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38节


  秦寿生被说得面红耳赤,浑身燥热,好容易才控制住脱光春红衣服的想法,拍着春红,哄着说:“好好,你先睡,晚上我来找你。”

  下午上课的时候,秦寿生心不在焉的,一会儿想自己和春红做买卖赚了,一会儿想到自己和春红睡觉,爽得不得了。老师说的什么,他一句话也没听清。

  晚上,秦寿生没有上晚自习,而是拿着三千块钱去了春红那里。

  春红早就醒了酒,坐在那里上神呢。

  见秦寿生来了,春红脸上露出害羞的神情,很是妩媚。

  “生子,你哪来这么多的钱?下午回家了?”

  “是啊!要不你以为我上哪弄的钱?”见春红帮他回答了,秦寿生借机说,“我费了好多的口舌,才从爷爷手里要出来这些钱的。”

  因为是小地方,市场的租金不算贵,好大一个柜台,一个月才三百多块钱,平均下来,一天才十几块钱,算上进货的钱,加上雇一个看摊的,有个万儿八千块钱做本钱,足够了。

  春红自己手里有不少钱,加上秦寿生的三千,支起这个水果摊,应该是没问题的。

  看着秦寿生,春红从心底涌出一股欲望来。她一个饿虎扑食,把秦寿生按倒在床上。

  恍如玉米地里曾经的场景重现,春红狠狠地**了秦寿生一番,才懒懒地躺在床上,任由他在自己身上试验男人如何才能征服女人的方法。

  这是秦寿生第二次和女人做爱,自然是百做不厌,做了好几次,才让自己的欲望得到了缓解。

  正做得爽快的时候,秦寿生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急忙缴枪,从春红身上爬起来,匆匆地穿衣服。

  春红睁开眼睛,心中叹气,却没有出声。

  她知道,自己长得再漂亮,可在秦寿生眼里,还是个嫁过人的女人,是被老三玩过的女人,是个不纯洁的女人;她知道,比起她来,那个和秦寿生住在一起的小丫头的吸引力更大。

  “男人都是这个德行,不管岁数大还是岁数小的。生子现在想睡我,却不想娶我。可要是我想找男人了,他肯定不愿意。”

  想到这里,春红有些不忿。她不相信自己一个成熟的女人,还争不过一个没开咂(没长开)的小姑娘。小姑娘和男人在一起,除了会撒娇,没别的好处;女人就不同了,她们有太多的方法让男人为她们着迷。

  先把生子握在手中,能嫁给他是最好了,日后他考上大学,自己也能跟着进城。若是不能的话,那就找个好一点的城里人嫁了。

  想到这里,春红下了床,帮秦寿生整理衣服,嘱咐他:“回去了,别和那丫头吵架,干啥都让着她点。有啥事情,来找姐,姐帮你解决。”

  感受到春红无微不至地关怀,好久没有享受到妈妈关爱般感觉的秦寿生,心中暖呼呼的,幸福地回学校去了。


正文 第036章抓阄,又见抓阄

  为了参加校门口的大市场的摊位抓阄活动,秦寿生难得地逃课了。

  说是大市场,其实也就几十个摊位,卖水果的也就是三家。其他的比如卖菜的,卖鸡蛋的,有的还没招全。

  那姓刘的胖所长站在台上,对着下边的几十个承包摊位的人说:“摊位是统一分配的,绝对公平。每个类别的摊位都编好了数字,放在箱子里,谁抓到了哪个号,就在哪个摊位。”

  下边乱哄哄的,有的人说:“你们不会作弊吧?抓阄这东西,最容易作弊了。”

  胖所长细小的眼睛一瞪,大吼:“谁说的?有种站出来!阄就放在箱子里,你们拿手伸进去,各凭运气抓,怎么不公平了。”

  下边的人嘟嘟囔囔的,都觉得抓阄里面有问题,却没有人敢出来和胖所长较劲。毕竟胖所长是管理着附近几个市场的工商所所长,要是得罪了他,日后做买卖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春红拉着秦寿生,小声说:“要坏事啊,这里的人可不像咱农村的老百姓那么好糊弄,看着吧,刘所长今天要倒霉了。”

  秦寿生对刘所长印象非常不好,笑着说:“他倒霉才好呢,反正咱们交了钱,他就得给咱一个摊位。”

  春红心中苦笑,知道这个小弟弟根本看不出道道来。要不是春红答应了刘所长,一旦分到好摊位,就给他点甜头,那刘所长怎么会帮春红弄个好摊位呢?

  首先抽取的就是春红她们的水果摊位的抓阄。胖所长将箱子打开,把三个阄放了进去。但是,他的手拿出来时有些慢。

  春红对着秦寿生一笑,非常自信地走上台,把手伸进箱子里,摸索了几下,看来是在衡量到底是摸那个阄。

  过了十几秒钟,春红把手从箱子里拿出来,把手里的一个阄递给了胖所长。

  胖所长结果阄,打开一看,大声说:“春红,一号阄。大家看明白了,一号水果摊就是春红的了。”

  后面的两家承包摊位的人不干了,纷纷叫着不公平:“她先抓了,我们后面抓,太不公平了!”

  胖所长一拍桌子:“都他妈的给我住嘴!你们老说公平,那怎么做才公平?难道三个人一起抓?”

  那两个承包者嘟囔着嘴巴,上去抓了阄,郁闷地走下台,用不善的眼光盯着春红,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下一个抽的是海鲜摊位。这可是市场里赚钱最多的摊位,竞争非常激烈。

  三个参加抽签的小老板一个个眼睛瞪得圆圆的,唯恐被别人抢去了好摊位。

  当胖所长将三个阄放到箱子里,让一个矮胖男人上去抓阄的时候,另一个高瘦的男子大喊一声:“不行,我要先抓!”

  胖所长脸色一变,大吼:“姓赵的!啥事都有个先来后到的,你这是啥意思?”

  赵姓男子冷笑着说:“抓阄为的是公平,你这样抓阄,里面明显有道道,我赵某人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世面,哪里肯吃你这样的亏。”

  赵姓男子突然冲上台,把箱子拎起来,窜下看台。

  事发突然,胖所长呆了一阵子,才反应过来,大声说:“干什么!把箱子放回来!”

  这个时候,赵姓男子已经把箱子打开,大声说:“大伙看看,这个阄被粘在箱子的角上。知道底细的人把手伸进来,就在箱子角上一摸,就能抓到自己想要的阄。”

  不知道底细的人纷纷凑上来看,发现果然像赵姓男子说的那样,一个阄粘在箱子的角上。

  有性急的人把阄拿下来一看,果然是一号摊位的阄。

  冲天的吵闹声和谩骂声蔓延起来,人们拿手指着胖所长,开始问候起他母亲和老婆来。

  胖所长本来想下去把箱子抢回来,见其中的玄机已经被人发现了,心中一沉,强撑着喊道:“静一静!静一静!老子没作弊!你们凭什么说老子作弊?有证据吗?”

首节上一节38/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