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30节


  秦寿生特意写信给张翠,要她来农村看看他。

  张无情地拒绝了秦寿生的要求。信里,张翠明明白白地说:“小流氓,你已经长大了。姐姐再搂着你睡觉,就不是当年抱着弟弟睡觉的那种感觉了。”

  秦寿生不明白,为什么当初抱着自己睡觉就是抱着弟弟的感觉,现在就不是了?我难道不是秦寿生了?

  拿出一直珍藏的字条,看着上面的字:“……如果你只想成为拥有女人的男人,那写信给姐姐,姐姐会让你成为男人的……”

  “我真的可以成为姐姐的男人吗?姐姐真的会做我男人吗?我搂着她当老婆那样睡,她也肯吗?我真的可以要姐姐给我当老婆吗?”摸着稍微有些胡须的下颌,秦寿生有些出神。

  张翠对秦寿生的关心,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半分。字里行间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县城虽然不比城里,也算是城市了。那里的人也瞧不起农村人,你到了学校,不要犯倔脾气,别和城里人发生冲突。你那个学校是个重点学校,一些学习不好的学生,都走后门进去。他们的家长都是或大或小的官,不好惹。县城不是秦家村,大家都让着你。出事了,可没人能帮得了你。”

  坐在稻田边,秦寿生的心被感动得和稻田中的那一片翠绿一样,充满着生机。

  当初分到了盐碱地,秦山可是被人嘲笑了好长时间。

  为了要这口气,秦山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了改良土地的方法——种水稻,旱地改种水稻。为了得到水源,他不得不用刘寡妇承包鱼塘价格的十倍,从刘寡妇手里得到了鱼塘,也让秦大拿当初的算计得逞了。

  据大黄瓜传出的悄悄话说,收到钱的那天晚上,秦大拿到了刘寡妇家,两人分完钱后,又是秧歌又是戏,又是喝酒又是**的,得瑟了大半个晚上。

  虽然吃了个大亏,可秦山把旱田改成水稻的做法大获成功,第一年水稻就大丰收,把被刘寡妇和秦大拿讹诈去的钱都收回来了。

  这个时候,村里人才有些后悔:早知道我也要那沙地和盐碱地。现在,秦大拿又是种西瓜,又是种花生的,挣老了钱了;秦山把盐碱地改成水稻,也是产量老鼻子了。妈的,气死老子了。

  秦山在鱼塘里下了几千尾鱼苗,也不怎么伺候,任由它们自己生长,只是在鱼塘边搭了个棚子,晚上在那里看着,免得被人偷了去。

  有时候,秦寿生也会代替爷爷在那里看着鱼塘。对着清冷的月光,或是漫天的繁星,拎着一根棍子,水上水下地挥舞着,十足的大侠风范。只是夜深时偶尔抬头,看见远处大道上的那摩托声,他就有些沮丧:人家那才是大侠。我这样的,最多是小流氓,小混子。老三,啥时我能比老三还牛逼呢?

  自从发生了老三打断秦康腿的事情后,伤好的秦康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除了赌外,再没有别的爱好了。有有心人发现秦康的胡子没了,才知道他的蛋子(睾丸)被踢碎了,成了太监。

  有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在那里摆着,自己的老二却不好使唤,难怪秦康天天在外边赌博,死活不肯回家去。

  这个时候,老三隔三岔五地在晚上来到秦康家,大半夜才走的理由,村里人都明白了:这是秦康拿老婆给老三睡觉,换钱啊。

  村里的几个有钱人也蠢蠢欲动,想上一下这个美得冒泡的小妖精。可惜,这是老三的禁忌,没人敢真上,只是想想罢了。秦康不敢惹老三,可不代表他害怕别人。要是谁敢碰他老婆一下,他就会拿着菜刀和别人拼命,常此以往,秦康家都没人敢去了。

  知道秦康不好用了,秦寿生心里也是热乎乎的。不过,他的胆子有些小,只敢在心里想秦康老婆,可不敢半夜过去扒秦康家的窗户。比较起来,动秦康老婆的危险,还不如去睡秦婉呢。睡了秦婉,估计她也不敢声张,可要是睡了秦康老婆,只怕人命都能出了。

  青春的萌动在这个时候,通过秦寿生的内心,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想,可害怕被人知道,真是矛盾啊!

