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4节

  大家稍一讨论,就达成了重走长征路,感受革命先烈们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的统一意见。

  秦家村在华夏北方,当年的革命先辈们走的长征路线在南方。两地相距十万八千里。如果像这些青年们想的那样,一步一步走过去,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

  这些青年的举动,在村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红卫兵的串联在当时很盛行,到处都有接待站,供吃供喝,还给提供住的地方,出门肯定饿不死。

  这时的治安,可谓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些小东西就是出去,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不用大人操心。

  可这些小家伙要走着去南方,让大人们开始担忧起来。

  秦开泰的父亲秦山念过些书,在运动初期,也被批斗过。好在秦家的成分好,几代贫农,使得秦山躲过了灭顶之灾。

  那次批斗的残酷,让秦山至今记忆犹新。自行车车胎抽在身上的感觉,让秦山没齿难忘。所以,当他那带着红袖标的儿子,一位狂热的激进分子,用铿锵有力的声音,表示自己对革命的忠诚时,秦山闷着脑袋,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在那里干生气,却不敢说出过头的话来。

  这个时候,政治氛围异常浓厚。随便一句不合时宜的话,都会把你打成反党、反革命分子。大牌子,大帽子套在脖子上,戴在脑袋上,到处游街,水龙头管子蘸凉水,抽到身上,滋味可是不好受的。

  为了保全自己,不少的夫妻、父子之间,互相出卖的事情,比比皆是。

  秦山想说点啥,又怕被洗脑的儿子把自己卖了,只好老实抽烟。

  秦山害怕儿子太革命了,他老婆可不怕。

  秦山的老婆拎起扫帚,满院子追打儿子,破口大骂:“小畜生,老娘把你拉下来,拉扯大,现在还管不住你了?”

  挨了一顿胖揍,秦开泰也没有熄灭心中的革命火焰。

  秦山的老婆抹着眼泪,连夜给儿子准备行李。

  秦山放下烟袋锅子,哼了一声:“这些小畜生不知天高地厚,要去就去吧。什么都不用准备,反正路上有接待红卫兵的站点,饿不死他们。不用三天,他们就得灰溜溜地回来。”

  秦开泰和几个青年,意气风发地站在村口,大吼一声:“不走完长征路,我们就不回来了!”

  几个年轻人,背着行李,意气风发地开始了自己的“长征”。


正文 第003章不能启齿的结合

  走了一天,几个人连县城的影子都没看到。这时,他们才发现自己走偏了方向,走到县城的另一边去了。

  一天水米未进,几个人都有些晕叨叨的,看见一处接待站,如同见到亲人一般,蜂拥着冲了进去。

  接待站的条件不错,大白馒头、白米稀饭、大白菜要多少给多少。

  在家里,可捞不着这样的好吃的。几个饥肠辘辘的年轻人好一顿狂吃。

  吃完晚饭,秦开泰像死猪似的,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懒懒地起来。

  只用了一天,几个人火热的革命热情,就消散得一干二净。

  几个男女互相对视,心中都打了退堂鼓,却都不好意思先提出来,被别人嘲笑自己的革命热情不够。

  外面突然热闹起来,一群唇红齿白的男男女女涌入了接待站。

  他们是下乡知青,中途到这里休息来的。

  看着那些眉清目秀的姑娘,再看看身边的丑妹子,秦开泰心中产生惊艳的感觉。

  丑妹子的脸蛋让风扫得黑里透红,人家姑娘的脸蛋是白里透红,看着心里就痒痒着。

  一个岁数有些大的人向秦开泰走来,和善地问:“小同志,知道河沿乡怎么走吗?”

  秦开泰心中一动,点点头,笑着说:“我们就是河沿乡的。”

  那人大喜,拉着秦开泰的手,笑眯眯地说:“我们是要到河沿乡插队的知青,道路不熟,小同志能不能帮我们带路啊?”

  看看那些让他眼睛都转不过弯的青春少女,秦开泰心中早就一万个同意了。他“犹豫”着说:“我们还有事情啊。”

  那人有些着急,急忙说:“都是为了革命吗!你帮我们带路,其他人去干革命工作。”

  秦开泰理直气壮地和“战友”分手,带着这些知青去河沿乡插队去了。

  那几位要走长征路的家伙,半个月后才回到秦家村。一个个瘦的皮包骨头,差点没死在外边。

  秦开泰一边带路,一边和那些对农村的花花草草都感到好奇的女生闲聊。

  回去的路上,一个叫王彩凤的女生,引起了秦开泰的注意。

  王彩凤面容白嫩,性情开朗,非常活泼,有些自来熟,很快就和秦开泰熟悉了。

  很凑巧,王彩凤被安排到秦家村插队,住在秦开泰家的厢房里。和她一起的,还有几个女学生。

  从见到王彩凤的第一眼开始,秦开泰就陷入到憧憬中。

  青春期的男人是很危险的。王彩凤年纪轻轻,不知道这其中的危险,时常和秦开泰打打闹闹,没半分顾忌。

  晚上,干了一天农活的几个人,在院子里闲聊,偶尔会有秦开泰说“彩风,给我当老婆吧”,王彩凤说“好啊,咱们明天就去大队登记”之类的话音传出。

  听了这样的玩笑话,谁也没当真。人家城里姑娘,怎么能瞧得起农村人呢。

  可是,秦开泰当真了。他一直在想着如何能让彩凤成为自己的老婆。

  秦开泰为什么会这么想呢,是因为村子里已经有现成的例子了。生产队长张算计就搞了一个城里来的大姑娘,孩子都生下来了。有了张算计的前车之鉴,秦开泰胆子更大了。

  一天晚上,和王彩凤同住的几个女生,到邻村看同伴去了。只留下王彩凤一人在屋里睡觉。

  劳累了一天,王彩凤腰酸背痛,早早地睡下了。

  朦胧中,王彩凤突然觉得有人趴在自己身上,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地扒了下去。
首节上一节4/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