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36节


  “净胡说!”秦寿生不屑地说,“毛主席还说过,只要自己用心,在市场里也能学习。下午我就回家,转学到县二中去。我还不信了,在县二中我就考不上大学!”

  眨巴眨巴几下聪慧的眼睛,冷静下来的李文君,轻声说:“先别走,说不定我可以帮你找一个有暖气的房子住。”

  秦寿生眼睛一亮,抓住李文君的手,急切地说:“真的?那你就帮帮我吧。”

  挣脱秦寿生的手,李文君红着脸说:“就你这样的坏蛋,老是欺负我,我才不帮你呢。”

  秦寿生急忙陪笑着说:“文君,你看,在学校的时候,我可是帮你打了好几架,鼻子都被人打破过,就冲着同学义气,你也要帮帮我。”

  李文君两手抱胸,有些拿把秦寿生:“这事不好办,房子是我姑姑家的,我也说了不算。”

  秦寿生很了解李文君,知道这丫头又耍心眼了,就说:“你提条件吧。能做到的,我全答应。”

  李文君眼中露出欣喜的神情,很快就掩饰下去,对秦寿生说:“我说了不算,等我去问问我爸。”

  挤进拥挤的人群,在十来张大红纸上,秦寿生到处搜寻,终于在第五张红纸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急忙到指定的地方排队。

  这一次,李文君并没有和秦寿生一个班级,两人从认识到现在,终于不是同班同学了。

  秦寿生的班主任,是个气质文雅,身材窈窕的女老师。看她的岁数,估计就比学生大个五六岁,和张翠差不多大。

  女老师长相平常,不算美丽,但胜在正值青春,活力逼人,加上很会打扮,倒也让美丽增长了几分。

  一屋子的半大小子,大都是农村出来的,哪里见过这样时尚的打扮,盯着女老师裙下露出的美丽大腿,眼睛都有些直了。

  在黑板上写下洪玉珠三个字,女老师淡淡一笑,用清脆的声音说:“老师名叫洪玉珠,今年刚从师范大学毕业。比起你们,老师也大不了多少,你们就拿我当姐姐看就行了……….”

  洪老师说什么,秦寿生都没有听见。他的脑子里,想的都是张翠的事情。

  张翠今年也毕业了。听说,她那个“爸爸”也是个不小的官,能帮她安排一个好工作。

  张翠给秦寿生的信件上面,落款都是师范大学的地址。说不定,洪东珠和张翠还是同学呢。秦寿生在那里胡思乱想的。

  张翠已经许诺:等上班挣了钱,就把秦寿生接到城里,请他逛公园,逛商场,请他吃好吃的,好好见识一下城里人是如何过日子的。

  这个许诺,秦寿生实在是太期待了。他已经等了多少年了。

  对那个距离县城只有两百里的城市,秦寿生早就迫不及待了。到底是期待张翠领他去玩,还是期待别的,秦寿生也说不清楚。好像,他的母亲也在那个城市里。

  上次张翠回来,秦寿生曾问过她关于母亲的事情。张翠说:“你妈和我妈不是一批下乡的,本来就不太熟悉,回城后,更没联系了。城里不是秦家村,大家都认识。好几百万人住着,上哪里找你妈去啊!”

  被张翠说的好几百万这个数字吓着了,秦寿生没有再问。至于张翠是不是敷衍他,秦寿生根本就没往那边去想。在他的心中,张翠是永远也不会欺骗他的。

  正出神的时候,同桌推了他一下。回过神来,听到洪老师喊:“秦寿生。”秦寿生急忙站起来,回答:“到!”

  古怪地看了秦寿生一眼,洪玉珠重复了一句:“秦寿生?”再没有说什么。

  秦寿生根本就不知道秦寿生和禽兽生有什么谐音。他对自己的名字很自豪。

  秦寿生,多好听的名字啊!

  三十大关难冲,隐士泪眼朦胧啊!无言中,俺的新起点咋这么难呢?


