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27节

  抓着大坝的石头,秦寿生往下潜了五六米,在浑浊的海水里摸来摸去,好容易才摸到了绳子。憋住气,赶紧把绳子解开,迅速地窜出海面,大口大口地喘气。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蚬子从海里拉出来,绑在车上,把胖头鱼挂在车把子上,秦寿生才悠哉游哉地往家里走。

  村里也有人收蚬子。他们把蚬子拿水煮开了,扒出蚬子肉,倒卖到城里去。这些人收蚬子的价钱比海边贵两分钱,但是从不到海边收,只在去海边的必经之路上收。

  秦寿生无所谓路的远近,他在意的是没有了盘剥,自己的收入能大大增加。

  今天,秦寿生扒的蚬子多,又有一半多卖了两毛钱,竟然挣了六十多块钱。回家后,他交给爷爷二十块钱,自己留下了四十多块。

  不是秦寿生不想把钱都给爷爷,他知道,爷爷胆小怕事,宁可忍受别人的欺负,也不惹事。要是被爷爷知道自己这么干,他绝对不会让秦寿生这样做的。只可惜,因为活汛死汛的关系,他不可能天天去扒蚬子,不然的话,这个来钱的活儿可真是太好了。

  从那天起,秦寿生每天晚上都去秦康家,把水缸里的水挑满,把院子打扫一遍。

  这天,干完了活,秦寿生要走的时候,秦康老婆拦住了他,往他手里塞了一个纸包。

  打开一看,里面是两块蛋糕。塞进嘴里,感觉到甜兮兮的味道,秦寿生感觉很好。

  这样一明一暗地扒蚬子,秦寿生挣的钱明显增加,半个月下来,竟然挣了将近一千多块钱。这真是不敢想象的事情,秦寿生自己都不敢相信,扒蚬子竟然能挣上这么多钱。要知道,比他多扒很多蚬子的村里人,半个月才挣了六百多块钱。这已经是最多的了。

  这天,秦寿生照样扒了两袋蚬子,准备外甥打灯笼——照旧。

  当他在后边黏糊的时候,秦康老婆喊道:“生子,过来,跟婶子走,婶子帮你把扒皮的钱给免了。”

  有这样的好事!秦寿生当然乐意,乐颠颠地扛着一百好几十斤的蚬子,累得气喘吁吁得,也不肯倒掉半点。

  到了收钱的地方,秦寿生发现,那些收钱的人都对秦康老婆非常恭敬,一点也没有平时见了别的大姑娘、小媳妇时的张狂和无礼,对秦康老婆带着秦寿生出去毫无半点阻拦的迹象。

  走出老远,秦康老婆拧着秦寿生的老婆,气恼地说:“死小子,你不想活了!还敢偷着玩那一套?告诉你,老三已经发现有人把蚬子藏在海里的事情了,今儿就要抓人立威了。”

  “什么!”秦寿生愣了一下,继而头上的冷汗就出来了。这要是被抓住了,送派出所是不可能的,但一顿暴打肯定是难免的了。

  “这样吧,生子,你能扒蚬子,婶子不用交钱,以后咱俩合伙吧,扒了蚬子,卖的钱一人一半,咋样?”

  “好啊!”正烦恼于再也挣不上那么多钱的秦寿生,听到这个消息,如聆天音,急忙答应。

  “小财迷!”秦康老婆坏笑着,对着秦寿生的屁股就来了一脚,踢得他身子一颤。

  第二天,和秦康老婆一起来到海边的秦寿生,发现大坝上有一滩鲜血。听扒蚬子的人说,昨天有一个人把蚬子藏在海里,被人发现了,结果被一顿暴打,进了医院了。

  在庆幸的同时,秦寿生用感激的眼神看着春红,把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转过身子,留下了丰满的臀部,让这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过眼瘾去了。

  卖完蚬子,分完前后,春红的脸色有些不好,可能是身子不舒服:“生子,婶子身子不舒服,可能是感冒了,明儿你自个来吧。他们要是要钱,你就给他们,不差这一天,啊!”

