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25节

  在羡慕和畏惧这些人威风的同时,秦寿生也有些想不开:都说邪不能胜正,做坏事会受到惩罚。可这些人做了这么多的坏事,怎么没人惩罚他们呢?

  海里别的东西不多,蚬子却非常多。扒蚬子,赶上运气好的时候,一天下来,也能挣个三十二十的,积攒下来,一夏天,能挣个几百块的。

  要是再有精力的话,还能搞几个大螃蟹,抓几条鱼,偶尔也能碰几个海参,算是改善生活了。

  骑着自行车,跟着扒蚬子的人流,秦寿生来到海边,趁着退潮的时候,来到海滩上,找个地方,拿着挠钩,从沙土里往外挖蚬子。

  海滩广阔无比,即使有上万人在扒蚬子,却不觉得拥挤。

  看着袋子里的蚬子越来越多,秦寿生越扒越起劲,忘记了劳累,仿佛见到了嘎嘣嘎嘣的钞票在向自己招手。

  “哎呦”一声传来,秦寿生被撞得一个趔趄,感觉自己撞到一个柔软的躯体上。

  回身一看,是一个熟悉的脸孔。

  秦家村秦康的老婆坐在沙滩上,气恼地看着秦寿生,美丽的大眼睛里扑闪着嗔怒的光芒。

  秦康和秦寿生岁数相差不大,不过五六岁罢了,可秦康辈分高一辈,秦寿生应该叫他叔叔。

  秦康今年才娶的老婆。他老婆叫什么名字,秦寿生还真不知道,只知道她人不错,待人和气,长得也很好看。农村人说从外村嫁到村里的女人,基本都不说她的名字,都是用谁家谁家的来称呼她们。对她们的名字,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比如,要是秦寿生的老婆,那人们就会说,生子家的,秦寿生的老婆就知道人们在喊自己。

  秦寿生不明白,为什么一提起秦康的老婆,奶奶就说骚逼,贱货的,没一句好话。在他看来,秦康老婆性子好,对人和气,长得又非常好看,好看得不得了。那些老太太纯粹是嫉妒人家,才老说人家的坏话的。

  见秦康老婆生气了,秦寿生上去扶起她,连忙道歉:“对不起,小婶,我没看见。”

  盯着秦寿生秀气的脸蛋,秦康老婆噗嗤一声笑了:“小东西,挺有劲儿的,一下子就把我给撞倒了。没事,小婶不生气。对了,生子,你大名叫秦寿生是吧?”

  和秦寿生说了几句话,秦康老婆照他屁股给了一巴掌,就各自扒蚬子去了。

  这个小插曲,秦寿生并没在意,他的心,全被蚬子给占据了。直到觉得自己扛不动了,他才停下了扒蚬子的动作,站起来活动活动已经酸软的腰。

  跟着长长的人流,秦寿生吃力地扛着蚬子,心中很是期待。

  即使外面有人盘剥,至少还能剩下大半,值了。扒一斤蚬子,在市面上能卖四到五毛钱,有时甚至只有三毛钱。看海的这些人,一斤蚬子扒两毛钱的皮。由于他们不用称称重,只是用手拎一下,大约估下重量,及朝人要钱,时常和赶海人发生争执。

  若是五毛钱一斤的话,五十斤的蚬子能卖二十五块钱,每斤扣去两毛钱,就只剩下十五块钱了。如果被估重成七十斤,扣去十四块钱的扒皮钱,就只剩下十一块钱了。要是三毛钱的话,那就只剩下一块钱了。好在蚬子的价格很稳定,基本都是五毛左右,有时候甚至六毛钱一斤,才使得扒蚬子的人没有放弃这个职业。

  看海人故意不用称称重,只是用手估重,为的就是要占这个便宜。

  据说,每天都有人因为这个原因挨打。时间长了,觉得不合适的人,就不来扒蚬子了。可惜,人心是不齐的。你不扒蚬子,有的是人扒,看海人是不害怕的。

  秦寿生是第一次来扒蚬子,还不知道这些规矩,也不知道那些人还会无缘无故地打人。

  扒了一百多斤蚬子,秦寿生心里估了一下,交上二十块扒皮钱,自己还能剩下三十块。这一天,值了。要是每天都挣三十块,一个暑假能挣上一千块,交给爷爷,下学期的学费就不愁了。

  在大家的支持下,隐士的新书在新书榜上已经冲进前四十名了,这是俺想都不敢想的好成绩。请大家继续支持,隐士的回报就是情节的精彩和完本的信誉。因为已经签约了,下周俺想冲榜,看能不能提高一下在榜单上的排名,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俺,多谢大家支持。


正文 第023章扒蚬子的遭遇(下)

  几个带着墨镜,满头长发,穿着五颜六色绸子衣服的人,分成几组,在那里估重、收钱。还有几个膀大腰圆的男子,一脸的桀骜,掐着腰站在那里,一副我是打手的做派。

  有些人可能和这些人认识,都用谄媚的声音和他们打招呼,可能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向周围的人传递一种信息:我和看海的人认识,别惹我。

  “八十斤,十六块钱。”

  “九十斤,十八块钱。”

  “五十斤,十块钱。”

  “一百斤,二十块钱。”

  “不对吧,我这最多八十斤啊,怎么估一百斤了?”

  “去你妈的!老子天天估重,还能估错吗?嫌多了,你把蚬子放到海里去。滚!”

  “唉,我和他扒的蚬子差不多,怎么他六十斤,我八十斤啊?”

  “啪!”

  “啊!你怎么打人啊!”

  “打的就是你!欠揍是不!敢和老子犟嘴?”

  见前边不少人不是挨骂,就是挨揍,秦寿生有些害怕,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到一个个子矮小,穿着米色丝绸的干瘦男子面前。

  看看秦寿生的脸,干瘦男子知道这是一个小娃娃,就没当回事。使劲拎拎他扛的袋子,竟然没拎起来。

  看着周围嘲讽的眼神,干瘦男子恼羞成怒,尖声说:“一百五十斤,交三十块钱。”

  秦寿生大吃一惊,急忙说:“我这袋蚬子最多一百斤。不信,你拿称称称。一百五十斤,我扛不动啊!”

  见一个小屁孩也敢和自己叫劲,干瘦男子面子下不来,一个耳光打在秦寿生脸上,破口大骂:“妈了个逼的,小鸡子孩,还敢和老子犟嘴,欠揍了是不是?”

  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秦寿生气愤地说:“你凭什么打人?”

  他还算是有理智,知道自己要是和这个瘦子打架,其他的混子会一拥而上,打死他的。

  见秦寿生握着拳头,有打他的想法,干瘦男子吓了一跳,跳到一边,大喊:“老三,这小子找事!”

  一个身材高大,满脸络腮胡子,穿着一身墨绿色丝绸衣服的光头男子,迈着大步走了过来。

  老三用冷冷的眼神看着周围的人,大声说:“妈了个逼的,哪个不服哪个上来,老子奉陪!”

  看见秦寿生稚嫩的脸庞,知道是一个小屁孩,老三觉得没意思,失去了发威的兴趣。

  点起烟斗,深深地吸口旱烟,老三挥挥手,和颜悦色地对秦寿生说:“小家伙,别怕,你过来,我有事问你。”

  看见那个远近闻名的混子老三,秦寿生吓得差点尿裤子,只想回头就跑。见老三和颜悦色的,不像要打自己的样子,他心里稍微放松下来,哆嗦着向老三走去。
首节上一节25/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