  趁着高中开学的这段时间,秦寿生忙着扒蚬子,为自己的小金库存私房钱。

  扒完蚬子,规规矩矩地交了钱,和同村的几个人打了招呼,秦寿生用每斤多五分钱的价格,收了他们的蚬子,雇了村子里的一辆小驴车,拉着几百斤蚬子上镇子里去了。

  镇子里虽然距离海边不远,可蚬子的价格很高,能有一块多钱一斤。

  老百姓扒了蚬子,都是百儿八十斤,自己去卖也不合适,他们也不会做生意,都是就地就卖了。而那些大量收集蚬子的人,都是扒出蚬子肉冻了出口,也不零售。结果,离海边很近的镇子里,反而很少有蚬子销售。老百姓想吃蚬子,代价自然就高了。

  秦寿生到镇子里玩的时候,李文君请他吃饭。在饭店里,偶然听说了这件事情,他当时就和饭店老板定下来,自己每天给他送蚬子,保证是最新鲜的,价格也比市场便宜。

  老板认识李文君,知道她是副镇长的女儿,就答应了秦寿生,还帮他联系别的饭店,让秦寿生多卖点蚬子,也算是拍了镇长姑娘的马屁。

  镇子里的十来家饭店,每天能要二三百斤蚬子,再加上批发给市场里的蚬子,每天,秦寿生能销出四五百斤蚬子,就是价格便宜些,也能挣将近两百块钱。

  十来天,秦寿生就挣了好有两千块钱。这样的结果让他有些不敢相信,没想到自己竟然能挣这么多的钱。这要是一个月下来,能挣上五六千啊。

  在现在的农村,万元户已经不少了,最先富起来的那批人,都是十万元户了,有些养虾大户,都是几十万几十万的挣。和他们比起来,秦寿生实在不算什么。

  要是讲工资的话,李副镇长一个月的工资才百十块,根本不能和那些万元户比。当然,他是当官的,有人孝敬不说,还能提前知道政策,不管干什么,都能走在别人前边。秦寿生就听李文君说过,海边养虾的人中,有人给她爸爸不少的干股,啥都不用管,一年下来,也能分个三万五万的。这些,根本就不是秦寿生能比的。

  啥时候,老子能成为万元户呢?能骑着摩托,后边坐着一个大姑娘,搂着老子的肩膀,奶子顶着老子的后背,老子想睡就睡,想换就换呢?

  真到了那个时候,老子买两台摩托,扔一辆开一辆,载着两个女的,前边一个后边一个,气死那些王八蛋。

  马上进入精彩情节,敬请期待,请支持新书。


正文 第028章以大侠的名义

  卖完蚬子,揣着兜里的几百块钱,秦寿生兴冲冲地回到村子,看见许多人围在秦康家门口,心中一紧,急忙跑过去。

  秦康光着膀子,一手拎着酒瓶子,一手拿着菜刀,把一个老头子逼在墙角上,瞪着血红的眼睛,嘴里断断续续地说:“你…你…你…操你…你妈!你…你…敢跑我家看…看我…老…老婆!不想活了!”

  老头手里拿着一个凳子,不住格挡秦康砍来的菜刀,哭笑不得地说:“女婿,我是你老丈人啊!我来看自己闺女,不行吗?”

  秦康眼睛一瞪,大吼:“老..老子的..的老婆,谁…谁也不许动!”

  秦康老婆冷漠地站在门口,就看着秦康胡闹,也不阻拦。

  秦康老丈人气得身子发抖,一个格挡不住,胳膊被砍了一刀,鲜血流了出来。

  村民们惊呼起来,却没人敢上去阻拦。

  看见了秦康老婆脸上的无奈和委屈,秦寿生心中一热,上去一把拽住秦康的胳膊,把他手里的刀夺了过来。

  秦康本来就醉得不行了,被秦寿生一碰,直接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

  见看不成戏了,不少村民都不满地嘟囔着,埋怨秦寿生多管闲事,逐渐都散去了。

  老头捂着胳膊,秃了一半的脑门上都是汗水,不知道是臊的还是疼的。

  见人都**了,老头对秦寿生陪笑着说:“小伙子,谢谢你了。能不能再帮帮忙,把秦康抬到屋里去?”

  秦寿生点点头,拽起烂醉如泥的秦康,把他扛到屋里去了。

  秦康女人上身一件红红的绸子衣服,下身一条绿裙子,可谓大红大绿。白白的脸蛋上,一缕绯红,不知是秋日的阳光的杰作,还是秦康惹事的后果。

  老头找了块破布,把伤口捂住,絮絮叨叨地说:“春红,这样过也不是个事情啊!得想个办法才是。”

首节上一节30/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