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26节


  老三满脸微笑,一副和气的样子,看来是不想和小孩一般见识。等秦寿生到了他身前,他突然抓住秦寿生的衣服领子,没等他反应过来,啪啪两记耳光打下去,秦寿生的脸蛋当时就肿了起来,鼻孔直往外窜血。

  干瘦男子冲上来,对着坐在地上发呆的秦寿生,狠狠地踹了几脚,一边踹,一边骂:“操你妈!小鸡子孩,敢惹老子,踹死你!踹死你!”

  “好了!”老三不耐烦地说,“瘦猴,你他妈的和一个小屁孩一样干嘛!快干活去!”

  “告诉你们!”解开上衣的扣子,袒胸露乳,老三掐着腰,对着周围敢怒不敢言的赶海人说,“这海,是老子花了几百万承包的,海里的东西,都是老子的。你们要是不服,就去告。要是觉得不公平,就不用来了。有的是人来扒蚬子,不缺你们几个人。”

  这时,有人尖叫着说:“老三!你干嘛打一个孩子?”

  老三愣了一下,想看看是谁这么大胆,竟敢管他的事情。看着在对面杏眼圆睁的女人,老三脸色一僵,愣愣地说:“咋地了?你亲戚啊?”

  尖叫着的,是一个女人,就是秦康的老婆。

  秦康老婆把秦寿生扶起来,帮他擦干鼻子上的鲜血,脸上露出心疼的样子。

  女人回头对老三说:“我们村的,是我侄子,算了吧。”

  老三笑着说:“行,看你的面子上,就饶了他。”

  “我说你咋这么倔呢?”老三笑眯眯地对秦康老婆说,“你想要钱,跟我说一声不行吗?干嘛非要自己扒蚬子?”

  秦康老婆脸一沉,理都没理会老三,拎着蚬子就走了。

  老三一肚子的闷气没处发,回头对正费力地拎着秦寿生蚬子袋子的瘦猴骂道:“干什么!快去估重去!”

  “小子,算你今儿运气,以后老实点!不然老子整死你!”老三大声对秦寿生说,“滚!”

  秦寿生感激地看看秦康老婆,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交了三十块钱,扛着蚬子放到自行车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在收蚬子的地方,数着手里的四十五块钱,秦寿生心里很不是滋味。合着扒了九十斤蚬子,就卖了十五块钱。

  这比旧社会的剥削还狠啊!秦寿生开始很起老三这些家伙来。恨归恨,他只能在心里恨,却做不出任何报复他们的事情来。

  在学校,秦寿生还算是个小霸王,没人敢惹。在这些人面前,他什么都不是。

  一个看起来很憨厚的山里人,看见秦寿生肿胀的脸蛋,叹息着说:“和他们没有道理可讲的。”

  秦寿生也没抬头,郁闷地说:“我就随口问了一句,他们怎么就打人呢?”

  山里人苦笑着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你要是信,他就是真的。要是不信,就当作笑话吧。”

  山里的山后村里,有一个人,天生斜眼。

  斜眼的人看人的时候,你会觉得他没在看你。反而是他没看的人,以为你是在斜着眼睛看他。

  斜眼去扒蚬子,上来了排队称重,结果被人揍了。

  一位名叫狗蛋的看海的年轻人,四处巡视,发觉有人竟然斜着眼看他。

  感觉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侵犯,狗蛋当时就火了,上去就给那人两记耳光,破口大骂:“操你妈!斜着眼看老子干嘛?”

  那位斜眼的人很委屈地说:“我没看你啊!”

  有人出来劝阻,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过了一会儿,狗蛋发现,这个人竟然还斜着眼睛看自己。

  “啪啪”,又是两记耳光上去,狗蛋拳打脚踢,大骂:“你妈个逼,还看,找死呢!”

  其他几个看海的也冲上来,把那个人按倒在地,痛打一顿。

  最后,旁边有人解释,说他是斜眼,不看你的时候才是看你,看你的时候是在看别人,狗蛋才放过那位可怜的残疾人。

  秦寿生惊讶地说:“他们还讲不讲理了!怎么说打人就打人啊!强盗也没这样的。”

  山里人摇摇头,叹息一声:“打了就打了,也没人管。越没人管,他们就越嚣张。咱们老实人,只好干受气,没办法啊。”

  “没人去告他们吗?”秦寿生不甘心地说,“他们今天就打了五六个人,都是说一句话就挨打,乡里就不管吗?”

  山里人拍拍秦寿生的肩膀:“管?能管得了吗?他们今天打,明天打,也没打坏人,派出所来了,最多劝解一下,何况……算了,不说了。”

  看见山里人斜着的眼睛,秦寿生除了郁闷,还是郁闷。他不是行侠仗义的大侠,没办法,也没本事去惩戒这些恶霸,只好忍着气,骑车回家去了。


正文 第024章冲冠一怒为老婆

  晚上,秦康一如既往地不在家,不知道是在老六家抓色子,还是到别的地方小偷小摸去了。

  秦康是个混子,平时窜来窜去,除了赌,就是偷,啥正经事情都不干。看他穿得人模狗样的,人又长得帅气,可知道他底细的村里人,没一个能瞧得上他。就这个长得帅气的家伙,懒得和猪一样。平时在家,连桶水都不挑,啥事都得老婆干。远近十里八村的小杂货店都被他欠账欠怕了,见了他,都堵着要钱。可他的嘴巴甜,总能从那些店主手里赊出东西来。当然,他也会搞到钱,偶尔还一点,才没有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他。

  看见秦寿生进门,秦康女人笑着说:“生子来了,有事吗?”

  秦寿生也不出声,揭开水缸,见里面的水不多了,拿起扁担和水桶,就到外边的井里往水缸里挑水。

  秦康老婆眼光闪烁,没有阻拦,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挑完了水,秦寿生又把院子给打扫一遍,一声不吭,出门就走了。

  看着秦寿生的背影,秦康老婆摇头叹息,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男人的不堪入目,想到了这个小孩子的懂事和知趣。

  再去扒蚬子的时候,秦寿生就带着两个袋子。很多人都带着两个袋子扒蚬子,为的是将两个袋子绑在一起,放在肩上容易扛。秦寿生这么做,也没人注意。

  到了涨潮的时候,大家纷纷向岸上走去。秦寿生在那里磨蹭着,走在所有人的最后边。等大家伙都走了,他拿出绳子,把一大袋蚬子捆在拦海大坝下边的礁石上,然后扛着另一袋蚬子上去了。

  收完钱后,看海人在大坝上巡视一番,发现没人在海里躲着,就骑着摩托走了。也不可能有人在海里躲着,那海水都涨上来了,在里面呆着,不想活了!

  见大坝上一个人也没有了,一直在涨潮沟里摸鱼的秦寿生来到大坝上,找到自己留下的记号。看着汹涌的海水不住地拍打着大坝,秦寿生有些害怕,但为了那些蚬子,他还是咬牙下水,向下面潜去。

首节上一节26/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