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39节

  一个鸡蛋飞出,正中胖子的脑门,当时鸡蛋清、鸡蛋黄弄了一身,样子非常狼狈。

  赵姓男子拿出一包鸡蛋,挨个分发,不住起哄:“这阄不能抓了,拿鸡蛋砸死这个犊子。”

  人们纷纷拿起鸡蛋,砸向胖所长。一时间,鸡蛋如同雨点一样飞来,把胖所长砸得浑身黏糊糊的,非常狼狈。

  秦寿生也拿着两个鸡蛋,对准了胖所长砸过去。他小时候老用石头打鸟,准头还是有的。两个鸡蛋飞过去,直接在胖所长后脑勺降落,打得胖所长捂着脑袋,狼狈逃窜。

  春红从人群中挤过来,拽着秦寿生,走到人从外,气愤地说:“你干嘛呢?他可是帮我们呢。”

  秦寿生嘿嘿笑着说:“我就是看他不顺眼,砸他两下出气。对了,姐,这抓的阄有用吗?”

  春红气鼓鼓地说:“谁知道!这个胖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多亏老娘的好处没给他,不然,老娘可是要吃亏了。”

  秦寿生好奇地问:“姐,你答应啥好处给他了?给钱吗?”

  春红脸色有些不正常,急忙说:“是啊,我答应他,事成后,给他五百块钱,现在看来,就是给钱,事情也办不成了。”

  胖所长见事情不妙,冲进市场大门,让人把门插上,才摆脱了鸡蛋雨的袭击。

  这个时候,走路的行人,学校的学生都聚集起来,把市场围得水泄不通。

  事情闹大了,再闹下去,估计有出人命的危险。

  秦寿生要往里面钻,想靠近看热闹。春红死活不干,呵斥秦寿生:“这么多人,要是乱起来,可是会踩死人的。咱那里庙会踩死人的事情,你忘记了吗?”

  警笛长鸣,两台三轮摩托车开了过来。车上下来了六个警察,大声呵斥看热闹的人:“都散了,都散了!”

  秦寿生发现,这些城里人对公安的恐惧明显不如农村人。警察不住地呼喊,可那些当事人丝毫不害怕,反而把几个警察围在中间,和他们吵吵起来。几个样子彪悍的妇女,尖叫着,嘴里的唾沫星子四处横飞,把几个警察喷得连连后退。

  见事情不好处理,警察们先易后难,开始劝说起看热闹的人和学生,逐渐疏散周边的人群,使得发生踩踏事情的危险小了许多。

  秦寿生好奇地说:“姐,这里的警察脾气可真好,不像咱们农村的警察,见了闹事的混子,上去就先揍一顿,把他们打老实了再说。”

  春红笑着说:“那是他们分人、分场合。场上的人这么多,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打人,又都是些老实人,吓唬吓唬就行了。要是换成那些拿刀动枪的家伙,他们一样是电棍、手枪用上,一点也不客气。”

  秦寿生这才明白,原来是因为城乡差别,公安处理事情的方式也有区别。


正文 第037章最直接的平乱方式

  胖所长躲在市场里不出来,外边的人在赵姓男子的鼓动下要求退钱,不承包了,场面就在这里僵持下来。

  四周看热闹的人和学生,见没意思了,都慢慢散去,场面也冷清下来。

  见事情没着落了,秦寿生就想回去上课。春红拽住他,央求道:“在这里陪陪姐,姐天天晚上自己在家里呆着,可是闷得慌。”

  秦寿生心中一软,就留下了,和春红站在墙角,隔得远远的,在那里看热闹。

  这时,一辆蒙着大篷布的大卡车开过来,在学校墙外停住,熄了火,静静地停在那里。

  秦寿生扫了一眼,刚想说什么,就看见市场大门打开了,胖所长走了出来。

  春红眼睛一亮,拉着秦寿生,冲了过去,想听听胖所长会说些什么,会不会把抓阄的结果给改了。

  胖所长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头发梳成大背头,油光铮亮的,不知道是擦了头油,还是被鸡蛋清给滋润的。

  不知道谁的手法那么准确,竟然把胖所长的左眼打成了熊猫眼,眼眶都是乌黑的,看着特别吓人。

  胖所长咬牙切齿地说:“妈了个八子的,你们这些王八蛋,真不知道马王爷身上长着几只眼啊。老子今儿就叫你们知道一下厉害!”

  “都他妈的给我出来!”胖所长大喝一声,那辆停在学校墙外的大货车上的篷布呼啦一下就被揭开了,几十个拿着镐头把子的大汉从车上跳下来,立刻将几十个闹事的摊位承包者围起来。

  看见这熟悉的场景,秦寿生吓了一跳,想起了在农村时老三带着人砸春红家的场景。再看春红,也是牙齿咬着嘴唇,在那里微微发抖,显然曾经的惨痛经历又在脑海中回荡。

  有老三那样的家伙做铺垫,秦寿生可不像其他人那样胆大,在那里嚎着要报警之类的话,他的眼睛四处转悠,拽着腿有些不听使唤的春红,向没有被包围的那面移动过去。

  胖所长像古代指挥大军出征的大将军一样,站在台上,大手一挥,大喊:“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算老子的!”

  那些面目狰狞的家伙,举着棒子冲进人群,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是一棒子。

  一时间,场上哭声、骂声一片,场面混乱无比。

  秦寿生拽着春红,不住推开挡住自己去路的人,使出吃奶的力气向外跑去。他可不想成为那些大汉棒子下的牺牲品。

  春红吓得腿都哆嗦了,连走路都成问题。见势不妙,秦寿生把春红往肩上一扛,使劲向外跑去。

  跑出老远,觉得安全了,秦寿生才放下春红,两手掐腰,在那里剧烈地喘息着。

  太危险了,刚才要是跑慢点,或者是选错了跑的方向,可能头破血流的那些人里面,就有秦寿生一个。

  市场前面空空荡荡的,除了几个被打破了头的人捂着脑袋站在那里外,一个打人的家伙都不见了。他们也算是行动迅速,打完了人,上了车就跑,等公安局的人来了,一个人也找不到。

  可能是见惯了打架斗殴的事情,警察们先让受伤的人去医院包扎一下,然后把其他人都带到派出所做笔录去了。

  站在远处,秦寿生扶着春红,看着那些被公安带走的个体户,心中有些后怕。要是被带进派出所,想出来可就不容易了。毕竟,刚才向胖所长扔鸡蛋时,可是有很多人都看见的。到了里面,要是被咬出来,可就不妙了。

  这方法倒是挺实用的。秦寿生觉得,有时棒子还真比公安还好用。公安几个小时没办成的事情,这些混子两分钟就搞定了,还真实惠。难道老百姓就吃这一套?

  “姐,咱们走吧。”扶着惊魂未定的春红,两人转身要离开市场。

  “姐,你看,那个人不就是带头闹事的人吗?”

  顺着秦寿生手指的方向,春红定眼一瞧,见那个姓赵的人正站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看着被派出所带走的个体户,嘴里露出得意的笑容。

  “这个混蛋!”春红气愤地骂着。要不是这个人,今天的抓阄肯定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很多人明知道抓阄有猫腻,可他们还是会无奈地接受。偏偏这个人出现了,轻易挑起了大家的怒火,把胖所长逼急了,竟然找来一些混子,带着凶器来打人。

  春红不是傻子,知道这件事情闹成这样了,肯定不会就这么完了。

  那个胖所长确实上头有人,能罩着他,可也要看他把事情闹成什么样子。好在没出人命,不然,那胖所长恐怕是别想干了。
首节上一节39/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