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34节


  回到鱼塘,两人割好西瓜,大吃起来,觉得味道特别香甜,比自己花钱买的甜多了。

  花前月下,美人相伴,秦寿生的心情非常之好。见秦婉只顾着吃西瓜,心中的火气就上来了。

  突然被人把自己抱起来,秦婉吓得尖叫一声。看见是秦寿生扛着她,哀求着说:“生子,不要啊!被我爸知道了,他能打死我的。”

  好容易得到了这个机会,秦寿生哪里肯放弃,直接就把秦婉给拎到窝棚里了。

  都是看窝棚的,秦开源都能弄个女人搞搞,老子也不能亏着了。这是秦寿生心中的最直接的想法。

  被秦寿生压在床上,发觉他的嘴巴在自己脖子上、脸上又啃又咬,手也往自己的衣服里边伸,秦婉的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

  发觉自己的嘴巴舔到一些苦涩的东西,秦寿生愣了一下,这才发现秦婉在那里不住地抽泣。

  秦寿生心里一震,想起了春红对自己的哭诉,想起了她面对老三**时的不甘和无奈。他这样对付秦婉,好像和老三也差不多了。

  放开小声抽泣的秦婉,秦寿生狠狠给了自己两个耳光。

  秦婉吃惊地抬起头,奇怪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发了什么疯,不欺负她了,竟然自己打起自己来。

  “小婉,我不是人!”秦寿生悔恨地说,“就想着占你便宜,和那个老三一样,我就是个混蛋!你打我吧。”

  “你!”秦婉举起手,就想给秦寿生两个耳光,想想还是放下手,恨恨地说,“你现在倒做起好人来了,反倒让我去做坏人,真不是个东西!”

  见秦婉的态度有些软,秦寿生急忙腆着脸,搂着她的肩膀,不住地说好话,夸奖她,说是因为她长得太漂亮了,自己忍不住了,才这样的,把秦婉说得迷迷糊糊的,被女人的虚荣心给遮蔽了头脑的清醒。

  “咱俩是一个姓的,辈分也不一样,又不能结婚,你以后别这样了,被人知道了,我可没脸活了。”秦婉喃喃地说。

  对秦寿生,秦婉还是有些感情的。不管是小时候两人做的那些羞人的事情,还是长大后偶尔的亲昵,都在她的心里装着。偶尔半夜醒来,她还是会羞涩的一笑。

  “谁和你是一家子!”秦寿生不忿地说,“我都听说了,你们家和我们老秦家毫无关系,是你爸腆着脸,非要和我那个大爷爷攀亲戚,才让你辈分比我高。再说了,一个姓怎么啦?咱村里老王家,男的女的,不都是姓王吗?也没人管他们。秦婉,你给我当老婆怎么样?”

  见秦寿生越说越不上道,秦婉羞怒地说:“说什么呢?我想嫁给谁,我说了不算,得我爸说了算。我爸说了,没三万块钱的彩礼,休想把我娶回家去。”

  秦寿生眼睛瞪圆了,吃惊地说:“你爸这是想钱想疯了!拿你卖钱啊!就咱附近,有几家能拿出三万块钱啊!”

  秦婉眼睛一瞪,对秦寿生说:“反正你死了这条心吧,我嫁谁,也不会嫁给咱村里人的,特别是你这样的坏蛋。”

  自尊心受到伤害,秦寿生很郁闷。他手里倒有将近三万块钱,心里也有把秦婉买回来的想法,可一想就是掏出钱,现在也不能结婚,白白把钱给了秦天涯,太吃亏了,只好做罢。

  “嘿嘿,要是我把秦婉买过来,不知道她让不让我睡呢?我睡她的时候,她还会这么掉眼泪吗?还是躺着随着我的心意。”

  满心的欲火无处发泄,秦寿生心中火烧火燎的,吃西瓜也不好用,只好脱光衣服,跳到水里洗澡,压住自己心中的欲火。

  见秦寿生拎着根棍子,在水里忽上忽下的胡抽乱捅,秦婉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这时的她,哪里能看出半点的羞怒来。

