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31节

  春红冷冷地说:“想什么办法?他已经疯了。成天除了折磨我,就是拿刀砍人。我要是敢和他离婚的话,他能把咱家人都杀了。”

  老头打了个寒战,摇摇头,眍䁖着腰,推着自行车,走出大门,回家去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闺女的幸福和一家人的性命相比,还是性命重要。男人那东西坏了就坏了,女儿就忍着吧。

  厌恶地看着躺在炕上的秦康,春红眼里的鄙夷显露无疑。

  春红愤愤地说:“没用的东西,被老三欺负了,不敢找他报复,天天把气撒到我一个女人身上。自己那东西不好用了,就拿手来折磨我。老三给他钱,他也接着。老三来操我,他就躲着,把我当成妓女了。昨天他喝醉了,还和我说,要把我带到城里去当鸡,给他挣钱,再造一个蛋子。那玩意儿碎了,怎么造?这个混蛋!呜呜呜呜….”

  听着这个谈吐粗俗,长相清纯的乡村女人的哭诉,秦寿生心里的正义感突然生了起来。他没有说什么长篇大论的,只是问春红:“都这样了,老三还敢来?”

  春红哽咽着说:“他一般都是晚上来。那个混蛋收了钱,就溜到别的地方赌博去了,哪里管老三对我怎样。混蛋!被人打爆了卵子,就一点男人的勇气也没了。老三赔了他几万块钱,他就当没事了。你要是拿刀去捅死老三,就是没卵子,我也当你是个爷们啊!”

  秦寿生郁闷地摇摇头,心里同情起秦康来了。老三不是秦康能够对付的。被打成了性无能,成了现代社会的太监,却不能报复;看着一个千娇百媚的老婆,下边却不好用,心里不变态就怪了。说不定老三在干春红的时候,秦康还在外边偷看呢。

  春红算是对秦寿生有恩了,他在心里想着如何能帮到春红。至于他内心最深处,是不是想过春红说过的那句“你把老三腿打断了,我就和你睡觉”的话,就没人知道了。

  心中想着对付老三的想法,秦寿生却没有对春红提半个字。安慰春红几句,装作没看见她露出大半的雪白**,紧走两步离开了。

  春红心中有些失望,可一想到秦寿生才是个十几岁的小青年,不敢对付老三,也是正常的事情。她在心中转动着别的念头,想着附近到底哪个男人的胆子大,敢对付老三。

  要出手对付自己惹不起的老三,到底是为了什么理由,秦寿生心里也说不清楚。

  老三曾揍过秦寿生,春红曾许诺把自己给秦寿生,这都是他想算计老三的理由,可都不太充分。或许是年轻的心中对强大的向往,或许是深藏在心底的正义理想,反正是有一股力量驱使着秦寿生,让他暗中向附近最强大的男人老三发出了挑战。

  “该怎么办才能收拾老三呢?”秦寿生冥思苦想。

  不说老三手下有那么多的小弟,就是老三自己,那也是远近闻名的打手。他的名声都是打出来的。秦寿生估计,就他自己现在这体格,拿把刀,也不是老三的对手。

  “该咋办呢?有了!就这么办!”

  天空中明月高悬,已然是后半夜一点了,拍拍像死人一样躺着的女人,老三从秦康家出来,满足地迈着脚步,发动了摩托,向村外驶去。

  这个风骚的娘们深深地吸引了老三,让他不能自拔。特别是她无助地挣扎,小声地抽搐,比当年她逢迎的时候,更能激发老三的兽性。这种等同于**的性爱,使得老三心中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一踩油门,摩托车嗡嗡嗡地呼啸着,向村外飞驰而去。

  这条山路虽然弯曲,但老三走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哪个地方有坑,哪个地方有坡,老三都了如指掌,不怕出事。特别是现在是半夜,路上一个人也没有,老三更是无所顾忌。走到一段直路上,他把油门开到最大,摩托的声音都有些变样了。

  正开得飞快时,老三突然发觉前面的路上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石头!”老三急忙刹车,摩托车的轱辘同路面剧烈地摩擦着。由于是前轮刹车,摩托一个后转,后轱辘跑到前面,来个调个。嘡啷一声,摩托撞到那一堆的黑乎乎的东西上了。