正文 第034章故人重逢话商贾

  县一中高一年级有十个班。一到五班都是成绩好的学生,六到十班是学习成绩一般和走关系进来的学生。

  每天早上,秦寿生都会陪着李文君,来到学校,坐在高一五班第一排的课桌上,兢兢业业地吸收着老师灌输的知识。

  原本,李文君分在六班,秦寿生分在五班,不是一个班级的。

  五班六班,看着相差不大,其实距离非常遥远。不管是老师的教学水平还是学校的关注程度,都不可同日而语。之所以会发生李文君转到五班,和秦寿生又成了同桌的事情,是因为李副镇长插手的缘故。

  李文君找来了她爸爸,利用她爸爸的威严,很快让秦寿生溃不成军,签署了很多的不平等条约:和李文君做同桌,辅导她的功课,必须有问必答,不需闹情绪,不许对李文君耍流氓,有人欺负她的时候,必须冲上去保护李文君………

  或许是想和李副镇长拉关系,或许是惧怕他的威严,或许是想住上带暖气的房子,或许是根本就不想离开县里,反正秦寿生在满心不愿意的情况下,鬼使神差地答应了李镇长的条件,成了李文君的保姆、保镖、家教。

  就是这样,原本也没什么的。可住在姑姑家的李文君,莫名其妙地搬出了姑姑家,也住到秦寿生的房子里,把他从一室一厅的房里撵出来,委屈地在客厅里搭了张单人床。接着,李文君的姑姑,那位嘴巴毒辣的进城农村妇女,用怀疑一切的眼神盯着秦寿生,发出了“不许耍流氓,不然我骟了你”之类的恶毒威胁,让他很受伤。然后是李镇长揪着秦寿生的脖领子,唾沫星子直喷:“小子,你敢弄我姑娘的话,我把你蛋黄给捏爆了,你信不信!”

  秦寿生很委屈:“就李文君那样子,我调戏她,都是给她面子。你们把自己闺女当宝了,我可没把她当成宝!”后来,秦寿生才知道,李文君是和表哥闹翻了,才搬过来的。

  若是一般人,有个小姑娘陪着,早乐坏了。可秦寿生不同,他本来想在县里找点生意做的。李文君这一来,买卖可就黄了。若是被李副镇长知道他不敬业,没把精力都用在辅导李文君学习上的话,估计当时就能把他给撵出去。

  从厕所走出来的秦寿生,看见一个足球远远飞来,上去一个大脚,球直接飞到墙外去了。

  面对着熟悉和不熟悉的同学的嘲讽,秦寿生恨恨地四处看看,没发现老师的身影,便噌的一下爬上围墙,跳到墙外。

  把足球扔进操场,正撅着屁股往上爬的时候,有人拍了秦寿生屁股一下,一个让他难以忘怀的声音传来:“死小子,干嘛啊!”

  秦寿生手一颤,一下子摔了下来。

  说话的人慌忙扔下手里的东西,一把接住了秦寿生。

  秦寿生好二十岁的人了,一百好几十斤重,压在下边的女人身上,当时把她压倒在地,哎呦哎呦的叫唤:“死生子,作死啊!压死我了。”

  看见一张似嗔似笑的脸庞,秦寿生惊喜地说:“小婶!”

  “去!”春红给了秦寿生一拳,“不许那样叫!你叫我姐,叫我春红,我都答应。再叫我小婶,我跟你翻脸。”

  春红不想提小婶这两个字。一提起来,她就会想起秦康,想起老三,想起不堪回首的岁月。

  算算两人分开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春红的变化却非常大。不管是皮肤还是气质,都变得和城里人差不多,很是吸引秦寿生的眼神。

  两人发生过男女之间最亲密的关系,遇见了,感觉非常的亲热,就在院墙外聊了起来。

  春红来到县城,找到那位远房舅舅后,就跟着他做买卖。可是,总依靠舅舅,也不是个长远的事情,她就想自己做点买卖。最近,县一中附近有一个大市场要开业。春红来这里,就是为了报名,准备参加抓阄分摊位的事情,没想到遇到了秦寿生。

首节上一节36/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