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32节


  “就当是分地主老财的浮财了,以前红军就这样干。老子这么干,也不犯法。”秦寿生这样安慰自己,骑着自行车,赶海去了。

  路边的玉米地里传来轻轻的呼喊声:“生子。”

  听到着熟悉的声音,秦寿生停下车,犹豫了一下,四处看看无人,推着自行车进了玉米地。

  春红非常高兴,连眼角中都是笑意:“小生子,你真是厉害!随便想个法子,都能把老三整个半死。读书人真是厉害啊!”

  春红越说声音越大,吓得秦寿生脸色发白,扑上去,捂住她的嘴巴,小声说:“别那么大声,被人听见了,我的小命就没了。”

  春红顺势搂住秦寿生,两人倒在玉米地里。

  发觉身下并不是泥土,而是一块很大的毡子,秦寿生心中一愣,看着春红。

  春红脸色一红,便恢复了常态,拽着秦寿生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调笑着说:“小东西,敢做不敢当啊!告诉你,大家都以为是秦康干的,他自己也跑了,估计是不敢回来了。老三再想,也想不到你头上。”

  心里的不安消失了,注意力便转移到手里揉捏的丰满的胸膛上。女人的胸膛对现在的秦寿生的诱惑是无可抵御的。他的身体迅速发生了变化,并通过身体的接触,将信息传递给了春红。

  春红得意的一笑,心中很是自豪。

  对一个女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能诱惑到比自己青春年少的男人可以自傲了。

  秦寿生身体健壮,相貌清秀,是成熟女人最为渴望的猎物。对于春红而言,这个小青年是介于自己报恩和玩弄他的两种情感之间,更让她心中的渴望汹涌起来。

  一把握住那已经膨胀到极点的东西,春红的手慢慢地揉捏着,心中的渴望到了极点:“这个可是个小处男啊!”

  像发情的母狮子一般,春红恶狠狠地把秦寿生的裤子给扒了下来。看着青筋凸起的庞然大物,她迅即撩起裙子,用力向下一坐。

  “哼,啊!”两声压抑的声音从玉米地中传来,便再无声息了。

  秦寿生一直被动地被春红摆布着。刚感觉自己的下体进入了春红那温暖紧凑的地方,便觉得腰间酸软,汹涌澎湃地发射出去了。

  刚刚感到充实无比,春红就被一阵密集的子弹打得魂飞魄散,趴在秦寿生的身上一动不动。

  良久,春红爬起来,嗔怒地说:“怎么这么无能,刚进来就完了!咦!你还行!”

  春红惊喜地发现,自己身体里的那根棍子竟然一直保持着坚挺,让她心里的空虚消逝无影。自由的情欲猛然从心间生出,春红骑在秦寿生身上,用力地耸动着,像一匹飞翔在草原上的野马一般。这匹野马,不甘受那马王的宠爱,而要自己去寻找自己中意的情人。

  脑海被难以言表的快感充斥着,秦寿生躺在那里,任由这个经验丰富的女人操纵自己第一次真正的性爱。他没想到,自己的第一个女人,竟然是这个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婶婶。虽然这个婶婶名不副实,可毕竟曾经是。

  一些内心深处关于道义上的道德规则,开始在脑海中谴责起秦寿生来了。

  春红可没有秦寿生那些顾虑。她已经决定离开秦家村这个带给她羞辱和伤痛的地方,再也不回来了。在离开之前,既爽快了自己,又报答了秦寿生,两全齐美,何乐而不为呢。

  良久,一身臭汗的春红,疲惫地从秦寿生身上爬起来,慵懒地坐在毡子上,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

  见秦寿生眼睛直直的躺着,显然在回味那难得的快感,春红得意的笑了,妩媚的神情是那么的诱人。

  “小弟”,拍拍秦寿生的屁股,春红笑着说,“姐想开了,不和秦康那个混蛋过了,要到县城里投奔我表舅,有缘的话,在城里见到姐,姐再给你。这辈子,你啥时想要姐,姐啥时给你。”

  良久,秦寿生拎着自行车,悄悄探出头,见左右无人,骑上车,飞也似的跑了。

  来到海边,在海风的吹拂下,秦寿生才从刚才那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中清醒过来。

  这就是和女人睡觉的滋味吗?难怪那么多人都着急娶老婆,找不到老婆,就**女人、搞别人的老婆。这滋味实在是太好了!

  来赶海的人发现,今天看海的人的脸色都不好,估重收钱的时候,态度非常恶劣,不时地发生打人事件。

  有知道老三出事的人,把消息悄悄传播,很快大家就都知道了。没人敢在这个时候说啥,大家老老实实地估重交钱,飞也似的回家,把消息向更广阔的区域传播。

  回家后,秦寿生就来到村口,向山下看着。老三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会来找回场子。即使不知道是谁干的,也要找个倒霉蛋垫背。不然,老三可就在人前抬不起头来了。

  “就是不知道老三要找谁发泄这窝囊气,是秦康?还是别人?反正找不到我身上。”

  果然,从海边收完钱的看海人,骑着摩托,排成大队,轰隆隆地来到村子。

  发现秦康家没人后,这些人气焰更加旺盛,先把秦康家砸的稀烂,又冲到秦康老父亲家里,准备来个大闹秦家村。

  秦康有五个兄弟,在村里一向威望挺高,没人敢惹。可在这些看海的人面前,秦康的四个哥哥,缩着身子,低着脑袋,腿都有些哆嗦,愣是看着这些人把自己父亲家里砸了一顿,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他们可以在村里人面前耀武扬威,哥们几个互相帮助,可在看海人面前,却没有了原来的那种胆气。

  秦康父亲都七十多岁了,走路都战战兢兢的。就这个样子,别说打了,碰一下可能就要出人命。看海的混子互相看了看,呵斥几声,没人敢动老头一下,只把老人家里砸了一番,就开着摩托走了。据说,他们是要去砸春红父亲的家。

  人都走了,派出所的人才骑着摩托来了。

  看见一地的狼藉,再看看村民眼神中对他们的嘲讽,两个警察阴着脸,骑着摩托去追赶那些要砸春红家的看海人了。他们也很无奈,有那个和老三穿一条裤子的所长在上边,他们除了尽量压制一下那些人的气焰,让村民感受到警察的正义外,再就无能为力了。

  秦寿生郁闷地摇摇头,鄙视起秦康的几个兄弟来。如果他们真要拼命,那些混子没一个敢上来的。没人会为了老三把自己的命搭进去的,没有人。

  秦寿生知道,若是自己遇上了这样的事情,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他是绝对不会退后的。可惜,那些人不是秦寿生,没有这种勇气。

  想到他们,秦寿生心中想起了春红来:她应该到了县城吧?不知道以后我还能不能见到她?见到她了,她还会和我睡觉吗?和她睡觉了,要是被李文君和秦婉知道了,她们还会理我吗?

  晚上还有一更,改为中午,晚上更新,如何?


正文 第030章西瓜地边鸳鸯飞

  坐在装蚬子的驴车上,秦寿生和赶车的老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打发着时光。

  刚进镇里,几个脸上写着我是混子的小年轻就围了上来,拦住了驴车。

  “小子,到镇子里做买卖,经过老子允许了?一天交一百块钱给老子,不然,你就别想做买卖了。”

  事发突然,秦寿生也蒙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大..大哥,咋回事啊!你们是干什么的?税务局收税的?”

首节上一节32/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