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3节


  跟着少女进来的,是一阵让秦寿生汗毛战栗的冷气。

  激灵灵地打个寒战,秦寿生立刻将被子捂紧,抗拒寒风的入侵。

  少女来到火炕前,被冷水浸得通红的小手娴熟地一伸,在秦寿生脑袋上弹了一下:“死东西,多大了,晚上还拱姐姐被窝?”

  被弹得直吸冷气,秦寿生把脑袋缩到被里,不敢露头。

  少女把手伸进被窝,坏坏地摸着秦寿生。

  仿佛地狱里冲来的冰冷通过皮肤,让秦寿生的神经感觉到无比的刺激。

  秦寿生惨叫一声,光着腚,蹦了起来,飞快地穿衣服,穿裤子。

  少女得意的一笑,嘴角的美人痣一抖,刚想再欺负一下秦寿生,就听到外面有一个尖利的声音大喊:“张翠!死哪里去了?小婊子,夜里搂着个男人睡觉,还没睡够吗?大白天的,还在屋里赖着,作死啊!”

  少女脸上灿烂的笑容立刻消失无踪,低声咒骂几句“死寡妇、王八蛋”之类的话,急忙走出屋子,干活去了。

  穿好厚厚的棉鞋,带上绿色的大棉帽,秦寿生搓着手,走到外地(农村的厨房和大门所在的房间)。

  一个满脸横肉,长着一双倒三角眼的中年女子,手里抱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娃娃,正在支使张翠干这干那的。

  看中年女子对张翠的支使,和旧时侯地主婆支使使唤丫鬟时的样子很像。

  一旦张翠动作稍慢,或是有些地方做得让她不满意,中年女子就会破口大骂,甚至给她两巴掌。

  可能是习惯了如此的对待,张翠一声不吭,只是干活。

  见到秦寿生出来,中年女子哼了一声,嘴里吐出一句微不可闻的话来:“杂种!根就不正,难怪愿意钻女人被窝。”


正文 第002章秦开泰的长征路

  秦寿生对这个女人的感觉很复杂,有些害怕,也有些痛恨。

  小声说了句:“大妈,我回家吃饭了啊。”秦寿生撂起双脚,踩着厚厚的积雪,头也不回地跑了。

  听到脚步声,大黑狗猛然睁开眼睛,看见秦寿生屁股后面的两个大大的补丁,哼哼两声,继续闭目打盹去了。

  跑到门外,对着墙根的积雪,秦寿生掏出小鸡鸡,尽情地宣泄昨夜积攒下来的尿液。

  本来有些压实的白雪,面对滚烫的尿液,立刻消融,在雪面上留下一个有些焦黄的雪洞。

  激灵灵地打个尿战,刚提起裤子,村东头早起的老李头,看见秦寿生在撒尿,大喝一声:“把小雀割了,给老子下酒!”

  秦寿生吓得拎着裤子,大骂:“老不死的!”落荒而逃。

  老李头笑骂:“小兔崽子,哪里跑?”

  秦寿生以为老李头追上来了,拼命地跑,一头扎到雪堆里,头下脚上的,好长时间没爬起来。

  扑打着身上的雪,见老李头大笑着,作势要追上来,秦寿生顾不得别的,拼命地跑,唯恐被割了小鸡鸡去。

  一口气跑回家中,在院子里和大黄狗嬉闹几下,秦寿生大喊:“奶奶!奶奶!我饿了!我饿了!”

  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从里面冒出一股浓浓的水汽,很快消失不见。

  一个蓬头散发,面目有些苍老的女人从雾气中探出头来,抓住秦寿生,照着他的小屁股,狠狠地拍了两下,破口大骂:“小畜生,跟你爹一样不省心。这么小,就知道钻女人被窝了。长大了,肯定是进监狱的料。说不定,过两年就把你给枪毙了。”

  秦寿生不理会奶奶的责骂,使劲挣脱了,跑到屋里去,抗声说:“我就愿意和姐姐一起睡觉嘛!”

  女人叹口气,摇摇头,忙着给孙子做饭了。

  秦寿生,宝塔县沿河乡秦家村一个普通的孩子,今年七岁。

  村里已经下来号小学生名额了,秦寿生已经报上名了,来年就要上学了。

  秦寿生的父亲叫秦开泰,是个不安分的农民。妈妈姓什么,秦寿生并不知道,也没人和他说。他除了知道妈妈叫彩风外,别的都不知道。

  秦寿生听张翠说过,知道他的妈妈是下乡知青。赶上知青回城,回城里过日子去了。

  两年前,妈妈离开后,秦寿生就和父亲,爷爷奶奶相依为命。

  每当父亲揍他的时候,秦寿生都想着妈妈的好,希望妈妈能来救他。

  据说,秦开泰还有字,叫三元。古人都有字,有号。秦开泰如此,也算是有古人风采了。

  这个字,是秦寿生的爷爷秦山找人给起的。起字的本意,是希望秦开泰能够好好读书,像古人那样连中三元,道途通畅,平步青云。

  这个想法很好,名字起得也好,秦开泰做得也很好。

  从小学开始,秦开泰年年考试班级第一。一直到初中,秦开泰都是学校名列前茅的学生。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秦开泰很可能会像自己的字那样,连中三元,到城里念书,以后当上大官,光宗耀祖。

  随着那场史无前例的革命运动的发生,中小学相继停课,老师学生都一起去闹革命,没人再想着上学的事情了。

  秦开泰父亲的愿望,也化为泡影了。

  秦开泰闹了几年革命,当上了红卫兵,天天拿着红缨枪、红宝书,四处抓捕牛鬼蛇神游街,到处打砸抢,美其名曰“破四旧,除四害”,倒也活得非常充实。

  随着年龄的增长,秦开泰越来越被这场浩浩荡荡的政治运动吸引住了。他的身心,已经完全投入进去了。

  赶英超美,团结亚非拉的革命人民,将全世界受苦受难的人民从三座大山中解救出来,是秦开泰心中一直没有熄灭的梦想。

  听着村里的大广播放着长征组歌,秦开泰身上的热血突然沸腾起来。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秦开泰串联了村里的几个革命积极分子,都是十八九、二十来岁的热血青年。

首节上一节3/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