅了马蜂窝

  秦家村村边的树林里,刘寡妇和村支书赵敢干在那里拉拉扯扯的。两人的身影在树林中时隐时现,说是避讳外人吧,他们把自己暴露在外人面前;说不在乎吧,偏偏要躲在树林里呆着,感觉挺矛盾的。

  刘寡妇本来有个很好的家庭,人虽然不太检点,但也没做过太出格的事情。她的男人是做买卖的,手里有不少钱,是秦家村成为万元户比较早的人,日子也过得挺红火的。只可惜,一次出外经商的时候,男人不见人影了,到底死了没有,也没人知道,反正他老婆就成了寡妇。他这一死,出门带的本钱也没了,刘寡妇的万元户名头也没了,成了千元户。

  刘寡妇好吃懒做,有地不种,家里没收入,嘴又馋,老头子留下的那点钱,坐吃山空,早用完了。她也找过男人,可那男人比刘寡妇还懒惰,除了知道躺在炕上睡刘寡妇,啥也不做,结果没三天,就被刘寡妇拿着扫帚给打出去了。从此,刘寡妇就放荡起来,用身体换取自己“美好”的生活。

  村民们都鄙视刘寡妇,说她是个烂货。可不少男人,嘴上说着刘寡妇,背地里时常就跑到她那里发泄自己过剩的精力;很多村妇,时常说刘寡妇卖腚、不要脸,可内心深处,何尝不羡慕这个女人的大胆,何尝不羡慕她能够经历那么多的男人。

  被尿憋的停下车在路边撒尿的的秦寿生,偶然一抬头,见赵敢干在那里摸刘寡妇的胸,大感好奇,眼睛都直了。

  刘寡妇和秦大拿之间的不清不楚,除了秦大拿的老婆,村里人基本都知道。现在,刘寡妇又和秦大拿的女婿弄到一起了,难怪秦寿生好奇。

  隐约间,秦寿生听到刘寡妇说:“你要是把…包给我,让我有赚头,我就天天…干。”

  赵敢干压着嗓门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传到秦寿生的耳朵中:“只要你从了我,鱼塘别说给你承包,给你也行。现在就让老子干…”

  正说着,忽然发现秦寿生在远处看向这边,赵敢干火了,捡起一块石头,冲着秦寿生就打了过去:“小杂种!找死啊!”

  石头忽的一声,从秦寿生脑门飞了过去,差点砸中他的脑袋。吓得他骑上自行车就跑,一边骑,一边回头。见到赵敢干又捡了一块石头,秦寿生使劲蹬车,结果扑通一声,掉沟里去了。

  赵敢干哈哈大笑,拽着刘寡妇进了小树林,也不顾忌不远处就是大道,就在那里嘿吆、嘿吆地做起事来。

  “真倒霉!”秦寿生一瘸一拐地从沟里爬起来,拎着自行车,慢慢地往家里走去。

  还没进家门,秦寿生就听奶奶在那里破口大骂:“老丈人不是东西,女婿也不是个东西,都是一窝畜生!”

  乡里发话了,要搞活经济,秦家村的果园、鱼塘、小工厂、苇塘都要承包给个人。

  利用女婿赵敢干的村支书(大队取消,都改名为村了)身份,秦大拿自己承包了小工厂;几处果园被和赵敢干关系好的人承包去了;苇塘被赵敢干的表弟承包了。别人想插手,那是绝对的没门。

  剩下的鱼塘,没人想要,秦山就想承包下来。那鱼塘在盐碱地边上,要是包下来,他就能实行自己心中的一些想法了。

  知道这个消息,秦大拿立刻放话出来:“就是让刘寡妇承包鱼塘,也不会让秦山得到。村支书是我女婿,不信,大家就走着瞧。”

  秦奶奶愤愤地说:“我就不信了。到时候,刘寡妇出五百,咱们就出六百,看她一个不会养鱼的养汉侉子,能斗过你爷爷。”

  秦寿生小声说:“奶奶,别想了。刚刚我在村边看到,刘寡妇和赵敢干在树林里睡觉呢。鱼塘,咱家是包不到了。”

  秦奶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到凳子上,将火气都发到风匣子上面,呼呼拉着,把锅灶下面的火烧得旺旺的,恨不得烧死那几个总欺负她家的混蛋。

首节上一节22/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