  “好吧。”不情愿的秦寿生不情愿地答应了。

  第二天,做好了交钱准备的秦寿生,正好碰见了瘦猴。认出秦寿生的瘦猴,知道他和春红的关系,笑着说了两句,免了他的份子钱,让秦寿生惊喜不已。

  秦寿生乐呵呵地骑车回家,准备找春红报喜去,刚到村口,就看到一台摩托车疯狂地从村里开出来。

  摩托车后面浓烟直冒,马达声音轰鸣,隔着老远,都能听见这声嘶力竭地嗡嗡声。

  摩托车后面,一个手拿菜刀的男子面孔扭曲,拼命追赶。

  山里的道路不好,弯弯曲曲的,摩托车也开不太快,眼见就要被拿刀人追上。

  拿刀人大叫一声,对着骑摩托的人就是一刀。摩托突然向前一窜,后座的皮子刺啦一声,被砍出个大口子。

  骑摩托车的人急了,使劲一拧油门,嗡嗡几声刺耳的尖叫声响起,摩托车似箭一般,从一道小土沟里飞过,才逃脱了追杀。

  秦寿生站在沟这边,差点被摩托车给撞到。他看得清清楚楚,那个骑摩托车的人,就是看海的老三。

  老三上身穿着一件花衬衫,下边竟然光着身子,连裤衩都没穿,脚上也是光溜溜的。

  借助明亮的阳光,秦寿生清楚地看见老三的老二在那里晃荡着,竟然还反射着阳光。此刻,这个部件和老三的人一样,萎靡不振。

  停下摩托,回过神的老三破口大骂:“秦康,你个小逼崽子,还敢砍老子,你等着!”

  见拿刀的人又要追过来,老三一拎车头,骑着摩托车,转眼就跑远了,哪里还追得上去?

  拿刀追老三的人,正是秦寿生的远方堂叔秦康。

  村里人都传播着秦康老婆不正经的消息,说她嫁给秦康的时候早就不是姑娘了,只不过是带了一栋房子的嫁妆,秦康才要她的。

  村里的长舌妇最喜欢传播这样的与男女有关的消息。一旦知道别人的负面消息,好像要是不说出去,她们就会难受似的。秦康老婆很无辜地就成为村民鄙视的对象。

  见秦康眼睛通红,拿着刀在村口站着,一身的杀气四溢,秦寿生也不敢上前,害怕被他给砍了,绕着道回村里了。

  回到村里,秦寿生才知道事情的起因:秦康老婆家是邻村的,和秦家村隔着不远。据说,她还是姑娘的时候,就不怎么地道,是农村人眼中的浪逼,谈了不少的对象。因为经常去海里扒蚬子,一来二去,就和老三勾搭上了。

  老三也不地道,搞个娘们就搞个娘们,玩了就玩了。可人家都结婚了,他还不放过,就有些过了。今天,老三突然想起姑娘的好来,开着摩托,大摇大摆地来到秦康家,不顾人家的不从,像**似的,又把人搞了一次。

  秦康正在老六家里抓色子呢。有好事的人去告诉,他当时就炸了,匆匆赶回家,拿着刀,差点没把老三的老二给剁下来。

  老三是厉害,秦康也怕他,可经不住他在搞秦康的老婆。秦康要是不做出反应来,在村里可就别想抬头了。

  秦奶奶破口大骂:“那个骚逼,让钱亏的啊!就图着扒蚬子不要钱,就和人睡觉!她还有脸活着,怎么不去跳海?”

  对奶奶的痛骂,秦寿生不以为然。秦康老婆的为人,他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心里大概有个谱,知道她人挺善良的,不是个坏女人。和老三发生那种事情,估计也是被老三给强上了,要不就是觉得老三厉害,被他给骗了。

  想到秦康老婆漂亮的脸蛋,圆鼓鼓的奶子,秦寿生心中突然一热,想到她给自己擦拭鼻血时,毫无顾忌地依偎在自己肩膀上的柔软,觉得这个女人真好,一点也没有讨厌的地方。

  秦寿生心里为秦康担忧。他知道,老三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绝对会来报复秦康的。

  知道这事是老三不对,睡了秦康的老婆,可秦寿生不认为老三会丢了面子不找回来。在他们这些混子眼里,可没有什么对和不对的区别,只有拳头大小的分别。

  “老子要是长大了,非把老三这王八蛋给整死不可!”想起那天的几个耳光,秦寿生脸上还是隐隐作痛。

  因为被人欺负,秦寿生学会了忍耐,学会了欺负别人,也看透乡村生活的本质:善良和霸道交织,善良在拳头下呻吟,霸道在眼睛前叫嚣。想要活得好,又要不被人欺负,除了像李文君的爸爸那样当官,就只有靠着拳头和势力了。

首节上一节27/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