  既想男人,又害怕失去女人最宝贵的东西——贞操。少女怀春,应该就是这样的矛盾心理吧。

  “生子,你过来一下。”拿着大半的西瓜,秦婉喊着秦寿生。

  “干嘛?”秦寿生飞快地游过来,疑惑地问。

  “给你个礼物!看你还敢欺负我!”把大半的西瓜扣到秦寿生的脑袋上,秦婉回头就跑,清脆的笑声在夜色中回荡着。

  “我操!小婉,你站住!抓住你,老子非操你一下不可。”被扣成了红色脑袋的秦寿生,从水里钻出来,撒丫子来追秦婉。

  追了没两步,一个尖刺刺中光光的脚丫,秦寿生惨叫一声,蹲在地上不住地嘘气。等他拔下刺,秦婉早就跑远了。

  “臭丫头,你等着!”秦寿生“咬牙切齿”地说,“早晚老子要把你给收拾了。看你还敢这样对我?”


正文 第032章没有功利心的善良

  跳到池塘里扎个猛,把脑袋上的西瓜瓤洗干净,秦寿生穿好鞋,兴冲冲地向村子里走去,他准备向秦婉复仇,让小丫头知道知道厉害。

  走到村口的一间泥房边,秦寿生眼睛一亮:“这咋地了?大晚上不关门,啊!”

  这完全用泥土和苇子建成的房子,是村里的五保户老帽爷和金凤奶住的地方。老两口都七十好几了,一辈子也没生育过,家里也没啥亲人,就老两口相依为命。

  金凤奶腿脚不方便,一般也不下地,全仗着老头子伺候他。

  原本,秦寿生和这样的老人是不会发生什么关系的。读小学的时候,学校总是组织学生关心孤寡老人,让学生们为村里的军烈属、五保户们扫院子、擦玻璃、挑水,尽量帮助这些老人。

  秦寿生来帮着干活的时候,是出力最多的。像他这样长得好看的孩子,本来就招老人的喜爱。一生没有子嗣的老两口,非常喜欢秦寿生,缠缠着秦山,要秦寿生给他们当干孙子,好继承他们的家业。

  这事说出来,不管是乡亲们、秦山还是秦寿生,都付之一笑,没当回事。在他们看来,这老两口,除了两间土房子,就每月国家给的那点补贴,能有啥给秦寿生继承的。

  秦寿生也没把继承财产的事情当回事,但见到老两口孤苦无依的样子,心中一软,就认了他们当干爷爷、干奶奶,也算是门亲戚了。

  见干爷爷家的大门开了,秦寿生当然要进去看看。刚走进大门,他就吓了一跳:“干奶奶,这是咋地了?”

  金凤奶在地上躺着,使劲地挪动身体。可她的腿没有知觉了,哪里能挪动呢。再一看,老帽爷也躺在地上,小声呻吟着,不知道是咋回事。

  “生子”,金凤奶的声音很微弱,“你老帽爷的腿摔断了。”

  “啊!”秦寿生急忙说,“等着,我喊人去。”

  刚跑出两步,秦寿生又回来了,连拖带拽的,把老太太给弄到炕上去了。至于老帽爷,他的腿断了,秦寿生可是不敢随便动他,害怕把腿给弄坏了。

  秦寿生撒欢似的跑,先找到秦山,然后又去找村子里的赤脚医生老马,让他来帮忙看看。

  等老马小跑着来到老帽爷家,老头已经被人移到门板上呆着了。

  捏捏断了的腿骨,老马皱眉说:“接是能接上,就是他岁数太大了,想好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村里人听了,都有些皱眉。这老帽爷的身体很好,七十多岁的人,干什么都行。他要是不能动弹,这就是两个在炕上下不了地的主儿,也没个人伺候,可是个麻烦事。

  “先送医院吧,那里总是有个人照顾”,秦山皱着眉头说,“老太太这边,我们家帮着照顾一下。至于住院的钱,是不是去乡里找找,看看民政能不能帮着解决一下。”

首节上一节34/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