  此时,老三早就不在摩托上了,他被巨大的冲力推动,飞到空中,越过黑乎乎的东西,结结实实地摔到地上。

  “噗嗤”,一口鲜血从老三口中吐出。

  躺在地上,老三两眼茫然,只感觉眼前白蒙蒙的一片,脑袋一歪,昏死过去了。

  过了好长时间,老三才清醒过来。感觉胸口剧痛,下边那里也是一阵阵的疼痛传来,好像蛋子碎了似的。活动一下手脚,发现除了左手不能动弹外,其他地方都可以,就挣扎着爬起来。

  看看摔成了一堆废铁的摩托,再看看路上的两块大石头,老三的火气当时就出来了。

  “妈的!咳咳….”没等怒火发出来,就被剧烈地咳嗽声打断了。

  突然想到了什么,老三到处找自己挂在摩托车上的包包,那里有他们今天收的扒皮钱,有两万多呢。

  找包包的时候,老三突然发现地上有字。借着月光一看,是有人用树枝写了几个大字“无名大侠惩戒恶霸老三”。

  “啊!”刚要大叫,发泄心中的怒火,老三就感到嗓子中的腥味,知道自己受了内伤,他不敢在这里呆着,用仇恨的眼神盯着秦家村,踉踉跄跄地向远处走去。

  早上,有早起的村民发现了老三的摩托,看到了地上的鲜血,都奔走相告。

  老三被人整了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村。

  村民们看向秦康的眼神,已经由鄙视变成了敬佩:这小子,原来是忍辱负重啊!这下可够狠的,老三不死也要脱层皮了。

  在老六家赌了一夜的秦康,打着哈气,刚出门,听说了这件事,本来没有血色的憔悴脸庞更加雪白。

  “老三肯定会把这件事算到我身上,他一定会来报复我的。”想到老三报复的手段,秦康冲回家中,抓住老婆,大吼一声:“把钱给我!”

  春红已经知道了老三被人收拾了的事情,心中正高兴呢。到底是谁干的,她不敢肯定,在心中估摸着,这事多半是秦寿生干的。

  看见男人那光溜溜的下巴,春红冷冷地推开他,把钥匙一扔:“咱家就那点钱,你都拿走吧。”

  秦康顾不得别的了,打开柜子,拿出家里仅剩的那点钱,头也不回地跑了。

  春红冷笑着,从另一个柜子里取出一包钱来。这是她忍受着老三的蹂躏,用身体换来的肮脏的财物。现在,她就要指望着这些东西保命了。

  简单地收拾一下,锁上门,春红毫无留恋地出了家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主角已经有成为大侠的潜质了,为了鼓励他早日成为名扬四海的侠客,兄弟们,拿票砸他吧,只有收藏、推荐和点击才能让主角成长的。


正文 第029章女人的报恩方式

  走到秦寿生家门口,春红犹豫了一下,没有进去。

  这个时候,秦寿生应该在家准备赶海的工具吧。春红不想因为自己,把别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让这个村里唯一一个能为自己和老三拼命的小男人受到连累。她走到村口,坐在山坡上的玉米地里,等待着秦寿生出门。

  秦寿生心中非常得意,为终于出了心中对老三的怨气而感到爽快。这事做的非常隐秘,除了他自己,绝对没人知道这件事情。

  “俺算是大侠了,连老三都收拾了,谁敢说老子不是大侠?”秦寿生毫无被人知道的后怕,自己在家里痛快着。

  用大石头暗算老三的办法,并不是秦寿生自己想起来的。前些日子,镇里淘气的孩子,把大石头放在斜坡下,有一位无辜的人骑着自行车撞上去,差点没摔死。在李文君那里知道这个消息的秦寿生,从总得到了灵感,用这招来对付老三,果然大获全胜。

  想到老三的下体被自己踹了两脚,算是帮被他欺负的春红,自己梦中的女神出气了,再想到那意外得到的两万多块钱,秦寿生就更高兴了。这里边,可是有他被老三扒皮的钱呢。

  “恶霸的财产,终于回到了善良百姓的手里了。”这是秦寿生心中的想法。这种想法支持着他理直气壮地接收了老三的钱。
首节上一节31/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